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董庫沒有回答,接著說道:「我們沒有運兵船運送這些大部隊登島作戰,我們可以輸送武器,輸送訓練人員,讓他們在當地將華人組織起來,讓那些地方在我們需要的時候有力量推翻當地的武裝,佔領港口,然後封閉海港,讓軍艦沒有地方加油補給,讓他們不敢在這些島嶼停留,戰線漫長,就算他們輸送部隊,沒有幾個月也無法完成,這個時間就足夠了。」

「沒有足夠的重武器,組建的武裝怎麼對抗敵人的艦炮?再說,不會有更多的國家參與圍剿這些部隊嗎?」

左伯陽還是沒有明白董庫的意思。

按他的想法來說,軍艦的艦炮將會威脅到島上的武裝,那些沒有足夠防空和岸防的武裝怎麼對抗軍艦?

董庫自信的說道:「組建起武裝,驅逐管理的武裝,宣布獨立,他國就沒法插手,美國也不敢貿然出兵去攻打。那會給他們樹敵,不符合他們資本利益先去的宗旨,只有日本會做出攻打島嶼搶奪資源的動作,他們缺少燃油。」

「而組建的部隊在成功的戰勝當地武裝后,將部隊分散。幾十人為單位散落在各處,進行游擊戰,偷襲狙殺,就算敵人登島作戰,也難以肅清小股的部隊,拖久了。他們拖不起,最後只能是暫時放棄這些殖民地,專心對付歐洲戰場。」

「我們在歐洲加大力度,讓戰爭快速升溫,讓那些國家抽不出身來,岸防炮就有時間慢慢的支上了。等防禦穩妥。別說戰艦了,他們什麼也別想攻上這些島嶼。」

看到左伯陽若有所思,董庫繼續說道:「至於美國和日本,我們來平衡他們的戰鬥力,日本弱了,就擊沉幾艘美**艦,反之。fqxsw.com就打沉日本幾艘,目前我們的潛艇可以實施潛射,魚雷速度可以達到四十節,並有磁力引導裝置,就算聲吶也躲避不了,雖然不是精確制導,但目前各國的水平還擋不住魚雷的轟擊。另外,進攻這些島嶼的敵人如果戰艦太多,我們就用水雷炸沉他們,不過不能讓他們知道太平洋還有一支水上力量。魚雷盡量少用。」

董庫說的讓左伯陽眼前一亮。他不知道潛艇的實際能力,但他知道陸路上先遣軍的戰鬥力已經遠遠的拉下了他國,要是利用本土的華人組建武裝,三個月的訓練,最多半年。他們就有了足夠的戰鬥力。在陸地上,就算敵人進攻,也難以逃脫遠距離不斷的襲殺,而艦炮,不跟軍艦爭奪港口,軍艦就沒有用。

