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柳楓自然不可能就這麼便宜了他們,不過他倒也是點了點頭,但有些不情願的說道「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嘛是不是太輕巧了些,說句實話我這一年光從柳家領的錢都得上萬魂幣,你們這一頓飯又算得了什麼?」

柳楓此話自然是極為誇大,不過他覺得這些人應該不會知道他此話是真是假,而且就算知道是假的他們難道還敢揭穿不成。

聞言那幾個人的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了抽,他們還真就比較清楚這柳家的核心子弟每年能從家族領到多少錢,因為在他們闊少堂中也是有著一名柳家之人那便是柳植。

柳植可是和他們說過這柳家每年給家族核心弟子的錢那都是少得可憐,最多的也就給一千魂幣而已,最少的恨不得只給兩三百魂幣,等於就比一些下人高上些許。

其實之所以他們一直以為柳楓是個廢物,自然也是通過柳植了解到的,不過恰巧這兩天柳植被柳楓打的在家養傷,因此一直就沒來闊少堂,所以他們也沒得到什麼風聲,要是他們知道柳楓是柳家今年族比的冠軍,就算是打死他們,肯定也不會來找柳楓晦氣。

絕世高手 那名為肖少的白袍男子眼珠轉了轉說道「楓少,要不咱們還是先去翠香樓再說吧,如果您還有什麼要求,到時儘管說便是,只要我們幾個能夠辦到就一定不會說個不字。」

此人倒也有些聰明,雖然知道柳楓是在瞎扯的,但卻並未說些什麼,而且他也知道這事情還是先上了酒桌再談比較省事,因此直接提議道。

「對對,楓少,一會兒我們定會敬酒給您賠罪,如果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儘管提便是。」其餘幾人紛紛贊同道。

聽到他們這麼說,柳楓也是微微一笑,對於他們的心思其又怎會不清楚,不過倒也沒有拒絕「那好吧,咱們走吧。」而後又是看向身後的環兒母女二人客氣的說道「大娘我就先走了,如果今後有什麼事情儘管讓環兒來告訴我便是。」

先前的一系列事情自然都落在了母女二人眼中,環兒倒還好些,因為清楚柳楓的實力,自然是沒有太多擔心,不過依舊有些緊張。

可環兒的母親就不一樣了,當她見到柳楓竟然如此厲害,其腦袋都是有些發矇,突然聽到柳楓沖著自己說話連忙驚慌失措的說道「不敢、不敢,柳楓少爺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將來肯定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們又怎敢麻煩您呢。」

見到環兒母親突然變的如此恭敬,柳楓苦笑著開口說道「大娘,瞧您這話說得,不是都說叫我柳楓就行了嘛,哎,算了。」柳楓估計與其說什麼都已沒用,於是又是看向環兒說道「環兒,這幾日你就好好照顧你父親吧,別捨不得花錢。多為大叔買些滋補之物,看他現在的狀態實在太虛弱了,若是再有什麼麻煩就來找我,你不會也跟我這般客氣吧?」

環兒俏皮一笑脆生生的說道「放心吧少爺,我知道了。」在經過此事之後,柳楓的形象無疑在其心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痕迹,她隱隱都將後者當做了心唯一的依靠,雖然後者才僅僅十一二歲,但不知為何只要看到那還不算高大的身影后,其內心就會沒來由的一陣心安。

柳楓卻是不知他的本心之舉已令得一名妙齡少女對他春心萌動…。 柳韓城雖然只是萬青國中的一個極小城池,然而待得臨近午時,這柳韓城內卻依舊是車水馬龍,喧鬧異常。尤其是在柳韓城的主道之上,那更是人聲鼎沸川流不息。

因為在這條主路上,可以說彙集了整個柳韓城內十之七八的酒館、酒樓,來到此處可以看到個家門前都是有著小廝在賣力的吆喝著,陣陣飯菜香氣也是自他們身後的酒樓中徐徐飄散,四溢在了街道之上,引得來此的無數食客紛紛駐足進入其中。

可在這條繁華街道上唯獨就有著那麼一間酒樓比之其它大不相同,在這家酒樓前並沒有那種穿著隨意、不修邊幅的招客小廝,反而是站著兩名鶯鶯燕燕的美貌女子。

雖然這兩名女子很是美麗動人,但那些過往之人沒有一個敢走過來出言調戲兩句,最多只是在人群當中肆無忌憚的瞅上兩眼,最後淹著口水不甘離去。

這酒樓從外面看去顯得十分古樸大氣,但若順著大門看去則能發現裡面的布置又是那麼的奢華高貴。酒店門前來往之人並不算多,甚至可以用稀少來形容,可但凡出入與酒樓者,男子無不是衣裝闊綽、冠袍帶履,女子無疑身著光鮮、穿金戴銀。

