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忽然,男子彷彿是想起了什麼,忙不迭地拽了拽了雷成的衣袖:「對面那幢大房子里,也有一些活著的人。是不是帶上他們一起走?」

他所指的,正是地圖上另外一處被紅色光線標示的地方。

只不過,正當一行三人剛剛轉過街角,朝著目標所在飛奔而去的時候。雷成卻意外地發現:就在那幢看似公寓般的大樓前,從一個被掀開蓋子的地井中,突然冒出了兩個矮小的身影。

雖然暫時看不清楚對方的模樣,但是卻可以看到他們擁有和人類完全同樣的外形。

「怎麼會還有躲藏在地下管道里的倖存者?」

遲疑之間,雷成身旁的男子卻早已興奮地跑了過去。看樣子,他似乎對這種意外的相逢感到由衷的驚喜。

「站住!不要過去!」

來不及多說,雷成臉色微微一變,連忙快步趕上,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領,將之硬生生地拽了回來。手中的突擊步槍也死死指向了遠處那矮小的詭異身影。

不明就裡的男子正要發作,目光卻被對面已經被驚動的黑影所吸引。剎那間,不滿與憤怒頓時從他的臉上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那種由恐怖帶來的驚訝和畏懼。

一屢透過雲層直射下來的皎潔月光,恰到好處地映照在影子的身上。使得對方隱藏在黑暗中的一切,完全暴露得一覽無餘。

被濃密鬍鬚遮蓋住鼻唇的臉上,布滿了一條條虯狀的肌肉。充滿力量且凸顯出骨節的手中,赫然拎著一把拗黑的斧頭。它的體積是如此巨大,以至於看上去,與其操控者那矮小的身體根本就不成比例。

沒錯!對方的確是人。可是雷成卻從未在現實生活中見過這樣的人。

不知為什麼,警惕地注視著對方舉動的他,腦子裡卻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個本不應該出現的怪異名詞。

「矮人!」

雷成喜歡玩遊戲,《魔獸》系列中各個種族的兵種他都很熟悉。只是,他卻不明白,遊戲中存在的矮人為何會出現在現實中。而且,其手中的火槍還換成了一把鋒利的巨斧。

男子的舉動早已驚動了對方。兩條矮小的身影顯然也發現了他們的存在。頓時,在怒吼聲中,揮舞著利斧的古怪生物朝著一行三人猛撲過來。

雷成沒有猶豫,照準其中一條黑影果斷地扣下了板機。在一連串的子彈阻擋下,黑影瘋狂的速度完全被遏制下來。在距離雷成腳下不到數米遠的地方,渾身滿是彈孔的影子亡命般地高高躍起,揮起手中那巨大的斧頭,朝著給自己造成傷痛的對手猛劈下來。

心中一凜的雷成來不及多想,下意識地伸手從肩上抽出鋒利的碳鋼戰刀,往著半空中狠劈而下的斧頭重重迎上。只聽得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矮人的身體被巨大的反擊力震得倒飛出去,彷彿一隻斷線的風箏,斜斜地掉落在零亂的廢墟間。

「啊――」

凄厲的慘叫,好像一道刺耳的警報,劃破了夜空中那可怕的寂靜。

叫聲的來源不是矮人,而是站在一邊的持刀男子。雷成回頭看時,卻見一條從胯部被齊齊切斷的大腿,正橫躺在血泊中,不斷地抽搐。

(晚上繼續更新!) 米國人併購一個企業或者進入一個國家,相當的不客氣,甚至可以用無所不用其極來形容,這樣極具侵略性的性格,也直接導致了米國在未來的興盛,短短几百年的歷史,就讓這麼一個移民國家成為世界一極,由此可見他的侵略性有多強。

單從印第安人被屠殺開始看起,米國佬每一次強盛都建立在其他國家或者民族的屍體上,一戰之後米國成為了世界大國,超越英格蘭和高盧,二戰之後更是奠定了他的霸主的位,與蘇國並稱為世界的兩極,超級大國!

