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王府,後院。

慕淵從俞琬琰的懷裡接過自家兒子,俞琬琰這才有空喝了一杯茶。

「所以,現在所有的人證和物證都在兩司的手上,而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只是虛晃一招,就是為了敲鑼打鼓的讓世人知曉?」

慕淵輕聲哄著懷裡的之晟,點點頭。

「是這樣沒錯,也是為了讓太子妃自亂陣腳,看看她是否還有后招。如今的證據只能證明此事和太子妃有關,而慕子佩和寧府則是一點牽扯都沒有。」

俞琬琰驚訝,「只是太子妃一人的手筆?不太可能吧,如此大的事情,要說慕子佩不知曉我還相信,但寧闕也不知道的話,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寧闕那個老狐狸,走一步看三步,不可能對太子的情況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支持慕子佩這個外甥。 在尼奧失去戰力后,白琦、琪兒姐妹、克庫巴爾、加蘭斯隊分四方將葉楓圍住。葉楓疲憊的著這些人,現在他眼睛人都有種模糊感。

琪兒著葉楓笑道:「現在應該差不多了,似乎消耗很重呢,就讓奴家試下吧。」著就化成無數的花瓣飛向葉楓,這些花瓣不但能快速的吸收別人能量,同時連生命力都能吸收。

眼著漫天花瓣包圍而來,葉楓閉眼睛吸口氣苦笑一下,之後瞬間睜開眼睛,星瞳快速的旋轉「虛無之神」發動,只見葉楓瞬間被黑『色』的虛無之神包圍,再次神級恐怖的氣息爆發,衝去的琪兒一驚立即停住爆退。

葉楓豈會讓她隨意來去,頭的九頭蛇立即『射』出,神級的速度絕對不是天仙能比擬,只是眨眼間琪兒就被一條蛇頭纏住,虛無之神特有的吞噬之力開始吸收她的身體。

琪兒驚慌的身體立即化成花瓣脫離蛇頭的纏繞,不過她剛飛出,葉楓的六條手臂同時結印「不動明王火焰咒」使出,漫天的金『色』火焰鋪天蓋地的包圍住這些花瓣,琪兒驚恐的大叫著,原本漂亮的臉蛋被恐懼佔據,變的有些猙獰,轉眼間所有的花瓣被火焰吞沒。

莉兒著姐姐就怎麼消失驚恐的叫道:「不要,姐姐!」

接著葉楓再次結印「雷神咒」使出,滿天的雷電就像天崩地裂一般,閃電聚成一道雷柱『射』出,這次對著的是白琦,他多次對葉楓照成了重傷,這次元神鎖定,除非對方強行擋住,否則是絕對躲不過的。

白琦一見立即驚恐的轉身就跑,不過他似乎想到什麼,立即解除合體,瞬間分成兩人,一左一右跑開。這次雷柱竟然還是朝原來的方向直『射』過去,白奇和白王只是被擦邊,被雷電的餘力打中,不過就算是餘力兩人立即掉落海面。

這時虛無之神身體出現晃動,似乎隨時都會倒下似的,葉楓強忍住昏眩感,再次集中精神使出「風神咒」這些咒法都是孔雀王的法訣,在他融合孔雀王和天蛇王后就能使用了。這次的目標是克庫巴爾,風神咒強大的力量卷席而出,克庫巴爾著這恐怖的威能他直接失去了抵抗的念頭,這鋪天蓋地的風力,他根本無路可跑,直接被風神咒撕成碎片,就連在他身後的那些隊友都無法倖免。

打出這個法訣后,葉楓的虛無之神慢慢的消退,『露』出了葉楓本身,在葉楓昏過去瞬間,他著天空嘆道:「到此為止了嗎,現在我連動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元神完全耗盡了,呵呵,月如對不起了。」完雙眼一黑就昏過去掉在海軍的廣場。

