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啊?姐姐你回來了?」澤井優子先是一怔,繼而反應過來,聲音有些誇張。

「快一點!還有,不要吵醒爸爸媽媽。」澤井綠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澤井優子有些煩躁地甩了甩頭,真是的,人家都已經睡了,還要接電話,還要下樓去開門。

不過姐姐的淫威使她不敢怠慢,匆匆爬起床,連拖鞋也沒穿,就跑下樓來開門。

門外,澤井綠已經等了一會了,見門打開,她連忙走了進去。

「姐姐,你明天不用上課嗎?現在已經很晚了。」澤井優子對姐姐這麼晚回來實在很好奇,就算明天上課,也不用這麼晚回來吧,難道是迫不及待想見浩二哥哥了嗎?

「嗯。」澤井綠淡淡地應了一聲,隨口問道,「爸爸媽媽沒有被吵醒吧?」

「沒有,我很小心的。」澤井優子一臉快來誇獎我的表情。

但顯然,澤井綠不是那種會配合的人,她揮了揮手道:「好了,你去睡覺吧。」

這讓澤井優子感到有些憤憤不平,自己可是這麼晚了沒睡覺還來開門的妹妹,居然就這麼對她。下意識地就想負氣離開,不過看到姐姐手裡提著一個紙袋時,她又停下了,紙袋裡面顯然裝了什麼東西,把紙袋上的繩子都拉直了,似乎很重的樣子,她好奇地問道:「姐姐,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一個有趣的東西。」澤井優子面無表情地說道,把紙袋放在一邊,她準備換拖鞋。

「有趣的東西?是玩具嗎?」澤井優子更好奇了,伸手去摸紙袋,澤井綠正在脫鞋,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堪堪把手伸過去,恰好,兩姐妹的手都放在了紙袋裡的那個東西上面,只覺一陣電流竄過身體,兩人顫抖了一下,昏了過去。 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靈動聰慧,只要眼睛一亮,準是想出了好點子。長長的睫毛。俊俏的粉鼻。櫻桃小嘴潤潤的。

一頭青絲柔順亮滑,隨意的挽成一個髻,幾縷髮絲垂在耳邊。

腰肢纖細,雙手柔若無骨,玉香雙肩,雙腿修長,體態婀娜。並不庸脂俗粉,清秀中透露出非凡的氣質。

更重要的是她的容顏中竟然藏著幾分紫家特有的氣質,難道她有紫家的血脈么?

「是你給我的錦囊?」蘭谷夫人走下來,緩緩問道。

「是我。」紫年輕聲說道,和蘭谷夫人對視了片刻。

「啊……」蘭谷夫人一聲驚慌失措,「年兒,你是我的年兒!」

「奶奶,你要是認不出我,我就扭頭走了。」紫年說道。

蘭谷夫人一下子把紫年樓主了,兩隻眼睛的充滿了清淚,看得出,她是真心挂念他,想念他,期盼他……

「我就知道你有一天一定會回來,我親手做的錦囊你還藏在身邊,你讓奶奶好想啊。」蘭谷夫人有些失態了,因為幸福來的太突然。

「告訴我,當初為什麼離開,那麼突然?」蘭谷夫人哭了好一陣子才緩和平靜下來。

「奶奶,不是因為你庇護不了我,而是我不想陷你難以選擇的局勢,二叔三叔和四叔也是您親生的兒子。」紫年說。

蘭谷夫人愣了一下,想不到那時的紫年已經能想到這些了。

「在四個兒子中我最喜歡的是你的父親,在所有的孫子孫女中我最喜歡的是你。」蘭谷夫人說。

「外面的世界是對我的歷練,現在我回來了,完好無損。」紫年說。

蘭谷夫人抓住了紫年的雙手,她在用心感知什麼,一會功夫,眼神頗為失落,因為已經測到了紫年還是沒有靈力。

「不要走了,只要我在,我就庇護你一輩子。」蘭谷夫人愛孫心切。

「謝謝奶奶的恩寵,人還是要靠自己的,他日奶奶修為再升,去往仙界,年兒不能跟著去,沒有什麼庇護是一輩子的,我必須靠自己。」紫年說。

「怎麼跟你的父親一個脾氣,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蘭谷夫人嘆了口氣,生怕紫年再一次走,失去了紫光塵,再也不想失去紫年了。