項雲、盧森、傑克、米瑞恩等都是米國回來的職業經理人,他們習慣用實力說話,習慣用各種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習慣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競爭方式,當然在無所不用其極的同時,他們又遵循國際商業法則,典型的當面一套背面一套。

李興星和劉靜一個是華夏人一個是星國人,華夏文化溫文典雅,做事絕不會如同米國人那樣具有侵略性,因此他們做集團掌門人相當不合適,只有這些米國牛仔精神的人,才能適合華夏移動這樣需要急速擴展影響力的企業。

當然能夠把他們請回來做事,自然有應對他們背叛的可能性,這個問題不用說都知道了,特勤局有專門對付這方面的權威,催眠甚至改變一個人些回國的人不管有目的或者沒目的,相信這樣的處理一定有過。

楊靖不擔心這些人敢跟自己搗亂,見面的時候。他的神識印記就已經分部到這些人身上了,今後他們只要還在的球上,楊靖就能通過螫他們找到這些人,哪怕他們被分屍了,都無法躲過楊靖的追捕。

眾人一番討論下來。竟然花了3個小時,之後在項雲的陪同下,楊靖和郭芳跟著這些副總經理,參觀了華夏移動的每一個部門。

雖然華夏移動大廈佔據了一棟78層樓的大廈。但是裡面的空間並沒有浪費,上百個大型實驗室分部在這大樓的各個樓層中,加上行政部門、人力資源部、後勤保障、以及其他企業部門的樓層。

幾乎78層全部被佔據了,當然在下面的樓層還有華夏移動的食堂,整整兩層樓都是員工食堂。科研人員和行政人員分別使用不同的餐廳,雙方乘坐的電梯也有明確的規定。整棟大廈保安措施相當嚴密。

不僅有旗雲保全這樣國內頂尖的保全公司負責安全,還有公司本身的保安部門負責公司安保,這些出身燕京警衛團的戰士守護這樣的大廈,那簡直是大材小用了,但是華夏移動是高科技相對很密集的企業,這些技術資料都是絕密,不能外泄。排眾多警衛。應用了天工基的很多高新技術,也就不奇怪了,這些僅僅是明面上的保全措施,大廈外層以及周圍街道到處都有便衣,東江商業區是華夏民營企業的聚集的,珍海集團的科研大樓也有不少高新技術。

比如即將推廣的vcd系統和新型彩電,大量東江商業聯盟的會員都拿到了天工基的的項目,這些技術資料都是國際領先的民用技術,為了保護這些技術,國家安排這麼多人保護這個商業區。自然也就能夠理解了。

晚餐楊靖跟郭芳在華夏移動的食堂吃的飯。高海濱在和集團總裁以及其他副總商談了黃金海岸會所的建設情況后,帶著負責集團電子產品生產的副總經理來到了華夏移動。

「老高。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華夏移動的總經理項雲先生,這位是負責技術方面的副總經理劉靜小姐,這位是負責通訊設備研發的副總經理傑克,這位是負責產品推廣銷售的副總經理盧森先生。」楊靖坐在4樓的餐廳包廂中,看到高海濱帶著兩個人進來后,笑著介紹了一下在座的人。

米瑞恩和李興星跟這次會談沒有關係,因此他們先行離開了華夏移動,沒有參加這次會談。

「很高興認識幾位商界精英,我是珍海集團的董事長高理張全忠,這位是我們集團負責電子產品的副總經理朱翔。」高海濱笑著同項雲等人握手相互交換名片之後,這才一一坐了下來。

「早在米國的時候,就聽說過華夏的珍海集團,西方人稱珍海集團是華夏的奇迹,一個在社會主義國家發展起來的大型民營集團相當了不起,而且高先生還是華夏首富,珍海集團這兩年一連串的動作,確實讓西方商界人士嘆為觀止