此時還沒從驚恐中恢復的眾人都盯著葉楓,他們真的是怕了,每次中他快不行時都突然爆發出恐怖的力量,現在就算葉楓倒在地不知死活,他們都不敢靠近。

此時只有莉兒隊、加蘭斯隊和尼奧隊還在,不過尼奧本人已經無法動彈了,白奇兄弟已經失蹤。此時這些人你我我你,都沒人敢去查葉楓的生死,一直等了幾分鐘后,突然一個人出現大笑道:「既然你門都不敢去,我去好了。」著就飛向葉楓的位置。

這時莉兒怒叫道:「陳飛,休想白撿便宜,這次我姐姐都死在葉楓手,你半分力都沒處+激情小說/class12/1.html,別做夢了。」著就放出漫天花瓣阻止。

陳飛到這些花瓣似乎有所顧忌,就停下來笑道:「你們都不敢去,那就只好我去了,嘿嘿!空間開啟者的寶庫啊,不定有那神秘的空間神器哦。」

這時莉兒和加蘭斯互了一眼同時點頭走向葉楓,而尼奧不甘心就這樣著,就讓一個隊友也去,當所有人懷著忐忑的心靠近葉楓時,到葉楓臉『色』發白,完全沒有一絲能站起來的跡象,都暗暗鬆口氣。

正在這幾人要給葉楓最後一擊時,杜雲峰隊的人出現,他哼了聲笑道:「就你們也想殺開啟者,實在是天真。」加蘭斯和莉兒都一頓,莉兒皺眉道:「杜雲峰!你也是來撿便宜的嗎?」、

杜雲峰搖頭道:「哼!我是他的一個追隨者,你們我是來幹什麼的?」

克蘭斯驚訝道:「什麼!你是開啟者的追隨者?」

杜雲峰淡淡的道:「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你們想動手的話就試試吧!你們有幾條命。」

莉兒怒視著杜雲峰叫道:「就你一隊難道就想阻止我們嗎?」

杜雲峰哼了聲,拿出一個玉符捏碎,接著就恭敬的站著。這時在所有人都納悶中,空間出現一陣扭曲,之後一個白髮老頭出現,杜雲峰立即拜道:「前輩,你要找的人我已經找到了,不過他現在的情況不妙呢。」

這人下場的人後點下頭道:「知道了,你去吧,這個算是給你的酬勞。」著將一個東西化成流光飛到杜雲峰面前。

杜雲峰驚喜的接過後立即拜道:「多謝前輩,子告退。」著頭也不回的飛走。

這個老者直直的走向葉楓,到擋在路的加蘭斯和莉兒淡淡的道:「走開!」著手輕輕一揮,兩人剛要什麼,突然一直雪白的巨手抓住他們兩個,無論他們怎麼掙扎都無法撼動分毫,接著這個巨手一扔,兩人救下流星一樣瞬間消失在天際。

老者來到葉楓身邊,下他身體后微笑道:「嗯!有些偏差,不過只是問題,呵呵,身體比我想象的還好,。」著手一揮,葉楓直接被縮收進袖口中,之後人一閃消失。

而在場的輪迴者都震驚的著空空如也場中,感概那個老者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力量,但是隨手將兩個隊長像丟垃圾一樣扔出不知道哪去了。

所有人眼中都只有震驚,而陳飛呢喃道:「怎麼回事,為什麼這次會有那麼多的強者出現,這還是絕殺任務嗎?」完他下別的隊的人就飛走了,現在恐怕所有人都沒心思戰鬥了。

之後這些輪迴者一個個都離開,最後白鬍子和戰國互相著,現在他們恐怕也沒那心思打了,此時艾斯也已經救出白鬍子立即讓所有人撤退,而戰國也讓所有士兵開始整修這裡。這次出現的人給他們好好的了一課,讓他們明白了什麼是強者。

之後艾斯跟著白鬍子離開,而路飛在發覺自己實力的弱后就回去女兒國接受雷利的修行,當然他也用媒體通知了所有的夥伴,兩年後在香波群島集合。

此事過了三天後,在一個無人的孤島,葉楓慢慢的醒過來,他一醒來就下四周,發現空無一人,之後元神一探查,知道自己在一個無人的孤島。確定自己沒危險后他奇怪道:「奇怪!我怎麼還活著,按那種情況我必死的呀,難道那些人會放過我?」實在想不通后,葉楓伸個攔腰活動下身體后發現,自己的仙元充沛,而且隱隱有突破的感覺。

