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遇上了德軍方面的裝甲戰車,法軍除了後退就只能是後退。他們的炮兵部隊雖說可以給德軍裝甲部隊帶來很大的危害。可德國人也不是傻子,對於小豆丁這種坦克研究了那麼多年,其中的優缺點也早已了如指掌。

明知道小豆丁的裝甲方面是弱點,德國人自然不會傻的站在那裡不動的讓你打。戰爭伊始,德國人便依靠小豆丁那奇快的速度,帶領著一批批的步兵單位,迅速的沖入法軍防線陣地,與法軍部隊進行混戰。使法軍炮兵成為啞巴,即使想開炮,也找不到合適的角度以及開炮的理由。

當然,這種粘人的戰法,自然來自於中國教官們之手,起初德國人對於裝甲部隊一竅不通,除了羨慕它那強大的威力以及優異的性能之外,剩下的便全是不解。對於坦克的使用,甚至開動都不清楚。不過還好,花費巨額代價請來的中國教官,並沒有讓他們失望。

德國人一向是個虛心受教的民族,對於十多年前,他們曾經出任清朝北洋陸軍教官一事隻字不提,更是沒有因此而表現的看不起人。恰恰相反,在訓練當中,更多的德國士兵是鼓足了力氣,全身心的投入到訓練當中。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中國教官們告訴了他們小豆丁的弱點以及優勢,還有最合適的打法以及最佳的兵種搭配。

小豆丁在衝鋒的時候,身旁最好

跟有一定數量的步兵,所謂的步坦聯合作戰,主要是為了保護敵人對坦克履帶造成傷害,同時這樣也可以增加作戰的能力。第二,小豆丁在重逢的時候,如果對面有集群炮兵,或者大口徑火炮的話,那麼己方身後,也必須有集群炮兵在掩護,否則小豆丁在衝鋒的過程當中,將會有很大的損失。

德國人雖然好學,虛心求教的心理也值得令人欽佩,可德國人那鑽牛角尖的性子,剛開始的時候倒還真的讓那些中國教官們有些適應不過來。告訴他們了最佳的組合以及辦法,德國人便拿著這個組合,然後在模擬著搞出各種其他的組合,測驗他們的戰場綜合能力。不過還好德國人雖然喜歡鑽牛角尖子,做事也比較一根筋,但他們在經過了各種測驗之後,也紛紛對著中國教官們豎起了大拇指。

起初王林還想著到底要不要教的詳細一些,或者模模糊糊的,你不能說我沒教,只能說明你們的士兵太笨,沒有掌握到精髓。可後來一想,還是算了吧,只要把小豆丁賣給了德國人,依靠的國人那股不屈不撓的性子,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知道這套最普通的打法的,與其以後讓德國人暗暗的防著自己,倒還不如直接大方一些,將這些過不了多久就不是秘密的戰法告訴他們,至少還能讓他們在心中對自己起到一些感激的作用。

「皇

上,剛剛傳來的消息,德軍攻克了法國重鎮梅斯」楊志平拿著手中的電報,快速的彙報著,但是他卻不知道王林要知道德國方面的消息做什麼?

九月十七日上午,依靠著步坦聯合作戰為基礎的德軍部隊,在開戰後的幾個小時內,便完全攻克了法國重鎮梅斯,而德國的這一舉動,實際上去偏離了原定的計劃任務地點。這隻不過是德國人想要試驗一下步坦聯合作戰的真實威力。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沒有經過自己親自實戰的演練,德國人還是對這套戰法感覺到有些不太信任。

在攻克了梅斯之後,德**界很顯然的對這一戰法很是滿意,梅斯雖說駐守法軍不算太多,但前去攻打的德軍部隊也不是很多。至少相比起另外一個主戰場,凡爾登方向的要少的太多太多。前去攻打梅斯的德軍,在完成任務之後,將會按照原定的計劃,從東面或者迂迴到凡爾登後方,直壓凡爾登,給予法軍最大的壓力。

