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後面的兩個團長大聲領命,快速的跟進。

蘇定下完令,大手一揮,吼道:「大家跟我上,捉住裕仁天皇!!!」

隨著他的喊聲,天空中剩餘的三四十架剛剛補充萬彈藥返回的直升機先一步撲出,直奔皇城而去。

四十餘輛裝甲車,坦克也轟鳴著直撲護城河,向最終目標撲去。

就在蘇定向目標撲去的時候,董庫在坤甸已經登機,乘坐他們的大型轟炸機直奔日本。他要親自登上這個讓他忿恨的國土,指揮那裡做最後的戰鬥。

他飛機起飛的同時,擁有大港口的幾個城市在幾乎同一時刻被突破。同時,城市周圍大軍已經壓境,順著公路,順著小路,包圍向那些激戰中的城市,連內陸的城市也是一樣,在空艇離去后,集結完畢,展開了對各自目標的突襲。

至此,日本本土全線告破。岸防已經形同虛設,戰艦也沒有一艘還能作戰,部隊,東一堆西一撮的跟本部失去了聯繫,茫然無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至於飛機,真正的戰鬥力都在重要城市那裡,機場早就先一步被摧毀,那些飛機更是沒機會展示技術,就被盡數擊落。

這會,只要捉住了裕仁,狗蛋相信,隊長交給自己的任務可以提前完成了。要不殺戮個一倆禮拜不見得能肅清所有的殘敵,除非三光政策,否則很難快速結束戰鬥。(未完待續。。)

!請來分享! 當狗蛋抵達岸邊的時候,蘇定已經衝到了皇城邊沿,抵達了護城河。

「衝過去!!!」

蘇定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裝甲車吼叫著撲向了護城河。他相信,有虎牙戰士的存在,日軍沒機會安防炸藥炸橋,否則還真就要費點手腳,單憑空降快速突進了。

看到敵人到了近前,護城河那邊的陣地上,掩體里火舌立時噴涌,那些六零炮,山炮也轟鳴起來,試圖阻止敵人的進攻。

「坦克開道,快速過橋!!!」

蘇定縮回腦袋躲避了下橫飛的彈片,下令道。

坦克越過車隊,十輛坦克一字排開,一邊突進,機槍和火炮一邊設計,轟轟的爆炸中,駛上了橋面,轟的撞上攔路的卡車,鏈軌打著滑的推著卡車向前衝去。

吱吱呀呀的摩擦聲中,一輛輛卡車被推進護城河,橋面隨著坦克的前進,乾淨了。

那些護衛瘋了,敵人的坦克他們明明打上了,還是穿甲彈,只有當的一聲,根本就沒有事,連塊鋼鐵都沒崩掉。這可不是開玩笑,這怎麼也是75口徑的火炮啊!還是穿甲彈。

但的確,他們的火炮無用,根本無法打壞坦克。

「炸斷橋樑!!!」

護衛里一個聲音歇斯底里的響起。

可惜,他的聲音還沒落下,天空中一個個火球突然飛至,轟轟的爆炸聲中,那些剛剛撕去偽裝的火炮就被炸翻,火光和彈片咻咻的閃起,讓十幾門山炮連第二輪射擊的機會都沒,就被炸碎了輪子或者掀翻。

一個個碉堡,掩體,沒等坦克開炮,就被天空飛落的火球擊中,一聲聲巨響中。火光和煙霧從掩體內噴出,連帶著一些日軍的身體碎塊,和身上的一副碎片一通噴出。

總裁寵妻無藥可救 頭頂的直升機火力全開,密集的彈雨視線內的一切目標都撕碎,那些日軍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在嗡嗡的聲音里皆盡碎成了肉糜。