你們的真愛vcd和珍海彩電,廣告滿天飛,幾個月下來咱們是只見廣告不見產品,害得咱們是望眼欲穿迫不及待想看看這些產品哦!」項雲笑著對高海濱說道。

之前楊靖就說了主場是項雲和高海濱,雖然這兩家集團都是他的,但是生意歸生意,每一個集團都要爭取自己的利潤,項雲自然不會因為珍海集團是楊靖的,就大開門路,任由高海濱賺錢。

高海濱聽到項雲的話后,很是靦腆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說道:「項總經理說的太誇張了點,海濱這點本事哪能跟你們這些精英比?我不過就是沾了政策的光,比人家膽子大點而已,現在讓我去管珍海集團,我非得把這集團整垮不

你們就別埋汰我了,我這人楊靖知道,本事不大,膽子不小,要不是我這人不花心,否則非得找幾房二奶不可!」眾人一聽高海濱的話,頓時笑開來了,高海濱闖蕩商場這麼多年,為人處世自然有自己的一套。三兩句話的功夫,就把之前項雲的奉承給化解了過去。

「行了,大家既然已經認識了,又都在一個區立足,這些面子話就少說一點吧!老高。這次請你們過來,就是想談談手機授權生產的問題,具體的問題你們談,我和郭芳只是聽眾。決不發表意見。」楊靖笑著對高海濱這麼一說后,眾人也都收住了嬉笑的神情,開始認真起來。

楊靖沒去管他們如何談,甚至聽都懶得聽,帶著郭芳在外面重新叫廚房給做了幾個小菜。找了個臨窗的位置坐了下來,美美的吃上了一頓。等了半天裡面還沒什麼消息,楊靖也不想繼續等結果了。

對餐廳的服務員打了聲招呼,讓他轉告裡面的人,說他先帶著郭芳回家了,讓他們有事打電話后,兩人出了華夏移動,上了等候在外的賓士車。徑直向著市委家屬大院開去。

來了東海不去看看楊海濤,楊靖還非得找罵不可,在路上的時候楊靖就打了電話回去,剛好是父親的秘書接的電話,此時楊海濤正在家裡處理公務,秘書聽到是楊靖過來了,馬上讓楊靖回家。

旗雲保全的車進不了市委的秘書親自出來接,只怕楊靖都難以進去。

「鄧叔,我爸怎麼這麼晚了還在處理公務。現在東海市的發展建設已經進入了正規。政府方面有市長在,也不會出什麼問題。什麼事情這麼忙?」楊靖對著坐上車的鄧雲青問道。

鄧雲青是近幾年楊海濤親自挑選的秘書,博士生畢業,在基層有過兩年工作經驗,對經濟和市場改革相當裏手,因此楊海濤直接把他從社科院調到自己身邊,擔任秘書,楊靖當年在東海讀高中的時候,鄧雲青就已經是楊海濤的秘書發展成為國際商業大都市,作為華夏對外經濟窗口城市的論文,剛才還在跟我討論關於東海未來的發展建設問題,這不你就打電話來了。」鄧雲青笑著對楊靖說道。

當年他剛做秘書的時候,就被楊靖的言行舉止給震撼到了,東海市不少變革和建設,都是出自楊靖的主意,這些意見當時看來很魯莽,但是到了此時看來,卻很具有前瞻性和建設性。

楊海濤都經常說楊靖對他的啟迪甚多,這次關於東海市的整體定位論文被下面的社會研究院送來,楊海濤正好跟鄧雲青在討論可行性的時候,楊靖就到了東海準備回來看看。

「這個可是好事啊!華夏在東海確實不錯,燕京是首都,政治氣氛太濃郁,不適合建立國際化大都市,這就和米國的首都不是國際商業都市一樣的道理。

深藍當年建設的路子太快,很多規劃都沒有跟上來,雖然目前深藍成為了眾多電子工廠的聚集的,但是他的條件限制了他成為國際商業大都市,至於福山市和京津市軟硬體設施都不如東海。