從這般陣仗就可以瞧出,此酒樓定然非同一般,而這兒正是柳韓城家喻戶曉的翠香樓,之所以說其是家喻戶曉並非是因為人人都來此吃過,與之相反柳韓城中能夠在這酒樓吃過飯的人或許不足百分之一,常人一輩子的積蓄恐怕也只夠在這裡消費上幾頓而已。

「來來來,楓少裡面請。」那人群涌動的大街上,此時卻有著一處圈子十分寬鬆,那裡正有著六名身著華麗衣衫的少年漫步行進,來往眾人見到他們趕緊躋身避讓,待得他們行遠之後,才會搖頭嘆息一聲然後繼續前行。

而當這幾人來到翠香樓后,便是在周圍人群有些愕然的目光下,有著幾名青年連忙走到一名少年身前恭敬的彎身向請,待迎得那名少年進入酒樓之內后這才紛紛進入其中。

「你們看,那為首的少年到底是誰?我看剛才那幾名青年中好像有著一人是柳韓城葯蘊坊下一輩的接班人白肖吧?」

「好像是,我怎麼還看見劉大財主的兒子劉斌了?」

「可不是嗎,那幾個可都是柳韓城闊少堂的幾位公子,不過那當先一人到底是誰,瞅著其年齡也就十一二歲,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面子?」

「我猜那少年要麼是柳家人要麼是韓家人,而且絕對是核心子弟。」聽得此人這話周圍眾人都是不住點頭表示贊同,不少人還都是嘖嘖出聲感慨異常。

翠香樓頂樓的一個雅間之內,柳楓坐在首位處,偏頭透過窗欞望向外面,柳韓城內的許多繁華街道盡收眼底,看著下面那些來來往往的人群,那般居高臨下之感還真是讓柳楓有些暗自小爽。

其不由得有些感嘆這有錢的人的日子可就是好啊,想那芸芸眾生都是踩在腳下。不過柳楓也明白這個世界可不是光有錢就可以的,在這裡實力才是王道,而只有實力達到尊魂境界時才能夠傲視群雄,將戰魂大陸上的所有人征服而下,如今這樣只不過是井底之蛙、固步自封而已。

『決不能沉醉於現在的美好,我要走的更高更遠』。柳楓心中呢喃一聲,隨即便是將目光收回不再多看。

雅間內,不時有著美貌侍女進進出出,每一位進入房間中的女子都是臉帶笑意,步伐優雅,並且手中皆是端捧著一道美酒佳肴,而不多時在柳楓面前的那張古色古香的木桌上,就已是擺滿了珍饈美饌。

「諸位我們先來敬楓少一杯,算是我們不打不相識。」白肖待得東西全部上齊,就是擺了擺手,將那想要伺候他們的幾名侍女全部轟出,然後這才拿起酒杯站起身來笑著說道。

他這話聲剛落,其餘幾人都是立馬起身拿起酒杯敬向柳楓,只不過這些人中倒有著一人顯得有些勉強,此人正是李大胖。

話說剛才從小巷中出來后,原本李大胖是想趕緊閃人,他可不敢再去湊什麼而鬧了,萬一他們吃飯時沒談攏,柳楓在一個不高興連帶著把自己也打一頓,那可就有怨都沒處喊了。

結果哪成想柳楓直接是叫住了自己,讓與他們同去,這使李大胖瞬間就石化在了當場。以至於他這一路上都是有些悔不當初,暗嘆自己要是早點跑了不就啥事都沒了。

見他們如此客氣柳楓自然不會剝了他們的面子,站起身來端起酒杯說道「好,我也多謝幾位今日的款待了。」話落後,其脖子一揚便是將酒水灌注下肚。

幾人見到柳楓如此痛快,紛紛面露喜色也是脖子一揚將杯中白酒一飲而盡,心頭都是暗道看來這梁子很快就能歇過了。

喝過之後眾人皆是再次落座,白肖看了一眼柳楓還算不錯的氣色,心中定了定,壯著膽子小心說道「楓少,您看今日這事…。」

聽得他這話眾人的目光登時聚集在了柳楓的臉上,顯然這件事才是他們此次前來最為關注的重點。

柳楓見到眾人目光望來卻是笑了笑說道「今天這事的確是韓飛挑唆你們在先。」聽到柳楓這麼說幾人都是趕緊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嘛畢竟著隨便打人是不對地,就算是被人慫恿的可也不該上嘛,就如同李大胖同志一般不是很好嘛。」柳楓拉著長音說道,話語里竟隱隱打起了官腔。

