• Home
  • 未分類

影視公司的化妝室內,唐風斜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之中睜開眼睛,看見蕭黛琳還在看劇本,悄悄地起身,看了看錶,快八點了。

是時候干自己的事情了,於是就偷偷地給她施加了一個能量罩,就算她在半夜出了什麼事兒,自己也能在很遠的地方感應得到。

然後給蕭黛琳打了一個招呼:「美女,我出去替你買宵夜了!」

蕭黛琳輕「嗯」了一聲,目光始終沒有來開自己所看的劇本,那是一出新戲,自己要儘快將裡面的台詞記住,還有人物性格要在心理面描繪出來,所有沒時間理會唐風這個「閑人」。

唐風走出化妝室的時候,順手拿了一頭拍戲用的黑色俠客披風和一副憨態可掬的豬八戒面具。 雷正陽從來沒有懷疑過教官的話,以一號教官那冷冰的個性,絕對是不會與他開什麼玩笑的。

就算是如此,雷正陽也沒有真正的明白實戰訓練的殘酷性,等他被人擊中大腿,血流如注的時候,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就算是他受傷了,這些狗日的對手,還依舊的衝擊,似乎沒有把他的腦袋打破,誓不罷休的樣子。

「我投降,我投降,我要投訴,這只是訓練,不是殺戮——」雷正陽一手捂著腿上的傷,一手舉起,拚命的叫喊著,都快要被子彈擊爆腦袋了,他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上的問題了,如果真的要死,他寧願吃著撐死,喝著的水哽死,也不想被爆頭。

「啪啪」幾聲電鞭已經抽到了他的身上,這一次,兩個教官都出現了,相對一號教官冷漠,二號人妖教官卻是帶著竊喜,似乎看到雷正陽的衰樣,她就特欣慰。

「投降者死,如果你想死,我成全你。」一號教官毫不留情的抽出了大口徑的手槍,那玩意也不知道是啥時候造的,比沙漠之鷹更厲害,爆個腦袋絕對沒有什麼問題的。

二號教官卻是笑道:「001,你受傷了,怕是沒有再戰之力,我與一號教官商量,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進入毒窟吧,只要你在毒窟里呆夠三個月,實戰訓練就可以重新開始,當然,你也可以拒絕,繼續實戰,只要不死,也算你過關了。」

雷正陽有拒絕的可能么,毒窟聽著就讓人不寒而顫,但為了不被這些冷冰的士兵包圍爆頭,他不能不接受這樣的安排,下一刻,在雷正陽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洞口,一陣風吹來,洞里傳出了一股腥臭。

當腦海里浮現被一槍爆頭的場面時,雷正陽已經從黑乎乎的洞口跳了下去。

二號教官嘆了口氣,說道:「這傢伙太好騙了,我簡直就沒有一點成就感,下次弄個更好玩的。」

這美女教官說完,身形不見了。

一號教官看著二號教官離開的身影,冷漠的臉現出了一抹陰笑,輕語道:「敢對我看上的女人動歪心思,騙死你活該!」

雷正陽並不知道被兩個教官玩了,跌落的身體似乎撞在了軟綿的地面上,然後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雷正陽醒了,覺得全身疲憊不堪,好不容易撐著坐起,卻被嚇得彈跳了起來,身上立刻冒出了冷汗,在這毒窟里,全都是毒物,蠍子、蛇、壁虎、蜈蚣、蟾蜍,布滿整個地面。

而雷正陽發現自己就坐在蛇堆上,不,先前還在蛇堆上睡了一覺,想想就覺得恐怖,這可是活著的毒物,這會兒還在不停的蠕動著。

人一彈起,又落下,立刻幾條數米的蛇纏了上來,這可算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了,這些蛇纏人的功夫一流,腿上,腰間,手臂,似乎都留下了蛇咬的牙印,雷正陽幾乎想要發狂,他沒有被槍爆頭,卻是要成為這些毒物的口中餐。

蛇有很多種類型,毒素不盡相同,但是雷正陽並不知道,這些毒蛇是專門培養的,可以用毒素激發人體的潛能,不僅如此,還可以增強人體的抗毒性,以後再遇到毒蛇,就不怕被咬了。