「隊長,這個辦法不錯,省去了運兵的麻煩,只要上島三五十人即可,運送槍支彈藥,潛艇就可以辦了。到時候華人宣布獨立,我們也就堂而皇之的登島了,撕破臉皮也不用怕了。」

說完,他又想起一事,笑道:「隊長,你怎麼想到的,這個游擊戰的策略真不錯,我們的部隊打散了,不跟敵人硬拼的話,不說無敵,也難有人對抗。」

「哈哈!」

董庫小有得意,難得在作戰策略上勝過已經掌握現代戰爭意識的左伯陽,但他知道,這不過是抄襲罷了。

笑罷,他沒有解釋,「這裡最主要的是去做工作,要讓那裡的華人團結起來,有跟敵人作戰的決心,守護自己家園的信念,只是要犧牲一些華人了。」

左伯陽一頓,他明白了董庫的意思,就是用血粼粼的事實,讓華人自危,進而站出來保衛自己的利益。

他對這個渾然不在意,他比董庫冷血,他知道王朝更替,死傷再說難免,關鍵的是多死和少死的關係。

「隊長,這個還要讓暗堂去,暗堂在哈爾濱跟著劉蒼浩他們五個學會了不少做工作的套路,他們雖然是江湖人,但也不會出現背叛,而且還更容易跟當地華人打成一片。」

「恩。」

董庫點點頭道:「他們去可以,有些地方還有他們的基礎,口號就一個,所站土地皆為國土!誓死保衛家園!」

「所站之地皆為國土,好!」

左伯陽贊了個,這話提氣,沒有侵略的味道。

方向確定,董庫看完五號手裡的電文,開始一道道的下著命令。

他決定逼迫日軍打上馬六甲,讓日軍吸引歐洲的火力,自己趁機佔領一些節點,並在澳大利亞紮根,秘密組建部隊,隨時準備奪取澳大利亞。

給柳敗城下令,讓他安排人手分流到新幾內亞和索羅門群島,以及周邊群島,並在澳大利亞著重的發展華人勢力。蘇拉威西島也在這之內,呂宋同樣,雖然呂宋在美國控制之下,華人的數量還是不少,就算排華法案,這裡的華人也沒有全部離去,依舊煎熬著。

坤甸所在的婆羅洲就不比了,讓邵胖加大力度,隨之準備以當地人蘭芳國羅家的後裔為名佔領全島,宣布獨立。新加坡那裡的華人因港口的關係最多,包括吉隆坡,在南洋來說,華人數量目前算是最大的。

馬六甲那裡包括蘇門答臘那裡董庫讓柳敗城組建勢力,但不要露出武裝,只要日本人不搞屠殺,就先安穩的在那等待。

同時命令邵胖開始轉移馬來西亞的工廠到坤甸,廠區地址留著,包括自己在那的青霉素生產廠,主要設備精密儀器都開始轉移,在十天內完成大部分的轉移,離開那裡,避免戰火毀了自己的心血。

給柳敗城和曬胖下完了令,董庫跟左伯陽商量了下,擬定了西征的路線,隨之,董庫給孫濤發去電文,讓孫濤的大軍一份為三,曲軍剛跟著中島今朝吾向南推移,佔領日軍所攻打下來的地方,但不要推進太快,並只佔領越南區域,在海岸線上能靠近海岸的位置架設遠程火炮和高射炮陣地,將日軍驅離越南向柬埔寨運動,最終進入泰國,向馬六甲方向進攻。

另一路依舊執行進攻曼德勒的計劃,並將岡村寧次趕向太過,最終讓走投無路的日軍打下他國,順著陸路一直打進馬來西亞。然後堵住那裡,讓日本人在那發展一段時間。

另一路進攻密支那,進入印度,將日軍趕向西部巴基斯坦,佔領整個印度,並跟杜尚別那裡的狗蛋聯通,先建立空中聯繫,確保補給跟上。

董庫也想明白了,既然要大幹,就徹底點,至於國內什麼時間局勢穩定跟他沒關係,他趁著這會局勢混亂,抓緊爭取最大的利益。

這些命令下完,他計算了下兵力,又給朝鮮的順子發電,留守六個師,帶著朝鮮徵召的當地部隊進入遼寧,借道山海關,直奔海南,從越南離境,大軍全部運動到境外。同時,繼續徵召士兵,為即將全面的大戰準備預備役,徵召數量不限。讓海參崴那裡為朝鮮有可能遭到進攻+做出支援。

命令防守烏拉爾河的狗蛋調集大軍,向烏拉爾河運動,在哪裡進行軍事演習,讓新兵全部過去,給蘇俄造成進攻的壓迫。

左伯陽看著董庫畫出的態勢圖,心裡真的很是佩服。這個態勢圖不但將蘇俄和英國法國都包括在內了,還有荷蘭,葡萄牙,以及澳大利亞都囊其中。關島,威克島,中途島一條重重的紅線連到夏威夷,並標註了古巴。

等董庫的命令下完,左伯陽笑著說道:「隊長,你這是不動則已,一動驚人啊。這麼多國家,不會陷入被動?」

董庫會都笑了笑:「太平洋本來就是多國在切分蛋糕,不將他們驅趕出去,我們怎麼可能控制太平洋呢?但這個布局一年內恐怕難以見成效,還要看歐洲戰場的情況,還有,要儘快讓日本注意力轉移,否則他們始終惦記報仇就麻煩了。」

「你不是說讓日本和美國戰鬥嗎?這不就轉移注意力了?」

董庫搖了搖頭,「決定戰爭的還是日本人自己,他們現在沒有出動軍艦去越南支援,原因就是擔心美國和馬六甲那裡的英軍聯手,那樣他們的海軍力量不足以抗衡,等大軍進入馬來西亞戰鬥的時候,日本人會做出選擇,佔領馬六甲。在這之前,他們就必須和美國開戰,掌握了太平洋戰場的主動和霸主地位,他們才會出動軍艦進攻馬六甲和呂宋。」