「這位是我的孫媳婦么?」蘭谷夫人走向落月,聽到這話,落月難免不適應,臉色潮潤。

「你們可要給我多生幾個重孫子和重孫女啊,也別管什麼禮制了,今晚你們就洞房,以後我給你們舉辦一個紫家前所未有的婚禮。」蘭谷夫人越說越不著邊了。

落月望著紫年,用眼神命令他趕快給我澄清!否則有你好受的!

「咳咳,奶奶,這位是我的朋友落月,不是孫媳婦。」紫年說。

「哦,那太可惜了,我要趕緊給你物色女子,做我的孫媳婦。」蘭谷夫人故作沉思。

「呃,還是不要了,奶奶我最近沒有這種打算。」紫年趕緊推脫,真怕奶奶當真。

「看到了吧,我兒不擅長表達,我孫同樣不擅長表達,你若愛了他,不會後悔。而且,我看你們真的有夫妻相。」原來這是蘭谷夫人的激將法。

紫年大叫上當了!越老越奸詐!

「紫年你準備一下,三日後我們舉行認祖歸宗大典禮。」蘭谷夫人說。

「能不能認祖歸宗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這時候沉重的腳步,鏗鏘的語調傳來……

。 天還沒有徹底大亮,李學浩就醒了。看了看床頭邊的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是5點30多分。

對他來說,時間已然不早,他應該回去了。

坐起身的時候,驚醒了睡在身邊的鈴木美娜子,後者睜開眼睛,看他坐起來,又看了看窗外,時間明顯還很早,她有些疑惑:「浩二?」

「我要回去了,美娜子。」李學浩說道。

「這麼早嗎?」鈴木美娜子也坐了起來,身上穿著睡裙,很平整的樣子,似乎昨晚什麼也沒發生過。

事實也的確如此,李學浩越過她,看向了她身後還在酣睡的鈴木亞里沙,昨晚幾次在他準備和鈴木美娜子親熱的時候,鈴木亞里沙都來敲門,說一個人不敢睡。

最後沒辦法,在鈴木美娜子的提議下,讓她進來一起睡,三人大被同眠。當然,中間是被鈴木美娜子隔開的。

而有鈴木亞里沙這個超級大電燈泡在,那種喜聞樂見的事情自然就不能做了,總不能當她不存在吧。

李學浩是比較鬱悶的,但也不會因此就恨上她,雖然並不能真的做什麼,但私底下的一些小動作還是可以的,算是過足了手癮。

「美娜子,你繼續睡吧,鑰匙我就放在床邊,以後我沒在,你也可以自己進來。」李學浩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

「嗯。」因為有妹妹在,鈴木美娜子也不便挽留,點了點頭。

穿好衣服之後,李學浩離開了房間。

回到家時,卧室里的擺設一切正常,他原本留下的「後手」也沒有被觸動過,這至少證明,從昨晚到早上,都沒有人進過他的房間。

吃過早餐,他提著書包出門。

瀨戶陽子像往常一樣等著他,兩人並肩去學校。

接近澤井夫人的便利店,一早就等候在門口的澤井優子高高地舉起手歡呼起來:「浩二哥哥,浩二哥哥……」

「早上好,優子醬。」李學浩走上前去,沒想到這丫頭又在這裡等著他,不會又想下午放課跟他去福井老師家裡「拿」東西吧。

「早上好。」澤井優子先是禮貌地問候道,看了一眼瀨戶陽子,嘴巴動了動,但強忍著沒說什麼,對某人說道,「浩二哥哥,昨天晚上我做夢夢到你了。」

「真的嗎?」李學浩才不信這丫頭能夢到他,估計夢到吃的概率比夢到他要高得多,說這麼甜蜜討好的話,是想為接下來要說的話做鋪墊吧。

不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是這丫頭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當然是真的,我夢到我們在教堂里結婚了……」說到結婚的時候,小丫頭害羞了,低著頭扭抓著衣角。