雷正陽醒了掙扎,很快的暈死,接著又醒來掙扎,又暈死,就這樣暗無天日的過著。

從蛇堆里爬到蠍子堆里,然後再爬到蜈蚣堆里,五毒毒物都睡遍了,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咬的牙印,既然一下也是咬,兩下也是咬,雷正陽再一次醒來的時候,也懶得掙扎了,他習慣了,隨時抓住了一條蛇,指一動,蛇膽已經從蛇身飛射出來,進入他的口中。

那股腥苦之味,絕對不會太好受,但吃過幾次,雷正陽覺得精神不錯,於是乎,蛇膽成了他的食物,先前是他被咬,現在是被他吃,也算是一報還一報了。

人在極度逆境下為了生存,還真是無所不能了,要是以前的時候,讓雷正陽吃這些活毒物,他可能就算是死也不會吃的,但真到了這個境地,吃了就吃了,其實也並不是做不到的。

從蛇膽吃到蛇肉,再加幾條蜈蚣,偶而配幾隻蠍子,在雷正陽想來,比那些生嚼的牛肉美味多了。

不過就是那蟾蜍,雷正陽沒有嘗試去吃。

「001,看樣子你在這裡過得很滋潤嘛,恭喜你,你獲得了重生的機會,現在你可以復活了。」女教官的聲音傳來,整個毒窟在這一刻消失了,雷正陽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軟綿的大床上,而女教官正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他。

還沒有等雷正陽轉過頭去,二號教官又說道:「經過測試,你身體已經具有強極毒性的抗體,一般的毒藥對你都已經無效,現在,給你三分鐘,我就要發動實戰訓練的場景,001,祝你好運了。」

雖然這是個人妖,但雷正陽這會兒還真是想對她說聲謝謝,可惜時間不允許,一個武器箱已經放在了床邊的桌上,他可以盡可以攜帶自己想要的武器,因為三分鐘之後,真正的實戰訓練,就要開始了。

雷正陽並不知道,在訓練基地的某處監視牆上,正浮現著他的一舉一動,而在視屏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正在全視關注。

二號教官就佇立在他的身後,看著視屏臉上並沒有平日里常見的輕浮,而是嚴肅的說道:「雷將軍,地獄訓練場初次啟動,我們就用**進行實驗,是不是太過於輕率了,你應該知道,地獄訓練場的強度,已經達到了超級戰士的強度,對一個普通個體來說,001幾乎已經完美。」

老人並沒有回頭,只是盯著視屏,威嚴的說道:「小鳳,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你需要做的就是執行我的命令,如果當初不是無意的錯過,你應該是我的孫女,再辛苦,再殘酷,我所做的,也不過是為了不再錯過。」

二號教官輕輕的嘆口氣,再也沒有開口。

相對上次實戰訓練,這一次稍稍的有些改變,這一次不再是荒山,而是一個小鎮。

整個小鎮已經被軍隊包圍了,這是一支叛軍,他們實行殺光政策,而小鎮的居民在全力的反抗,但他們的熱血並沒有太多的作用,一個個的被子彈掃中,血流如河,雷正陽就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裡。

兩個匪兵正在撒裂著一個女人散亂的衣服,瘋狂的淫笑響動整個小巷,雷正陽連想也沒有想,抬手就是兩槍,把那兩個士兵爆了頭。

雷正陽以前雖然是超級紈絝,打架鬥毆是常事,但從來沒有殺過人,更沒有親手殺過,進行了這麼久的練訓,雷正陽還沒有跨過這道關卡,眼看著一條活生生的生命被親手結束,這應該是一件凄婉慘淡的事,可是這會兒他心裡擁有的是一種刺激愉悅。

腦海里浮現出了毒窟里的場景,他把那條咬著手臂不鬆口的毒蛇送到口中,狠狠的咬開了它的七寸之處,然後吸幹了它的血,想要不被傷害,只要比敵人更狠。

「霍霍———–」哨聲響起,幾個匪兵看到他的存在,吹響了緊急哨聲,向他包圍了過來,機槍響了,在雷正陽的腳下激起了塵土飛揚。

雷正陽連想也沒有想,就已經如影子一般,從那半截的土牆裡竄了進去,而那剛剛被救回來,免去污辱之苦的女人才爬起來,卻被槍掃中,胸口如蜂窩般的涌動著血絲,一隻手臂伸起,眼裡有著濃濃的渴望,她渴望著生存下去,可是她還是死了。

就死在雷正陽的面前,那雙透亮的眸子睜得老大,卻是慢慢的變得灰暗,變得失去了色彩。

雷正陽忘記了這是一場實戰訓練,在生與死的折磨中,他早就已經無畏生死的限界,但是看到女人那雙眼睛,他變得憤怒。

「你們都該死,都該死———-!」 雷正陽伸手輕輕撫合了女人的眼睛,身形如風般的竄了出去。.