說道這,董庫微笑著說道:「這些都不著急,現在是丹麥淪陷,挪威也就這兩天就會投降,荷蘭馬上要被德國攻擊,我們的夜鷹計劃可以實施了,讓德國的戰火燒的更猛烈一些,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 左伯陽是知道巴黎和倫敦的事情的,他聽完笑了:「隊長,你這是搶了哈爾濱日本銀行后剎不住車了啊,又是租界緊隨其後,這還要搶出國門,還說邢遠是土匪頭子,你比邢遠可是厲害的多了。」

「不搶拿什麼養活這些部隊……」

董庫無奈狀的攤攤手。

他的裝窮左伯陽卻心知肚明,要說搶海爾濱的日本銀行那時候缺錢是真的,所有產業都在起步階段,部隊的開銷還沒有來源,可槍租界就已經不缺錢了,邵胖那裡開始了盈餘,部隊的開銷根本就用不了。他從董庫在租界里收古董禮物就已經看出了,董庫收了后並不把玩,根本不是喜歡,而就是為了收。這回搶巴黎也是同樣,目標居然是那裡的博物館,銀行反倒次之,想來就是為了搶那裡的文物吧。

他不知道董庫為何有這個情結,但他理解,這些瑰寶被列強掠走,董庫此時做的只是收回的動作而已。

「隊長,那裡是國家儲備金,水姑娘的銀行開業在即,是不是可以……」

「儲備金?」

董庫眼睛一亮。他明白了左伯陽的意思,搶了法國和英國的銀行儲備,那將是一場災難,他們的紙幣就沒有人要了,這仗不用打,法國和英國也繼續不下去了。

「五號,給水玲瓏發電!」

明白過來,董庫哪裡會讓戰爭這麼快結束?但放棄搶劫計劃是不可以的,只有接下來再進一步的跟進,補充完善計劃,用開業的歐亞發展銀行來堵上英國和法國的金融窟窿。

又給邵胖發電,讓早就潛入南非和北非等地開礦的抽出人員,堵截南非英國人掠奪的黃金。全部拿下,掐斷他的黃金來源。

發完電文,董庫看了眼左伯陽搖頭道:「你哪裡像高人?想出的主意簡直是惡毒無比,哈哈!」

對於董庫的評價,左伯陽聳聳肩,不置可否。在他看來。董庫這是釜底抽薪,更加惡毒。

不過,他更認為戰爭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什麼惡毒不惡毒的,只要不惹天怒,一切都是小事。

事情果然如董庫預料,第二天,挪威就宣布投降,被德國佔領。而德軍。迅速西進,直撲荷蘭,並出動大軍牽制馬其諾防線那裡的法軍主力,大戰,最多兩天後就會爆發。

水玲瓏原本計劃要在一周后開業,接到董庫電文,在第二天就宣布了銀行開業,敞開了一直緊閉的大門。開始了銀行業務,並做好了要給董庫計劃補窟窿的想法。

此時。德國進攻荷蘭的動作還沒有被英法聯軍發現,法國的精銳大軍在馬其諾防線防線那裡也沒有調動兵力去比利時,這一切,倒是跟上一時空的進展極為的違和,只是速度夠快,快到讓所有人都目不暇接。

帕里奇諾凌晨就接到了鐵羅漢的電話。動身趕往了普勞厄島。在不到中午的時候,趕到了已經戒備森嚴的普勞厄島。

當他在島上那個直徑僅有兩公里左右的小山谷里見到兩個巨大飛機主體,以及旁邊堆積的機翼等,他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至於那兩輛裝甲車和兩輛跟他們生產的虎式一模一樣的坦克,他根本就直接無視了。

雖說坦克的重量也56噸。可相對長近三十米的飛機主體來說,重量已經不是問日了。

那麼龐大的東西他們怎麼運來的?

但他沒有看到周圍有什麼起降的痕迹,雖然地面雜草已經清除,並鋪上了細石子壓實,但絕對無法起降大型的運輸機。再說,什麼運輸機能夠運送如此巨大的機體?