在他按照天雲心法運行仙元時突然發現他體內的仙元變的好精純,而且運行的路徑似乎有絲絲改變,現在他使用天雲法訣恐怕和原先有天壤之別,這就是失之厘毫差之千里。在他正興奮的時候,突然發現在他身邊有一本書,面沒有名字,他奇怪的拿起來一,竟然是一本修行的筆記心得,而且全都是天雲心法修鍊的要點。

這下葉楓明白了是有人救了他,而且這人一定熟知天雲心法。不過現在他也沒去多想,再怎麼想也是沒用,現在從記憶中知道海賊王世界中,路飛在營救艾斯失敗后就要修行2年,現在不知道艾斯有沒有成功的救下,不過現在他也正好開始修行,雷利教給他的霸氣還沒學會呢,只是記住而已,而且這本天雲心法手札能讓葉楓真正的運用天雲秘法。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修行之中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轉眼間2年時間過去。次海軍總部鬧出的大戰,讓海軍整整一年時間都處在一級警備狀態,不過一直到現在,路飛一行和輪迴者全都好像失蹤一樣完全沒有消息。

之後一年時間這個世界再次恢復了以前的秩序,葉楓等人的存在也被大多人忘記,只有這個世界的頂端戰力的人還對葉楓等人念念不忘,特別是背叛了白鬍子的黑鬍子,他一直在尋找那些輪迴者,他想得到他們的力量。

這天香波群島外的海域,路飛告別女帝庫克斯來到了闊別兩年的約定地點,此時路飛因為在海軍總部那次大戰表現凸出,而且在意外中使出了霸王『色』的霸氣,所以賞金達到了4億,同樣的葉楓的賞金也高達0億。

因此在這裡出現了一群人,他們全都冒充草帽一夥,在香波群島作威作福。而且在這裡一些海賊對他們也都敢怒不敢言,現在草帽一夥的名氣已經響徹世界了。

此時,路飛帶著一件披風將他整個人罩住,同時背背著一個和人一樣大的包,這些都是女帝給路飛準備的東西。當他經過一條街道時,剛好碰到了那個假路飛,此時這個假冒者正拿著一把槍站在道路中間欺負一個普通人。

路飛也不這人,直直的走過,他後背那巨大的包袱剛好撞到這冒牌貨,一下將這人撞到在地。路飛微微驚訝道:「啊!不要意思,不心撞到你了。」

這個冒牌貨大怒道:「竟敢撞老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路飛一臉茫然的道:「啊!你是誰?」

冒牌貨怒道:「我可是賞金4億的草帽海賊團船長路飛。」

路飛了這人一眼無所謂的應聲:「哦!」完就要繼續走,這個冒牌貨一見路飛竟然完全沒將他放眼裡,立即大怒,手中的槍立即開火。路飛頭也不回,頭微微的後仰,子彈剛好從他的面前飛過。

冒牌貨微微驚訝道:「咦!打偏了嗎?」之後要再次開槍,這時路飛霸氣發動,無形的氣勢瞬間將這幾個冒牌貨震的昏倒。接著在周圍人群驚訝中離開。

之後路飛在路和冒牌的香吉士、索隆遇到,粗神經的路飛竟然沒認出來一直跟著他們來到一片空地,這裡聚集著大量的海賊,這些人都是冒牌貨借用路飛的名號召集來的,其中不泛幾個賞金億的高手。

當所有的海賊都聚集完后,突然從周圍出現了大量的海軍,同時還有和平主義者。海賊這邊認為有路飛在都奮勇的衝去,同時那幾個億的海賊也勉強擋住和平主義者幾招。

不過很快這些海賊就被和平主義者打敗,他的光波讓海賊很快的潰不成軍,這時所有的黑賊就讓那個冒牌貨路飛出手。這下這些冒牌貨一個個都開始慌張起來,不過和平主義者在掃描時發現了真正的路飛,立即向路飛發動攻擊。

