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淵怒極,感覺自己象是被人孤立了一樣,他重重的把自己摔在椅子上。

懸壺居,葉皓軒還沒有走進診室,陳若溪的電話就打來了,葉皓軒微微一愣,這丫頭今天怎麼能給自己打電話了?難道陳淵那傢伙轉性了,不反對他跟若溪的事情了?

但隨即他苦笑著搖搖頭,感覺這不大可能,今天上午如果不是岳傲天及時出現,他的懸壺居恐怕就要化為廢墟了,他這個未來的老丈人,對自己的意見可是大的緊,巴不得自己死掉才好。

「若溪,有事嗎?」葉皓軒接通了電話。

「你,你能來京城療養院一趟嗎?」陳若溪的聲音有些異樣,顯然是剛剛哭過的。

「當然可以,出什麼事情了?你怎麼哭了?」葉皓軒吃了一驚。

「是我太爺爺,我太爺爺出事了。」陳若溪終於忍不住放聲痛哭。

「老太爺怎麼了?」葉皓軒心裡一緊。

「我不知道,我還被我爸關在陳家大院,我只是聽說桂老都讓做好心理準備了,他,我,我不知道怎麼辦,皓軒,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陳若溪有些語無倫次。

「我馬上趕到龍山療養院去。」葉皓軒沉聲道「若溪,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去救老太爺的。」

「你等我,我解決了門衛跟你一起去,不然的話你進不去龍山療養院的。」陳若溪咬牙道。

「不用,我有辦法進去,若溪,你在家乖乖的等著我的消息,不要衝動。」葉皓軒嚇了一跳,陳家的警衛他是知道的,陳若溪要真那樣做的話,估計會鬧翻天的。

「可是……」

「別可是了,難道你連你的男人都不相信了嗎?乖乖在家聽話,我現在就趕過去。」葉皓軒笑道。

「那好吧,我聽話。」陳若溪乖巧的說。

葉皓軒匆匆的啟動了汽車,向京城療養院那邊趕去,他一手扶著方向盤,另外一隻手摸出手機打算給趙子騫打個電話,陳淵對他意見大的很,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這樣闖進京城療養院一闖一個死。

他還沒來得及翻出趙子騫的電話,趙子騫反而提前一步打了過來。

「趙部長。」

「小葉,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趙子騫沉聲道,陳家老太爺毫無徵兆的病危,這件事情驚動的人不少,就連一號首長對他的身體也表示關注,他這個衛生系統的一把手壓力很大。

「我都知道了,可是趙部長,有件事情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跟陳淵之間,可能有些誤會,他可能會對我有一些偏見。」葉皓軒道。

「你跟他之間有什麼誤會?」趙子騫詫異的問。

「這個……一時半會兒我也跟你解釋不清楚,今天早上他還要叫來裝甲車來拆了我的醫館呢。」葉皓軒苦笑道。

「還有這樣的事?」趙子騫嚇了一跳,然後他道:「事關陳家老太爺的性命,陳淵也不敢胡來,你放心,我現在就去療養院,有我為你擔保,沒事。」

「那好,多謝趙部長了。」葉皓軒說著切斷了電話。

「小葉,現在哪裡?」

剛掛斷了電話,王老的電話就緊接著打了進來,葉皓軒按下免提,一腳踩在油門上,邊快速行駛邊道:「王老,事情我已經了解了,我現在正在趕往京城療養院,等會兒您派人在門口接一下我就行了。」