幾人聽到這裡原本還有些放下的心立刻又是提了起來,雖然他們不太明白同志是什麼意思,但大致意思也是能聽懂的,因此都直勾勾的看著柳楓,等待著他的下文。

柳楓見到他們這幅模樣,心中偷笑一聲,再次緩緩的說道「不過至於要怎麼處理,我暫且還沒想好,咱們先吃飯,先吃飯,讓我可以邊吃邊想。」說完這話,他也不理會那大眼瞪小眼的幾人,直接是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雖然他如今已是人魂強者,可也是未曾達到辟穀的境界,這兩天由於環兒不在,可是一直沒有吃好,今日看到這麼一大桌美食,那必須先得大快朵頤一番才是正道。至於這幾個人便先多讓他們膽戰心驚一陣豈不更好。

柳楓心中所想他們幾人肯定是不清楚的,那白肖率先反應過來哈哈乾笑兩聲「對對,先吃飯,咱們吃完了再說。」說完之後其也是動起了筷子。

其餘幾人見到這一幕,不得不笑著迎合,然後開動起來。

不過任誰都是能看的出來,這一桌子上除了柳楓在那裡吃的都是有些六親不認了外,其餘幾人都是在那裡強裝笑顏,食入口中如同嚼蠟…。 這是一個潔凈、雅緻的房間。床榻上紗幔低垂,營造著朦朧氣氛,錦被綉衾,簾鉤上還掛著小小的香囊,散著淡淡的幽香。房屋布置溫暖而又溫馨,陳設之物也儘是少女閨房所用之物。

「小姐,奴婢有一事不知當不當講。」只見在那房屋之中有著一名少女站在床頭猶豫的開口說道。

輕紗之後的床榻上,此時正有著一名女子款款盤坐,透過輕紗仔細看去,雖女子輪廓略顯模糊,但還是能夠斷定這名女子定然生的姿色撩人。

「喜鵲怎麼了?」一道蘊含著些許慵懶與嫵媚的聲音自帷幔之後輕輕傳出,這若是換了個心性不定的男子聽了,就算不氣喘如牛的撲上前去,也會被弄得臉色漲紅。

名為喜鵲的丫鬟斟酌了一下言詞這才說道「我弟弟賴三今日來找過我一趟,他說今日給闊少堂惹了一些麻煩,因此讓奴婢給小姐說一聲,順便..順便求個情,還望小姐饒過賴三。」話到最後喜鵲語氣中有著一抹哀求之意。

「哦?他幹了什麼?」幕簾之後的女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說今日碰到了一個名為柳楓的柳家少爺,原本以為此人好欺負的很,於是便慫恿闊少堂的幾人一起前去教訓,這其中還有著韓飛少爺。」說到這裡喜鵲的聲音明顯低了下來。

聽得柳楓這個名字,紗幔后的女子愣了愣,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原本很是平靜的語調中多出了一抹奇異之味「那結果如何?」

喜鵲小心翼翼的說道「結果韓飛少爺被打的手都骨折了,腹部好像也受了些傷,至於其他人賴三就不知道了。小姐,這次若非賴三出言挑唆,肯定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的,可作為他的姐姐我還是得懇求小姐對他從輕發落。」

喜鵲說道最後都是隱隱帶了一些哭腔,更是直接對著床榻跪倒在地說道。

「喜鵲你起來吧,韓飛本就該挨些教訓了,前一陣我就是提醒過他不要去找柳楓的麻煩,可他竟然全把我這話當做耳旁風了,如今弄成這幅模樣倒也活該。」床榻上的女子開口說道,聽那語調顯然並未因為此事而有所憤怒。

喜鵲聞言頓時大喜感激的說道「謝謝小姐,謝謝小姐。」

對於喜鵲的反應紗幔之後的的女子卻是並未理會,女子沉吟了半晌,低低的呢喃聲音夾雜著興緻極濃的情緒,自後者的紅潤小嘴中輕吐而出「柳楓小弟弟,你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啊,姐姐可是很想會會你呢。」