路飛撓撓後腦『騷』無奈道:「雷利大叔還讓我不要暴『露』的,不過現在好像不行了呢,嘿嘿。」著他將外面的斗篷脫掉,路飛這一『露』出真面目,旁邊假冒的幾個人都驚叫起來,有幾個還嚇軟了腿。

著和平主義者飛速靠近,路飛微笑著衝出,在霸氣的加成下瞬間一拳將這個當初讓他們苦戰的改造人打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海軍都大驚,同時這次的指揮者戰桃丸立即向總部彙報,這次路飛的實力已經讓海軍震驚了。

路飛為了不多添麻煩,在幹掉這架和平主義者后立即向一個方向跑去,海軍在確定路飛身份后立即尾隨而來。

正在這時,突+激情小說/class12/1.html然一道白光飛至,接著憑空出現一隻白『色』的巨手,這之手就像拍螞蟻一樣將這大群海軍拍飛。逃跑中的路飛一見漂浮在半空的人影立即大笑著叫道:「哦!葉楓!好久不見了,。」

葉楓收起天雲手后飄下來笑道:「,我就知道哪裡有熱鬧你一定就在那。」

路飛嘿嘿笑了下道:「我也不想的,雷利大叔還特地讓我注意影藏的,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葉楓攤手道:「好了,現在其他人都已經到了,就等你這個船長了。」

路飛立即叫道:「哦!都到了,,馬就能見到大家了,葉楓,我們走吧。」 重生不嫁豪門 著就跑向桑尼號方向,不過剛跑幾步就停下來道,「那個葉楓,本來兩年前就要和你的,謝謝你救了艾斯!」著『露』出牙齒笑著。

葉楓一愣之後大笑道:「這不像你這子啊,謝謝太肉麻了,走把,後面的大批海軍就要來了,我們還是不要逗留了。」路飛點頭,兩人快速的沖向桑尼號。

當葉楓和路飛來到桑尼號后,此時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這下所有人再次聚集,路飛興奮的大叫道:「大家出發了!」

此時桑尼號已經鍍膜完畢,在路飛一聲令下,桑尼號開始起航,快速的沖入海面。

一入海中,後面的海軍就放棄了追擊,之後一直到達魚人島,再也沒有什麼危險的事,唯一就是在航海中出現了一下暗流和一個海賊團,這些葉楓根本不會去管。

在魚人島中,路飛很正常的和這裡的人魚皇帝起衝突,路飛還帶著人魚公主出去玩了,害的索隆等人都和皇宮的士兵打起來,這些葉楓到是沒什麼放心,他現在一直在想著那些輪迴者都去哪裡了,難道都懼怕自己的力量躲起來了。

現在自己的分數明顯是最高的,如果時間到了這些人還不出來的話,那主神會直接判決他們失敗,這次期限是3年,現在已經過去了2年多,算起來時間也不是很充沛了。

正在葉楓想著怎麼的事時,突然這裡的魚人海賊團出現,他們似乎要攻下這座皇宮,成為這裡的王,不過葉楓現在想去查探別的輪迴者的消息,根本沒空和這些人瞎鬧,在這群人剛來話還沒幾句,葉楓直接一捏法訣,琉璃神光一刷。

這些海賊團的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喬巴驚叫道:「啊!葉楓你做了什麼,那些人呢?」

葉楓無所謂道:「啊!蒸發了吧!這群人太麻煩了,我們還是快點鍍膜,然後去下個地方吧。」

魚人國王著葉楓震驚的不出話來,只有滿頭的冷汗,這些都是太陽海賊團的成員,帶頭的那人實力也是極強,這些人可是讓他這個國王束手無策,但是在這個人類男人面前竟然瞬間的消滅,這如何不讓他驚慌。