「看來你真的是做夢了。」李學浩知道這丫頭胡說八道,伸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一記。

「好痛——」澤井優子呼痛,捂著腦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咦!李學浩心中突然升起一絲古怪,似乎今天的澤井優子有些不一樣,但是他又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了。

「知道痛就好,還是乖乖去上課吧。」李學浩沒空搭理這小丫頭,他和瀨戶陽子還要去學校。

但今天的澤井優子似乎很會撒嬌,上前一把挽住他的胳膊:「浩二哥哥,送我去學校。」

「我們不同路。」李學浩有心掙開她,卻被她死死抱住。

「沒關係,你先送我去學校,然後自己回櫻野高中就好了。」澤井優子大大咧咧地說道,似乎這在她看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笨蛋,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李學浩揉了一把她的蘑菇頭,原以為她會因為大發嬌嗔並且放開他整理頭髮的,誰知小丫頭卻一點也不在意,還湊近了一點,一臉神秘地說道,「偷偷告訴你,姐姐也在哦。」

「小綠回來了?」李學浩一怔,繼而反應過來,「她今天不用上課嗎?」

「好像是的……」澤井優子也不是很肯定。

「她現在就在便利店裡面嗎?」李學浩看了一眼便利店內,收銀台後面只有澤井夫人在,沒有看到澤井綠。

「嗯,就在最裡面,這裡你是看不到的,你想進去見姐姐嗎?」澤井優子抬頭問著他。

李學浩確實心動,只是瀨戶陽子就在身邊,令他有些猶豫。

澤井優子見他遲疑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他猶豫的原因,憤憤不平地低聲罵了一句:「浩二哥哥真花心!」

「小孩子知道花心是什麼意思嗎?」李學浩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卻也下定了決定,澤井綠畢竟難得從京都回橫濱,可能她等下就要回京都去了,現在不見的話,也許就沒機會了。想通了這一點,他對身邊的瀨戶陽子說道,「陽子,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好的。」瀨戶陽子微微一笑,很善解人意。

李學浩推開便利店的門走了進去,他已經感應到了澤井綠的氣息,她確實就在店裡面。

身後的澤井優子像條小尾巴一樣跟了進來,小丫頭臉上的表情有些詭異,也不知道在計劃著什麼。

李學浩在一排貨架后找到了澤井綠,她手上正拿著一包零食,不知道是想放起來,還是剛剛從貨架上拿下來,聽到腳步聲,她倒顯得很坦然,轉過頭,見到是他時,目光不由一亮,高興之色溢於言表:「浩二……咳,你來了。」

「小綠,你回來的時候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李學浩問道,心中也有些古怪,因為澤井綠見到他好像過於火熱了一點。

「因為……咳咳,我回來得很晚,咳咳……」澤井綠一邊說話,一邊頻頻看向身為妹妹的澤井優子。

「你感冒了?」李學浩心中更加古怪,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並沒有發燒。

澤井綠卻一把抓著他的手,抱在了懷裡,臉上通紅一片:「浩二……我、我想你了。」

「咳咳……」這下輪到李學浩咳嗽了,今天這兩姐妹到底是怎麼了,都那麼奇怪。按理說,以澤井綠偏向於內斂的性格,就算心裡想他,也不會在這裡說出來,尤其是她妹妹還在的情況下。 第792章這是考核,也是戰場