「阿嚏阿嚏阿嚏」剛好吃飽的柳楓,此時正一臉享受的卧靠在柔軟的椅背里,右手還不時的拍拍脹起的肚子,但突然間其就是沒來由的打了三個噴嚏。

柳楓直接是坐直了身子,掃了掃其餘幾人懷疑的說道「你們幾個該不會有人在罵我吧?」

那幾人聽后連忙擺起頭來,心中卻是暗道『這柳楓該不會是吃飽了,於是開始找茬了吧』。

見他們的表情不似做假,柳楓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然後這才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吃飽了,那就聊聊正事吧。」

聽到柳楓這話,幾人都是一陣眼角抽搐,如今這桌上的菜的確是都被消滅的乾乾淨淨,甚至連個渣子都是找不出來,可是這些菜他們壓根就沒動幾口。

因為這半天幾人皆是有些發傻的看著柳楓一人在那裡狼吞虎咽的吃了,如果不是因為柳楓實力強悍並且穿著體面的緣故,他們都覺得這是一個餓了好幾天的乞丐在於他們共餐。

不過對於這些他們倒並不怎麼在乎,聽到柳楓終於要進入正題了,幾個人都是來了精神,目光死死的投注在了柳楓身上。

「先介紹介紹你們自己吧,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們是誰呢,聽韓飛先前所說,好像你們幾個的身份都不簡單啊。」柳楓笑著開口說道。

「楓少這話說的,我們這些普通世家的子弟就算再怎麼著,那也是無法與修鍊世家的子弟相比的啊。」白肖苦笑著開口道。

「普通世家?修鍊世家?」柳楓有些疑惑的說道。

「正是,這普通世家就如同我們這般,家族裡只有著四五名人魂強者而已,家族的目的僅僅也只是賺錢而已,其實像我們這樣的家族賺的大部分是平頭老百姓的錢。

而修鍊世家就不一樣了,這種家族就像楓少所在的柳家,以及那韓家。家族中可都是有著三四十名人魂強者,而家族內的大部分人皆是忙著修鍊,只有那些沒有天賦的人才被打發出來接手一些家族產業。

其實柳韓城之所以這麼叫,就是因為柳韓兩家基本上各佔了這座城市的一半,就算是我們這些普通世家賺了的錢,每年也都得拿出一部分給予柳韓兩家。」白肖解釋著說道。

聽得這話柳楓略感恍然然後說道「那就告訴我你們叫什麼,家族又在柳韓城掌管什麼買賣。」

「我的名字叫白肖,家中主要做的事草藥生意。」白肖率先開口介紹的說道。

「我的名字叫劉斌,家中主要做的是布匹生意。」又是一名青年開口說道。

「我叫田昊,家中做的都是些糧食生意。」一名少年開口說道。

「免貴姓李,名為李元天,這翠香樓就是我家開的。」一名少年對著柳楓笑著開口說道。

「我叫李大福,家中做的是礦石生意。」李大胖最後也是頗為無奈的開口說道。

在聽到前幾人的話后柳楓都是微微點頭,但心中卻不甚在意,可是當聽到李大胖的介紹后,柳楓的心卻是立刻劇烈跳動起來。

他可是知道想要煉器,那麼這礦石便是必不可少的原材料,而這李大胖家中是做礦石生意的,說不定就認識一些煉器師呢,而且就算不認識想必對於一些煉器上的事也會知道幾分。

想到這些柳楓的眼中奪過一抹炙熱神色,不過其聲音卻是平靜而又顯得隨意的問道「李大胖,你家是做礦石生意的?據我所知這柳韓城內可是沒有什麼煉器師吧,你這礦石能賣給誰?」

聽得柳楓這話,李大胖的臉也是垮了下來,有些叫苦的說道「可不是嗎,這柳韓城中可都很久沒出現一個煉器師了,估計這般再過些年,我們家族都得淪為不入流的小家族了,現在我們只能將開採來的一些普通礦石賣給那些鐵匠鋪,以維持家族正常運轉。

因為那些鐵匠鋪都用不著什麼好的礦石,只需要很廉價的礦石進行煉製。而我們家族這些年來囤積了很多的珍稀礦石,甚至有一些我都是叫不出名來,不過這些礦石那些鐵匠鋪都不收的,因為即使他們有了這好礦石也煉不出來。」