當然,這些只不過是王林一人的猜測罷了。至於凡爾登這點,歷史上的一戰絞肉機,王林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而且根據法國方面的諜報人員彙報稱,法軍的確在凡爾登布下重兵,而且已經構建了完備的防禦工事。

由此王林可以很隨意的想象到,一旦德軍在損失較小的情況下突破了凡爾登,並且給法軍造成了極

大的傷害之後,那麼在一段時間內,德軍在法國境內將不會在遇到什麼強烈的抵抗。或者說再也不會有什麼大規模的戰事。如果德國人運氣好的話,能夠迅速的推進,並且在短時間內佔領整個法國,那麼或許法國,將會成為開戰以來第一個被滅的國家。

而現時代的德國,與歷史上一戰時期的德國也有所不同,因為王林得到來,中華帝國意外的崛起,讓德**隊也或多或少的有了些改變。歷史上的德軍,在進行凡爾登戰役的時候之所以傷亡慘重。其一是因為德軍的戰法問題,在面對重火力的時候,德軍依然採用古老的集群衝鋒,這讓法國人的重機槍以及火炮佔盡了優勢,德國人也就只能拿人命去填補戰爭的空缺。

在中華帝國意外的崛起的影響之下,再加上意外的購買了中華帝國的坦克,和聘請了中國的教官,從中感覺到,未來戰爭已經不再適合採用集群戰術了。因此德國人雖然一時間難以徹底的改變他們原有的戰法,但是他們也有意的去慢慢的改變,至少在相對應的時候,他們的指揮官還是會採取其他的進攻方法的。因此在王林看來,這場凡爾登戰役,被稱為絞肉機是肯定的,但問題是,這裡面將會是德國人一股腦的屠殺。

有了坦克的助陣,再加上步坦聯合,擁有眾多機槍火炮的德軍部隊,將會一改

歷史,成為這場戰役的最大勝利者。

「恩,德國人倒是挺迅速的,朝鮮那邊情況進行的怎麼樣了?」王林輕輕的嘆了口氣,遠在歐洲的戰事,王林雖說很關心它的進展,但是相比起家門口的戰爭,這才是王林目前的重中之重。

「朝鮮那邊的戰事也差不多將要進行完畢,目前我們的部隊正在全力的清掃殘餘在各地的日軍殘部,另外朝鮮國王李熙,目前正在積極的籌備復國事宜,龍將軍正在與李熙商談一些事情,至於具體的進展,龍將軍還沒有回復。」楊志平小心翼翼的回答著王林的問題,這些年來一直就這麼跟隨著王林,楊志平的思想也逐漸的得到了渲染,更何況領導人的思路,都是跳躍的非常快的。

「李熙」王林暗暗的念叨著。

對於李熙這個人,王林其實也並不算太陌生,他的皇位來的本來就不是多麼的正統,後來經過了數十年的努力,終於鞏固了自己的政權,卻不料被一個閔妃徹底的顛覆了政權,而這個時候,閔妃,也就是後來的明成皇后,也不過才二十三歲。直至前些年閔妃被日本人殺死之後,李熙這才逐漸的收回了大權,再一次的成為了朝鮮的實權國王。不過此時的朝鮮卻不在叫朝鮮,而是名為大韓帝國。

這一次李熙如此賣力的想要重組大韓帝國,想必也是下足了血本,只是

不知道這一次,李熙到底又會開出什麼樣的價碼呢?要知道,王林的預想,也不只是恢復之前宗主國的身份,還有更多的要求在這裡面。

「告訴龍宇暉,我們的條件,一步也不許讓,如果李熙不同意,我們就強行控制整個朝鮮,並且扶植起另外一個國王,徹底廢了李熙。」王林冷笑一聲。

楊志平明白的點點頭,旋即迅速的轉身離去。

朝鮮,開城。這個朝鮮王國的首都。

李熙正坐在談判桌上,臉色有些難堪的思索著,而他的面前,坐著的是來自於中國的一名將軍,也是解放了整個大韓帝國的將軍,龍宇暉。此時李熙正在為龍宇暉所提出的條件而感到為難,而龍宇暉,卻絲毫不理會李熙的難處,一步也不肯退讓。

