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本來只是出來打炮的索羅斯,沒想到有這等收穫,自然驚喜萬分。

但聽說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后,索羅斯貪心大起,卻是對那座皇室密庫動了歪心思。

於是,他決意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好吃得盆滿缽滿,滿嘴流油。

索羅斯當時按兵不動,交代壓在身下的美人兒,好好為自己做事。

艾倫格當時已經中了索羅斯的超凡魅力,自然答應下來。

索羅斯的計劃原本照常進行,而且看樣子即將成功。

只是如今,艾倫格不知為何,竟然擺脫了「超凡魅力」,重新恢復自由之身。

「莫非索羅斯那傢伙死了?」

這是唯一的合理解釋,但門薩卻不願意承認。

畢竟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頂級亞聖騎士!

就算是死,那也是死得轟轟烈烈,怎麼可能死得毫無動靜?

「除非是封號聖騎士出手了,可是這節骨眼上,又有誰敢出手?」

門薩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雖然如此,但一陣濃密陰雲飄蕩在心頭,怎麼也無法散開!

他看了看那金碧輝煌的密庫,眼神逐漸複雜起來。

門薩心中發狠,只聽一聲龍吟,卻是他猛然拔劍出鞘。

雪亮劍氣在鋒芒上吞吐不止,有若實質。

他奮力劈下,劍身纏繞華貴紫氣,晶瑩透亮,令人難以直視。

劍刃切中精金鑄就的牆壁,光芒猛然爆發,如天輪轉動,一往無前。

劍勢雄渾凝鍊,磅礴大氣,將之整個剖開。

門薩如法炮製,接連斬出許多璀璨至極的劍光。

整個密藏都被大卸八塊!

所有物件,或大或小,或輕或重,都被他以鬥氣抓起,晃蕩一二,便掉到大公璽印寶戒當中,成為門薩的私人財富。

「這……」艾格倫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門薩會這麼野蠻。

就在她暗自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殺人滅口的時候,門薩忽然按住她肩膀。

緊接著,他便發動技能,兩人一同火元素化,悠悠然飄起,順著來路返回。

這一次,門薩不再隱瞞什麼,行動尤為爆裂!

他將路上所遇到的艱難險阻全部撞開,飛散的碎末俱是化作火中灰燼,猶如海底火山噴發。

火光衝天,轟鳴陣陣,當場弄出好大的動靜!

可惜直到出了地面,都無人過來攔阻。

門薩越發覺得奇怪,正要趕緊離開。

忽然手中一輕,卻是艾格倫不知何時被抓走了。

「是誰?」

門薩悚然,當下爆喝一聲,全力運轉聖光鬥氣。

歡喜記事 只見一縷縷光彩流如大江大河,充斥虛空,將整片大地都映照出來。

然而就在這時,早已等候多時的瓦特三從暗中走了出來。

他如今身著便服,但看上去不再陰柔鬼祟,反而渾身上下滿陽剛之氣,好似一位即將登頂高位的至尊強者。

門薩看他一眼,麵皮抽動,不聲不息間撤去聖光鬥氣。

周圍的光景恢復正常,黑暗重新降臨。

他冷冷道:「這就是你的計謀?那麼目的又是什麼?」

瓦特三呵呵一笑,眉宇間充滿說不出的自信:「這次真是麻煩你了!當然我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之後便會把賠禮送上!」

「如果我說不願意呢?」門薩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原本他還要說些什麼,但一股勁風自東南而來,呼嘯滔天。

