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注意到沐毅的你東張西望,陶明則是非常奇怪的問道。

「沒什麼,可能是我的錯覺罷了。」

沐毅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人注視自己,所有人都是全神貫注的看著大長老和靈皇獅之間的戰鬥,難道是自己太敏感了?沐毅想到。

。。。。。

在另一邊,靈皇獅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只是一點輕微的擦傷而已,只就不得不讚歎魔獸的體質了,若是人類受到大長老的這一拳的話,即便是同等級的強者,最低也會吐血,而它只是感覺身體內血氣翻江倒滾。

「人類,你惹惱我了,你竟然敢傷我。。」

靈皇獅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大長老華天道,這麼長時間了,從來都只有它傷別人的情況,從來沒有別人傷它的時候,今天它竟然受傷了,這如何讓它不惱怒?

「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大長老淡淡的說道,他不想鬧事,但是也並不代表他怕事,若是有人欺負到他天羽靈院的頭上來的話,他是第一個不答應。

「靈火!!」

靈皇獅也不多說廢話了,直接把自己體內的本名火焰給召喚了出來,當那靈火出來的那一霎那,周圍的溫度瞬間升高了很多,不少樹木甚至岩石都是直接被靈皇獅的本命火焰給直接化為烏有,那白色的火焰恐怖至斯。

「你竟然連本命靈火都修鍊出來了。」

看到這本命靈火之後,大長老本來波瀾不驚的臉色的也是在此刻悄然變幻,他可是知道這本命靈火的厲害,這是獸類的手段,煉出本命之物,那威力不必一件靈物差,而眼前這靈皇獅煉出的是那本命之火,即便是靠的比較遠,大長老也能夠感受到其中傳出來的驚人威力。

「這可是你逼本皇的。」

看到眼前這個討厭的人類露出害怕的神情,靈皇獅也是冷笑道,它本來是不太想要動用這本命之火的,畢竟這本命之火使用一次對它的傷害也是相當的大,自己當初可是好不容易將之煉出,差點死掉,本想當作底牌使用的,可是今天被眼前這個人類弄得實在火大,直接召喚出來了。

「雖然你有本命之火,老夫你也不懼你。」

收起了吃驚的心情,大長老淡淡的說道。

「哼,怕不怕不是你說了算。。」

靈皇獅自然是不相信眼前這個老頭所說的話,對於這東西的威力它可是相當清楚。

對於靈皇獅的不屑,大長老也不反駁,他袖袍輕輕一揮,一件長槍閃現在了大長老面前,長槍約有兩米長,從槍尖上散發出一股攝人之息,槍身輕輕的顫抖,從槍的身體里似乎傳來了龍吟的聲音。、

「那就讓我和我的龍吟槍讓你知道是不是我說了算!」

大長老上前一步,把長槍直接握在手中,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的體內蔓延而開。

「竟然是靈物,而且是等級不低的靈物。。」

那靈皇獅也算是識貨,認出了這長槍的品級、 楚雲瑤抬腳往前走「舅舅跟我一起去吧。」

「不了。」溫庭筠立在原處「她大概不怎麼想見到我。」

南母無奈的嘆了口氣「少夫人,我帶您過去吧,您幫我勸勸她。」

楚雲瑤察覺到氣氛有些凝重了,只得跟著南母往後院走,壓低了聲音問「夫人,南煙病的很重嗎?到底怎麼了?為何沒有早點派人通知我?」

南母聞言,氣不打一處來,語氣里透著恨鐵不成鋼「少夫人,你說溫公子多好啊,有才有貌,為人謙遜寬和,待我們二老簡直如親生父母一般。

可她偏偏鬼迷心竅,硬是喜歡一個到現為止都沒露過面的男人。

也不知道那登徒子對她說了什麼,她對那人死心塌地到了想要等待一生的地步。

這可如何是好?」

楚雲瑤「」

原來南煙是得了相思病?!