在面對日本人的時候,李熙則表現的更加軟弱不堪,有怒不敢言,最終只能忍氣吞聲的咽在肚子里。後來中國人來了,打敗了日本人,這才讓李熙稍微平靜了一些,無論前清還是現在的中華帝國,這些都是無所謂的,李熙也不願去深究什麼。李熙在乎的,只是他的朝鮮王朝,前清的覆滅,但後來居上的中華帝國卻取代了前清的地位。

再一次的成為中華帝國的附屬國,這其實也沒什麼不妥的,而且中華帝國也正在日益的強大起來,逐漸的趕超了英、法、德等國,在未來的歷史上

,中華帝國一定會佔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那麼跟在他們身後的大韓帝國,也自然會沾到一些運氣,可是這中國人的條件,也的確是讓李熙有些過於難辦。

不僅僅要撤銷大韓帝國的稱號,重組朝鮮王國,並且在國名上,也要加上中屬兩個字,這在這個世界上,這個國名無疑是在時時刻刻的告訴著世人,我們是別人的奴才,一輩子都是奴才。這讓李熙情何以堪?而且最讓李熙不能接受的是,他這個剛做了九年左右的皇帝,將要再一次的淪落為國王,雖說擁有朝鮮本地的行政權,但朝鮮本國卻不得擁有除了編製警察以外的任何武裝部隊。沒有部隊的國家,這意味著什麼?即使李熙平日里出個門,也沒有一個國王的氣質,更別提什麼儀仗隊什麼的了。

朝鮮的安全問題,也將會由中華帝國來負責,而且中華帝國,也將會常年駐兵於朝鮮。這哪裡是附屬國?明明是他們自己的國家,比殖民地還殖民地。中國人提出這麼一種條件,李熙自然是不會同意的。可是誰也沒有料到的是,龍宇暉竟然威脅他,稱如果不同意中華帝國的要求,他們將會另外扶植起一位新的國王,反正朝鮮有這麼多人,願意當這個國王的數不勝數,有我們中華帝國的保護,誰也別想威脅到他。

龍宇暉此話一出,仍然抱著殊死一搏心態的李熙,

10/11

再也忍不住了。龍宇暉說的話他很清楚,身為前清那麼多年的附屬國,對於中國人想要的東西,李熙更是在為清楚不過,可怎麼就到了中華帝國這裡,就行不通了呢?他們的咄咄逼人,根本就沒有一絲泱泱大國的樣子。簡直就像極了一個小人,而且還是真小人。

「有一些小事情是可以在以後慢慢商量的,畢竟你還是一國之王,應有的待遇什麼的,我們也不會剝奪走的。」龍宇暉知道李熙在想什麼,要人家一堂堂國王,身邊沒幾個拿槍的人保護著,別說李熙了,就連龍宇暉也覺得有些過於不要臉,而且王林也沒有說不允許朝鮮國王身邊有親衛,大不了給他限定一個數字就好了。

不過龍宇暉還是決定,在逼他一次。「好了,時間不多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沒有精力跟你耗費在這裡,同意了咱們就按照合約向下進行,不同意我們就立即重新找人,你好歹給句話」

「同意,我同意」

11/11。

更多到,地址 雷正陽與西門媚姿躺在床上,兩人衣衫不解,沒有人說話,只是享受著這種無聲勝有聲的清靜與心靈的相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已經黑了,西門媚姿卻是側了身來,玉臂枕著頭看著閉眸的雷正陽,她知道,他並沒有睡著。