「那好,老太爺的情況比較嚴重,請你務必盡最大的努力去救。」王老道。

「我知道。」

掛了電話,葉皓軒心急如焚,這個時候黑子浮了出來,眼巴巴的盯著方向盤,這傢伙是屬於幾天不飆車就感覺手癢的人,這段時間沒有飆車,可讓他憋壞了。

「看什麼看,快來開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京城療養院。」葉皓軒喝道。

「好咧……」黑子大喜,凝化成半透明的人形,浮到駕駛室的跟前,葉皓軒側身閃到一邊的駕駛室上,系好了安全帶。

黑子凝化成人形,猛的一踩油門,車子呼嘯而去,這輛瑪莎拉蒂Quattroporte4.2AT精英版的車雖然比不上之前那輛法拉利,但是性能還算不錯。

在有著強大的飆車技術的黑子駕駛下,車子不斷的加速,片刻便突破了二百碼,車子呼嘯而去,就象是一根離弦的箭一樣。

還好他車開的快,在別人的跟前幾乎是一閃而過,不然的話別人看到一輛無人駕駛的汽車竟然以二百碼的速度向前疾馳,不嚇出心臟病才怪呢。

現在還沒出鬧市,前方的路口黃燈已經亮了,就在紅燈即將亮起的一瞬間,一輛瑪莎拉蒂呼的從紅燈口躥過去,把交警嚇了一跳。

他轉身看時,僅僅只能看到車子的尾氣,交警大怒,心想尼瑪這是鬧市好不好,你把車子飆到兩百碼,這是作死嗎?

交警扯過肩膀上的對講機吼道:「中環大道上一輛白色瑪莎拉蒂向西急駛,速度二百碼,請求支援攔截。」

京城的治安是極好的,這邊對講機一講,兩輛在路邊待命的警車以及騎著摩托車的交警馬上拉響警笛,死命的對著葉皓軒追了過去。

「前面白色瑪莎拉蒂車牌京Exxx請減速靠邊接受檢查,我們是京交警二隊,請不要抵抗,馬上減速靠邊檢查。」

不知道什麼時候,葉皓軒的車子身面已經跟了一大隊的警車以及摩托車,同時警車上的擴音器也響了起來。

「快點,在快點。」葉皓軒心急如焚,他這裡距離京城療養院還遠,如果常規開車的話,恐怕至少得兩個小時。

「老闆,交警已經在追我們了,剛才我闖了六個紅燈了,你確定能搞定?」黑子有些心虛的問,要知道,這裡是京城啊,不比別的小地方,你要是太囂張了,分分鐘就被人放倒了。

「沒事,你只管開,出了事情我擔著。」葉皓軒眉頭一皺。

「那好,坐穩了。」黑子馬上來了精神,他咧嘴一笑,猛踩油門,車速提到了極限。

後面開警車的警察神色一滯,不由得罵道:「瘋了,這傢伙是瘋了,求援吧,這是鬧市,追不上了。」

就在這個時候,警車上的車載電台紅燈一閃,發出警報,警車上的警察心中一凜,馬上減速認真聽電台上的播報。

這個電台上的紅燈只要一閃,那就代表有重大的事情發生。 「這一次萬獸山之行的具體任務,等到了那邊,老十四自會向你們詳細解說,你們只需要聽命照做就事了。」風族族長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位矮小老者,淡淡道。

那名矮小老者上前一步,冷冷道:「行了,時間差不多了,準備出發吧!」說著,右手一揮,一艘迷你的小飛舟出現,瞬間化作數十丈長。

從風族族長身後閃出五道身影,嗖嗖嗖瞬間躍上飛舟。

杜風看去,竟是五名戰皇境的強者,這五人當中有兩人是身著黃衫,屬於風族族人,另外三人卻是一身黑袍。

「上來吧!」其中一名風族的強者掃了一眼杜風等人,淡淡開口。

當下,風清業帶頭,所有人均是躍上飛舟,等眾人都上去后,那矮小老者方才上來,朝著風族族長點了點頭,「族長,我就帶著他們出發了!」

「我們等著你的好消息!」風族族長微微一笑。

飛舟載著四十一人,急速破空而去,很快便遠離風族地界,離開天風城,遠遠看去,風族的那座山矗立在天風城內,無比顯眼,極其威嚴。

萬獸山在青州大陸北部邊緣之外,出了青州大陸還有千萬里之遙。風族的這艘飛舟在幾名戰皇境強者的操控下,急速飛行著,每日行進距離足足有四十萬里之巨。

這一走,便是數月時間,在此期間,風族那名尊者境的矮小老者「老十四」也曾出手,施展無上神通,帶著飛舟穿越虛空,大大縮短了行程,否則,億萬里之遙,眾人只怕得走上一年之久。

穿越虛空是只有達到了尊者境,掌握了一定的空間法則之後,才能具備的神通,尊者以下,只能老老實實地飛行,這就是差距!