鐵羅漢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直接說道:「帕里奇諾先生,這是我們合作繼續的理由,為此,我們沒有開著飛機來,而是運來的,就是讓貴國看到我們的承諾會實現,保證這條補給線的暢通。」

「這簡直是不敢相信,你們居然有這麼強悍的運輸能力!」

帕里奇諾一點也不掩飾吃驚。

「帕里奇諾先生,為了運輸方便和起吊的麻煩,我們已經墊好了底下,只要卡車鑽進去,就可以運出島外,另外,您只有一天時間組裝,那個馬爾肖的機場我看過,勉強可以起飛,降落則必須是柏林或者漢堡那裡的大型機場。明天晚上,我希望能夠看到空襲,而這架改型的飛機將跟隨你們的斯圖卡,進行轟炸,帶上你們的技術人員,可以帶三名,其他的我將會派先遣軍的飛行員協助,他們已經來了。您知道的,我們沒有戰士。」

「鐵先生,您真是太仁慈了,連飛行員都替我們準備了!」

帕里奇諾那裡還有任何的想法?他急忙下令讓跟隨的副手聯繫馬爾肖那裡準備好的運輸隊,趕來這裡將坦克,裝甲車還有部分的炸彈,當然,最關鍵的是這架龐大的飛機運走。

在飛機抵達了馬爾肖,鐵羅漢隨行的人員在戒嚴了機場后快速的組裝飛機,將這架改型的斯圖卡,仿造b29部分的戰略轟炸機連夜組裝,爭取天亮可以升空測試,適應幾次起降后,參與明天晚上的轟炸,讓德國看到什麼叫戰略轟炸機。

德國在上一時空的空中力量就薄弱,雖然技術領先,理念更是超前,但因為燃油的關係,和機場大多被摧毀,導致喪失了制空權,空軍湮滅在了盟軍的空中力量中。

他們在開戰很久以後才有的改型斯圖卡,但也只是加大了載重,可攜帶一千八百公斤重量的炸彈而已,哪裡能跟這個航程在四千五百公里以上,可攜帶重量達到將近九噸的大型轟炸機可比?

這其實是董庫不斷改型研製的轟炸機,但對日作戰一直沒有機會使用,日軍地面都擋不住,沒有必要浪費燃油和炸彈,這也導致不斷改進的飛機從三千多公里的續航能力達到了現在超過了四千五百公里的水平,卻沒有投過一枚實彈在戰場上。

原本董庫準備給德國改進型的斯圖卡。一架可載重兩千四百公斤,航程一千二百公里的測試飛機呢,後來決定將自己就要用不到的這個機型,用斯圖卡改裝的說法,賣給德國。當然,生產的四十六架試驗用的飛機。德國要全部買單,然後定製五百架,將會獲得這架飛機的技術。

董庫非常清楚,德國空中力量薄弱,海上力量薄弱。他在海上力量不支持德國,避免到最後控制不住,但空中力量他會不遺餘力的,而且,他有絕對的把握在對方即將失控的時候給予雷霆一擊。保證德國不至於屠戮世界。

這款戰略轟炸機還沒有定型,它結合了b17和b29的各自優點,航速快,航程遠,載重達到九噸,是德國最缺的戰略水平轟炸機。德國偏重圖斯卡,讓這種戰略轟炸機沒有了發展空間,但董庫知道。德國缺少這種遠程的戰略轟炸機,尤其是在有了航程三千公里的火烈鳥。也就是零式的護航,德國更加需要具有遠程打擊能力的戰略轟炸機。

他讓這款目前領先世界所有國家的大型轟炸機出現在德國,就是讓德國在開戰後保持空中優勢,壓倒英法,讓他們進攻更急雞婆,讓周邊的國家快速投入到德國的懷抱。改變二戰以多打少的局面。

至於飛機上的雷達和通訊系統,他讓技術部門裝上了現在各國已經在使用的那種步話機,明碼呼叫系統。

飛機上的機關炮採用25口徑的,外帶機頂和機尾各自攜帶著德國自己的重機槍,只是略加改進。讓槍管的耐熱和散熱更加合理,能夠長時間射擊。

老希在得知武器公司居然運來了三十餘米機體的巨型飛機,同樣吃驚不小。這不是說明如果對方想轟炸自己,自己還不知道嗎?