一縷縷耀眼的紫芒飄如大雪,光亮內斂,但無時無刻不迸發著強烈的元素波動。

不到片刻,這種波動就佔滿整個天空,周圍安謐到了極點。

「封號聖騎士?這位是……」

門薩還要詢問,但瓦特三隻是笑笑,並沒有接話。

他也不願自討沒趣,腳下一點,便飛了出去,很快就沒了蹤影,消融在夜色當中。

這時風還未起來,四周沒有半點雜音,瓦特三閉上眼睛,享受著王都最後的寧靜。

一道強健的身影穿出濃重黑暗,他背上扛著昏迷過去的艾格倫。

此人渾身套著矮人傳奇匠師精心打造的天煉精金重鎧,從頭到腳都包裹在鐵塊當中,只露出一雙煞氣迫人的眼眸,宛若猛虎。

「義父,你何必如此看重這小子呢?」頭顱包在金盔當中,發出瓮聲瓮氣的低鳴,但聽起來格外鏗鏘有力。

瓦特三搖了搖頭,極其認真地說道:「若是他能成功晉級封號聖騎士,那麼對於我們的計劃,就大為有利。只是不知道到最後,這小子會走到哪一步!」

超凡騎士晉級是無損的,只要滿足條件,必然跨入下一境界。

這種優待,來自真神器的恩賜,但同時也催生出許多劣質的超凡騎士。

因此,不到最後關頭,誰也不敢說自己能博得一個好位置。

「你怎麼看他?成功率有多少?」瓦特三問了自己的義子一句。

渾身都是鎧甲的男人笑了笑,直言不諱:「若是門薩再年長二十年,我賭他必然成功,但現在就難說了!」

瓦特三點了點頭,隨即苦笑道:「只希望他能在我這把老骨頭倒下前,儘快崛起了,否則富蘭克林家族的江山,恐怕會一直穩固下去!」

等到第二天,一個勁爆的消息在王都中炸裂,在瞬間席捲全城。

冰炭亞聖騎士索羅斯偷襲皇室秘庫,並且成功得手,他捲款攜逃,如今不知去向。

這消息說得有鼻子有眼,光有名有姓的證人就有七八十人。

他們異口同聲,都把矛頭指向了失蹤的冰炭亞聖騎士,證詞出奇地一致。

鐵證在手,自然不容索羅斯背後的摩卡家族抵賴。

於是乎,皇帝無比震怒,不顧紋章院的阻擾,直接下旨抄家。

在短短兩天時間內,三十多個貴族頭銜被皇帝強行剝奪,手段極其狠辣。

而這一次,也讓世人見識到,皇家的底蘊是何其恐怖!

大名鼎鼎的紫日聖騎士雪萊,居然是從未在人前出現的第九皇子。

他的實力極其恐怖,秒殺前來阻攔的索羅斯好友金火聖騎士,凶威滔天。

太陽光聖騎士,神光聖騎士,紫日聖騎士,激光聖騎士,全都是皇家的種。

由於這些人物的存在,導致富蘭克林血脈在市面上極其吃香,甚至超過了門薩。

一時間,王都的風浪越發平靜,連半點波瀾都被壓了下來。

「雪萊這孩子命苦啊!」安瀾伯爵又跑過來蹭吃蹭喝。

他尤其喜歡梅菜扣肉這道菜,那個油,那個酸爽,極其附和他老人家胃口。

門薩就在一邊,靜靜聽著那些隱藏在歷史中的皇室辛秘。

「皇室的競爭尤為殘酷,同時也對高貴血脈越發看重。凡是沒有天賦,或者由賤籍女人生下來的皇子,都會被內務官秘密殺死,然後焚燒一空。雪萊就是這樣的孩子,他母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歌姬,僥倖被我弟弟寵幸,經歷十月懷胎,生下了他……」

安瀾伯爵說到這,臉色淡漠地喝了一杯酒,似乎並不在意。

門薩起先覺得他殘忍,但後來想想,以富蘭克林家族目前的人口基數,這樣的孩子沒有幾千,也有七八百個,看多了,也就麻木了。

「本來按皇家的規矩,由賤籍女人生出來的雪萊必死無疑,哪怕他天賦異稟也不行。

但不得不說,雪萊小鬼非常幸運,遇到了心懷叵測的瓦特三,被後者偷偷撫養長大。」

「這三十年來,富蘭克林家族對他不聞不問,甚至幾度派出殺手行刺,但他最終都活了下來,一直到今天,雪萊成功晉級紫日聖騎士,並得到了九皇子的名號!」

雖然安瀾伯爵說得雖然輕巧,但門薩知道:這其中必然付出了驚人的代價。

所以他問了一句:「皇帝陛下是怎麼看待這個兒子的?」

安瀾伯爵喝了一杯茶,淡淡說道:「你是怎麼看待腳背上長出來的瘤子?」

門薩瞬間秒懂,同時也是唏噓不已。

就算成為是封號聖騎士又怎麼樣?

還是改變不了自己的出身!

門薩都能想象出這位九皇子內心有多麼痛苦!