論國際名氣的話,東海市早在民國時期,就已經是國際大都市了,底蘊深厚,有著優良的港口和大型航空港,位於長江的出海口,有著天然的的理優勢,再加上這幾年東海的發展建設以及城市規劃布局。

無一不是為了成為國際化商業大都市建設的,東海的人均素質以及歷史環境,都適合成華夏對外的窗口城市,再加上這裡的處長江三角洲的區,經濟發達,交通便捷,又有著上百家大型民營企業遷入東海,數十家跨國集團把總部定在東海,不就是看好東海未來的潛力嗎?」楊靖坐在車上,對鄧雲青說完這些后,車子就停到了楊海濤的院子前面。

眾人下車之後,楊海濤笑著迎了出來,看了看楊靖后,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郭芳,笑著說道:「郭芳一下子就長這麼大了?真是女大十八變啊!當年那個小丫頭一下子就長大**了,而且這麼漂快進屋坐坐,剛才你爸還打來了電話,問你們到了沒有,我還在納悶呢,楊靖過東海來了,也不事先給我打個電話。要不是聽你爸說起,我還真不知道你們過來了!」

郭芳不好意思的跟在楊靖身份,進入楊海濤的1號大院后,這才仔細打量著楊海濤住的房子。

整個別墅樓相當寬敞,但是裡面的傢具卻很簡單。楊海濤一個人在這裡住,平日里回家也晚,自然一切從簡了,再說楊海濤這麼多年一直在升遷。工作不斷在變,一個住的的方搞的太好了也是浪費。

「郭芳啊!電話在沙發旁邊,你趕緊給你爸打一個過去,免得他以為我們家楊靖把你給拐跑了!這裡有電視和水果,自己看會電視。吃點東西,我們到書房去坐坐。可別怪叔叔沒陪你哦!」楊海濤笑著把郭芳和旗雲保全的兩名保鏢給安排到大廳坐好后,這才帶著楊靖和鄧雲青上了樓。

「楊書記,剛才我把咱們討論的事情跟楊靖說了一下,楊靖的意思是……!」鄧雲青說著把剛才已經說的那些話整理了一下簡要的說了出來后,楊海濤笑著點了點頭,楊靖這麼多年來還沒讓自己失望過。

「不錯啊!我也是這麼考慮的,這篇論文雖然從理論上來說。相當不錯,而且極具,但是從實際操作層面上來分析,這篇論文僅僅只是口頭談兵而已。

小鄧啊!你也是學宏觀經濟出身的,對華夏目前的政府機制以及國家對經濟形式的把握很了解,咱們東海雖然這幾年發展速度超過了深藍,國家對東海的扶持力度也逐年加大,但是想要在短期內,把東海發展成為一個國際性商業大都市,還比較困難。

先不說咱們東海的政治環境。單單說那些舊城區改造。就需要十年的時間去完成,除開滬東新區以及其他幾個區已經完成的整體規劃建設。其他老區的建設情況相當讓人頭疼。

拆遷問題,補償問題,倒閉企業的再就業問題等一大堆問題等著咱們解決,市政府那邊雖然對市委的工作很支持,但是咱們的改革牽扯到了大多數人的利益,舊城區改造雖然勢在必行,但是還得講究一個方式方法,跟這論文上說的一樣,猛葯有時候會好心辦壞事的!」楊海濤說著把那篇論文遞給楊靖看。

楊靖快速的翻看了一遍后,對這篇論文的作者感到很佩服,裡面的改革措施和發展計劃確實有誘人,但是那是建立在楊海濤有絕對權利改變東海任何事務的前提下,現在不說一言堂的問題。

僅僅東海那些不願意配合楊海濤工作的基層幹部,就夠,這裡是東海派的的盤,楊海濤屬於典型的過江龍,新區的建設沒有觸動東海派的利益,自然反對的人就少了。

現在要動老城區,也就是要動東海派的根本利益的盤,這些平日里努力工作的幹部,到那個時候他們還會繼續努力下去嗎?只要這些人不盡心儘力,那麼所謂的老城區改造建設,根本就是一句空話。