包括杜風在內的三十五名戰神境,則是自始至終沒有露面,全都在自己的房間里修鍊,希望能夠在這幾個月里有所收穫,稍微提高自己的實力。

杜風同樣不例外,之前他一直忙於各種事,又是修鍊聖體術,又是突破戰神境,如今終於有時間了,在這段時間裡,他把天地劍訣的後面兩式天塌地陷、天翻地覆細細研究揣摩了一番,練習得無比純熟。

在如今的杜風看來,天地劍訣雖然算不上什麼高深的神通,但是卻也不得不佩服那太一道宗的一塵子,確實有些才華,以戰神境的境界竟能創造出如此精妙的劍式,做到以弱對強。

杜風細細感悟之後,覺得這兩式還是有點意思,對付一般的對手估計還可以,但若是想要憑此打敗諸如風族的這五名高級戰神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一路上倒也平靜,沒發生什麼意外,畢竟這是風族的飛舟,而且還有一名尊者坐鎮,誰敢對此動什麼壞心思呢?

四個月後,風族的飛舟離開了青州地界,踏入茫茫的荒野之中。

五個月後,飛舟停下來了,目的地到了。

當杜風等人離開飛舟,出現在空中時,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

此時眾人身處空中,入眼望去,全是山峰,一座連著一座,無邊無際,而在前方數百裡外,一座最大的山峰直插雲霄,不知有多高。

所有的山上,地面上,古木成片,怪石嶙峋,不時有猛獸的怒吼聲從林中響起,猛禽在空中一閃而過,高聲鳴叫著。

眼前的景象活脫脫就是一片杳無人煙的原始森林,這就是萬獸山嗎?

「前方的那座巨峰便是萬獸山了,萬獸宮就建在山上!」風族的尊者,那矮小老者看了看眾人的神色,淡淡道。

「走吧,剩下的這點路程就飛過去吧,如今的萬獸宮雖然已經沒落,遠非當初,但是,在萬獸山上還有著當初留下來的護山大陣,一旦全面開啟,就算是尊者境,亦要被斬殺!所以,你們還是客氣一點!不要讓萬獸宮太過難堪了!」矮小老者繼續道。

能夠斬殺尊者的護山大陣!眾人大是震驚,這萬獸宮果然厲害啊,可想當初盛極一時,有多麼的輝煌啊!

在矮小老者的帶領下,風族一眾人等朝著前方的巨峰飛去,很快便來到跟前,只見數道身影從山峰上出現,飛速來到眾人跟前,見了眾人的服飾打扮后,其中一名老者恭敬道:「原來是風族的諸位貴客,請隨我等進宮!」

杜風看去,這萬獸宮幾人當中只有這個老者是戰皇境,其餘的諸人都是戰神境,見到風族眾人後,神色當中亦是恭敬,但杜風卻能夠感覺到隱藏在其中的怒意。

畢竟,這是要來和他們搶寶物的,卻還得好生招待著,不得無禮,換成誰,誰不生氣呢?

風族的矮小老者神色淡然,微微點頭,便跟在這名老者身後,朝著上方飛去。

不多時,落在一片空地上,前方大量的建築坐落于山間各處,有的完全露出,有的則是只能看到半邊,不過有一點,那就是這些建築都很古老,風格不似當今,而且有部分建築都顯得很是殘破,就像是經過一聲浩大的戰火般,杜風推斷應該都是當初萬獸宮修建至今的,在遭到人族的聯合圍剿后,萬獸宮便未曾修建過新的建築了。

「請風族的前輩到萬獸殿內,敝宮宮主已經在裡面候著了,其餘諸位貴客一路辛苦,便先到一旁休息吧!」萬獸宮的老者朝著矮小老者恭聲道。

風族的尊者點了點頭,便與那老者朝著前方的大殿邁步而去,杜風等人則是在另外幾人的帶領下,來到萬獸宮為風族準備好的休息之處。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青州大陸上的各族紛紛來到萬獸宮,他們派來的人或多或少,多的如風族般三四十人,少的也有七八個。

