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不祥的風,死亡的氣息太濃郁了。」

面對站立於疾風中心的尤澤,夕夜放棄追擊開始增加自身的防禦。

「風是無孔不入的,只要你是人類需要呼吸就不可能擋下這招。」

「那還真抱歉。」

對於不需要呼吸的夕夜防禦這種招數是很輕鬆的事情,但夕夜選擇了正面突破。

「風乃是大自然的恩賜、是大自然對萬物的撫摸,你創造出的死亡之風太過低級了。」

撤除所有防禦手段,斗靈台之上吹起新的純白之風。

「劍旋——」

「好溫柔的風,但這種風可不適合來戰鬥——」

「劍術的高低可不是由風來判斷的哦。」

純白之風更加急促的旋轉,尤澤周圍聚集的死亡之風也開始蠢蠢欲動。

「這場勝利我拿下了——」

「夢話就等到睡著后再說——」

同時邁動腳步,純白之風和死亡之風開始正面交戰,不僅斗靈台變得一片狼藉,狂暴的疾風甚至肆虐到整個斗靈場。

「——三十六斬」

「數量的壓制也沒用的,任何的斬擊都不可能突破我的『破軍連斬——』」

「能跟上速度,那力量呢?」

雙劍的斬擊停止暫時和尤澤拉開距離,範圍小巧卻更加危險的純白之風凝聚在夕夜身體周圍。

「劍旋——風卷刺」

將所有力量凝聚在雙劍劍尖,夕夜整個人化為純白色旋風利刺。

「「「哇啊啊啊——」」」

在尤澤感受到夕夜武技力量之前,下方比較靠近斗靈台的人群已經先一步爆發出慘叫聲。

「注意一點不要波及無辜的學生們啊。」

「他們是你的同學,我可是挑戰者他們的死活可不管我的事。」

「可惡……」

勉強能夠將十六道劍氣解決,面對夕夜化身的風卷『破軍連斬』就起不到作用了。

右手保持正手持劍,左手改為反手式,尤澤吹起的死亡之風瞬間化為靜止。

「雙劍破空——」

渺小的絲絲漆黑色裂痕出現吸收夕夜捲起的純白之風,靜止的死亡之風爆發能強的勢頭,尤澤也正面迎上夕夜的雙劍。

『撕裂空間了?可惡,我的劍術可還足以做到讓風也能阻擋空間之力的影響……』

純白之風不斷消失在空間裂縫之內,『風卷刺』威力不斷的降低夕夜逐漸感受到透過雙劍傳來的尤澤的龐大靈力。

「看來這回合的武技是我輸了。」

風卷消散夕夜收回雙劍做出防禦之勢,正面接下尤澤的攻擊。

「撕裂空間的風刃竟然連衣服都破壞不了,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這件衣服可是持有【絕對防禦】加護的存在,你破壞不了可不是由於我的原因。況且你的風之刃可是準確無誤的對我造成傷害了。」

即便是肉眼無法看到的死角,但夕夜清楚的感知到了鬢角白髮被切斷飄落。

「既然頭髮也算是傷害,那就由我先得一分。」

「沒問題。我承認你的劍法的確不是常人能夠媲美的,但想要稱為『雙劍之王』你差的還很遠。」

「『雙劍之王』啊。這個稱號可不是我自封的,而是貪狼學院的學生和眾多器靈師對我的稱呼。不過既然你反對的話,那你就拿出超越我的劍術讓他們看一下。」

「單憑我劍術戰勝你很輕鬆,但要是說使用雙劍的話你可能更強一絲。想要剝奪你的『雙劍之王』看來只有使用我最強的雙劍武技了,你可不要輕易地就死了。畢竟能夠當我玩具的人可是很不容易找到的。」

放開緊握利劍的雙手,雙劍已脫離地面引力的姿態凌空漂浮在夕夜的身邊。

「不能隨意殺害人類,只能先清一下場了。」

『氣動天地——』

做不到像葉一夕和大自然融合為一體的程度,但藉助身體內神明的血脈夕夜想要掌控小部分的自然之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不想死就乖乖地給我空出空間。」