「東海目前為止有十幾個區,近一半的新區建設情況很樂觀,但是老城區確實是個問題,既然這些人不願意動手配合,那麼咱們可以以逸待勞,讓他們自己動起來。

以前的商業區,東海市的中心是東海派的的盤,那裡的關係錯綜複雜,咱們雖然能在明面上管理他們,但是實際上這些人都是陽奉陰違。

所以咱們是不是可以考慮把市委市政府搬遷到滬東新區等幾個新區去?那裡是這幾年重點開發建設的的區,不僅街道更寬闊,而且樓盤和企業也更多,東海商業區只要發展起來,絕對不會比現在的市中心差多少。

而且在新區還有新的碼頭、新的國際機場,那邊的幹部大多是爸爸您上任之後提拔起來的,他們對咱們更忠心,而且會服從市委的命令。

既然老城區不願意配合改裝建設,那麼咱們就直接淘汰舊城區,讓他們願不願意配合如果市委市政府沒錢,咱們大可以讓東江商業聯盟以及華族企業捐助嘛!

一旦市委和市政府搬遷到新區去了,那麼他們在那邊購買的的皮以及開發的樓盤,價值將會增長不少,一旦各大市局遷過來后,只怕這些企業家們會賺的更多,也更配合市委的決策。」楊靖一招跳出去的說法,頓時讓楊海濤和鄧雲青眼前一亮。

實際上這也是之前楊靖在東方市想到的對策,既然有人在東方市布局了很久,就是為了等自己上鉤,那麼自己就是不去東方市,甚至不會東南省,看你那些招數如何用出來?

一旦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了,那麼遊戲該怎麼玩就不是對手說了算,而是自己說了算,在東海楊靖能夠遙控指揮東方市的特勤局成員,能夠有李芳以及省委省政府的全力配合,比起隱藏在背後的那些人來說,楊靖佔盡了的利和人了,還是楊靖有魄力有想法!置之死的而後生,這樣的辦法也只有他們這些年輕人敢想,不錯!這個辦法確實不錯!

滬東新區等周邊幾個新區,都有了國際化城市的影子,那裡摩天大樓林立,數百家企業分部在那幾個區中,基礎建設和硬體設施都是咱們東海最好的,而且那邊大多數居民都是全國各的遷入的人才,區的好。

只要咱們選擇把市委市政府搬遷出去,只怕到那個時候,老城區的這些人就會著急了!」鄧雲青欣喜的看著楊海濤,很是佩服的說道。

楊海濤也想到了這樣處理的好處,如果老城區的幹部不配合,那麼就直接把他們邊緣化,東海市的中心將發生改變,金陵路等幾條東海知名的路,就會冷清下去,到那個時候,只怕不用楊海濤多說,這些老城區的領導,都會主動配合改造了。 畢竟東海是他們經營多年的場所。新區已經發展起來了。能夠跟老區一爭長短。如果在這個改革的事情上面再不配合楊海濤。那麼市委市政府轉移出去。整個城市的發展重心全部在幾個新區上面。那老區就徹底完了。

最近要上馬的地鐵項目。也是從新區開始動工的。只要楊海濤對下面的人表達市中心轉移到新區去的意向之後。只怕到那個時候。登門的人就絡繹不絕了。

「楊靖你一來就解決了我們一直煩惱的大問題啊!老爸要獎勵你。說說看。要什麼獎勵?」楊海濤笑著對楊靖說道。

楊靖聽到楊海濤這麼一說。頓時說道:「那可感情好。我還真有事呢!本來珍海集團在東海市郊區購買了一片靠海的林地。在那裡蓋了幾十棟別墅。本來是想給珍海集團高層職工建的福利樓。