一時間,萬獸山上頗為熱鬧,萬獸宮的這些妖族們紛紛忙碌起來。妖族原本便需要戰神境以上方可化形,而萬獸宮如今沒落,化形期以上的妖族總共不過數百人,青州大陸上的修鍊世家不知有多少,但凡族中有尊者境存在的,都派族人來了,還有各個強大種族的妖修,只要是有點實力的,都想要分一杯羹,因此讓萬獸宮幾乎連接待都變得甚為緊張,差點忙不過來。

。 十餘日後,杜風等人被召集起來,風族的尊者,那「老十四」看了一眼眾人,冷冷道:「萬獸宮的藏寶秘地即將開啟,此番的任務我這便告訴你們。」

「當初我風族尚未像如今這般強大,但也算小有名聲,族中有一件寶物被那萬獸宮搶去,此物叫做鎮魂塔,是件神器,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此塔出世,因此族裡推斷它應該在萬獸宮的秘地里。」

「此番你們的主要任務便是將此物取回,這是大功一件!另外,關於你們每個人的功勞點,以你們從藏寶秘地中所獲得的寶物價值計算,以及你們所斬殺的敵手數量、實力等。」

風族矮小老者取出五件圓圓的玉盤狀物品,遞給五名高級戰神,「這個東西可在百里之內感應到鎮魂塔的氣息,憑此你們可以獲得一些信息,尋找起來也會相對容易些。」

「這一次萬獸宮秘地開啟,進入其中的不僅有我青州各個世家,還有大量的妖修,爭奪將會十分激烈,還有秘境里可能出現的種種危險,所以,你們在裡面地處境將會十分困難,要學會自保,而後才能談為家族立功!」

杜風心中一凜,看來這萬獸宮的藏寶秘地也不是那麼簡單啊!

「此外,每個人進入秘地之前,要立下誓言,絕不將在秘地里所得寶物私藏不報,違者受心魔困擾,永世無法進階戰皇境!作為獎勵,你們每個人所得寶物,總價的三成歸你們個人所有,另外,可以自己優先選取其中三樣。」矮小老者的聲音變得陰冷。

眾人皆是心頭大凜,不敢作聲。不過想到有三成可歸自己,若是弄個一億靈石,那麼便有三千萬可歸自己,這也是一笑巨額財富啊!

「至於你,」矮小老者看向杜風,「想要你母親免除禁足,每價值五百萬靈石的寶物,可減免其一年時間!」

所有人都看向杜風,杜風臉色一沉,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他母親還有七十餘年的禁足時間,如此計算下來,他必須在秘地里獲得超過三億五千萬的靈石,方能完全免除母親的罰期!

三億五千萬靈石!這可是一笑巨款啊,就是一般的戰皇境強者,也沒辦法一下子拿出如此巨款啊!想要在秘地里獲得價值超過三億五千萬靈石的寶物,除非得到一兩件神器,如此方有可能!

只是神器是那麼容易得到嗎?嘿嘿,風族可真是看得起他,居然給他出了個這樣的任務,杜風心中頗有怒氣。

而其餘那些戰神境的風族族人多數亦是頗為同情地看著杜風,只有那風寒及另外一些風族子弟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嘴角帶著一絲嘲諷。

接著,矮小老者又給每個人一塊晶瑩的石頭,道:「這是留影石,可以將你們行動完全記錄下來,如此,斬殺對手的功勞便可以兌換族內功勞點!」

再次作了一番交代之後,矮小老者及那五名戰皇境的強者,便帶著杜風等三十五人離開住處,前往萬獸宮秘地。

杜風仔細察看,他們是朝著萬獸山的頂部飛去的,不久,到達萬獸山峰頂,當眾人抵達峰頂之時,發現頂上一處巨大的平台,而平台上已經有數個世家的人先到了,從裝扮上來判斷,杜風只認出了雷族、雲族和白族,其餘的都不認識了。

