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話音落下,火柴和老黑便異口同聲地開始猜丁殼:「石頭剪刀布!」

結果很快出來:老黑出了剪刀,火柴出了布。

「老黑輸了,來!我背,走起!」蘇蔓不等倆人核實對答案,一把抓過老黑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一架,「隊長,跟上,我們走!」

老黑頓時覺得天崩地裂,彷彿伸手霍彥霆已經對著他嗖嗖嗖放著冷箭:「我……我出……我怎麼就輸了?」

蘇蔓抿唇回答:「你出了拳頭,火柴出了布,一局定勝負,誰也別磨嘰了。」

聽著蘇蔓的這個答案,老黑沉默地乖乖任由蘇蔓攙扶扛著他出了廢墟口,倆人剛立定,霍彥霆攙扶著火柴也出了廢墟。

此時煞風乍起,似乎在對世人宣告——活閻王回來了!

「隊長,你和火柴跟在我身後,跟著我們的腳步過去。」蘇蔓提醒道。

「並肩。」霍彥霆冷冷撂下倆字,然後解開蒙著眼睛的布條,寒眸未開卻已然煞氣澎湃,「我要與你並肩,和你並肩。」

話音落下,蘇蔓微微側身,然後踮腳在霍彥霆的眼皮上親吻一下。

一旁的老黑和火柴突然感覺氣息逼近,趕忙彆扭地嘴皮不利索地呼喊:「你倆要膩歪可以,完全可以放了我們,我倆自己能爬出去。」

蘇蔓:「……」

霍彥霆:「……」

蘇蔓收回踮起的腳尖,然後對霍彥霆說道:「隊長,我們走。」

「好。」霍彥霆悶聲應了一下,並肩與蘇蔓走著。

這次,蘇蔓腳步不快,全程顧慮著霍彥霆這邊的情況,而遠處大鳥、鍋灰和胡半仙也已摘掉布條,三人相互攙扶著等待霍彥霆、蘇蔓、老黑和火柴朝他們走來。

這一幕讓無數人動容,蘇蔓吸了吸鼻子高喊:「雷霆人,不放棄;雷霆人……」

「不拋棄!」雷霆眾人的聲音震響天際。

(本章完) 「我身體中毒,神智清晰,所以沒有發生你們那樣的事……不過看你們旖旎悱惻還真是看膩歪了呀……」鳳凰笑道。

冷焰龍更加不好意思了,水郎也不好意思了……

讓冷焰龍心裡失落又湧起波動,十分不尋常的還有另一個原因……

龍的吻一定給最愛的人,否則就永遠也找不到世間的真愛了,也就是說冷焰龍從此和****無緣了……

而龍族向來潔身自愛,不會隨便親吻誰,一旦親吻,那必須確定是自己的愛人……

這一點讓水龍有些惆悵……

他餘光看了眼水郎,不成想,水郎也正看著他呢……

原本大家是朋友,平安無事,可目前卻變得十分彆扭和怪異……

兩人目光交匯一瞬間,又各自避開了。

鳳凰沒有察覺到兩人的異樣,還在吧唧吧唧的說著兩人都神魂顛倒互相親吻景象,而且描述的十分逼真,讓兩人簡直是無地自容了……

這邊無地自容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骷髏手啊。

他還對著黑暗徐徐說道:「黑暗公主,黑暗公主,你可別走啊,我的一番情誼,你可不能辜負啊,好歹我也是遠古大神的骨頭啊……」

人蔘娃娃過去一個,都被它給推開了,骷髏手執著的追求著黑暗精靈啊……

最後,人蔘娃娃使用人海戰術,將它給撲到了,不了,關節又老又脆,骷髏手散落一地,呼啦一下子全都碎了……

碎的了骨頭還是不死心,依舊對著樹林深處告白。

人蔘娃娃們吐了他滿身的解藥,他這才閉嘴了,四散在那叫著渾身舒坦。

紫年和落月過來,紫年使出骷髏之火,落月用冰雪能量和空間里的藥劑彷彿器鼎中煉製一下,隨後給骷髏手接上了。

骷髏手徹底清醒過來了……