「正陽,對不起了,今天人家做得不對了,你不要生氣。」

「正陽,人家也是想你對我多一些關愛嘛,至少要與別人不一樣嘛,好不好,人家以後不敢了,若你還生氣,就多打我幾下吧,打哪裡都行,我絕對不會反抗。」

聲音又變味了,這會兒不拿出媚惑,怕是誘惑不到這個男人,今天西門媚姿是故意這麼做的,她就要讓南宮家與北家知道,她與雷正陽關係不一般,要讓他們知道,龍主對她有多麼寵愛。

雖然雷正陽只是拍了她屁股一巴掌,但是她知道,雷正陽早就已經明白了她的心思,只是這會兒他的沉默,讓她心裡覺得不妥。

雷正陽睜開了眼睛,他當然知道這個女人是產生了危機感,生怕她這個龍主被人搶走,以前三大家族棄,是因為捨不得家族的權力,但是現在被魔獄一頓子掃蕩,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這會兒卻是開始注意龍主的存在了,知道雷正陽可以重新帶給他們榮耀,他們怕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所以在此之前,她必須牢牢的抓住他的心,就算不為了西門家,光為了自己,她也要這麼做。

「還敢說,你這女人欠教訓么?」

「是,是,我是欠教訓,正陽,要不要我脫了衣服,讓我狠狠的我。」

雷正陽翻了翻白眼,手已經伸了過去,從她的衣裙間探了進去,衣裙很古樸,但是裙下卻也只有一件褻衣,這褻衣還是從都市裡帶來的,不得不說,女人還真是獨特,遠遠的從都市回來,竟然就帶著這種貼身的衣物。

大腿修長暖熱,滑膩的肌膚特別的清爽,西門媚姿臉一紅,輕聲的叫道:「別摸啊!」

雷正陽瞪了她一眼,喝道:「你不是說聽話的,怎麼出而反爾了,不許動。」

被雷正陽一叫,女人不動了,但是身體卻是綳得老緊,緊張得不得了,說道:「正陽,人家難受嘛,你想摸,就要了媚姿吧,媚姿願意的。」

雷正陽嘆了口氣,說道:「媚姿,我又不是草木,當然知道你的心思,你現在廢脈重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潛修,不然就永遠沒有機會再提升了,我可是知道,你其實是大師姐,不是小師妹,看你裝嫩裝得,都差點被你騙了,我真的不想你分心。」

西門媚姿怒眸瞪著,說道:「本小姐雖然年紀大了一些,但還不為了等你這壞人,都是你害的,你還敢說,你摸摸,我這大腿,我這胸脯,哪一樣比別人差了,再說了,人家練了媚功,好處多著呢,正陽,要了我吧,你一定不會後悔的。」

雷正陽的手又往前伸了一點,正中女人的要害,西門媚姿臉紅如火,說道:「你這壞人,幹嘛光用手,也不知道人家多難受,還有你與落雁妹妹在一起的時候,聲音傳得老大,人家也想的嘛!」

西門媚姿都已經二十七八了,像她這樣的女人,早在十年之前,就可以嫁人了,只是西門家只有她一個女兒,一直未曾嫁配,等啊等,就落到今日的處境,成了老妖婆,每每看到那些情侶,成雙成對的,她當然會羨慕的。

現在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而且這個人對西門家無比重要,不論是從西門家還是她本人來說,這個男人都不容失去。

雷正陽微一用力,手已經直接伸到了她的**上,重重的抓捏著,說道:「你真的不後悔,你要知道,我不可能一直呆在古武界,都市才是我的家鄉。」

「後悔,你這壞人,手都伸到哪裡去了,你可不能把人家當成隨便的女人,若不是喜歡你,能讓你這般的使壞么,你說說,除了你那最後一步,人家哪裡你沒有碰過,還說後悔,你是不是太沒有良心了。」