裕仁被保護著退回皇宮后,他被快速的換了護衛的裝束。而一個跟他長的有點像的護衛穿上了他的衣服。跟美智子坐在了一起。

他們要魚目混珠,看看能不能保住天皇。他們都明白,他們無法離開皇宮了。

直升機的猛烈火力讓皇宮薄弱的防禦立時消失,短短數秒,城防就蕩然無存,連一挺像樣的機槍都沒有。都被火神炮和火箭彈撕碎。

坦克推開橋面上的卡車后,一路噴著黑煙,轟隆隆的衝進了皇宮。裝甲車緊隨其後。大喇叭喊話中,衝進了皇宮。

「放下武器,繳槍不殺!!!」

「只要不抵抗,殺戮將不再繼續!!」

大喇叭那壓過槍聲的聲音在皇宮內回蕩,也讓那些面對鋼鐵巨獸無力抵抗的護衛心神動蕩。不知道投降會不會不被殺。不過,日本人的一根筋讓他們用手榴彈那,用人體抱著炸藥沖向坦克,也不會投降,起碼沒有命令是不會投降。更何況他們是精挑細選的禁衛軍了。

坐在那裡的裕仁目光瞥向護衛的一個身影,雖然沒有轉動頭顱,但他能看到那個身影微微頷首。

他得到首肯,慢慢的站起身來說道:「勇士們。我們戰敗了,放棄抵抗!」

正在不斷掃射的裝甲車和坦克突然發現沒有人再自殺衝鋒了,似乎人都死絕了。

還沒等蘇定看明白是怎麼回事,皇宮探出一面白旗。

投降了?

蘇定看了看周圍,又回頭看了看正在過橋的三團,下令道:「喊話,讓他們繳械出來。繳槍不殺!」

他的話音落下,大喇叭響起。

裕仁整理了下衣服,帶著美智子慢慢的走出了皇宮,站到了外面。

蘇定不在意對方的陰謀陽謀。跳下裝甲車說道:「你就是裕仁吧,讓你的部下放下武器走出來,我保證不殺他們。戰爭結束了,不需要再死人了!」

「你真的放過我的勇士們?」

裕仁淡定的問道。

「是的。戰爭結束了,你只要下令全國投降,向先遣軍繳械,我們會遵守我們隊長的命令,不殺一人。」

蘇定也淡定的站在那裡穩穩的說道。

「你們隊長下的令?」

裕仁不是很相信。這似乎不太對勁。因為董庫面向世界發出廣播,法師要殺光所有跟戰爭有關的日本人,怎麼會投降繳槍不殺了?

「那,那些曾經在中國作戰過的士兵你們也放過嗎?」

裕仁不相信的問道。

「是的裕仁天皇陛下,我們隊長說了,戰爭結束,殺戮就停止,您也看了,不投降頂多是我們多浪費點子彈,沒有什麼損失,你們的部隊擋不住我們的進攻。」

裕仁聽完,目光掃視了一圈跟隨他走出的護衛,轉回目光說道:「希望您能相隔軍人一樣遵守承諾,如果是那樣,我可以宣布投降,結束戰爭。」

「好,您需要全國通電,只要通電了,戰爭就結束了。我們隊長再有四個小時就可以趕到這裡,具體的事宜你們親自談。但有一條,時間到今天下午五點,到了五點,還有武器的一律射殺,一個不留。」

裕仁面色平靜,再次看了眼周圍,轉回頭來說道:「好吧,我來宣布投降詔書。」

說著,極為平靜的走向了皇宮外。

「其他人全部留在這裡!三團長親自保護裕仁天皇陛下安全!」

蘇定沒有跟著裕仁,反倒停了下來,看著那些面容沮喪,垂頭走出的護衛和那些侍女,下令將他們看押。

裕仁沒有停下腳步,跟著上了一輛裝甲車,隨之在裝甲車和坦克的護衛下,離開了皇宮,向外駛去。

很快,激烈的槍聲中,一個個收音機里傳來了裕仁的喊話。

聽到天皇宣布投降,那些眼睛血紅的戰士和將官們一個個的要麼嚎啕大哭,要麼失魂落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隨著裕仁的詔書不斷的念誦,一輛輛摩托車沖向了各個交戰地點。車頭的白旗在風中烈烈擺動,讓他們跟奔喪的送靈隊伍一樣。

裕仁的威力大大出乎了狗蛋的預料,他正在趕往皇宮的途中,就接到了東京快速放棄抵抗的消息。

這個天皇的號召力這麼強大?

