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顏秋身旁莫名其妙一抹火色光華,這一抹火色光華像似直接從寒光中湧現出來與六顆魂魄融為一體圍著冷顏秋旋轉起來。

古清風心生疑惑,祭出神識探查而去,赫然發現那抹火色光華不是其他,正是雲霓裳的魂魄。

怎麼會這樣?

見此一幕,古清風甚是愕然,在他想來,之前那顆魂魄既然融入了歐陽夜的身體,那麼冷顏秋在這裡打開冰玄之心,到時候歐陽夜,也就是雲霓裳一定會出現。

可是現在歐陽夜非但沒有出現,怎麼第七顆魂魄就自己涌了出來,而且還是從冰玄派的那顆冰玄之心裏面冒出來,就好像從一開始那顆魂魄就在冰玄之心裏面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

古清風有些想不明白。

他是如此。

那邊人群之中,魏青、柳飄飄,萬偉同樣也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眼瞧著娘娘的七顆魂魄一點一滴的融入冷顏秋體內,柳飄飄內心很是著急,她一咬牙,正欲縱身過去阻止,卻被萬偉攔了下來。

「娘娘說過讓我等觀察。」

「可是娘娘的魂魄就要融入冷顏秋體內了啊,難道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冷顏秋取代娘娘嗎?」

柳飄飄心頭著急萬分,她看了看萬偉,又看了看魏青。

而此刻魏青神情也尤為著急,但更多的是疑惑,內心也極其慌亂,深吸一口氣,搖搖頭,沒有說話,顯然,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眼瞧著娘娘的七顆魂魄一點一滴的融入冷顏秋體內,三人的表情也越來越奇怪,因為他們發現冷顏秋雖然正在與冰玄之心融合,可是娘娘的七顆魂魄並沒有,非但沒有,他們甚至發現,娘娘的七顆魂魄正在漸漸消散。

那真的是在消散,彷彿在與冰玄之心脫離關係一樣。

怎麼會這樣?

不知。

發現這一情況的不止有魏青三人,此刻站在駟馬大輦上,古清風也一直在用神識探查著,他同樣也發現冷顏秋正在與冰玄之心融合,而雲霓裳的七顆魂魄正在漸漸消失。

這是什麼情況?

冷顏秋在融合冰玄之心。

雲霓裳的七顆魂魄卻在消失。

古清風知道冰玄之心與雲霓裳的七顆魂魄存在著一種血靈關聯,但是現在,這種血靈關聯正在消失。

先前魏青不是說那個朱霞利用冷顏秋藉助冰玄之心融合雲霓裳的七顆魂魄試圖取代嗎?

現在看起來,壓根不是這麼回事,更像是朱霞在利用冷顏秋融合冰玄之心的同時,解除雲霓裳七顆魂魄與冰玄之心的血靈關聯。

這他娘的是什麼把戲?

歐陽夜現在又在哪裡?

就在古清風驚疑之時,他的心神猛然一陣悸動。

先前他利用大手段將雲霞派隱藏了起來,並且祭出一抹神識將其鎖定。

現在心神悸動,雲霞派那邊定然出現了什麼情況!

神識一動,赫然發現自己施展的手段已然被破開,雲霞派重新出現。

好傢夥!

古清風二話不說,直接閃身消失。

虛空之中,他一步邁出,縮地成尺,眨眼之間便回到了青陽地界。

果不其然,被他隱藏起來的雲霞派重新出現,沒有多想,古清風立即闖了進去,直奔炎陽峰。

炎陽峰是雲霞派的根基,靈脈源泉便在山峰的地下石室。

當古清風出現在炎陽峰的地下石室時,赫然看見靈脈源泉裡面正瘋狂湧現著血霧,一個女人漂浮在血霧之中。

是一個少女。

一個殷紅色長發的少女,一個擁有精緻容顏的少女,她身著青衣羅裙,漂浮在血霧之中,身體站的筆直,雙臂伸展,微微揚著腦袋,閉著雙目。

正是歐陽夜。

見此一幕,古清風徹底傻眼,他發現歐陽夜的身旁正有七顆光華圍繞著她旋轉,正一點一滴的融合,這七顆光華不是其他,正是雲霓裳的魂魄。

冷顏秋在那邊融合冰玄之心,雲霓裳的七顆魂魄,為何會在這裡與歐陽夜融合。

更加詭異的是,古清風看的出來,歐陽夜的周身正在凝衍一種封印。

而這種封印一旦凝衍出來,封印的正是這七顆魂魄。

什麼意思?

雲霓裳的七顆魂魄正在全部歸位,為何又要封印?