楚雲瑤在心底默默的替舅舅默哀了片刻,寬慰南母「您別生氣,我先去看看南煙,說不定很快就開解她了。

要是她真的非那人不可,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把那不負責的龜孫子找出來,擰到南煙面前,讓那傢伙負責到底。

不會耽誤了南煙一生的。」

南母愁苦的面容總算舒展開了,站在門口「少夫人,我就不進去了,你們年輕人在一起,容易解開心結。」

楚雲瑤點點頭,推門進去。

見窗戶半闔著,卧房裡有幾分幽暗,南煙病怏怏的躺在床上,面朝著裡面,露出一頭烏黑的青絲。

聽到開門聲,南煙溫柔虛弱的嗓音飄過來,透著幾分堅定,「你們別再勸我了,我也知道溫公子是個好人,可我已心有所屬。

就這麼接受溫公子,對我和溫公子都不公平。

你們從小教導我,做人要問心無愧。

如果我跟溫公子在一起,他對我越好,我會越發愧疚,這輩子都會寢食難安。

你們忍心我一輩子活在痛苦中嗎?」

楚雲瑤摸了摸下巴,對舅舅又增添了幾分同情。

舅舅謫仙一般的男子,竟然也被發了好人卡,這個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

楚雲瑤頓時對南煙心底的那個男人多了幾分怨怒。

楚雲瑤隨手帶上門,「南煙姑娘,我是楚雲瑤,聽說你病了,過來看看你。」

南煙聞言,轉過身子,水波粼粼的煙眸底閃過一道光亮,撐著手臂坐起來,看著走進來的楚雲瑤。

見她身後空無一人,眸底的光亮又迅速黯淡下去,握著手帕,捂著唇,輕咳了幾聲「少夫人,讓你見笑了。」

「怎麼會?」楚雲瑤打開窗戶,讓外面的陽光照射進來,拖了張椅子在床沿邊坐下,認真打量著骨瘦嶙峋的南煙。

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南煙整個人瘦的皮包骨了。

原本就很小的瓜子臉變得尖尖的,臉頰都快要凹下去了。

單薄的白色中衣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露出一大截精緻的鎖骨和修長的頸脖。

眉眼間依然帶著媚色,只是增添了許多憔悴。

本就傾城的容顏多了些許的病容,如病嬌西子,弱柳扶風,更顯得楚楚動人,我見猶憐。

相思病真是害死人! 第三十章天梯的位置

戰鬥過後,大長老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狼藉,各種碎石,樹木的殘渣遺留在這裡,還有不少坑坑窪窪的洞,彰顯著剛才的一戰是多麼的激烈。

面對靈皇獅的逃跑,大長老並沒有選擇去追,因為他也是受了傷,若是強行要滅掉靈皇獅的話,它臨死反擊也是不容小覷的,畢竟再怎麼說它也是皇境的高手,若是把它逼急了,說不定會和自己來一個同歸於盡。

這種事**類不一定能幹的出來,但是對於高傲的靈皇獅來說是絕對能做的出來的,所以大長老認為給它足夠的教訓就行了。

大長老把自己手中的龍吟槍一收,然後身形一掠眨眼的功夫就閃到天羽靈院的門口,用獨特的手法把院門打開之後,走了出去。

「大長老你沒事吧。。」

看到大長老進來之後,陳長老還有幾位導師都是上前關切的問候道。、

「沒事,只是收了點輕傷而已,真是沒想到靈皇獅獨特的音波攻擊連原力都能夠輕鬆的穿透,若非有龍吟槍的守護,估計被迫逃開的就不是它,而是我了。」

大長老輕輕的擺了擺手說道,那音波攻擊的確是相當的強橫,可以算是那靈皇獅的一招殺手鐧了,本來是無往不利的,可惜對上了擁有著靈物,並且擁有著豐富經驗的大長老,這靈皇獅的音波能不無功而返嘛?