他在裝甲車厘搖頭琢磨。隨即下令:「通知所有部隊,只要日本人放棄抵抗,就全部集中到便於看押的位置。收拾乾淨身上的零碎,打掃戰場!記住,戰場執法隊嚴格管控,不得有奸..淫出現,還是那句話,向要媳婦。又符合條件的,我給你們找倆!」

隨著他的命令,電文飛向了天空,飛向了各個交戰的位置,讓已經攻破,或者沒有攻破的城市戰火突然停止,等待戰場指揮管聽完廣播投降。

所有被困的大城市裡。日軍一個個如喪妣考,哭嚎著舉起了白旗。還有一些乾脆自殺,擔心先遣軍會折磨他們。他們可是在中國戰場上沒少殺人,自知難以逃過殺戮。

還別說,裕仁的號召力的確不一樣,他的詔書讀完第一遍,大多城市舉起了白旗,第二遍的時候。那些偏遠點的,或者沒有收音機的也接到了命令,天皇下令投降了。

等狗蛋趕到皇宮的時候,烽煙四起的日本突然安靜了,只有漫天飄舞的硝煙述說著之前的血腥。

其實,裕仁不宣布投降,今天不能把所有目標全部打下也差不多。起碼大城市一個剩不下。面對武器更加不堪的日本本土士兵,先遣軍的進攻那是根本擋不住的。

但這樣一來,自己方的損失可以降到最低了。董庫可不希望那麼多的功臣死於日軍的垂死掙扎。

飛機上,董庫接到裕仁被快速活捉。並很快宣布投降,趕到極為的詫異。這會日本難道不如上一時空的意志堅定?怎麼剛剛打上本土就宣布投降了?

詫異了下,他扭頭下令道:「五號記錄電文,命令日本本土的部隊快速控制局面,找到所有跟財富有關的人員,起獲那些財富,控制士兵和平民,分開集中關押,皇宮裡的人員單獨關押,但要收拾乾淨他們身上的零碎,不得犯戰場錯誤,否則直接槍斃。」

隨著電文發出,原本只是集中士兵,接到命令的狗蛋再次下令,命令部隊控制軍火,控制城市和主要節點外,奔赴下面,開始集中所有的平民,驅趕向城市。

左伯陽聽完電文,知道董庫已經有了完整方案,只是不知道他為何放棄了之前的實驗,沒有殺光這些日軍。

日本本土這裡剛剛放棄抵抗,南非那裡,東條英機和岡村寧次獃獃的坐在那裡,誰也不說話,就盯著眼前的電文,滿眼的迷茫。

他們一路從山西逃進西藏,有逃進緬甸,逃進中東,這會逃到南非,九死一生,歷經一年多的逃亡,最後沒有戰死,卻要繳械投降。

他們大腦空百,不知道逃亡了這麼久,到底為何,難道要恥辱的受到對方的囚禁?再說,對方會放過自己嗎?