語氣一轉,說道:「正陽,我真的下定決心了,媚姿愛上你了,這一生都不會再喜歡別的男人,我不強求你每天與我守在一起,但你要時不時的來看看我嘛,對了,你是神龍,可以創立天地,不如在虛空中修一條直徑,就放在西門家後院,人家想看你,隨時都可以去。」

西門媚姿說著,手已經伸出,開始解開雷正陽的衣衫了,玉手在那厚實的胸膛上撫摸著,眼裡閃動著火熱的激**望光芒,她雖然早知人事,但從來沒有試過,聽到許落雁那放蕩的聲音,她也很想體驗一下,的滋味。

也不是第一次在雷正陽面前裸露,西門媚姿雖然羞,但還是解下了衣裙,任由著裙紗滑落,露出了玉美的身姿,她說的沒有錯,這副身體曲線嬌美,豐腴有致,的確有著青春的美,成熟的韻味。

一般的女人在這種羞澀中,會抱著胸脯,不敢與人相視,但是西門媚姿卻拋著媚眸,那動蕩著春意的神情間,卻故意的扭動著腰部,把**與酥胸扭動得更誇張,而且回頭問道:「正陽,媚姿漂亮么?」

這個時候再問漂不漂亮還真是沒有意義,這會兒的她已經激起雷正陽的**了,**對男人來說,很多時候都與情愛無關,純粹的生理需求,何況眼前的女人,還是甘心情願的付出,實在不需要客氣。

若說誘惑,雷正陽經歷了不少,從初始的柳薇薇,到後來的冷悠然,都是那種媚態天生的女人,最後那孫九娘,在那誘惑中還帶著一種成熟的風情,幾乎讓人淪陷其中,無法自拔,但是西門媚姿,卻是打破了這種傳統,清純中轉化在嫵媚,也不過在一瞬間,讓人在同時,享受到兩種風情。

**翹起,從背後刺入了那花徑暖流之中,一抹嫣紅的血絲順著雪白的腿間滑落,而西門媚姿,輕輕的一聲傷呤,卻在那痛苦中,慢慢的感受到無比的男女滋味,她並不是十六七歲的少女,身體早就已經成熟,早就已經渴望著這種男女交融。

身心的給予,對她來說是一種心愿,回頭看著這個男人,她的動作與身體,越發的配合,只要這個男人喜歡的,她都願意去做,因為他是西門家的神,也是她心中的神,今生最大的依靠。

不遠的院里,月光下佇立著一道身影,那是胡風情,看著明月,一種淡淡的惆悵湧上心頭,女兒沒有回來,她就知道今夜會發生什麼,女兒雖然修習媚功,但是心性卻是純潔無暇,她身為母親當然很清楚,在這個世上,怕也只有那個男人可以讓她付出全部。

雖然一直都擔心,但是她也知道,這是女兒選擇的路,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祝福。

與東方家,南宮家,北家相比,西門家以她一個女流之輩,可以得到今天的一切,已經是一種福氣了,做人不能貪心不足。

天色淺亮,一縷冷風吹來,外面嚇了一場雨,就如春天一般的清涼,雖然雷正陽知道,現在的都市正是最熱的時候,但是這裡,卻是四季如春,不冷不熱,倒是避署的好地方,若是有機會,可以把兩界直接打通,一頭放在西門家裡,一頭放到雷家裡,那就方便多了。

懷裡的西門媚姿還在睡著,昨夜真是把她給累壞了,雷正陽身為龍脈之軀,本就慾念強烈,雖然前幾天開始有了許落雁相伴,但這個小姨還是保守得很,不像西門媚姿,對雷正陽的給予,帶著幾番討好,哪怕不堪承受,她也苦苦堅持。

特別是雷正陽得到了天龍力量傳承,從以前的金龍修練體系邁向了天龍體系,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種修練的火熱與**糾纏,真是需要更多了陰柔之體相融,不過昨夜兩人陰陽交泰,卻是讓雷正陽感受到一種全新的力量在體內溢動。