要說古清風先後問鼎仙魔王座,又問鼎九幽帝座,也算見過大世面閱歷非凡的主兒,只是面對此間發生的一切,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果然是你……真的又是你……為何還是你……看來真的是你……」

驀然。

一道聲音傳來。

儘管歐陽夜還是那般漂浮在血霧之中,仰著頭,閉著眼,伸展雙臂,沒有開口,但古清風可以確定,說話的不是別人,絕對是歐陽夜。

古清風心頭一怔,問道:「你是誰!」

「我是誰……呵呵……我是誰……」歐陽夜的聲音很複雜,似彷徨,更似無奈,道:「你可以當我是紅袖,也可以當我是雲霓裳……隨你吧……一切隨你……」

紅袖?

雲霓裳?

古清風雖然不清楚這個娘們兒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也想不明白現在是一個什麼狀況,不過他也懶得去想那麼多,只想知道這一切到底和自己有沒有所謂的因果。

「我和你之間究竟有什麼因果?」

只是當他問出這句話時,歐陽夜突然呵呵笑了起來。

那種笑很古怪,像失笑,笑的很無奈,也笑的充滿了自嘲。

「相信我,這個問題,我比你更想知道。」

什麼意思?

古清風有些懵,什麼叫比我更想知道?

「我不知道我們之間究竟有什麼因果,從一開始我就不知道,直至此時,直至此刻我依舊不知道,為了弄明白你我之間所謂的因果,我把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都做了,卻依舊不知你我之間的因果……」 歐陽夜就那麼漂浮在血霧之中,伸著雙臂,仰著頭,閉著眼。

血霧在凝衍。

七顆魂魄在融入。

封印也在衍變。

那充滿無奈,彷徨,糾結的聲音也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

「現在,我已經不想知道了……不想了……真的不想了……我再也不想知道你我之間究竟有什麼因果……我怕了,真的怕了……」

對面,古清風就這麼望著,聽著歐陽夜的聲音,內心是要多凌亂有多凌亂。

什麼情況這是。

敢情雲霓裳也不知道和自己有什麼因果?

做這一切只為探查?

探查了這麼久,可能被折騰的不輕?更像似被折騰怕了?

聽話音好像就是這麼個意思。

古清風追問道:「你是如何得知與我有因果?」

「如何得知?呵呵……」

歐陽夜的複雜的聲音再次傳來:「你是如何得知,我便是如何得知……」

古清風再問:「冰玄之心和炎陽之心又是什麼?」

「冰玄之心,炎陽之心……呵呵……是我們之間的因果……呵呵……不過,現在……現在我已經從冰玄之心中脫離出來,冰玄之心也已找到新的主人,再也與我無關……再也無關……希望……希望與我無關……」

歐陽夜的七顆魂魄已然徹底融入體內,當血霧消散之時,封印也已完成,歐陽夜的身體落在地上,不省人事。

古清風上前查看,正如他所想的那般。

雲霓裳的魂魄與歐陽夜融合在一起之後,徹底被封印了,被封印的不止是魂魄,同時還有血脈,換句話說,當歐陽夜醒來,她依舊只是歐陽夜。

這他娘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古清風思索著剛才雲霓裳的話,只是越想越亂,越想越糊塗。

雲霓裳說她不知與自己有什麼因果。

可她又說冰玄之心和炎陽之心又是我們之間的因果。

這究竟什麼跟什麼?

她做這些難道只為從冰玄之心中脫離出來,然後再把自己封印?

為什麼?

究竟是為什麼?

她好像很怕的樣子。

她又在怕什麼?

不知。

古清風也想不通。

……

此時此刻。

冰玄地界。

在冰玄派形成的那座冰山山腳下依舊聚集著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人,他們站在那裡,大眼瞪著小眼,臉上都掛著一種茫然的表情。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們只知剛才冷顏秋藉助冰玄之心融合七顆太陰種子的時候,冰玄之心綻放出耀眼的光華,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當冰玄之心的光華消散之後,冷顏秋也跟著消失了。

人呢?

不知道。

冷顏秋融合了冰玄之心嗎?

打開了冰玄之心的奧妙嗎?

不知。

就在眾人驚疑之時,咔嚓一聲,冰玄派形成的那座冰山突然炸裂開來。

轟!

冰山徹底炸裂,冰玄派呈現出來。

與此同時,一道寒光衝天而起,寒光轉瞬消失,虛空之中赫然出現一個人。

一個女子。

一個容貌靚麗的女子,一個神情高傲的女子。

正是冷顏秋。

此間。

她佇立在半空之中,周身閃爍著強大的寒光,寒光閃爍之時,宛如冰冷的火焰在燃燒一般,仿若蘊含著浩瀚的玄妙,只見她隨意一招手,天空之中驟然下起了鵝毛大雪。

這是什麼手段?

等等!

難道說……冷顏秋已經徹底與冰玄之心融合了嗎?

是了。

一定是。

不然,她身上不可能有那麼強大的冰玄之息,更不可能一招手天空就能下起鵝毛大雪。

這是冰玄之心的力量!

也只有冰玄之心的力量才能如此強大,如此玄妙。

「顏秋!」朱霞老祖望著當空之中的冷顏秋,神情頗為激動的問道:「你……你可是將冰玄之心完美融合了?」

「回稟老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