「咦,你們都圍著我幹嘛……」骷髏手莫名其妙的問。

「別裝蒜了,我們知道你不會失憶的,我們只是在欣賞你正在對什麼黑暗公主表白自己那顆饑渴的內心呢……」鳳凰嘲諷著說道。

「哦,被發現了……」骷髏手十分不好意思。

「好啦,我們知道你是中毒了。不是真心話。」斑斕飛過來,這裡面出洋相最少的就是斑斕了。

「她一直在這裡。」骷髏手猛然一指身後,一股骷髏之火冉冉升起,將身後的黑暗森林找個通亮。

那黑暗女妖也無處藏身,現出原形,啊的一聲……

她最討厭的就是火光了……

她一直都在暗處盯著。

黑暗女妖轉身想跑,骷髏手為了將功補過,一下子跳過攔住她的去路。

「別想跑!否則我一把火把你的老巢燒了!」骷髏手點燃自己,熊熊烈焰,即將燃燒。

「這是我的家,我何必跑呢。你這個破爛骨頭,剛才還對我百般求好,口含蜜糖,渴望我見你一面,好話都說到了天邊了,現在你又變心了,可見,男人都是口蜜腹劍,口是心非的東物種,上一刻愛你愛的死去活來,下一刻一把冷刀坎向你的脖子,對不對?」黑暗女妖說道。

「少廢話,你暗中下毒害我們差點沒命,今天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要把你燒成灰燼,讓你知道下毒找錯了人!」骷髏手決心搬回自己的面子。

。 虎賁護衛本就是禁衛軍,在那虞州城中可謂是無人剛擋。湯化龍帶著眾人伴做了禁衛軍,自然是來去自由。

「湯兄,你們真的來了!」火傲天突然上前一步,拉著那湯化龍的手,說道。

「是啊!沈小姐接到了消息,立馬趕了過來!」湯化龍說道,「現在,沈小姐正在城外等著大家!事不宜遲,趕快的出發吧!」

此時有了援軍,眾人又聽聞到城外尚有接應之人,心中大定,紛紛開始回房收拾。

那火氏一族雖然是前朝的宗室,可畢竟這麼多年養尊處優慣了,除了一少部分人還保持著血性之外,其餘之人已然與尋常富貴人家沒有什麼不同。一時間,見那火氏一族哭爹喊娘,亂做一團。有的雖然早早的回房收拾東西,卻是這件也捨不得,那件也放不下。

見自己的族人如此不堪,那火傲天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尷尬的一笑,向著一旁的湯化龍說道:「湯兄見笑了!」

「哪裡,哪裡!這樣反而要逼真一些!」湯化龍輕輕一笑,說道。他見那火傲天還有些不懂,就訕訕的一笑,解釋道:「本來我們就是來抓捕的,這樣一來反而更像是真的了!」

那湯化龍本就是說笑,火傲天怎麼能聽不出來。可即便如此,他的臉上也感覺火辣辣的,有些不好意思。

終於,火府上下都收拾得當,集結了起來。所有人已經「精兵簡政」,身上所帶的也都是一些隨身細軟罷了。若不是老者一再催促,只怕有些人會把家都搬走。

雖然火氏一族已經精簡上路,可火傲天還是有一些不放心,問道:「咱們這可怎麼出去?」

「好辦!」湯化龍在來之前,早就想好了對策,說道,「讓你們的人把我們的人的衣甲換上,然後我們伴做是你們,押解出去!一到城門口,我們便四散開來,而你們則藉機出城!」

「這怎可以!!!」火傲天連連擺手,說道,「我們絕對不能做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

「不妨事的!」湯化龍說道,「我帶來的這些弟兄,身手都不錯!反正他們抓捕的是你們,待你們走遠了,我們再混出城去,不難!」他見火傲天還在猶豫,連忙催促道:「時間來不及了,就這般定了!沈小姐他們還在城外等著你們呢!趕快換衣服吧!」