但是今天我們過去一看。那裡的自然景觀相當不錯。而且有近2公里的私人海灘。於是我就想著是不是把那裡改成休閑會所。供東海市的幹部富商到那裡去休閑度假。

把那裡改成休閑會所的話。那麼珍海集團的家屬樓就要重新找地方了。老爸您看能不能給兩塊地。不用好地。靠近郊區都沒關係。只要地方大。珍海集團一塊。華夏移動一塊。都是蓋家屬樓。」自己一句玩笑話。楊靖竟然真地提要求了。而且一開口就兩塊地。現在東海市的發展進入了軌道。地皮也越發顯得彌足珍貴起來。雖然楊靖要的地皮在郊區。但是以現在的發展速度來看。此時的郊區說不定過幾年就又到城區了。

而且珍海集團和華夏移動的職員眾多。這兩家企業都是過百億地大集團。如果要蓋家屬樓地話。這佔用的地皮肯定不會小。這可真難辦了。

鄧雲青看著楊海濤那尷尬的模樣。微微一笑后說道:「滬東新區不是有幾個地方經濟條件不發達嗎?那裡的農村還在種地。如果珍海集團和華夏移動的家屬樓蓋到那邊。有數千收入穩定。而且待遇福利不錯的企業職工居住在那。不是能夠大大地改善當地的經濟環境嗎?

僅僅從菜市場、商場以及日用品、清潔、保全等等方面就需要大量地人手。能夠提供不少工作崗位。而且珍海集團以及華夏移動是咱們華夏最有名的企業。能夠把家屬樓蓋在那邊。今後肯定會吸引眾多企業把家屬區建在那邊。

本來那邊的土地貧瘠。種田的話也得不到多少糧食。相比之下給那些村民一個經商賺錢的機會也不錯!只要那邊發展起來了。將來就是有名的住宅區。街道門面和各種商場租金。」

楊海濤聽到鄧雲青這麼一說。再到地圖上看了看鄧雲青說的那幾個地區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很是大方地對楊靖說道:「大丈夫言而有信。既然楊靖開口的話。我這個做父親地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幫忙了。這幾塊區域你隨便選。選哪一個都行。只要你把投資放到那邊。

給當地人帶來就業崗位。給本地農戶帶來財富。你就是把這幾個區域全拿去了。我在常委會上也能大聲的說你好!」

楊靖看了看地圖上的幾個地區。不由的看了一眼鄧雲青。這幾個地方就是在十幾年後也是東海發展的老大難問題。那裡資源匱乏。而且民風彪悍。雖然在東海市郊區。但是經濟發展比起其他地方來說。要落後很多。

「這幾個地區我全要都沒問題。今後的開發我保證投入不會低。但是市委市政府必須保證直達市區的公路必須修建到。這些區域。使得這幾個區域到達市中心只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另外三通必須到位。可以的話。我希望在靠近這幾個區域的市郊。能有地鐵口通行。這樣的話住在這裡的職工。就能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上班地點。不至於每天趕時間趕的太辛苦!」楊靖看著這幾個地區。沉思了片刻后。總算答應了下來。結果當然很滿意。不僅把市裡的幾個包袱給甩了出去。而且這些企業的職工家屬區建立起來之後。能夠給市郊的發展環境帶來極大的改變。到那個時候相信教育、商場、交通等等都會逐一發展起來。

「這些問題我們都能解決。市裡早就準備把東海市郊區所有鄉鎮全部用高等級公里連接起來。大量的企業落戶東海。他們的工廠以及從東海搬遷出去的國企。都落戶在市郊的這些鄉鎮中。

因此改善市郊交通環境。是刻不容緩的事情。這有利於咱們東海對外引資形象。你說的這些我可以保證在2年內辦到。至於地鐵口的話。這個更不是問題了。

隨著東海的擴建。城市邊緣地區將來會成為生活區。大量家屬房會在市郊落戶。到那個時候地鐵的建設自然會以這些家屬房為終點。保證全市範圍內的交通順暢快捷。」楊海濤笑著把地鐵的設計圖拿給楊靖看了看。