其他的學員都是站在或遠或近的地方,看著大長老,雖然嘴上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羨慕之情不言而喻,今天,他們總算是見識到了真正的戰鬥,比平時他們小打小鬧的戰鬥強多了,通過這場戰鬥,他們終於明白外界的世界是有多麼殘酷。

「各位學員,我知道你們心中有很多的感概,但是請不要好高騖遠,把你們的基礎打牢,一步一步,不要妄圖一步登天,總有你一天你們會達到這個境界的。」

大長老正準備離去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站住腳步,面對著所有學員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一轉身,身形漸漸消失不見,留下了一群學員在思緒著大長老的話。

而其他的幾位導師和長老也是紛紛離去了,看到好戲已經沒有了,絕大部分的學員已經開始撤退,準備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了,自然的,沐毅還有陶明兩人也不例外。

「等一下,兩位學弟。。」

可是當他們剛剛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一聲男聲從他們的背後響了起來。

「有什麼事情嘛?」

沐毅和陶明轉過身一看,發現有兩個學長站在身後,一個面無表情而另一個則是面露微笑的看著自己二人,先前出聲的應該便是面帶微笑的那位學長,沐毅淡淡的問道。

「呵呵,沐毅學弟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我叫何夕,而站在我旁邊的這個你叫他吳鑫就好了,我們是怡幫的人,誠心的想要邀請你加入我們怡幫。」

何夕首先是介紹了一下自己說道,順便也把自己身邊的吳鑫也給介紹了,然後簡單明了的說明了一下自己的來歷。

陶明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怡幫可不是什麼小幫派,可是在天羽靈院里排名第二的大幫派,即便是金雲的金會在其面前也是弱了一籌,真是沒有想到,他們會主動來邀請沐毅加入,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更讓陶明沒想到,因為沐毅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

「不用了,我想我不太想要加入什麼幫派的,謝謝。」

沐毅聽到又是這件事情,想都沒想的拒絕了,然後示意陶明走。

唐先生今天表白了嗎 「哎,別走啊。」

看到沐毅轉頭便要離開了,何夕趕忙走到沐毅的身邊,阻止道。

「怎麼?難道兩位學長想要動用武力來逼迫我加入你們勢力嗎?」

沐毅見此冷冷的說道,他最討厭別人要求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所以對於何夕來說他是一點好臉色都沒有。

「不不,想必你是誤會了,我們是不會強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的,我們只是抱著和你協商的態度。」

對於沐毅的態度,何夕也是不以為然,他從別處也是打聽到了,沐毅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來硬的話是能適得其反。

在兩個說話的時候,其他兩個人,吳鑫是站在何夕的身邊,不想說話,酷酷的看著沐毅,他的個性就是這樣,而陶明也是靜靜的站在這裡,畢竟不關他的事情。

「哦?協商,我現在不想加入,你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讓我加入。」

沐毅挑了挑眉說道,他現在不著急著離開了,而是站在這裡看著何夕到底想要說什麼,他倒要看看何夕有什麼辦法。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好了,天梯,你聽說過吧。。」

何夕直接說道。

「那又怎麼樣。。」

沐毅示意何夕繼續說。

「既然你聽說過天梯,那自然也應該知道天梯的作用吧,而我邀請你加入的條件就是這個,我可以讓半年天梯的使用權給你,如何?你要知道,想要進入天梯的話,必須要是百榜的強者,而想要進入百榜,那就要看每年一次的百榜爭奪戰了,而這一次的百榜爭奪戰已經在你們新生入院之前已經落幕了,你想要進入天梯的話,可要等很久了哦。」

何夕笑著說道,雖然有些不舍,但是為了完全老大交給自己的任務,也豁出去了。。

「。。。。」

陶明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們雖然剛剛進入天羽靈院沒有多久,但是也聽過了天羽靈院有著一座獨特的修鍊寶地,名叫天梯,在那裡面,天地靈氣是外界的好幾倍,據說越往上,修鍊的益處就越大,幾乎所有人都是削破頭皮都想要進去。