西門媚姿雖然是廢脈,但是糾纏在她體內的陰柔氣息,卻還真是涌動如潮,一夜之間被吸附得乾乾淨淨,傳到雷正陽的身上,平息著天龍力量。

兩者交融,當然不光是雷正陽得到好處,這個女人也得到了天龍神力的真氣,這就如一個火種,可以讓她提升得更快。

手在女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幾把,雷正陽才不舍的起身,兩大家族依附,所以需要加快的提高西門家的力量,特別是神龍衛隊的建立,將成為一把利器,保護西門家的權力,胡風情已經老了,未來的西門家是西門媚姿的,他所做的一切,也算是為了給這個女人一個保障。

雷正陽離開,西門媚姿才睜開眼睛,其實剛才被抓的時候,她已經醒了,但是卻不敢睜開眼睛,因為她現在很累,身體受創頗深也很痛,再受不住那個傢伙的強蠻索要,只是用睡來逃避這種義務了。

這會兒坐起來,看著身上的傷,烏紫間帶著肆虐的痕迹,就像是身體都被揉散了,昨夜的瘋狂,又是一幕一幕的從腦海里晃動,這就是女人的滋味,既有苦,又有甜,不過若是早知道滋味如此,她怕是早就爬上雷正陽的床了。

怪不得看起來冷若冰霜的許落雁,到了床上,也叫得如此的春聲啼呼呢?

「不行,那傢伙太厲害了,哪個女人受得住,我得想點辦法,若連這點都無法滿足他,又如何留得住他的心呢?」

正在西門媚姿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口傳來了女弟子的呼喚:「小姐,你在這裡么,家主讓我來請你,南宮家與北家要舉行家主傳位大典,你也要前去觀禮的。」

「哦,我知道了,你先去吧,告訴家主,我馬上過來。」

女弟子應是,立刻退去了。

西門媚姿好不容易起身,強撐著身體的不適,去了西門家的外堂,在外堂有一個大場,這裡正好合適舉行家主傳位大典,這關係到兩家的大事,家族中人當然要盡量到場,西門家作為兩家的主家,胡風情還得坐在主位上見證這一切。

西門媚姿紅著臉,走到了胡風情的身側,以前沒有這種感覺,現在她感覺每個看著她的人都在笑話她,似乎昨夜的事,整個西門家都知道了,讓西門媚姿都準備落荒而逃了。

「娘,我來了。」

胡風情看了西門媚姿一眼,說道:「若有不適,就先回去休息吧,這裡有娘就夠了。」

看了一眼坐在胡風情身側的雷正陽,西門媚姿說道:「不用了,我沒事,北怡冰與南宮玉落繼任家主這麼大的事,我作為好姐妹,怎麼能不來看看呢?」

不過卻是回頭瞪了雷正陽一眼,似乎在說,都是你害的。

南宮家與北家這種情況下,家主傳位也沒有大辦,甚至東方家都沒有邀請一聲,現在兩家已經不是當初的獨立世家,依附在西門家裡,一切由胡風情在場就可以了。

所謂的傳位,就是把象徵家主的權力手柄交出,南宮家是一枚玉斑指,而北家是一柄匕首,卻都不是凡物,據說都是當初神龍賜於的。

看著那家傳之物,雷正陽空然想起了天龍順水人情送的那些財寶,說實在話,男人對這些東西並不感興趣,若不是今日看到兩家的傳家寶,差點都忘記了,手伸到兜里,拿出了一個暖玉手鐲,偷偷的塞到了一臉羨慕看著兩女拿起家主信物的西門媚姿手裡。

西門媚姿心裡一驚,接過來一看,連想都沒有想,就已經套進了手腕中,興奮得不得了,一連幾個眉眼就拋過去了,若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怕是要投懷送抱,送上香吻了。