他知道子彈在飛射,只要中彈,他就會死,在虛空里消失,但是這一刻在他的心裡,有種無法壓抑的憤慨,刺激著他的力量騰升,那握緊的拳頭,就已經揮到了一個端槍衝過來的士兵臉上。

「嚓」的一聲,整張臉被打歪了,匪兵扔下了槍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臉,發出臨死前的嚎叫,從他的鼻中,眼角,還有口與耳都溢出了鮮血,樣子很是嚇人。

雷正陽也有些意外,他的力量竟然可以發揮到如此之強?

腳一挑,那慘死匪兵的屍體已經飛了起來,朝著衝上來的四人撞去,雷正陽手從背後一摸,一柄軍棱刺出現在了手裡,緊緊的握著,身形跟著屍體,屍體還沒有落地,他軍棱刺就已經劃了出去。

「吱吱」的聲音,就如捅破一個老鼠窩,四個匪兵一手拿槍,一手已經捂住了脖子,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那血戮的氣息,充斥著他們的呼吸,而且還是他們自己的血,從緊捂的脖間緩緩的溢出。

四人還沒有倒下,雷正陽已經竄了出去,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看著視屏中殺戮染血的雷正陽,老人輕輕的點了點頭,不僅沒有覺得血腥,相反的他覺得很欣慰,他,或者說年青的自己終於覺醒了。

不僅意識覺醒,連力量也在覺醒。

只要把覺醒的力量提前十年,相信面對著六宗王之戰,他也有絕對的把握,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

「小鳳,傳我的命令,每周提升一級,三個月後,我要他接受金龍的力量。」

女教官臉上很明顯的不太願意,但是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沉聲的應道:「是,將軍!」

雷正陽在這個小鎮里呆了三天,這三天,他殺了二百十四人,其中有三十六人是在敵軍的指揮部被他斬殺的,從第一次見血的驚撼,到此刻從麻木中提會到殺人的快感,他就像一個不會走路的小孩,在環境的壓迫下,提前學會了奔跑。

第三天的夜裡,他潛入了敵軍指揮部,斬盡殺絕,最後那個首腦是被他用軍棱刺放血,割斷了兩腕的血管,任由血流,整整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那指揮官才斷氣,死的也不瞑目,或者他認為自己應該死在戰場,而不是這般的卑微。

當解了小鎮之危后,所有的場景不見了,兩個教官又出現在他的面前。

「001恭喜你,這一次的實戰訓練完成的相當成功,為了嘉獎你,特別的允許你休息一天,明天,實戰訓練,將提升一級,希望你好自為之!」

一號教官說完就不見了,而二號教官卻是上前來,用一種與昔日不同的眼神看著他,看得雷正陽全身發毛。

「喂,二號教官,我不是兔子爺,對你不感興趣,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先休息去了。」雷正陽進入這個地獄訓練營,還是第一次被獎勵休息,來之不易,他不想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

每次這樣的說話,二號教官都會吼叫的,但是這一次,她沒有。

「001,提醒你一聲,接下來的訓練,強度每周提升一次,你沒有退出的可能,為了活著,你可以動用任何手段,我說的任何手段,你甚至可以襲擊你的教官,甚至把我斬殺,你明白么?」

說完二號教官就走了,讓雷正陽弄不明白,她為何要多說這麼一句話,話里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弄不明白就不想了,進入這個地獄訓練營,雷正陽知道保持體力的重要性,危境無處不在,只要有足夠的體力,他才能夠堅持下來,才有可能像那個老頭子所說,活著度過這三百六十五天。

第二天,原始森林前,兩個教官交待著訓練的安排:「001,你接下來的訓練就是進入這片原始森林,這片原始森林有三十六個陷阱,更有二十四名狙擊手,你可以殺了他們,也可以逃過他們的狙擊,當你到達插著紅旗的地方,就表示你已經完成了任務,現在,你可以進去了。」

雷正陽已經習慣了一號教官冷冰的臉色,也沒有開口問什麼,一轉身就準備進入森林,但是二號教官卻是把他叫住了。

「001,這是你地獄死亡訓練的開端,我希望你可以安然度過,來,這個手鏈送給你,這是我奶奶送給我的,聽說被高僧開過光,擁有靈氣,說不定可以保佑你逃過一劫,拿去吧!」