但是全天羽靈院里共有幾千號人,想要進入那百榜又是談何容易?能夠進入百榜的人無一不是強中手,先不說新手第一年是進不去天梯的,就算是第二年,第三年也不一定能夠進入啊,畢竟競爭實在是太理解了,就一百個位置,確有幾千號人盯著。

當然,這個位置是允許讓給別人的,只要原主人同意便可,可惜誰會把自己倖幸苦苦得來的位置讓給別人?除非是特別親近的朋友。

所以何夕用這個天梯的位置來吸引沐毅的話,讓沐毅已經沉默下來了,態度不再像是一開始那麼的堅決和果斷了,畢竟這個條件即便是他也相當的心動。

「如何,而且你加入我們怡幫絕對不止這些好處,我們還可以免費讓你參閱一本中級武學。」

何夕看到沐毅猶豫了,於是在下了一個猛料道,反正老大那有兩三本中級武學,讓沐毅學一本又無礙的。

吳鑫聽到何夕這麼說,雖然有點想說要拉攏沐毅真的需要下這麼大的猛料嘛?但是想了想又把到嘴的話給咽了回去了,畢竟老大的眼神從來沒有錯過,既然老大說沐毅值得拉攏的話,那就真的值得拉攏。

「好,那就依你所言!」

沐毅思緒了一會兒之後,點頭答應道,自己以後還要去外面的繁華大陸去闖蕩呢,不僅僅是為了見識世面,更加重要的是為了尋找自己從未謀面的父母,而闖蕩大陸的前提呢,肯定是要有著足夠的實力作為依仗,現在對自己來說,提升實力是作為重要的。

既然如此,那吳鑫提出的條件那就相當的誘人了,那麼就選擇答應沐毅給出的條件,因為這實在太讓沐毅心動了。

「呵呵,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

何夕聽到沐毅答應了自己的要求,終於鬆了一口氣說道,這種條件下,若是沐毅還不答應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沒辦法了。

「沐毅,你們認識?」

正當何夕跟沐毅兩人說話的時候,一聲清脆的女聲從背後傳來,幾人回頭一看,發現青靈站在後面,看著沐毅在和兩個不認識的學長說話,問道。

「嗯,他們是怡幫的人想要邀請我加入,你要一起加入嘛?」

沐毅對眼前這個女孩心中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好感的,所以邀請道,她獲得了中級慧根,應該能進入怡幫。

「呵呵,有這麼美麗的學妹加入我們,我們自然是很高興了。。」

何夕笑呵呵的說道,心裡暗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他們每年都是要邀請新生加入來增加新鮮血液,沐毅倒好,直接送上門來一個,而且是這麼漂亮的學妹。

「陶明你也一起加入吧。。」

沐毅望了望站在一旁沒有說話的陶明說道,他對這個雖然實力不太行的朋友但是心地還是非常不錯的陶明還是很有好感的。

「我?我也能加入嘛?」

聽到沐毅的邀請,陶明有些詫異的指了指自己,問道,他沒有想到,沐毅會邀請自己,同時為沐毅這個時候還沒有忘記自己而感到感動。

「呵呵,當然可以了。」

何夕笑著說道,不過心底還是有些暗自嘀咕的,畢竟這個新人連凡境都沒有達到,是有點菜了,不過能邀請到沐毅,那應該算是很不錯了吧。 楚雲瑤拿了個靠枕墊在她的身後,「你靠著吧,聽說你好幾日都未曾吃東西了。」

「我吃不下。」南煙靠躺在床頭,淚水滾落下來「我愧對父母的養育之恩,愧對溫公子的深情厚誼,不知該如何是好?」

南煙年過二十,早已過了及笄之年,又在風塵樓里打滾了幾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