倒是胡風情,突然的看到女兒手腕上的手鐲,卻是眼裡有些詫異之色,這竟然是上古玉器,很珍貴的。

看女兒撫摸興奮的樣子,都不需要問了,鐵定是雷正陽送的。 .「同意,我同意」李熙那伴有恐懼的聲音,猛然間傳來。甚至連李熙本人,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焦急的就答應了龍宇暉的要求。

當李熙說出這句話之後,心神之間,似乎猛然間放鬆了許多,一下子沒有了那麼多的束縛,心理面的壓力,也瞬間減小了不少。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朝鮮第一人,朝鮮最高領導這個稱號,他算是保住了。

或許是出於對權利的渴望,對榮譽的留戀,李熙在聽到龍宇暉的威脅之後,連思考的步驟也給省略了。因為他知道,龍宇暉既然說得到,那麼就一定能夠做得到,強者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在李熙的眼中,日本人就已經足夠強大的了,可是在中國人面前呢?日本人的表現,不過是一個孩童的反抗罷了。幾十萬名日本軍人,就這麼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被中華帝國給捏的粉碎,在這樣一個強者面前,李熙又有什麼能力來反抗呢?一個連日本都打不過的國家,又有什麼能力和膽量,來反抗比它更加強大的國家呢?

此時此刻的李熙,這才真真正正的感覺到,原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還是這麼的渺小。自誇自大,是永遠成不了氣候的,就像之前的大清帝國一樣。自認為天朝地大物博,什麼都不缺,很是隨意的看不起任何人,可是到頭來呢?他們又得到了什麼?得到的只是

覆滅,一個亡國的結局。

而之前的李熙,可以說是與大清帝國一個德行,雙方都是個極其自戀,喜歡自誇自己的人,如果不是這樣,朝鮮會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嗎?會在當日本侵略的時候,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嗎?絕對不會,李熙相信朝鮮人民,是可以戰勝一切的。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那麼就在這份合約上籤上你的名字吧,明天或者現在你就可以對外宣布成立中屬朝鮮王國了。」龍宇暉淡然一笑,從身後助手手中接過一份合約,遞給李熙。

其實龍宇暉也期盼著能夠儘快的完成這項任務,談判並不是他的特長,而打仗才是他真正的特長,如果不是王林親自要求龍宇暉負責這次談判的話,龍宇暉無論如何也不會參加這種無聊的談判的。帝國國防軍的部隊就在那裡放著,隨便派個人來談判就行,同意了皆大歡喜,不同意就把部隊拉出來轉一圈。

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完成的任務,卻非要浪費一個兵團司令這麼長的時間,說實話,龍宇暉還真的有些可惜這些已經逝去的時光。不過皇上親自交代的任務,即使再怎麼浪費時間,龍宇暉也得認認真真的去完成,要他違抗王林的命令,龍宇暉還真就不敢。

接過龍宇暉遞過來的這份合約,李熙心中隱隱有種難以言語的感覺,一旦自己的名字簽訂在那份合約之

上,就將意味著大韓帝國徹底的覆滅,從而走上了殖民道路,而未來將會怎樣,李熙不敢肯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的朝鮮王國,一定會比之前更加痛苦。政府的執政力度,也將會更加的軟弱。至於外交什麼的,基本上除了中華帝國之外,根本不可能與其他的什麼國家建交。

因為中華帝國,就已經代表了整個朝鮮,中華帝國的決定,也就是朝鮮的決定。李熙雙手有些顫抖的拿起這份合約,認認真真的仔細將上面的每一條約定再一次的看一遍。每看完一條約定,李熙這心中便猶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一,大韓帝國從此更名為中屬朝鮮王國,中華帝國皇帝王林,任命大韓帝國皇帝李熙為中屬朝鮮王國國王,世代世襲。中屬朝鮮國王的安全問題,將由中華帝國全權負責保護。