他們正在那發獃,一名大佐在門外大聲通報,說是先遣軍的人來了。

他們已經打了兩天了,他們節節敗退,已經被縣前進打進的辛巴威,看著速度,最多半月,他們連馬達加斯加也會失去,全部被先遣軍佔領。

敵人這會突然停止了進攻,然後排出了一個三人組的戰士趕來指名要見東條英機。

日軍雖然不知道為何,但沒有為難三個先遣軍的戰士,並帶到了中心軍營。反正這仨人沒武器,還能怎麼樣?而且所有將官都明白,他們需要時間,需要緩衝的時間,來調集更多的部隊過來。

當前沿指揮官聽到說是天皇已經下令投降,他們不敢確認,請示了上面師團長,師團長跟東條英機請示卻石沉大海,於是師團長派人押送三人去了總指揮部。

這會,正是東條英機和岡村寧次發獃的時候,聽到通報,倆人這才回過神來。

得知是通知他們天皇已經下令投降的,倆人破天荒的沒有憤怒,沒有做出什麼其他動作。東條英機站起身來淡淡的說道:「我軍奉命繳械投降,請貴軍舉行受降儀式。」

來的人他不知道是誰。來的三個人里,打頭的卻是曲軍剛。

曲軍剛聞言笑道:「可以,麻煩東條英機閣下著急不對,下達投降命令,至於糧食和物資,你們除了行動暫時不能自由外,物資全部清剿。糧食你們自己管理,等待我軍進一步的安排。」

聽到這話,東條英機愣了下。他原本以為投降就是宣判死刑,會遭到屠殺,畢竟先遣軍恨他們入股,可糧食讓他們管理。這不是說,他們不會遭到屠殺?

他看了眼岡村寧次,讀懂了對方眼神里的意思,遂點頭道:「多謝,我這就下令。」

隨著他的命令下達,原本還拚命的兩軍突然安靜了下倆,日軍排著隊。一個個按著要求,將自己身上的零碎和武器上交,走向為他們劃定的區域,等待先遣軍的進一步安排。

上交物品的時候,也有人私藏,可一旦被發現,立刻拖出去槍斃。

這是已經通知下去的,個人不得夾帶任何東西。除了隨身衣物,就是一個水壺,一個飯盒,別的,一律上交,否則以槍斃懲罰。

打死了幾個心存僥倖,沒準備留下可鑽石或者金豆子的日軍。所有人都老實了。他們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等待命運的裁決。

這會日本投降的消息還沒有傳到世界的耳朵里,只限於日本和縣前進之間,畢竟通電沒有讓與人對世界廣播。董庫還沒有準備好。當然不會給他國任何插手的機會,尤其南非、印度、馬六甲這樣的地方,英國會惦記的。

先遣軍此時登陸日本的已經超過了三十萬,還有一艘艘的空艇從各地趕來,尤其是南非那裡,那些東北軍老兵有的都四十幾了,他們該換個環境了,不再適合打殺。

邢遠的大軍在一下午的時間裡,就被空艇接走了近六萬人,少了一大批。邢遠對此一點意見都沒有,他反倒是滿臉的笑容,樂呵呵的送那些跟他出生入死的老兄弟。

蒙古,和中亞,西伯利亞同樣,也有大批的老兵離開了部隊,登上了空艇,趕奔日本,去那裡駐防。

他們不知道此去跟現在有什麼區別,但都非常的興奮。他們大多都是東北的,當然跟日本人的仇恨最深,在這會,他們去敵人的國家駐防,心裡揚眉吐氣啊!

日本那裡在一艘艘空艇趕來的時候,大軍已經快速分散,將日軍部隊繳械后,部隊打散,以排為單位,下到城市周邊的村鎮,開始驅趕那些日奔平民,集中管理。

國戰,就算對對方的老百姓,平民好,也難以讓仇恨泯滅。這裡畢竟是世代的仇恨,而且是兩個民族,跟西伯利亞和中亞不同,那裡還有早些年倖存的中國人,所以,接受先遣軍比較容易,而日本就難了。

這也是集中管理的一個原因。

這些日本人拖家帶口,但都身上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他們被集中后,反抗的一律射殺,手段極其的強硬。但服從安排的,走在路上都會受到照顧,定時喝水,給吃的,只要服從管理,就不會有災禍降臨。