知道這事的幾個心腹將官也都暗自心驚。對方有這麼大的投送能力不說,還悄無聲息。這份能力帝國是沒有。最關鍵的是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武器公司生產基地,研發基地在什麼地方,這是最可怕的。

但他們也都明白了一點,武器公司顯然是全力支持他們,並且以打擊英法為目的。這也是老希為何開戰後,沒有跟日本簽署攻守同盟協約的原因。老希不希望因為先遣軍的關係,得罪了武器公司。這會,更是不能了。

對方造出來的坦克質量不比帝國查,甚至在細節上更好,有隱形牽引掛鉤和鋼索,有煙霧投擲器,有空氣過濾系統和增加了護裙。這些,都是帝國坦克不具備的。

那兩輛裝甲車也比現有的蠢笨鐵甲車強,尤其是上面的高射機槍,增加了防空的係數。

這些都說明,對方拿出了足夠的誠意,在實實在在的跟帝國做生意,也是在幫助帝國。

至於價錢,虎式僅收帝國23萬馬克,相比自己的成本還要低上兩萬馬克。這個更加說明,對方沒有在賺帝國的錢,甚至有保本賠錢的架勢。

其實,虎式在蒙古生產,成本就19萬馬克,便宜的原因這是因為冶鍊成本降低,一些物資的成本低於德國的原因。賣給老希23萬馬克,董庫還有三萬以上的盈餘呢。

董庫的策略顯然是要壟斷老希手裡虎式生產的全部,讓老希轉而全部訂購自己的,讓自己的生產線能夠全部動起來,專門幾個廠子生產虎式。

基於這點,老希接到帕里奇諾彙報,說武器公司要明天晚上轟炸巴黎,老希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並開始著手調集飛機趕往就近的機場。這時,他還沒有意識到行距的尷尬,斯圖卡雖然空載3900公斤,可惜巡航半徑僅有四百多公里,為此,就不得不拋棄炸彈,攜帶副油箱來增加航程。(未完待續。。) 古巴那裡,托雷幸運的度過了十一天,成功打撈了三艘沉船,獲得的黃金珠寶不計數,具體數量無法統計,總之,他五千噸的貨輪裝的差不多了。在確定打撈位置沒有遺漏,他發電給了董庫。

董庫接到電文,下令他走巴拿馬運河,外帶補給船,直奔坤甸。在巴拿馬西面的海域,他已經安排了六艘潛艇等待接應。

這筆財富到手,讓董庫的心更加踏實。他掌握著三千噸開外的黃金,他有把握打一場真正的消耗戰。況且還有德國和英國這些消費者,只要搞定美國,讓他們的物資無法輸送,自己的壟斷地位將會讓財富源源不斷。所查的就是那些工廠,要提前做準備,要做好擴充部隊,保衛廠區的工作。

加斯特那裡的公司已經開始建立,在這些州里,包括夏威夷和阿拉斯加都在內,找了幾十個美國的閑散人員,當然,他是不會露面的,他只是最終收穫黃金和美元就可以了。

這一夜過的極為安靜,德國那裡,加班趕工的技術人員將這架命名為空中客車的轟炸機組裝完畢,在天亮后開始試飛,並成功的起飛,在柏林的軍用機場著陸,隨之測試了各項,起落了十幾次,在天黑前,完成了投彈的實驗,並裝載好了炸彈,帶著三架護航的火烈鳥,等待起飛的命令。

老希並不看好這架龐然大物,他不認為這架大型轟炸機能比巴圖卡好,巴圖卡的表現太優異了,所以,他才下馬了那些大型水平轟炸機的研究。

但今晚這架飛機要參加轟炸,他也只當做武器公司測試而已。並沒有太在意,但還是派了兩名技術人員隨機。

隨著夜幕的降臨,一架架飛機騰空而起,他們編隊集結,向著目標巴黎飛去。

帶隊的哈德斯?特納幾道的命令是儘可能的保護這架客串的大型轟炸機。讓其在編隊中間行進。

可他的編隊剛剛集結,卻發現那架龐然大物已經飛在前面,而且其速度居然跟火烈鳥近似,最大巡航速度都沒有被落下,一小時要三百多公里,並沒有想象中的拖後腿。

看到那龐然大物在夜幕中隱約的身影。特納沒有強制命令這個大傢伙回到編隊中間,就任由他帶隊了。他沒有命令這架飛機的權利,同是也很想知道這個大傢伙有什麼出色的表現。

機群跟著這架龐然大物,筆直的飛向了巴黎。巴圖卡只有四百多公里的作戰半徑,加上他們攜帶的副油箱,將將能夠轟炸巴黎直線返回。連空中格鬥都安逸持續太久,所以,他們不得不直線飛行,跨過盧森堡,直撲巴黎。

