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冰雲控制著赤冶,快速的摘取果子。

二十枚!!

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這一下子同時包裹三枚果子,瞬間就將其捲入赤冶中。

二十三!

二十六!

……

呼——

二十七!!

終於,她已經將果子全部收進來了。然而蛟龍與玉靈等人還在大戰中,根本就沒有發現到這邊的情況。

守護在周圍的烏雲等人,也都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發現木冰雲正在收取神奇蘭花的時候,也忍不住露出欣喜之色。

收取神奇蘭花就要快得多了,當她將所有神奇蘭花收集起來的時候,身上也是有些濕透了。

「好了,郁,我們走!!」

隨即,她試著慢慢的退出,剎那間,玉汐的聲音響起:「不好了,有人將玄靈聖果偷走了!!」

這一聲吼,不僅僅驚動了與蛟龍戰鬥的眾人,也將蛟龍本身驚動了。

蛟龍憤怒的嘶吼一聲,不再攻擊這些人,轉頭看向自己的尾部,發現真的只有一棵光溜溜的小樹的時候,整個蛟龍都憤怒了。

「該死的人類!!」

「抓住他們!!」

「那是木冰雲和蒼鬱!!」

秦凡還是認得這兩個人,蒼鬱不就是將秦義山殺了的那個人嗎?

他可沒有忘記,這一次還有一個目標是什麼。

現在蛟龍已經不執著攻擊他們,所以他們得以空隙,連忙往木冰雲這邊衝過來。

就在烏雲等人要出來的時候,就收到了木冰雲傳音,竟然是要他們逃離。

烏雲猶豫了一下,想到木冰雲肯定不會隨便讓自己處於危險,肯定是有什麼動靜。

於是,烏雲帶著人快速的逃離了。

就在這個時候,木冰雲落在了蒼鬱的旁邊,二人身影快速的躍起,剎那間,從她的手中飛出來一個個金黃色的果子,頓時往玉靈等人唰唰的就飛過去。

玉靈等人見此不可能不接到,蛟龍看到這些人竟然揣了自己的果子,瞬間就往玉靈等人攻擊去。

就在這個時候,也是瞬息之間的事情,木冰雲與蒼鬱腳踏踏雪追雲獸,唰的一下就消失在天際。

這一幕,簡直讓玉汐,秦凡等人恨得咬牙,還不得不與蛟龍戰鬥。但是這個時候,蛟龍已經因為縫隙已經讓開了些距離,眾人商議了一下,全部往木冰雲二人消失的方向追趕過去。

於是,在卷竹林中部,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一條巨大的蛟龍騰飛在半空中,一邊憤怒的嘶吼,一邊憤怒的謾罵,追趕著前面幾個神王境界的強者。

至於玉靈二人帶來的那些人,早就被蛟龍嚼碎吞入腹中去了。

「該死的人類,你們都應該死,你們是逃不出本龍的手掌心!」空中,蛟龍往前面拍著巨大的爪子,強大的風,讓前面騰飛的玉靈秦凡等人一點也不好受。

「他們往深處去了!!」

龍應天拿出玄明鏡看了一眼,「秦長老,我們要不要追?」其實龍應天也有些不甘心,但是想起卷竹林深處的可怕,又有些猶豫。

就算如今他是神王二階了,在中部行走,都十分的小心翼翼,更不要提及到卷竹林的深處了。在那裡去的人,就沒有見幾個能夠回來的。

秦凡臉色難看極了,不由看了眼玉靈:「玉靈姑娘,你覺得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玉靈面容冷冷的,但是從她的眼神與眉宇間的煩躁,依舊能夠看得出來,她心頭也十分的憤怒。本以為能夠輕而易舉的摘取玄靈聖果,倒是沒有想到,被人捷足先登,還是區區兩個小螞蟻。

「千萬不能夠放過他們!!」玉汐咬著牙說道,失去雙臂的玉汐樣子很是可怕,一雙絕美的臉蛋兒已經扭曲得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了,「玉靈姐姐,一定要將他們抓住,他們竟然敢趁機將我的玄靈聖果盜走了,我一定不會讓他們好過!!」

「該死的小螞蟻,對了,那個紅衣女子不是有一雙很漂亮的手嗎?」玉汐眼底閃爍著興奮,「等會兒將他們抓住,把她的手砍下來,本姑娘要了!!」

玉汐全然不覺得自己的話有多麼的血腥,玉靈自然也不覺得,比這樣還血腥的事情她們都做過,還不差這麼一點點了。

「好,絕對不放過他們,」玉靈眯了眯眼,「玉汐,我告訴過你,千萬不要瞧不起小螞蟻,方才那一紅一黑的男女,不就是玉嬌畫出來的那兩個嗎?」

聞言,玉汐瞪大了眼,隨後在腦海裡面回憶起來,面容更為猙獰:「是啊,就是他們,真的是得來不費功夫,玉靈姐姐,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將他們殺了!還有,木冰雲的雙臂,是我的,你們誰也別和我搶!!」

