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哈?你一個女娃子想用一根手指打趴下本鬼王?如果我沒有看出,你的魂力還不如本鬼王強吧?」

這個女子身上的魂力波動只有六十萬道。

卻敢說要一指將他打趴,凌天鬼王聽到之後,只感覺到好笑。

如果不是看這個女子長的漂亮,他早就一掌拍過去了。

那名女子回過頭來,看到凌天鬼王臉上的表情,嘿笑一聲,道:

「你還不服氣?告訴你吧,你的眼界太小了,不是魂力比別人強,就一定強,還需要看一個人魂力品質!

你是九境巔峰的鬼王,這沒有錯,但你的魂力品質卻是下三品最下級。

而我可不一樣,我的魂力品質是中三品下級,足以能跟兩倍於你的魂力值一戰。

你說,我一根手指能不能將你打趴下?」

女子的語氣似是不屑,又似是嘲弄。

凌天鬼王實力大漲,脾氣也跟著上漲,頓時就覺得自己被這個女人侮辱了。

「女人,你別以為自己的魂力品質比我高一點就很了不起。

告訴你,只有真正打過,才知道誰強誰弱!」

凌天鬼王忍不住冷笑。

『小胖子,魂力品質強,不是很了不起,是非常了不起!

你要執意哪我孫女打,吃虧的只能是你!』

這時,那名一直盯著斗戰台看的老者,忽然將目光移了過來,他只是一道目光,就已經將情緒憤怒的凌天鬼王震的不敢動彈。

這等實力,絕對超過一百萬魂力!

旁邊站著的鬼族也感受到老者身上的氣勢,心頭髮慌,紛紛向遠處退開。

不敢再靠近這個老者。

唯獨林天佑還站在一邊,雙手環抱於胸前,老神在在的等著破魔尊者的到來。

(本章完) 這頭巨猿全身上下長著濃密的金毛,身高體壯,像座金色的小山一樣,兩條又粗又長的胳膊伸直了可以垂過膝蓋,那雙大腳足有王羽腳的三倍大。

它一躍數丈,奔行如風,很快就衝到了四個人面前數丈之處,然後猛地停了下來,兩條粗壯的手臂撐在身前,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尖牙,不停地嗚嗚嘶吼,一雙銅鈴般大小的黃澄澄的眼睛盯著他們,凶光畢露,似乎隨時都會縱身一躍撲過來。

周文和麒麟吃了一驚,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

幽九娘倏地亮出手中那柄寒氣逼人的玄冰劍,便欲飛身向巨猿當胸刺去。

「慢著!」

王羽趕緊伸手攔住了她,一雙眼睛看著巨猿,小聲道:「小九姐,這巨猿是一頭金剛猿,是地府三仙養來看家護院的,以前的那頭更大,活了兩百年,我當時不知情,把它打死了,這頭應該是他們新近才養的,兩年前我離開的時候還沒有。」

幽九娘手中端著玄冰劍,冷冷地盯著這頭金剛猿,小聲道:「我聽說過金剛猿,這巨獸力大無窮,渾身堅硬如鐵,而且脾氣暴躁,還是小心為妙!」

王羽點了點頭:「小九姐,你先別急著出手,地府三仙養這頭金剛猿看家護院不容易,萬一打死了不好向他們交代,我們在巨靈島不是看過那本《通天神訣》嗎?裡面有通靈之術,我打算在這頭金剛猿身上試試。」

幽九娘一怔,她只是將那本《通天神訣》記在了心裡,裡面許多地方晦澀難懂,她還沒來得及弄明白,王羽竟然打算使用了!

她不知道,王羽早就從孫八兩那裡學到了《通天神訣》前半部分的《馭物心訣》,已熟練掌握了以元神溝通萬物之靈性的基本方法。

王羽當即凝神注視著金剛猿的雙目,心中默念神訣,元神嘗試著與金剛猿的靈性溝通。

很快,金剛猿雙目之中的凶光慢慢暗淡了下去,嘴裡嗚嗚的嘶吼聲也小了許多。

幽九娘、周文和麒麟暗暗驚奇。

王羽扭頭看向幽九娘,示意她收起玄冰劍。

幽九娘點了點頭,將玄冰劍倏地收入了掌中。

王羽扭回頭,雙眼繼續凝視著金剛猿的雙目,與它神靈相通。

又過了一會兒,金剛猿雙目中的凶光完全消失,眼神變得柔和起來,嗚嗚的嘶吼聲也完全停了下來。

最後,這頭金剛猿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捉起了身上的虱子,還不時做出一些滑稽的怪模樣,逗得四個人忍俊不禁。