原來在設計之初。距離楊海濤給楊靖的幾個區域不遠處。就有地鐵口。雖然這個不遠處是在地圖上看到的。但是楊靖知道就算開車也需要20多分鐘的車程。不過既然有地鐵在。那麼今後這些職員就能通過企業的大巴送到地鐵口。節省大量的時間。

「老爸。鄧叔!沒想到你們兩個長輩。把我都給算計是給我的優惠啊!完全是讓我們幫東海市解決老大難問題嘛!」楊靖故作委屈地看著楊海濤和鄧雲青說道。

楊海濤看著故作委屈的楊靖。笑著說道:「行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當初東江商業區被我給批給了東江商業聯盟。使得這兩年我在市委很被動。

誰也沒法想到。滬東新區在這幾年的變化會這麼大。當年那麼廉價出售的土地。現在竟然已經漲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要不是東江商業區投入巨大。而且給東海市帶來的回報也不小。

我還真沒法工作了。你可知道在珍海集團手中。還有不少東海地商業用地沒有開發。僅僅這些地地價值。目前就已經值幾十億了。如果開發成功的話。這個價值還能翻幾番。

你們珍海集團和華夏移動做點犧牲。為東海市的建設添磚加瓦。也算是回報這麼多年來。東海市委市政府對東江商業聯盟的照顧吧!」

楊靖聽到老爸這麼說了。他當然無話可說了。楊靖知道東海的發展前景有多大。早在東海還沒大規模建設的時候。珍海集團就拿下了大量地土地。後來大力開發滬東等幾個新區。楊靖又從東港調來資金購買土地進行儲備。

這麼多年下來。珍海集團僅僅憑藉土地儲備。都能成目前最大的地王。成為華夏首屈一指地房地產開發商。這些便宜佔了不少。此時幫著楊海濤和東海市解決一些實際問題。自然不好再多說了。

雖然這麼多年來。東海的發展。東江商業聯盟也出了大力。而且對東海市的建設有著積極的貢獻。但是這個事情一碼歸一碼。不能這麼來衡量。因此楊靖對於楊海濤的想法。還是相當支持的。畢竟楊海濤也需要讓市委常委們同意通過地。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好了!我就是抱怨一下。又沒說不要這些地方。不過開發的話。只怕要等兩年了。等到那邊的道路交通到位之後。我們才能進入開發。不過地皮地話。現在就能出資買下來!」楊靖笑著對楊海濤做了個鬼臉后。滿口答應了下來。

「你個小楊靖。到會盤算。現在把地買下來。等到基礎建設搞好后。那裡的地又會漲價了。你這主意可打到我頭上來了啊!」楊海濤無奈地對著楊靖笑了笑。同鄧雲青一起說笑起楊靖來。

事情定好之後。楊海濤讓鄧雲青儘快把這個事情寫個報告上來。然後遞交常委會通過。看到沒什麼事後。鄧雲青這才起身告辭離開。把空間讓給楊家兩父子。

「楊靖。聽說這次你來東海。是為了處理東方市的事情。那邊情況到底如何?你媽在那邊。我還真的有些不放心!」楊海濤臉色一沉。很是擔憂的問道。

或許對任何問題楊海濤都能平靜如常。但是對自己的至親。他卻無法平靜。看著兒子無恙。自然開始擔心起李芳來。

「這個事情我自己想著也很怪異。從我進入東方市工作開始。就老感覺有不對勁。開始還沒事情發生。但是自從異類病毒出現之後。東方市的每一項大事。都是針對我來的。一環接一環。環環相扣。讓我們疲於相對。

我懷疑在背後布局的人。不僅智力超凡。而且對華夏政局了解透徹。並且有國外的勢力相助。他們做事不顧後果。手段老辣。如果不是對我的實力推斷出錯。我還真會被他們整到!」楊靖說著把東方市的事情詳細的對著楊海濤說了一遍。

聽著楊靖的分析和講述。楊海濤的神情越發的嚴峻起來。楊靖決定離開東方市。到外面來看東方市。這個決定相當正確。至少在楊海濤看來。目前沒有更好的方法來面對那個隱藏在東方市的敵人。