話音未落,宗亮只覺得一陣清風迷了他的眼睛,再睜開時透明膠不見了,蘇蔓也不見了。

而不遠處畔卻響起蘇蔓清冷寡淡的聲音:「你說是誰快!」

說話間,蘇蔓開始對張圍發力出拳,張圍靈敏一躲的同時,射出一枚子彈。

蘇蔓柔軟後下腰,子彈貼著她的鼻尖飛過,沒入不遠處身後的一棵大樹內。

張圍一怔,緊接著驚恐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這把衝鋒槍:「是,是真的子彈?考核而已,怎麼會用真的子彈?」

蘇蔓並未被真的子彈嚇到,相反她迅速調整自己的拳路,將正方形木塊往邊上一扔,然後拳腳相加朝張圍攻擊而去。

蘇蔓一記飛旋腿踹掉他手中的槍,然後跟著飛起一腿掃向張圍的胸膛:「對啊,是真的子彈。若是我剛才躲得不及時,此刻已經跟你天人兩相隔了。」

話雖這麼說著,但她的動作卻一點都沒有鬆懈。

對於考核成員蘇蔓並沒有使上靈氣,僅憑自己的力量與張圍行進交手。

前幾手蘇蔓故意讓著力道與速度,但將張圍的實力探個七七八八之時,猛地發力一記躍起反手將張圍的脖頸狠狠箍住,然後一個蹲身拖拉著張圍至下方,緊接著一記幾乎不可能做到的擰轉,將自己撤到一旁,接著抓住張圍的頭髮狠狠往地上砸去。

張圍只覺得自己腦袋嗡嗡作響,額頭滲下來的鮮血迷了他的眼睛,也漸漸侵蝕著他的意志。

這時,蘇蔓突然一吼:「這是考核,也是戰場!對待敵人千萬不能手軟,真的子彈又能怎樣!你捍衛的是你的榮譽和你自己。」

說完,蘇蔓放開了手。

渾渾噩噩的張圍只覺得蘇蔓剛才這番話正在一字一字地敲入他腦海,與此同時眸光倏然變得狠戾起來。

他顫巍巍站起身,擦了一把腦門上的滾燙鮮血:「來!繼續!」

蘇蔓跟著站起身,莞爾一笑:「對。不能KO你的,只會讓你變得更OK。」

這碗突如其來的雞湯徹底將張圍澆得醍醐灌頂!

而這時,一枚子彈朝蘇蔓和張圍這邊襲來。

蘇蔓自然聽到了動靜,但她紋絲不動,相反張圍一把扯過蘇蔓,將她按倒在地后,倆人連滾了好幾圈,躲回大樹後面。

子彈聲非但沒停,相反出彈距離離蘇蔓和張圍更近了。

「沒錯,考核就是戰場。大家都簽過生死狀,所以槍彈無眼。」

躲在大樹後面的張圍聽著這道聲音,冷哼一聲:「韓馳,我打過一槍,你已經打了29槍,現在彈夾裡面已經沒有了子彈。」

那位叫韓馳的跟著冷聲一笑:「如果我說我還有還有一個圓弧彈夾呢。」

「怎麼可能!你抽到的不是匕首嗎?」張圍驚呼道。

韓馳輕蔑揚唇:「那只是我抽到的第一行內容,第二行寫著一把衝鋒槍的備用彈夾。」

張圍心下一驚,原以為所有人都只有一樣裝備,可是此刻韓馳的這番話讓他不得不認清楚現實。

這時,韓馳蔑視的嗓音繼續響起:「別垂死掙扎了,目前還沒被淘汰的人中,我的裝備最好。所以……」

(本章完) 此人正是紫年的爺爺,紫逍遙,也是紫家輩分最大的。

他鏗鏘有力的步伐已經走過來了。

也是蘭谷夫人的丈夫。

嚴厲是他不變的特點。

「你不是在閉關修鍊么,來我蘭谷殿做什麼?」蘭谷夫人拉過紫年,庇護般的說道。

紫逍遙不回答蘭谷夫人的話,倒是盯著紫年。

紫年並不懼怕,從蘭谷夫人身後站出來,和爺爺紫逍遙目光對視。

小子,長大了,目光竟然不怕我了。紫逍遙心中想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