人妖的東西,雷正陽當然不想要,放在身上都肉麻得緊,但是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二號教官已經轉身離開了,雷正陽也不能扔,只能把手鏈套了手腕上,準備回來再還給二號教官了。

雷正陽進了森林,一號教官卻是攔住了二號教官,喝道:「小鳳,你不應該送給他珠鏈,我們與他是不同的空間,他只有一年之期,不論成與敗,他都會消失,你送他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可能改變兩個時空的平衡,這是不理智的。」

二號教官臉上沒有一慣的媚笑,冷冷的瞪了一號教官一眼,說道:「你放心,我不會違反空間規定的,我已經查過,這珠鏈不會影響時空,所以,就不需要大教官操心了,還有,我是人妖嘛,請大教官離我遠一點。」

一號教官平日里冷若冰,但是這會兒,卻是有些緊張了,因為他看得出來,二號教官真的生氣了。

立刻討好的說道:「小鳳,你不要生氣嘛,我們可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我對人的心你應該知道才是,再說我的金龍力量已經突破了第五層,也沒有什麼地方配不上你吧,好了,你不要生氣,都是我的錯,我們真的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本不存在的人鬧意見,你說是么?」

二號教官一回頭,不爽的說道:「不要與我套關係,現在我們只是工作夥伴,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不熟!」

看著二號教官離開的利落,一號教官也只得一臉的鬱悶了。

回身看著原始森林,他咬牙切齒的哼道:「都是你這個王八蛋,竟然敢挑逗我的女人,我要讓你好看。」

手抬起,在他的手腕處,戴著一塊特別精緻的腕錶,只見他手指幾按,立刻把幾項數據進行了修改。

所謂的地獄訓練場其實也只一個程序,只是發展到了今天,這種程序已經擁有了智能,可以在虛幻中產生如真實一樣的空間,其實一號教官改變的數據,也只是兩項,把原始森林裡的陷阱與狙擊手的人數,都提高了一倍而已。 一出了大門,他立馬就裝神弄鬼的穿上了那套黑色的披風,帶上那副豬八戒面具,借著漆茫的夜色,從所在的大廈衝天而起,像彈丸一樣彈跳在高樓之間。

耳朵邊的風聲,呼嘯著。

黑色的披風長長飄起。

酷,帥,呆!

蜘蛛俠算個鳥啊!

不大一會兒,來到了北京來的大人物孫部長所住的臨時別墅。

唐風漂亮的一個騰空翻,翻進了別墅裡面。

碎金色的瞳孔一閃,唐風輕巧的閃身從玻璃上一道縫隙里就鑽了進去。如同鬼魅一樣的身手,和超出人類想象的變幻。

感受著這超越了整個現在文明時代力量的強大功能,唐風戴著「豬八戒」面具,得意的在那空空無人的住宅客廳里,做了個「豬八戒叉腰」的經典姿勢。

此刻卧室裡面孫部長正在努力地「運動」著,在他身下是一個頗有些姿色的女人,那個女人三十左右,很漂亮,波浪一樣有點彎曲的黑色長發,散落在枕頭上。

長長如柳葉一樣的眉毛下是微微閉著的眼睛,似乎在享受,不過。。。。。。更像是沒感覺。

賣力地運動了兩三下,肥痴的身子就支撐不住了,氣喘吁吁地翻身躺下在床上,叫囂道:「你大爺的,就你會享受。^^起來。給我吃香腸!」

看到孫部長有點發火了,女人也沒再說什麼了。乖乖地低下了頭,趴到了他地腿上。

唐風借著「通天耳」聽了這最後一句話,再聽到那種熟男熟女們很熟悉的聲音,頭腦里馬上就閃現出很多兒童不宜的精彩畫面,

靠,真是淫蕩牛人哪!

不到三秒鐘,那位北京高官孫部長發出「哦的一聲**。徹底軟癱了。

而那個女人居然還好象很滿足一樣,膩聲纏在孫部長身上,嬌喘著說道:哥哥,你好厲害哦我想死你了。

唐風噁心的一哆嗦差點沒笑出聲音來,我靠,這年紀也叫「哥哥」?三秒鐘也算厲害?!那我三小時豈不變成超人了?!