正在這時,孫半斤和孫八兩穿著一身睡袍,從桃林深處閃身走了出來。

見到王羽,兩個人的臉上都不由地露出了欣喜之色。

但當他們扭頭看見金剛猿坐在一旁,一副憨態可掬人畜無害的模樣,都不由地一愣。

孫八兩馬上皺起眉頭,瞥了孫半斤一眼,沒好氣地道:「半斤,你究竟給這頭金剛猿吃了什麼丹藥?咱們養它來是為了看家護院的,可不是當寵物給人逗樂的!」

孫半斤搔了搔花白的腦袋,一頭霧水。

王羽趕緊走上前,朝兩人躬身施了一禮,微笑道:「二位前輩莫怪,剛才晚輩使出通靈之術,嘗試與這頭金剛猿神靈相通,它知道我們沒有惡意,才變得溫順了起來,一見到我們的時候,他可兇猛得很!」

孫八兩吃驚地道:「你與它乍一相見,便能神靈相通,看來你小子真是馭物方面的天才!」

王羽微微笑了笑。

孫八兩傳他的《馭物心訣》只是《通天神訣》的基礎部分,《通天神訣》的後半部分才是通靈之術的精髓,他已理解得差不多了。

孫半斤走到王羽面前,看著他笑嘻嘻地道:「你小子一走就是兩年,杳無音信,害得七斤整日念叨你!」

王羽不由地怔住了。

孫半斤微微一笑,看了看他身後的三人,小聲問道:「這三位是什麼人啊?」

王羽忙側過身,給他介紹道:「這三位都是我的好朋友,這位是小九姐,這位是大周帝國的太子周文,這位是麒麟。」

他又給幽九娘三人介紹道:「這二位便是我給你們說過的孫半斤和孫八兩前輩。」

周文和麒麟趕緊上前給孫半斤和孫八兩見禮。

幽九娘只冷冷地朝二人點了點頭。

孫半斤湊到王羽身邊,笑嘻嘻地小聲道:「你小子眼光不錯啊,上次帶來的那位玄天宗的師姐又豐滿又漂亮,這次帶來的這位小九姐更漂亮,把我夫人都比下去了,是不是專程來送給十一當媳婦的?」

幽九娘在王羽身後冷冷地哼了一聲。

王羽趕緊壓低聲音道:「半斤前輩,你可不要亂說啊!」

他轉身把麒麟拉過來,推到孫半斤面前,微笑道:「半斤前輩,我這次是專程來送一位徒弟給你的,麒麟有志於學習煉丹,是專門來拜你為師的。」

孫半斤的臉馬上沉了下來,冷冷地道:「我這輩子不想再收徒弟了!」

王羽知道他曾有過一個徒弟,名叫方文,不知為何被他逐出了師門,現在是大燕帝國燕舞宗的煉丹師,用大燕帝國提供的資源偷偷煉製二品丹藥血精丹,還曾獻了幾枚給南宮婉兒。

麒麟扭頭看著王羽,眼中掠過一絲失望。

王羽駕馭鯤鵬從玄天峰來到莽蒼山野的一路之上,已和麒麟聊了許多,他趕緊道:「半斤前輩,麒麟可是一位煉丹的天才,他無師自通,煉成了忘憂丹,您不妨嘗嘗。」

說完,他朝麒麟使了個眼色。

麒麟趕緊從懷裡掏出一枚晶瑩剔透、顏色鮮紅的忘憂丹,躬身遞到了孫半斤的面前

孫半斤板著臉看了一眼那枚忘憂丹,伸手拿過來,塞進了嘴裡。

他的臉色慢慢好了許多,點了點頭,對麒麟道:「你這忘憂丹雖然不入流,但火候把握得不錯,配料也很有創意,你是用什麼丹爐煉出來的?」

麒麟躬身道:「半斤前輩,我是用自己體內自帶的一套鼎爐煉的。」

說完,他伸出左手,掌中紫光一閃,現出了一套小小的三足鼎爐,那鼎爐是紫金製成的,上面刻滿了符籙。

孫半斤盯著那小小的鼎爐,面露驚訝之色,抬起頭問道:「這鼎爐能變多大?」

麒麟道:「我煉忘憂丹的時候,將他變成半人高就夠了。」

孫半斤沉吟片刻,道:「你讓這鼎爐變得更大一點給我看看。」

麒麟點了點頭,左手輕輕一抬,那小小的鼎爐倏地從他掌中飛到半空,一片耀眼的紫光閃過,眨眼間變成了一座數十丈高的巨大鼎爐,慢慢從半空中落到地下,轟的一聲,整個地面都為之劇烈一顫。 第2897章團寵文女配(63)

他們家鶯鶯才是個真正有福氣的姑娘,靠著鶯鶯果然是好。這不,他們都已經搬到京城來了。

雖說有許多地方,不怎麼如他們的意,至少不留在唐家村那個小地方,也是好的。

那個貴氣逼人的公子,身份肯定不簡單。

說不定比那個什麼榮平郡王要尊貴多了,他們才不稀罕呢。

唐鶯沒跟唐家人一同出去逛,在夢裡,她已經對京城很熟悉了。這裡魚龍混雜,她知道宮驚林目前還有許多敵人,要被人知道他們倆的關係,不僅會給宮驚林帶去麻煩,也會給她唐家人帶來危險。