「你若是有心,大可以去上門拜訪,反正瓦特三肯定會幫你說話!」

門薩想想也是,他如今已經融合了七種上位類聖光元素,又掌握著心光元素,再找到四、五種不同元素,便有晉級封號聖騎士的機會。

雖說當今大世,風起雲湧,稍有不慎,就會被濤濤大浪拍死在沙灘上,但在那之前,時光照舊清閑,門薩穿著一身簡單衣服,就去拜見如今威勢正盛的紫日聖騎士。

紫日聖騎士是大名鼎鼎,但九皇子這名號卻是一文不值。

在野的大小王子王孫,王公大臣,豪門貴胄,無一不視這多出來的親戚為異類,平日里避之不及,根本不會往這邊過來湊。

等門薩到了地方,只看到一座平平無奇的公寓。

論清冷程度,與剛來王都的安瀾伯爵不相上下。

於是他明白了:這也是個游弋在權力圈之外的人。

「還真是稀客啊!」門薩還未敲門,就有激昂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與此同時,空氣轟隆作響,卻是傳來一陣喧囂至極的狂風,讓人險些站不住腳。

門薩抬頭看去,只見到一位面容冷漠,但器宇軒昂,樣貌英俊,眉目之間,與安瀾伯爵有三分相似的青年從裡邊緩緩走來。

「你就是門薩-溫格爾?那個傳聞要晉級黃金領域的絕世天才?」紫日聖騎士雪萊笑起來很有親和力,但這其中總帶著幾分嘲弄的意味。

門薩沒有失了禮數,對雪萊很是恭敬,然後道明了自己的來意:「還請殿下施展援手!當然,絕不會讓您為難,日後但凡有所求,我都會應允!」

「這個好說!我很樂意幫忙!」

雪萊點了點頭,一抬手,五指間閃現華貴紫芒。

沸騰的紫日元素凝成實質,變得清晰起來,逐漸露出渾圓的輪廓。

他反手扣住,再一翻轉,花費了自身四分之一紫日鬥氣,才凝聚出來的元素寶石閃耀著驚世光芒,輕輕掉入門薩手中。

門薩有些愣住了,因為他沒想到雪萊會這麼好說話。

剛想答謝,剛剛還和顏悅色的九皇子忽然變得冷漠起來,揮手將人趕走了。

等門薩走遠了,雪萊收回審視的目光,從胸口吐出一口渾濁之氣,冷冷道:「瓦特三,你偷偷摸摸幫這小子做事,老傢伙們知道嗎?」

瓦特三從大門後轉出,原來早在門薩過來前,他就先一步抵達,只是刻意隱藏了身形,不讓任何人發現。

面對雪萊的問責,瓦特三很鎮定,他淡淡說道:「九皇子不必在意這些,等這次擁王戰完了,您欠我的人情就算還清了!」

雪萊狠狠瞪著他=:「看來你已經不需要我了!」

瓦特三頗為玩味地說道:「九皇子將來是要繼承大統的人,我哪裡高攀得起?只是有些情分,該償還的,您還是要償還的,否則會死人的!」 順著時間流逝,氣氛越發緊張,不斷有流血事件爆發。

無數大勢力雲聚王都,磨刀霍霍,抉擇下一位王者人選。

就連平時平日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封號聖騎士,都有七八位現身。

但就在這緊要關頭,門薩卻抽空回了一趟自己的領地。

畢竟等真打起來的時候,他恐怕就沒有空閑了!

如今的溫格爾家族已經正式建國,並頂替了德倫公國的空缺。

深紅王國所在位置極為獨特,連縱南北,劃分東西,阻斷葛馬拉大河。

如果放在地圖上來看,新成立的王國其貌不揚,但其身軀格外龐大,與敵國交合地界極多,隱隱化作卡拉比帝國立在北邊的屏障,守衛邊疆。

藉助《騎士法典》的神威,得以無限放大空間挪移之法。

於是乎,門薩直接被傳送到廢墟城上空。

他往下看去,人煙密布,喧囂陣陣,好一派興旺景象。

門薩原先十分看重自己這一畝三分地,但去了王都后,卻是萬事順遂,在各路交鋒中佔盡便宜,以致於實力越發強橫,對這裡也就不怎麼上心了。

只是如今擁王戰來勢越發洶湧,稍有不慎,便是封號聖騎士也會粉身碎骨。

在這種情況下,門薩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考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