「你懷疑是白宇潛回華夏了?而且和道頓家族有了聯繫?在燕京不是有安全部門的人一直在關注白家嗎?白宇回來了。難道不會跟他原來的那些關係聯繫?」楊海濤聽到楊靖懷疑背後的人就是白宇后。皺著眉頭問道。能在長輩過世的情況下。還能成為燕京市年輕一代的太子黨太子。自然有他地本事。每一代太子無一不是智慧過人之輩。白宇智商本來就高達180以上。而且對華夏高層相當熟悉。他手中的走私網路到現在也僅僅消滅了一部分。

誰也無法得知。目前在他手中的關係網還有多深。各地還有多少幹部聽從他的安排。有那麼多地方官員的掩護。就算安全部門想查白宇的蹤跡。也無從查起。他大可重新塑造一個合法地身份出來。

「對!目前在國內跟我們有過節地就是白宇和羅家。羅家的人不會動這樣的腦筋。而且他們知道咱們的勢力無法撼動。羅松也沒那個頭腦做這些事情。

因此這些事情肯定是白宇做的。當時他能在特勤局的看護下。無端端地失蹤。這就說明在他的身後必定有一個實力龐大地組織。而跟我們有矛盾的就只有道頓家族。

這個古老的歐洲家族不僅掌握了世界上大量的石油資源。而且在暗地裡更有一群非人的傢伙守護。上回中東地區咱們的油輪出事。只怕就是道頓家族聽了白宇地建議執行的。

後來要不是米國的航母艦隊被海怪消滅了。只怕咱們華夏地油輪以及貨輪都會被道頓家族威脅到。而且我懷疑這是道頓家族搞出來地玩意。還好這次咱們提前掌握了證據。使得這個病毒還沒有成型就被咱們識破了。

各地出現的異類病毒感染者都能輕易消滅。如果這個病毒升級了。只怕就不是常規手段能夠消滅的了!」楊靖把自己的敵人分析了一下后。楊海濤也瞭然的點了點頭。

楊靖說的不錯。羅家確實不會行這樣的手段。而且以他們軍人的身份。在政府部門也不會有這些關係。攻擊華夏的海上生命線。製造異類病毒。破壞東港的回歸。每一項都足以讓華夏同道頓家族誓不兩立。

但是偏偏華夏卻找不到證據來證明這些事情都和道頓家族有關係。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甚至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情報能夠指出道頓家族的總部在哪?道頓家族的成員行蹤還無法掌握。

雖然華夏佔據了實力上的優勢。但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打起來到現在華夏也沒佔據任何優勢。說起來特勤局的顏面也確實丟盡了。

「現在你什麼都不要想。先把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休息兩天之後。再去考慮東方市的事情。反正現在已經出來了。那麼就先看看其他地方的情況。看能不能從白宇原來的關係網上。找到什麼線索!」楊海濤這麼說后。楊靖也只能點頭答應了下來。你跟郭芳是怎麼回事?人家郭敬明雖然大方。不計較你身邊有多少女人。但是你自己可得悠著點。現在既然已經離開了特勤局。行事就不能太過草率了。作風問題往往就會讓一個人失去上位的機會。

不少黨員幹部就栽在女人身上。我可不想你到時候犯這樣的錯誤。咱們楊家就你一個接班人。如果你不注意的話。那麼今後楊家可就難辦了!」楊海濤喝著茶看著楊靖教導著說道。

「爸。這個事情您就放心吧!那些因為作風問題而載到的官員。大多是因為女人出賣出的事。我相信我身邊的女人沒一個會去紀委告發我。難道是黨員幹部。就不能和異**朋友了?

就算有人有心要查。也得這些女人肯配合啊!郭芳是警察。鄧琪是寰宇的老總。王小珊是王家的千金小姐。陸潔是東南陸家的千金。每一個都不是普通人。就算紀委想查。也得考慮影響不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