火氏一族之中還有許多老弱婦孺,索性他們也就不換衣甲,混在隊伍裡面前行。

又過了一會兒,雙方的衣甲替換完成,那府門也接著打開。或許是馬上就要離開的緣故,火氏一族的人微微有些不舍。

「走吧!這裡原本就不是我們的家!」那火氏一族的老者突然長嘆一聲,率先走出了府門。

火氏一族的人見族長都走出了家門,也只好跟在老者的身後,魚貫而出。

大街上原本頗為的冷清,火府中人一出來,頓時顯得熱鬧了許多。此時已然是深夜,長長的街道上唯有火氏一族的人,雖然熱鬧卻是有些詭異。他們順著道路前行,不多時便到了城門口處。 「明明是你們闖入我的領地,偷吃我的食物,我又沒有強迫,沒有威逼你們,現在你們反咬一口,這明顯很不厚道,黃鶴仙人說的對,外面的人都很不厚道,很奸詐,一定不能輕易相信,永遠不能相信彩石……」黑暗女妖繼續說道。她的身影濃郁著身後的一片暗色。

黃鶴仙人,落月腦海中閃著曾經擦肩而過的那一幕,莫非他就是黃鶴仙人,騎著黃鶴的那位鶴髮童顏的老者。

「你也不是好人,看著我們中毒!」骷髏手說,「還看著我們逐漸老去,看著我們死去……」

「我不是人,我是神……是黑暗王國的公主。」黑暗女妖說道。

「得了吧,黑不溜秋的妖精,我看你是讓大家中情毒,貪戀一下對你表白的感受吧,要是有人看到你的真面目,恐怕沒人會認真看上你幾眼的……因為你實在是太丑太丑了,原諒我這麼直接,我主人就不會拐彎抹角,嘖嘖……」骷髏手說。

「這情毒是考驗人的內心,也可以驗證是不是有情之人,無情之人是不會中毒的。這情就是愛情,不是別的情。」黑暗公主說完看了看人蔘娃娃,它們一大堆就沒事。

「還有啊,中情毒的人,會對內心深處真正嚮往的人,你自己並沒有意識到的人產生濃厚的興趣……」黑暗公主說。

「什麼,不可能!絕不可能!我怎麼可能對你這個臉比鍋底還黑的女魔頭有感覺,我手手本身就是無情之手,可笑,別給你自己臉上貼金了,沒有人會看得上你,也沒有人會喜歡你的。哼,看我把你燒死一了百了,省的你繼續害人……」骷髏手叫囂著。

對方就是自己的恥辱。

「別這麼著急滅口,不妨問問你的內心,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黑暗公主說。

骷髏手更生氣了。

它們在這邊對峙,有兩個默默低下頭,沉默不語。

那就是水郎和冷焰龍……

水郎瞥過一眼冷焰龍,難道黑暗公主說的是真的么,自己從未這樣想過,情路複雜多變,現在水郎也有點摸不著北了,一片迷茫……

最開始是姑蘇四野,後來遇到了紫年,又遇到了落月,確定了自己的男子身份,再後來和鳳凰之間有些尚未徹底道破的情感,但現在想來,那似乎又像是好哥們,而不是真正的一眼傾心的愛人。