只是這第一條條約,就已經讓李熙蛋疼的了,我當個國王,還要外國的皇帝來任命,這恐怕也是歷史上第一人了吧?而且國王的身邊,也跟隨著眾多的中華帝國衛兵,說是保護李熙的安全,其實也就是監視他的,稍有異動,王林那邊便可以立即清楚的了解到事實。

二.中屬朝鮮王國,將不再組建任何武裝部隊,中屬朝鮮王國的外事安全,將由中華帝國國防軍陸軍部隊,海軍部隊以及空軍部隊全權負責。中暑朝鮮帝國,國內只保

留十萬人左右的警察數量,負責維護本國的治安問題。如遇重大民變,叛變情況,中屬朝鮮國王,可向中華帝國駐朝鮮部隊請求援助。

三,中屬朝鮮王國,將以最低價格的物資,向中華帝國提供各種所需物資。

四,中華帝國有義務幫助中暑朝鮮帝國解決國內民眾的生活問題,以及工作問題。

五,其他條約待定

僅僅只是這五條條約,卻讓李熙在心中流盡了淚水。五條條約雖說不算是很多,但條條都是霸王條約,最可恨的還是第五條,字數最少,只有短短的六個字,但是在李熙看來,這卻意味著更多苛刻的條約。一個待定,讓李熙的心,碎了一地。

「我身邊的一些親隨?」李熙緩緩的開口詢問道,可是剛剛說了一句話,卻不知道接下來將要說什麼了,所有的事情在條約裡面說的清清楚楚,而之前龍宇暉卻說,有什麼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那時候的龍宇暉,該不是在騙我吧?

「我們中華帝國答應過的事情,是一定能夠做到的。我們是個有信譽的國家,這點你可以放心。你的親隨,一樣可以繼續的跟隨你,我們派出來的,只不過是保護你安全的人而已。當然,這個人數不會太多,也就一兩百人,至於你其他的什麼儀仗隊什麼的,你仍然可以自由的組建,不過他們的訓練,將會由中國教官

來負責。畢竟從今往後,你也算是中華帝國的一員,出門在外,你丟的可不僅僅只是中屬朝鮮王國的面子,而是中華帝國的面子」龍宇暉輕輕的笑了笑,細言解釋。

龍宇暉心中不覺得暗暗為王林捏了把汗,真不知道王林到底是怎麼想的?這麼做,明明就是為了以後吞併朝鮮而做準備的,派出兵力負責保護李熙的安全,這點倒是必須的。一旦李熙做出什麼不符合身份的事情,衛兵們不僅可以第一時間將情況報告給王林,同時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打掉李熙。

只是王林為什麼又要李熙掌握真正的實權呢?而現在李熙的真實身份與地位,差不多與內務部總理李平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是,李平身邊的警衛,是從特種部隊當中選出來的專業警衛,他們之間只存在保護與被保護的關係,並沒有那種監視的問題存在。而李熙如果認認真真的去做,不動什麼歪腦筋的話,可以說以後他的日子也是比較舒坦的。

手中雖說無兵,但是中華帝國提供的保護傘,可以讓他更加隨意的在國內進行著一切他想進行的事情。而且心中也將不會再有什麼顧慮存在。民變?兵變? 撒旦哥哥疼疼我 都是浮雲,惹出了事,收不了場的時候,自然會有中國國防軍來幫忙,李熙什麼問題也不用擔心。這點相比起以前來說,的確是好了許多。哪像以前一樣,隨便

做點什麼事請都要擔心國內是否會兵變,自己又是否能夠彈壓的住。

現在好了,沒事的時候自己東搞搞西玩玩的,有事的時候就讓中華帝國上,其實仔細的想想,也是挺爽的。只是不知道,王林到底會放縱李熙到什麼地步?這一點就連龍宇暉也不是很清楚。但龍宇暉下意識的還是以為,一個殖民地的本地最高領導,最好能夠鎮壓得住他們自己人,卻又極為配合中華帝國的行動,這樣的領導才是一個好領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