這種強壓的手段讓下面的村鎮平民都明白了,暫時聽話就不會有麻煩。於是,漫長的隊伍蜿蜒在路上,向就近的大城市奔去,卻少有人逃命或者反抗。

他們目光獃滯,看著前方,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隊伍里,大多都是婦女和兒童,所以,相對的管理倒是真的很輕鬆。

董庫在下午的時候,抵達了東京。他下了飛機,就直奔皇宮。他要親自看看這個逃過了審判的罪魁禍首到底長什麼樣,而且他要處理一些極為機密的事情,只有他能夠辦到。

這是一個目前除了有數日本人意外,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這就是這幾年日本搶掠的珍貴物資和金銀珠寶的藏匿所在。

這些不都是在銀行里,也不是靖國..神、、社地下埋藏的那點,而是更大批的。只是他不知道改變了一些歷史軌跡,日本會不會還是按著上一時空進行藏匿物資,所以,他要瓊子見見裕仁,只有他能說明真相。

至於其他地點的藏匿,靖、國、神、社那裡,已經開始挖掘,在軍馬慰靈碑下,已經挖掘出四百多噸的黃金和各種珠寶。這裡面大多都是來自中國,裡面很多的珍惜物品,都是歷代日軍搶掠的。

但還有更多的物資和財富,比如稀有金屬,比如銅,金銀等,另外還有藏匿地點,只有董庫親自審問,才會得知具體的藏匿地點。

裕仁恐怕也想不到,他換了裝一樣無法逃脫,他背負的罪惡和秘密並不是沒有人知道,起碼董庫就知道。

董庫走進這個後世沒能進到的皇宮大院內,感慨的看了圈這裡,隨之下令,帶裕仁進行會談,其他嚴格控制,每個人都要捆綁,檢查口腔內是否有毒囊,女人孩子也不放過。(未完待續。。。) 看到裕仁帶到,董庫微笑著上前圍著他轉了幾圈,上下打量著這個面色淡定,靜靜站立的日本最高統治者,心裡一陣的感慨.

上位者果然不是隨便就能裝出來的,這份淡定就不是一般人能夠表現出來的.這會可是滅國了,居然一點看不到沮喪等負面情緒在臉上,這份城府,的確夠深.

轉了幾圈,董庫站到裕仁面前說道:”認識下,我叫董庫,三五年開始到現在,一直是你的敵人.”

“幸會.請多關照.”

裕仁鞠躬一禮,客氣的跟見到了老朋友一般.

關照尼瑪!!關照你妹!!真特么的奇葩.

董庫心裡汗了下,隨即笑道:”我一定會關照你的,請放心.”

說完,話鋒一轉,冷冷的說道:”前提是你需要如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將血洗皇宮,血洗日本,讓你們滅族!!”

“你……你……不能這樣……”

裕仁臉色大變.他感受到了冰冷如同實質的殺氣,他知道眼前這個敵人說到會做到.可他能回答什麼呢?他是個贗品啊!

董庫沒搭理他,直接問道:”漠河佔據多年,搶掠中國不是一次,那些財富都放在了什麼地方?”

看到裕仁躲閃的眼神,董庫陰森森的說道:”你只有一次機會,要麼如實回答,要麼親眼看著家人死在你面前,然後是你的臣民,你知道,現在周邊的村鎮已經十室十空,人都集中向這些大城市了,想好了再小心回答,你的回答將決定他們的生死!”

聽到這話.裕仁反倒淡定了.他知道,他如果知道,說不說董庫都會殺他.他是經過訓練的替身,怎麼會沒有這種覺悟?至於會不會招致大屠殺的降臨.那不是他說了算的,是眼前這個惡魔說了算.不管他說不說出什麼秘密.

看到裕仁的變化,董庫暗自愣了愣.這貨的心裡素質太強大了吧,這都能淡定泰然.

“帶美智子.”

董庫面無表情的下令道.

裕仁依舊淡定,不言不動,似乎準備保你沉默了.

很快,美智子帶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