此外,另一處地方,還有著不少妖族的妖修,他們多數人的外表與人族並無不同,只有少數還殘留著一些本族的痕迹,比如頭上長著角,皮膚上覆蓋著鱗片等。

各個大族之間,關係並不是太密切,因此,風族的矮小老者並未上前與那些人客套什麼,而此次乃是各族爭奪寶物,都是競爭關係,都是對手,所以也沒有人主動與風族打招呼。

杜風在其中看到了幾位熟人,分別是雷族的雷天鳴、雷天放,雲族的雲英,白族的白玉曦。這些人一年多前在風族聚英閣外見面暢談,與雷族的雷天鳴、雷天放還有不快之事。

當初雨族的雨周、水族的水秋文等人還說過若是杜風能夠在一年之內進階戰神境,還希望能夠一起到這萬獸山呢,想不到如今杜風真的來了!

雷天鳴、雷天放自是也看到了杜風,不由得臉色一冷,而雲英和白玉曦兩人則是有些驚喜,看向杜風時微笑點頭。

一盞茶功夫后,隨著五顏六色的遁光紛至沓來,青州各大家族還有大量的妖修也陸陸續續的到達了萬獸山峰頂。密密麻麻約莫聚集了數千人的樣子,看起來好不熱鬧。

杜風同樣看到了另外的熟人,雨周、金無涯等,眾人同樣對在此見到杜風有些震驚,不過當見到他與風族之人站在一起時,均是有些奇怪,但此刻不是問話的時機,也只好作罷。

而站在最顯眼的地方的自然是七大族及一些強大種族的妖修,比如飛鶴族、霸天虎等,另外就是此地的主人萬獸宮了。

其他的諸如水族、土族,石族、白族等十八世族以及較弱一些黃金獅子等種族,都在稍後一些站著,而更為弱小的家族和妖族則只能遠遠的站在後面,顯得涇渭分明。

萬獸宮領隊的也是一名尊者,但此刻,他沒有作聲,臉色陰沉著,畢竟誰也無法在面對一幫強盜般的對手闖進自家院內搶奪寶物而能無動於衷了。

不多時,萬獸山上空忽然片片白色光霞閃動,緊接著一聲巨響傳來,「茲啦」聲中原本藍天白雲的天空之中猛的被撕裂開一道百餘丈長的口子,一股滄桑而又古老的氣息從中噴涌而出。

在那股氣息當中,又蘊含著強大的威壓,便是戰皇境的強者亦是臉色一變,立即運轉法力化解,而杜風等眾多戰神境更是臉色大變,驚駭之中,立即全力抵抗,但還是有不少人抵擋不住,紛紛倒退。

不過好在那股威壓轉瞬即逝,沒有對眾人造成什麼傷害。

下一刻,在山頂平台之上數千人的矚目下,一片模糊的陸地從虛空裂縫中浮現,但是卻籠罩著淡淡的霧氣,令人看不清楚。

。 「各位同事請注意,在北環大道上有一輛白色瑪莎拉蒂,車牌號京Exxx,看到的同事請為其護航,清通向京城療養院的道路……」

「艾瑪,這是個大人物啊。」

這下,警車在也不追在葉皓軒的身後死命的趕了,同時前方拐彎的路口處閃出兩輛警察為其開道所航,沿途的交警把佔道的車輛清空,葉皓軒的車一路綠燈,向京城療養院駛去。

五十分鐘后,葉皓軒順利的到達了京城療養院,兩個小時縮減到了五十分鐘,這飆車的瘋狂程度可想而知。

「爽,太爽了。」黑子心滿意足的化成一縷黑煙,消失不見,葉皓軒來不及把車停好,就匆匆的趕到了京城療養院的門衛處。

陳茵等人還沒出療養院,就已經得到了消息,所以一家大人除了陳淵外,餘下的幾乎都在療養院的門口等著。

「小葉,你總算是來了。」陳茵和季星野雙雙迎了上去,餘下的人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年輕人就是眾人極力推薦的醫道高手。

「小姑,老太爺現在怎麼樣了。」葉皓軒急切之下,也忘記改稱呼,話一出口他就有些叫苦,自己未來的丈母娘還在眼前呢,這樣稱呼陳茵,不太好吧。

林湘君等人可沒在乎葉皓軒怎麼稱呼,林湘君走上前來,打量著葉皓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