李大胖抓耳撓腮的說道,顯然此事對於他來講特別頭疼。

柳楓聽得這話,不由得愣了一愣,不知道為什麼從李大胖這話裡面,他感覺好像隱約抓到了些什麼,但又一時無法想通,這不由得讓柳楓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瞧得柳楓皺起出的眉頭,在座幾人都是將心提到了嗓子眼,李大胖更是嚇得有些渾身發顫,暗道難不成自己又說錯了什麼,惹到了這尊煞神不成。

「楓少,要不我從家中拿出一些礦石賠償給您,您就把小的給放了吧。」李大胖可憐兮兮的說道。

聽到他這話柳楓也是從深思當中清醒過來,在見到後者神色后不由得一笑說道「那倒不用,我先前就說了,今天這事與你無關,放心吧我不會找你麻煩的。」

李大胖聽到這話瞬間如臨大赦般,一張肥圓的臉蛋上都已經笑成了一朵菊花,美滋滋的嘿嘿道「那就多謝楓少了,您一言九鼎肯定是不會騙我李大胖的。」

沒有在意李大胖話到最後所耍的小聰明,柳楓的目光又是看向了那一直以來膽戰心驚的四人說道「至於你們我倒是可以不與你們為難,今日你們也看到那戶人家了,生活條件很是凄慘,你們既然都是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大財主,那今後就多幫幫那些柳韓城內的貧困百姓吧。」

柳楓那輕飄飄的話語落入幾人耳中,卻是令得四人皆是一愣,本來他們心中以為這柳楓會直接敲詐他們一筆不菲的錢財這事情也就算了,但他們明顯沒想到柳楓竟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怎麼了?沒聽懂?」柳楓臉色微微一沉,聲音變得冰寒的對著愣在那裡的四人嚇唬道。

「聽懂了、聽懂了。」四人忙不迭的出聲說道,看他們那副歡喜的表情顯然對於此事能夠這般輕鬆的解決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柳楓微微點頭,隨即似是想起了什麼語氣中帶著些許警告意味的的說道「別現在答應的快到時候給我陽奉陰違,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幫助那些貧困老百姓,我只希望能夠見到他們吃得飽、穿得暖、住得好。

如果要是讓我發現你們只是裝裝樣子糊弄了事,到頭來根本就是什麼都沒解決,又或者是使出更加卑劣的手段,直接將那些窮人驅逐出柳韓城。」話到此處柳楓的聲音中帶上了一縷森寒之意「那我柳楓定會讓你們的家族布上他們的後塵。」

幾人聽得柳楓這般狠話,心臟都不由得狠狠一顫,趕緊紛紛表示不敢,他們原本還想著等回去后裝裝樣子也就算了,但是現在看來絕對不能如此了。

「行了,你們四個都回去吧,今天的事情我就不予計較了。」見到已取得震懾效果柳楓也就不再多說擺了擺手對著幾人說道。

見到柳楓終於放行,那幾人連忙站起身來「多謝楓少不計較今日這事。」白肖開口說道。其餘幾人也都是感激一番,然後便是對著外面行去。

「記住民窮財盡民困城窮,民富城強眾安道泰」柳楓又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

這四人雖然都是家族少爺,平時也皆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但這幾人可沒一個笨的,其長輩對於他們的培養可並不算差。

因此在聽得柳楓這話後腦中略一思索便是明白過來,當下幾人眼中都是湧現些許震驚之色,這種認知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思想範疇,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話說的非常在理,這使得幾人都是不約而同的回頭看向了柳楓。

少年一襲白衣隨意而坐,偶爾窗外的微風吹進還會稍稍帶起後者鬢角垂落而下的些許髮絲,看起來是那麼的洒脫淡然。

單從外表上看這的確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而已,那張稚嫩的臉龐就是其最好的證明。可若是細看少年那烏黑雙眸則不難察覺,在那裡面除了有著無盡的深邃外,還有著隱約的聰慧流光閃動,使得常人都是明白萬不可只因此子的年齡而有所小覷。

四人再次躬身對著後者抱了抱拳這才一一行出雅間,柳楓這話無疑使得他們有些明白,其實這麼做也將極為有利自身家族發展,雖然前期要施捨與人,但將來所得到的回報難以估量。

甚至現在他們對於柳楓都是有種欽佩之感,與柳楓相比即便是他們的家族長輩都變得有些鼠目寸光了。

「楓少,你這話實在說得太好了。」李大胖使勁一拍桌子說道,柳楓剛才只是讓得白肖四人出去,可是並沒有算上他,因此他也不敢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只能繼續坐在原地。