所以,她還是乖乖的呆在宅子里,避開第二個夢裡的那些麻煩。

想起唐家人將來可能會招惹的麻煩,唐鶯心裡就是一嘆,看來她得找個時間,和他們叮囑一下了。他們重生了,應該是從第一世重生,不知道第二世的事情。

萬一出去惹禍了,怕是又得給他招惹麻煩。

唐鶯有所不知的是,宮驚林也做了那兩個夢,知道唐家人的尿性,在他們進京來了,就派人盯著他們。如果他們惹禍,讓他們多吃點苦頭,他可不會很及時的去救他們。

等唐鶯來找他的時候,他再一臉為難的幫他們。反正他們不要臉,只知道欺負唐鶯,他也沒多少情面可講。

雖然有點不厚道,可唐鶯的性格他很了解,只有等唐家人一次次的犯錯,傷害到了她在意的,她才會慢慢的明白。

將來他們還會成親,有孩子。傷害到他們的孩子肯定不行,那就只能夠他表面上小小犧牲一下了。

只是唐鶯沒有想到,唐家人出去的第一天就惹禍了。

京城裡隨隨便便一個人,都可能是不簡單的。惹禍的人是李氏,只因唐家人逛街,看著看著,就去了賣首飾的地方。

吳氏手裡其實有點錢,買點小小的首飾還是可以的。但首飾是挺好看的,吳氏卻捨不得。

李氏看了又看,最終不得不放棄,只能夠羨慕的望著那些夫人小姐一出手就是好幾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她惹的事情是,看到有一個其貌不揚的夫人,買了件非常好看的首飾,還直誇那個首飾好看。正好,那個首飾是先前她也看上了,又肯定買不起的。

所以她酸啊,不知不覺就小聲嘀咕了一句:「這麼丑,戴什麼都不好看,那麼貴,這不是浪費錢嗎?」

雖然是小聲,可還是被人聽到了。

那個其貌不揚的夫人,雖說長的不好,可身份不低的。她也沒有直接將李氏怎麼樣,就是唐家人離開店鋪的時候,被店鋪的人攔住了,說她偷東西,要告官。

親眼看見她偷東西的人,就是之前被她說其貌不揚的那個夫人。最後果然在她的身上搜到了一個鐲子,正好是先前李氏想買,以他們現在的情況,絕對能夠買得起的。

李氏當時就跳起來說:「我沒有偷東西,我也不知道這個鐲子怎麼就到我懷裡了。我怎麼可能偷你們店裡的東西?」

(本章完) 「這位老前輩,剛才凌天家主只是圖一時的口快。

並不是故意的,你們想站在這裡,就請繼續。」

兵人燕率先反應過來,連忙開口代凌天鬼王道歉。

免得大戰還沒有開始,這裡就要先來一場小戰。

畢竟她都跟林天佑約過會了,那麼林天佑的小弟,當然也算是她的小弟。

「還是你這個女人懂事,想必你是知道魂力品質強過魂力值的道理。

像我爺爺,你別看他的魂力值不高,但卻能同樣面對兩名兩百萬魂力的下三品鬼王的攻擊,在十招之內將他們全部打敗。」

老者的孫女沖兵人燕點點頭,她對兵人燕稍微有些好感。

「什麼?他能同時打敗兩個兩階鬼王?」

凌天鬼王嘴角一陣抽搐,這個老頭是給他極大的壓力,但憑他的感覺,對方也就只有兩階鬼王的程度。

這種實力,想在十招之內同時打敗兩名兩階鬼王的聯手,這怎麼可能?

以為每個人都能像林天佑那麼天才嗎?盡扯淡!

不僅凌天鬼王不信,就站在遠處的幾名圍觀人群,都是一臉的好笑。

幾人的表情,女子全都收在眼底,她的眸子里掠過一抹不屑。

「看來小城小池的鬼族什麼都不懂,想當年我爺爺威震冥界的時候,曾面對五名兩階鬼王的追殺,倒是讓他成功反殺了兩個。

這等實力,又豈是你等能夠想象的?」

她紅唇輕啟,說出老者當年的一些值得炫耀的往事來。

「素芬,當年的事情,不值一提,」

老者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明明很得意,但卻還要裝作低調的樣子,這把在場所有人都看的一陣尷尬。

「爺爺,這是你曾經的戰績,說給一些小城池的人知道,也好讓他們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素芬不以為然,在這個小城池,根本不需要低調,又不是什麼大城池。

在大城池太狂的話,可能會遇到難以想象的強者。

但在這裡,除了一個破魔尊者之外,還有誰能是她爺爺的一招之敵?

「前輩這麼厲害了,怎麼也會過來這裡?莫非也是為了看下午的那一場大戰?」

兵人燕奇怪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