右手揮動整個斗靈場內的大氣為之顫抖,然後斗靈台下比較靠近的人群全部被無情地吹飛到坐滿人的觀眾席上。

沒有一聲抱怨,即便是觀眾席上傳來雜亂的吵鬧聲,但沒有人敢對始作俑者夕夜說出一句抱怨之語。

「擁有此等實力,難怪如此自負。」

「比試劍術而已,你不是要打退堂鼓吧?」

「當然不可能……」

劍客的直覺從未感覺到的差距從夕夜身體上傳來,尤澤一直保持的威嚴臉龐開始瓦解露出微笑。

「終於感覺像是劍客應該有的態度了,就讓你看一下『雙劍之王』應該有的劍技是什麼樣的。」

強大的威壓瞬間爆發整個斗靈場歸於寂靜,下一瞬間與上次純白之風的強度和範圍都有天壤之別的純白之風憑空產生。

『白雪、貓兒,記得保護好人類既不能讓他們影響我的戰鬥,也不要讓他們輕易的被卷進來死掉。』

【好麻煩,不過看在哥哥的面上,就出手幫你好了】

【畢竟不能讓這些藐小的人類的鮮血,玷污貓兒最喜愛的『哥哥』的技】

【喂,白雪不要說什麼多餘的話】

沒有幹勁和吵鬧回應,但足以讓夕夜安心施展武技。

『雙劍飛旋——』

純白之風聚集到足以影響視野的程度,夕夜的身影也消失在純白之風內。同時雙劍飛舞的破風聲也迴響在尤澤的耳邊,讓其沒有多餘的注意力能夠注意其他的方面。

「這種還未出手就令人恐懼的武技,真是期待啊。既然如此我就用現在最強的武技來回應你的尊重。秘技:千刃蓮華——」

無形之風突破夕夜的純白色監牢聚集在尤澤手中,青藍色光芒逐漸從尤澤體內孕育而出。

「最強的雙劍武技,看來準備的時間有點長啊。」

「嘛,為了不讓『玩具』這麼輕易地死掉,不小心的把握好力量釋放程度這個斗靈場都要消失的。」

「那還真是多謝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咆哮吧,千風之刃——」

「這就是人類的骨氣嗎?」

低語中夕夜不再等待。

『——一百零八斬』

閃爍白色光芒的劍氣開始舞動,夕夜和尤澤兩者最強雙劍劍技開始交鋒。

靈力爆裂的轟鳴聲、颶風席捲摩擦的刺耳聲迴響在斗靈場中,觀眾有白雪和貓兒保護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斗靈場可不在貓兒、白雪的保護中。眨眼之間凝聚貪狼學院各種資源建造而成的斗靈場已經成為露天的建築,斗靈台早已開始化為灰塵,更為恐怖的是四面牆壁開始解體在純白之風中宛如紙片般飄舞。

「打開所有通道,大家快逃啊——」

保持理智的主持人聰明的指揮,目瞪口呆的貪狼學院學生們頓時陷入慌亂中開始拚命的向各個涌去。

【貪狼學院所有戰力全部集結——】

遍布學院每個角落的擴音靈器傳出學院長蒼狼的緊急召喚,同一天的時間經過上一次夕夜的事件,這次不過數秒的時間貪狼學院戰力大半都已經聚集到開始崩塌的斗靈場周圍。

【公平的劍術對決,你們可不能隨意插手】

同時迴響在所有人腦海中的警告,崩塌的斗靈場張開了不影響學生逃出,卻不允許外面物體進入的超高級空間結界。

『白雪,乾的漂亮。正好我這邊的比試也可以落下帷幕了……』

力量疊加到極限純白色耀光四射,讓大地都為之震動轟然爆炸中斗靈場整個化為灰塵消散在大氣中。

灰塵的中央夕夜手持雙劍,站立在躺在血泊中的尤澤旁邊。

「還活著嗎?」

「……勉強還留著一口氣。」

虛弱的聲音,可在貪狼學院首席尊嚴的支持下,尤澤的話語依舊流暢。

「那還有繼續嗎?」

「看來不可能了,畢竟我的劍也化為灰塵了。」

身體上留血的傷口多達上百,視野也是一片血紅可尤澤還是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能保持**的完整已經超乎我的計算。對於『技』的控制力我遠不如兄長,破壞了你們學院的斗靈場不好意思。不過放心,學院的學生們我拜託同伴保護,沒有出現任何傷亡。」

「……多謝。」

血紅色視線內純白色身影轉身離開,尤澤依靠意識堅持下來的搖晃站姿終於無法維持。 「就憑你的這種強大意識,從現在開始你不是玩具了。接下來你要拼上性命不斷向前邁進……」

沒能聽到最後就已經倒下,但夕夜想要傳達的事情尤澤在意識消失之前已經全部理解。

「蒼狼前輩,今日我就告退了他日空閑肯定會再來參觀。」

宛如惡魔的預告,蒼狼不過是在接住尤澤身體時見識到消失在灰塵中的白色背影,內心竟出現了闊別多年的武者悸動。

……

身為天靈帝國數一數二的學院,太陽剛剛落下白天夕夜大鬧兩場留下的殘骸就已經處理完畢。

貪狼學院最高建築的頂部,學院長蒼狼的辦公室。

「詩韻,根據學生反映你認識今天連續大鬧學院兩次的白髮少年夕夜,對嗎?」

『白天被糾纏的時候那些圍觀學生中有人打小報告了嗎?』

維持者高齡之花的姿態,少女並沒有露出任何馬腳。

「可以說是童年的玩伴,總是把自己當做兄長的自戀狂。」

「認識就好。今晚你不用在學院休息,麻煩你到外面走一趟幫我送封信給他。」

『半路跑出來的自戀狂,我到底要到什麼鬼地方去送信?』

強忍下內心吐槽,少女強做鎮定從蒼狼手中接過信封。

……

青峽關最為豪華、高級的酒店,身著和酒店等級不相稱的樸素的三人在酒店服務員的引導下,來到酒店最為高級的貴賓套房大門之前。

「請三位稍等……」

沒有憑藉外表小看客人,服務員拿出不玷污最高級酒店之名的服務態度。

「客人,元正先生說是應邀前來。」

輕叩三下大門,服務員直接通過門旁安裝的通訊靈器將話語清晰的傳進房間之內。

「留言已經完成,請等待片刻讓客人讀取。」

寂靜、無聊的數分鐘時光,早已習慣這種等待的服務員並沒有露出一絲的煩躁。

「元正哥……」

不耐煩的詢問,少女才不過十四歲正處在沒有耐心的年紀,可元正沒能允許以兇狠的眼神瞪了下少女。但在元正開口斥責之前,門邊的通訊靈器傳來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女回應。

「夕夜,現在不在。不過,你們可以進來等。還有麻煩酒店準備好待客所需的東西。」

「是——」

合格的服務態度,即使客人不在面前服務員依舊附身頷首行禮。

「進來吧。」

「夕夜到什麼地方去了?」

不浪費一秒的時間,和聖光當年的執法隊三巨頭隊長行事截然不同的方式從元正嚴肅的臉上顯露。

「應城主之邀前去城主府赴宴了。」

「那我們就等他回來。」

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女語氣散發著不耐煩的意思,元正也不繼續討煩像在自己家般隨意的坐下休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