秦凡心頭有些噁心,他才不會搶一雙血淋林的手,心道這碧霄宮的娘們兒還真的是變態得很。心中雖然瞧不起,但是他現在知道,只有雙方聯手,才能夠對付蛟龍,並且從那兩人的手中拿回玄靈聖果。

「秦長老,這一次,咱們必須聯手!!」玉靈嚴肅的說道,輕輕的瞥了眼身後追趕而來的蛟龍,「得先想個辦法將這頭畜生宰了,否則根本無法收拾那兩人。」

秦凡連忙點頭:「確實如此,只是,等我們將這兩頭畜生宰了,豈不是會失去那兩人的行蹤?」

玉靈卻淡淡的一笑:「秦長老放心吧,我已經鎖定了他們的氣息,只要他們從卷竹林的深處出來,在一定的範圍內,我一定能夠感覺到。」

「既然如此,那麼咱們先將這頭畜生宰了!!」龍應天眼底閃爍著火熱。 第1004章解釋

鄭和元皺眉:「難道不是?」

黃玉嘆口氣:「當然不是。」

「鄭大人,這段時間陛下對我如何,你想來最是清楚。」

「之前大理寺開堂審案,弄倒了陳王,還險些牽連了皇室讓得璟王與皇室交惡,陛下早已經對我生厭,剛才在殿內,我又揭穿了三皇子。」

「鄭大人應該也知道這段時間三皇子有多得聖寵,自從圍場回來之後,咱們這位陛下難得生了慈父之心,對三皇子可謂是疼愛至極,就連之前他被璟王廢了手,陛下也能明貶暗褒,想盡辦法的替三皇子將來鋪路,讓他入了戶部,享了諸皇子中頭一份的恩寵。」

「陛下性情如何你也知道,他對三皇子這般厚待,如今卻被我當眾揭破三皇子所做之事全是偽裝,而他之前的那些恩寵和厚待也因此全都成了笑話。」

「如果你是陛下,你會如何?」

鄭和元神情動了動,卻依舊緊抿著嘴唇沒說話。

黃玉看著鄭和元認真說道:

「三皇子的事情,其實我不想交給別人,甚至想要親自審理,可是陛下斷然不會准允。」

「他只會惱恨我揭穿三皇子之事,揭破他們父子親情的假象,不遷怒於我已是不易,又怎麼可能讓我來審三皇子的案子?」

「朝中的那些大臣當中,要麼是與二皇子親近,要麼是與五皇子關聯,剩下的當中又有太子和璟王的人,根本沒有幾個能夠不偏不倚保持公允之心,誰來審三皇子都有可能會有所偏頗。」

「唯獨鄭大人,你行事向來公正,絕不會勿枉勿縱,更不會因為他人逼迫便冤枉了誰。」

「這件事情除了你,我實在不知道還有誰能來勝任。」

鄭和元聽著黃玉的話,抿了抿嘴唇說道:「你當真是這麼想,不是為了推卸責任?」

黃玉正色道:「當然不是,鄭大人,你我認識這麼多年,你難道真覺得我黃玉會是貪生怕死之人?」

鄭和元聽到黃玉的話下意識的在心中搖頭。

這朝中誰都可能因為懼怕權貴,貪生怕死,可惟獨黃玉不會。

當年他還曾只是小吏之時,就敢與朝中重臣硬頂著來,後來坐上大理寺卿之後,更是當著先帝、太上皇的面兒逼死了朝中親王,如今又弄到了承恩侯和陳王,這膽子可謂是衝破天際了。

他要還是貪生怕死,怕是這朝中所有人都是鼠膽之輩了。

黃玉見鄭和元臉上神色微霽,這才繼續說道:

「這樁案子陛下交給誰都不會放心,唯獨你陛下最是信任,所以就算我剛才不提,陛下最後也定會將這件事交給你。」

「我提出來,只是想告訴陛下,我剛才所說的那些事情並無針對三皇子之意,只是不想讓陛下被人蒙在鼓中,更不想我大燕的將來生出一個心懷異心的皇子來。」

「如若三皇子當真暗中與南梁來往,甚至有意借南梁之力來做什麼事情,那簡直無異於與虎謀皮,將來我大燕所有的一切簡直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鄭大人難道就甘心嗎?」

(本章完) 林嘯一行人躲在某個地方,親眼看到木冰雲一行人逃竄進了卷竹林的深處,而後蛟龍追趕其他人的場景,此刻背後都是冷汗。

他擦了擦冷汗道:「他們還真不要命,這都敢去弄!!」

「老大,咱們怎麼辦? 遠心 小姐和公子已經進去了卷竹林深處,怕是凶多吉少了,咱們要不要進去尋人?」

虎嘯傭兵團的人員有些擔心說道,畢竟他們已經投靠了木冰雲,先前則是受了他們的恩惠。他們都是一群有情有義的人,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自行逃離。

祝春風冷笑一聲:「你們還是趕快逃走得了,他們怕是沒命了。」

「你沒有資格說話,再說,只要你祝春風不死,代表著烏姑娘就沒有事!!」林嘯絲毫不覺得這話有點戳祝春風的心窩子,後者果然被說得面紅耳赤。

先前也只是痛快木冰雲一行人進入了卷竹林深處,有些幸災樂禍,現在他又想起來了,若是烏雲等人沒命了的話,那麼他豈不是也會跟著死?