轟炸機上,前面的駕駛艙是分離的,飛行員帶著耳麥沿途跟引導的人員聯繫。一點沒有浪費路程,讓後面投彈倉位置的兩名德國技術人員盯著新式的電子定位儀,一陣的震撼。這架飛機居然能夠直奔目標,定位儀也比斯圖卡上裝的更加先進。

眼見距離巴黎越來越近,打頭的空中列車發出了信號,距離目標不足五十公里,做好作戰準備。

特納很鬱悶,前面這傢伙居然做出了指揮領隊的動作,但他通過定位儀卻無法測定距離巴黎精準的距離,也不由得一陣氣餒。沒有跟前面的大傢伙爭執,下令機群做好準備。

就在這時,前面的打擊或突然加速,眼看著帶著急速飛行的三架火烈鳥就離開了視線,但航燈卻依舊開著。並開始爬升,從六千米直奔更高處,漸漸的消失。

特納這一刻更加鬱悶了。這是來轟炸嗎?這還能找到目標嗎?他們是俯衝轟炸,實在想象不出高空轟炸有什麼精準度。

加速的空中客車沒有理會後面,他要給俯衝轟炸機指明方向,要給地面留下標記,他帶著四枚燃燒彈呢,完全可以給後面的轟炸機照明。

巴黎城內,下水道里,一個個身影靜靜的潛伏,就等著轟炸的開始。當然,轟炸區域絕對不能在他們這一片,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杜飛聽著引導員的彙報,知道最多十分鐘飛機就會來臨,遂下令準備釋放信號撤離。

九千米,下面聽到聲音並不是很大,這時候還不是噴氣式飛機的時代,但也能夠讓敵人知道,再說,還有聽音機這個玩意呢。

就在吧里防空的部隊聽到了飛機的聲音,巴黎剛剛響起警報,城市瞬間陷入黑暗,燈火管制開始的時候,突然,轟的一聲爆炸,在塞納河不遠的戰神廣場響起,緊接著伸著這一流線爆出四團火光,火焰騰起數米,照亮了周圍的黑暗。

「發現目標!」

「鎖定目標!」

「偏南五度!」

「投彈準備!」

一聲聲的喊聲在空中客車裡響起,隨即觀測員就鎖定了目標,給出了航向。

龐大的飛機略微轉向,在突起爆炸造成的慌亂中,投下了第一枚燃燒彈,隨即,第二枚,第三枚,一直到戰神廣場。

此時,巴黎已經亂套,呼叫飛機起飛攔截的喊聲,呼叫防空炮開啟的喊聲,但探照燈卻沒有支上,他們還僥倖的希望能夠滅掉那幾堆火焰,讓敵人找不到目標。畢竟還沒有俯衝轟炸,而且飛機的數量似乎也不多。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震驚了巴黎,爆炸聲中天空中立時明亮,火光照亮了周圍的一切,照亮了黑暗中的巴黎城。

「那是什麼?!!」

「上帝啊!那是什麼在燃燒?!!」

一聲聲的驚呼讓所有人的動作聽力下來,看著遠處天空的火紅撲落而下。他們那裡見過燃燒彈?那巨大的火雲帶給了所有人震撼。

二三十米,只是眨眼的功夫,火雲就角落了地面,而下面卻正是巴黎的空軍機場。

鋪天蓋地的火焰么落地后瞬間烈烈燃燒,那些奔跑向飛機的飛行員一個個凄慘的嚎叫著。拚命扑打身上的火焰。

可越是扑打,火焰越是燃燒面積加大,短短數秒,那些人就倒在了地上,或者飛機旁。跟飛機一起烈烈的燃燒起來。

轟!

一聲巨響,在遠處優勢一團火光從天而降的一刻,在飛機場響起,緊接著活吞翻滾而起,沖向了高空,隨之。轟轟的巨響接連不斷,短短的分八鍾,飛機場就被火焰包裹,猛烈燃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