後來空間里來了冷焰龍,一個同樣美貌決然的男子,很少說話,常和自己目光交流而過,自己住在冰湖裡,它則在對面,時不時的看上一樣,清晨,黃昏,臨風一笑,打個招呼……

似乎真的沒有太多的交流,但是很欣賞他。

就這樣,忽然之間,就中了毒,和他親熱起來……

那些麻酥酥的話,每一句,水郎都記得很清楚。

也不知道是發在內心,還是真的因為中了毒,水郎十分不確定。情路之變,讓自己好生迷惑而彷徨啊……

究竟哪一種才是自己的緣分,或者自己從來都註定要孤獨一生呢。

如果黑暗女妖說的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

。 第1601章流動紅旗

那一瞬間,整個子等文明星系都見證著雷霆精神和雷霆情誼,無不為之動容。

蘇蔓將老黑交給胡半仙三人,霍彥霆攙扶著火柴然後一把將另外四人熊抱攬了過來。

而此時的蘇蔓則立在一邊,靜靜看著劫後餘生的六個大男人擁在一起。

這時,胡半仙抽噎地提醒道:「老大,是不是少了一人?」

此話一出,核心組另外四人瞬間覺得天靈蓋一涼,而在霍彥霆揚眉的那一瞬間,蘇蔓從身後環住霍彥霆的精壯狼腰,兩顆跳動的心臟似乎立馬被栓在了一起,輕聲說道:「姐妹們,我在。」

霍彥霆唇角上的弧度揚了一分,又揚了一分。

而老黑等人則無不對蘇蔓投去感謝又感激的目色,感謝她將他們救出生天,感激她讓他們避免將來的一場秋後算賬。

「大夥,原地休息。」蘇蔓並未一直黏在霍彥霆背後,「我給大夥簡單救治一下。」

說完,她轉身前往不遠處的一處用於澆灌花壇的水龍頭處,接上本就放在那裡的水管,打開水龍頭直接用冷水激向霍彥霆等人。

冰冷的清水,頓時讓雷霆眾人一身激靈,而同時也讓邊上圍觀的各星球戰士包括屏幕前的觀眾們一臉懵逼。

此時的蘇蔓身上早已沒了背囊,也不能憑空再變出丹藥來,唯有借用水管的掩護,從空間意念調取靈泉出來,適當修復霍彥霆等人身體。

「大夥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燒傷,先用冷水清潔簡單消毒一下,回去之後我為大夥一一包紮,放心,不會留疤,不會嚇到你們未來的那個她。」蘇蔓一邊澆著大夥,一邊解釋道。

雷霆眾人沒有因為蘇蔓突如其來的這一手而抱怨,相反大夥自覺地各種轉身,尋找傷口讓蘇蔓用清水治療。

而霍彥霆知道此刻蘇蔓在用靈泉對大夥進行治療,心疼蘇蔓的同時,那抹愛意更是無處遁藏,好好一個救治現場是不是湧起曖昧又令人羨慕的粉色泡泡。

老黑一邊讓蘇蔓沖洗著身上的傷口,一邊挪到霍彥霆身邊,輕聲說道:「老大,剛才我明明出了布,是嫂子自作主張改成拳頭,你哪天秋後算賬可不能把這筆算在內。」

霍彥霆冷冷看了老黑一眼:「她不是自作主張。」

老黑:「……」

「她是煞費苦心。」霍彥霆目光釘在蘇蔓身上,「你的傷比火柴的重,她是為了我著想,怕我扶著火柴負擔太大。」

「哦。」老黑恍然大悟,然後順著霍彥霆的目光看向蘇蔓,怨念出聲,「我是不是有些自找苦吃?感覺被餵了好大一碗狗糧,有木有?」

霍彥霆賞他一記自行體會的眼神。

周圍幾人就數火柴笑得最沒負擔,最幸災樂禍。

大鳥舒了一口氣,凝笑說道:「我覺得我們幾個可以弄一面流動紅旗,感覺大夥經常周期性沙雕或後知後覺性沙雕。」

「這個可以有。」

「本期流動紅旗歸老黑。」

「哈哈哈哈,讓我胡半仙笑一會……」

「我鍋灰覺得自從雷霆來了嫂子后,我一直情商在線中,所以,不方。」

「切!」

「……」

(本章完)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一般說來,這個時辰的城門是最為安靜的。可今日的虞州南城門註定了不平凡。

那守城的士卒們正在睏乏之時,卻突然見大道上行來了許多人。這些人中有的穿著虎賁護衛的服飾,還有一些卻時衣衫華貴,分明就是大富大貴之家。只不過,看那雙方的架勢,似乎是被滿門監押的樣子。

「你們是什麼人?這麼晚了還要出城?」守城的小校見對方人數眾多,還是大著膽子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