孫部長哪裡想得到自己家裡會有個男人?沒比較嘛,自然以為自己很正常。他大言不慚的笑了下:「好了你的嘴巴真甜,舌頭上的功夫也進不了。。。。。。我已經安排人去察了那個混蛋地底細,很快就可以報完仇帶你回北京了!」

不用說。那個「混蛋」當然是指唐風唐老大了。

「不嘛,來了香港你還沒陪人家轉過呢,我要買衣服。還有很多很多的金銀首飾。」女人發嗲道。

「小**,你可真貪心啊,當心我甩了你,一個人回北京,你要知道,想跟我的女人有一大堆呢。」孫部長淫笑著挑了一下女人的漂亮的下巴。

女人似乎賭氣地嘟起了嘴巴,道:「你一點都沒有把人家放在心上。」

孫部長得意地淫笑:「怎麼沒有,那麼人我誰都不帶。偏偏帶你來了香港,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的心中有你!」

女人哼了一聲,轉移話題道:「你說說看,那個吃了豹子膽的傢伙究竟是什麼來頭啊?」

「怎麼,好奇么?」

「嗯,我好奇他究竟是什麼底細。^^竟然敢跟你孫大部長斗?」

孫部長拍了下床。突然罵了起來:他娘的,不說你不知道。一開始他和我叫板,我還真以為他有三頭六臂多能耐的,不曾想那傢伙只是個小警察不過那個小子還真能夠打據說曾經把香港黑幫洪樂社都給砸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發了一筆財建了一個小公司,

女人:「又當警察,又當老闆,這人挺有意思地。」

「有意思個俅!你知道他後來怎麼樣了么?竟然因為連續鬥毆被發配成了交警,媽的,交警啊,最低下的小警員,後來不知道又怎麼搭上了警隊裡面地一幫太子黨,就這樣竟然敢跟老子鬥了起來。。。。。。」

孫部長好不容易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氣,「還有一件事情你不知道,我查他的資料,據說他以前也是個窩囊廢,功夫很爛,一遇到危險只會撒腿逃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麼兇悍,不過沒關係,操他先人的,要是讓我再看見他,我非抽死他不可!」

就在孫部長信誓旦旦發話的時候,只見他對面的女人渾身哆嗦,身手指著他:「豬……豬啊!」

孫部長一巴掌抽過去:「豬你媽的頭,就算老子被打得像豬頭,也用不著你來說!」

再看女人忽然白眼一翻,「嗷」地一聲,竟然昏了過去。

孫部長這才覺得事情有些不對,猛地回頭。

「我靠,豬啊!」

只見在他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一個戴著豬八戒面具的恐怖傢伙,此刻正在對著他齜牙咧嘴「獰笑」。

不知道過了多久。

女人慢慢悠悠地醒來,甩了甩頭,感覺腦袋昏沉沉地,然後就想起了剛剛才的一幕,自己看見了一個豬八戒忽然從外面飄了進來,然後就挨了孫部長一巴掌,嚇昏過去。

忽然,她聽見下面客廳傳來異樣的聲音。

壯著膽子,女人摸索著,小心翼翼地朝樓下走去。

聲音越來越清晰。

那是鞭子通過空氣的聲音和抽到**上的聲音還有一聲熟悉的嚎叫

女人呆住了

然後她就看到她熟悉的那個風光無限地孫部長,現在卻很藝術地被掛在客廳的一面牆壁上四肢全被固定在牆上全身一絲不掛,挺著大肚子,抖擻著肥痴地肥膘,那醜陋短小的東西縮水一樣的懸在那裡,他的臉色被燈光照射雪白的,全身上下全是腳印和鞭子痕迹一個野蠻的男人,凶神惡煞的站在旁邊用力地抽著鞭子,

每抽一下,孫部長就會大聲哀號一下,嗓子都快要號啞了。

那條鞭子女人很熟悉,那是孫部長經常用在她身上玩變態時候所用的傢伙,想不到現在報應在這個豬頭男人身上,不由自主地,女人心中竟然很是舒爽。

再看原先很是光鮮的孫部長,現在一點傲氣也沒有了可憐的看著早已經摘下了那個豬八戒面具的唐風,對著燈光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女人就站在他前面不遠的門內偷看

「現在你還承不承認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 最難消受美人恩 唐風停下鞭子,點上一根煙,愜意地抽了起來。很不鳥地瞅著孫部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