這麼一想,祝春風整個人都有點哆嗦,面色蒼白又擔憂的模樣,讓林嘯嗤之以鼻。

「咱們就在這裡等著,若是小姐活著,定會從這裡出來,兄弟們,咱們既然已經選擇跟了小姐,就不能夠後悔,所以我選擇賭了,現在若是有人想要離開的話,我也不攔著!!」

林嘯眼眸瞪得大大的,他說的這個話是真心的,沒有必要讓所有人陪著他冒險。

「老大,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既然你已經決定,那麼兄弟們自然都聽你的。那麼咱們就在這裡等著,就算是進去,估計也是給小姐與公子增添麻煩。我們等在這裡,說不定到時候還有些照應。」

林嘯十分的欣慰,這也是他為何執意要想盡一切辦法,保住虎嘯傭兵團的原因。

這群與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過。

「好,兄弟們,掩去氣息,咱們伺機而動。」

且說木冰雲一聲令下,讓所有人往卷竹林深處逃離之後,感覺到後面沒有人再追趕的時候,他們才匯合了。

「損失了三枚聖玄靈果。」木冰雲淡淡的說道,「不過,能夠在那種情況下只損失三枚,已經收穫還不錯。」

秦瑩綾深呼吸了一口氣,聽到她的話,忍不住拍拍胸口,「木姑娘,你真的是嚇死我了,先前我還生怕那蛟龍反應過來,一個尾巴就甩到你的身上,索性最後成功了。」

「若不是那綠色衣裳的女子出聲,冰雲也不會發現。」烏雲也是有些心有餘悸,「不過,現在他們定是在外面守著的,我們卻到了卷竹林的深處,進退兩難。」

「只是站在這裡,我就能夠感覺到裡面危機四伏,比先前那蛟龍給我的感覺都危險。」陶然揮了揮扇子,目光轉為警惕,「這裡的妖獸,比蛟龍強大多了,怕是各個都是四階神級以上吧?」

「是有點可怕,我的心都跳得很快。」應常青閉著眼,「我彷彿聽到了許多心跳,好強大的氣息,不,是好多強大的氣息,似乎我們被包圍了。」

應常青猛然睜開了雙目,就看到周圍果然是出現了一大群各式各樣的妖獸,簡直差點沒有將他給嚇暈了。

他臉都白了一下,烏雲將自己的氣息全部斂去,一點也不敢透露出來。

媽呀,怎麼這麼多強大的妖獸,若是這些東西知道她是上古神獸的話,還不一口一口的將她給撕爛!!

可怕啊!

「小常青,本姑娘發現了,你就是個烏鴉嘴!!」

蒼鬱緊緊得握住木冰雲的手,將她整個人都保護在懷中,眼內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警惕。

「沒有一頭是三階神級的。」秦瑩綾咽了咽唾沫,忍不住回頭望了眼幾人,頓時張大了嘴巴,面目表情很是誇張:「怎麼可能??」

對於秦瑩綾忽然提高的聲音,成功吸引了嚴肅的幾人。

「秦姑娘,怎麼回事?」

木冰雲挪動目光,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忽然就出現了這麼多的妖獸,還是這般的強大,更奇怪的是,就將他們望著,也不過來將他們吃了?

秦瑩綾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木姑娘,我發現……」她咽了咽唾沫,滿臉都是不可思議,她發現與這些人相處了之後,整個人的表情都豐富了不少。

「秦姑娘,你發現了什麼?」烏雲也有些忍不住了。

秦瑩綾狠狠地吸了一口氣,無比嚴肅慎重的說道:「我發現,你們的氣運沒有降,還在漲,不對,是在瘋狂的漲,很瘋狂的漲,木姑娘,你能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

秦瑩綾使勁兒的壓制著自己的心,生怕它從體內給蹦了出來。

好可怕的人!!

好可怕的氣運!!

明明是在危機四伏之地,氣運不降反而大漲了。

這個時候,她真的很想見見她的師父落凰,很想問一問,這個究竟是怎麼回事,好像在這幾人的身上,總是能夠發生一些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

秦瑩綾說完之後,一直盯著幾人的面部表情,發現他們竟然十分的平淡,都忍不住跳起來罵魂淡了,他們怎麼能夠這麼的平淡??

好歹她是一個如此文雅的人,都變得如此粗魯了。

「木姑娘,烏姑娘,難道你們不覺得很驚訝?」

秦瑩綾的心頭實在是有一股悶氣啊,他們難道不知道她已經受到了很多刺激嗎?

為什麼要一副他們什麼都不在乎的表情?

簡直是著急死她了。

她見木冰雲與烏雲稍微點了點頭,真的很想跳起來做點什麼。

不過她沒有做什麼,反而望著陶然與應常青,「你們不覺得很驚訝,吃驚,不可思議嗎?」

二人搖頭,異口同聲說道:「我們看不到。」

看不到,看不到,所以他們真的一點也不驚訝,實際上若不是秦瑩綾說起,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氣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