同時魚人的大臣門都驚恐的著葉楓,索隆無奈道:「唉!還以為能動動身體呢,葉楓,下次留點也好啊,不然我的刀會生鏽的。」

烏索普和喬巴雙眼冒金星的道:「哇哦!好厲害,葉楓你實在是太可靠了,不愧為賞金0億的人呢。」

魚人國王和那些大臣驚叫道:「什麼!賞金···億!」

在見識到草帽海賊團的恐怖實力后,那些大臣已經完全轉變了態度,而且葉楓也了路飛是帶著人魚公主偷跑出去玩,並不是綁架,這才讓人魚國王也放下心來,葉楓的實力他們見識了,現在有他們的船長保護公主他們也算是放心了。

在雙方已經和解后,這時突然杜雲峰出現,葉楓一見他就微笑道:「喲!你們總算是出現了,我還以為你們都要鬧失蹤呢?」

杜雲峰立即道:「葉楓你會錯意了,我這次特地來找你並不是來戰鬥的,我是有事要和你。」

葉楓奇怪的著他好奇道:「哦!那你吧,我很好奇你特地跑到海底萬米的地方找我,就為幾句話!」

杜雲峰點頭道:「是的!」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嗯,如今想要拿下寧府,證據還不足,所以皇爺爺這才大張旗鼓的下旨,讓兩司一起查。」

懷裡的之晟小盆友哼唧了幾聲,不適應的動了動自己的小身體,睜著眼睛控訴的看著兩人。

慕淵:「…….」

「他這是怎麼了?餓了?」

俞琬琰話音剛落,便感覺到空氣之中有一道異味傳來。

慕淵木了木臉,眼皮一抬十分無奈。

「拿小被子吧,我給他換上。」

俞琬琰噗嗤一聲笑出來,便起身忙碌了,動作駕輕就熟。

很顯然,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止一兩次了。

慕淵任命的配合著俞琬琰的動作,捏著懷裡的臭小子,將他慢慢抬起來換上新被子。

「哦——咦呀~~~~」

小娃換上新被子,貌似是因為感覺到了身體輕快,便再次笑了起來,賞了慕淵一個大大的笑容。

但這笑容落到了慕淵的眼中,竟然莫名的感覺到一絲…….挑釁。

這娃就是來討債的吧?

自從降生以後,自家妻子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了,一點空閑的時間都沒有。

此刻,慕淵忽然覺得,把這小不點交給濟世大師,貌似是個不錯的點子?

慕淵看著眼前光溜溜的一坨,眉毛微抬,神色溫潤。

「是不是很得意,嗯?覺得你還小,為父拿你沒辦法?」

「咦——哦~~~~」

之晟小盆友回應著,附帶著一個無齒的笑容。

慕淵:「……」

俞琬琰拿著嶄新的棉絨小被子回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場景。

「你幼不幼稚,跟你兒子計較什麼?」

「他也就是仗著自己小,等長大了,看我不收拾他。」

得,還跟自己兒子杠上了。

——————

兩司審理案件鬧的滿城風雨,幾乎是每出現一個新的證據或者證人,都會讓汴京城裡的人知曉。

偌大的汴京城裡,因為此時頓時鬧得人心惶惶。

當然,有些聰明人也漸漸從來往的人群之中,多少猜測出了一些事實。

茶樓。

一樓的待客區里,正坐著幾桌的學子,此時正討論的如火如荼。

「什麼,你是說太子的病情如此嚴重,原來是中了毒?!」

「此事是真的?這可不得了嘍,怪不得能夠驚動兩司一起查案,原來是太子中了毒!」

「既然太子是中了毒,那他如今到底是解毒了沒?」

「在下有個朋友認識太醫院的小廝,據說太子只是看起來好了而已,實則身體虧空的厲害,太醫院的太醫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唉!」

「這兇手究竟是誰,莫非是惠……」

「莫說!眼瞎這個節骨眼上,是誰都有可能啊!更何況這毒是十年前下的。」

外面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佩郡王府之中的幾位幕僚自然也聽到了這些猜測。

林先生震驚之餘,心中則是對太子妃和慕子佩產生了懷疑。

若說誰對太子府比較了解,那便是這些原來太子身邊的幕僚無疑,因為他們對太子府十分熟悉,懷疑寧瑞雪是十分正常的。

「沈先生,此事你怎麼看?」

「不好說,林先生,我們是不是該拜訪一下太子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