而當聽到柳楓此話之後,李大胖頓時眼睛一亮直接叫好到,不過隨即他眼睛又是暗了下來「但是就算柳韓城富人再多對我們家族來說那也沒什麼用,我們家族最希望的就是煉器師多,最好柳韓城的人全都是煉器師,那我家的生意才能火爆呢..。」

柳楓聽得李大胖此話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若是煉器師都跟爛白菜是的那他還玩個球啊,不過他倒並未反駁李大胖這話,眼珠一轉順著問道「李大胖這煉器師很難當嗎?他們和普通鐵匠又有什麼區別?」

李大胖見柳楓問起這個頓時來了精神侃侃而談的說道「那是當然,這煉器師絕對不是是個人就能當得,那得需要天意。而且普通鐵匠又怎麼可能和煉器師相比,雖然我們家族沒有煉器師,但曾經也與一些煉器師接觸過,他們煉器那可全是靠魂力煉製的又怎麼能是火焰相比的。」

柳楓要不是怕嚇到面前的這個胖子,恐怕現在早就激動的從椅子上跳起來了,不過他還是強行壓抑下心中的興奮,疑惑的問道「用魂力?那要怎麼用魂力煉製呢?」

李大胖一愣然後用胖乎乎的手揉了揉腦袋,訕訕地笑著說道「其實這些我也是聽家族長輩說的,別說他們怎麼煉製,就算是煉器師我至今都沒見過一位。」

聞言柳楓那原本笑眯眯的看著對方的臉色瞬間僵硬,臉龐之上都是忍不住有著一絲黑線浮現而出,感情這死胖子是在和自己吹牛逼呢不成。

「不過我好像聽他們說過,雖然煉器師與鐵匠有著本質上的差別,但好像有著一些東西還是挺像的。」李大胖摸索著下巴嘀咕道。

聽得他這話柳楓眼睛霎時瞪得老大,直接是一拍腦袋暗罵一聲笨蛋,然後對著李大胖說道「算了算了不和你打聽了,估計你也說不上個所以然來,我一會兒還有事就先走了,再會。」柳楓說完這話也不搭理李大胖,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對著雅間之外快步行去。

如今他終於抓住了腦中那股飄忽不定的思緒,這讓對煉器有著極大興趣卻一直只能幹看著眼饞的柳楓不想在此地停留片刻,現在他只想趕緊去驗證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

看到柳楓轉眼間就是消失在了自己面前,李大胖一時都有些沒反應過來,過得好片刻這才喃喃的說道「柳楓這人其實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動起手來狠了點,但俗話說的好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韓飛弄成那模樣也是自作自受。」

李大胖揉搓著有些肥嘟嘟的下巴仔細的思索著「而且這傢伙很有遠見啊,就連胖爺我都是略有不及。話說以後要不要跟著柳楓混呢,感覺比跟著韓飛有前途多了,看他對待一個丫鬟都能如此維護,那對待朋友肯定就更沒的說了,哪像那個韓飛撂下我們直接就閃人了,不過他那麼護著那個小丫鬟是不是他們…,嘿嘿嘿。」

話到此處李大胖發出一陣猥瑣的笑聲。

如果柳楓還在此處定然會將眼前這胖子直接踹飛而出,不過也會為這胖子的聰明頭腦感到有些訝異,但註定匆匆而去的柳楓是聽不見這些話的了。 出了翠香樓,來到了了繁華大街上,柳楓望了望四周的人群,便是選定了一個方向快步行去,沿著街道走了幾分鐘后,柳楓便是隱隱聽見「叮噹、叮噹…。」的打鐵聲音不斷的在柳耳邊回蕩著。

柳楓趕緊快步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前行了一些距離,柳楓又是轉過一個路口,柳楓終於發現在這條路的右手邊第三家,赫然便是有著一個從外面看起來很是大氣的鐵匠鋪。鋪面門口人來人往,而那進出店鋪之人更是絡繹不絕。

柳楓眉頭微皺的看了看這明顯生意很是火爆的鐵匠鋪,思索了一番后,終於是狠狠一咬牙,不在看它徑直離去。柳楓足足走了半個時辰左右,中途也是路過了好幾家鐵匠鋪,不過柳楓都是未曾停留,直接從那些鐵匠鋪的門前穿過離去。

這裡是一處有些偏僻的地段,周圍很少有著行人路過,而柳楓的面前正有著一間顯得十分簡陋的打鐵鋪。看著面前的鐵匠鋪柳楓終於是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停下了腳步。

先前聽了李大胖的話柳楓瞬間有所感悟,而這裡便是他的驗證之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