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不到這麼大的一個鎮子,卻只是十幾個小傭兵看守。」

而這火焰的始作俑者則正坐在獵靈鎮入口堆起的人堆之上,無味的向火焰拋灑著從獵靈傭兵團內搜刮出來的名貴寶石、古玩。

「我記得獵靈鎮和幻靈森林之間還有一個允許各種自由交易的混雜市場,就到那裡去打聽一下有關獵靈傭兵團的信息好了。」

消耗的靈力全部恢復,夕夜跳下人堆輕鬆幾腳裝著滿滿寶石、黃金的十幾個大箱子,在空中被純白色光芒侵蝕然後落進火焰中化為普通柴火燃起。

在防火之前特意費勁把十幾個小傭兵看守堆到鎮子外面,夕夜自然不會放由他們被不停擴散的火海吞噬。

只需要保證性命即可,夕夜粗魯的將傭兵一個接一個的拋到系在遠方拉送獵到的幻獸專用馬車之上。

「搞定出發……」

小鎮正在熊熊燃燒,為了能繼續向東方前進夕夜只好駕駛著充滿新奇的馬車向東南方行駛繞過小鎮。

飄散數里的濃煙和照亮方圓千米的火光,遠離獵靈鎮尋樂的獵靈傭兵團高級傭兵們久違地在太陽升起之前便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想辦法向幻靈森林中的團長和軍師通報有敵來襲,其餘的人我們先回去救火順便找出看哪家的小崽子敢在太歲爺爺頭上動土。」

「「「是~」」」

衣著尚未整理完畢,一群粗野的傭兵漢子就憑藉著滿腔怒氣開始自以為合理的行動。

……

「你好,我想問一下靈尊的價格是?」 白髮少年為了適應周圍環境,特意將在身上披上厚重長袍。而此時夕夜則是蹲在低矮的木桌前,向低頭打著算盤在賬本上計畫的戴眼鏡中年人搭話。

「買最低一千高則不限,賣最高五百低也不限。」

「不錯的價格,我要賣。」

「拿好通行證,貨物我們會有人看著。」

從始至終沒有抬頭看夕夜一眼,也沒有進行任何多餘的詢問,足以看出中年人在這混亂地自由市場中生活的時間。

由各種皮毛樹木搭建而成的大面積建築,看似岌岌可危卻能抗衡颶風。滿是之前從未有過的經歷,強忍下內心的興奮夕夜掀開門上懸挂的厚重獸皮、邁出腳步。

「你好,請出示通行證。」

還未走出幾步,昏暗燈光中魅惑的女聲就已經迎來。

「燈光如此昏暗,相距又這麼遠,你真的能夠看清通行證?」

迎接之人自以為身形隱藏的夠好,可夕夜沒轉身就將通行證準確無誤的對向她所在方向。

「請恕小女子眼拙,想不到竟能在此等人魚混雜之地遇到如此少年才俊。」

淡薄到極致的服飾,僅僅遮蓋身體重要的部位,白皙的肌膚大部分都顯露在外,窈窕纖細的腰肢、豐滿挺拔的****,夕夜瞥了一眼就小臉通紅的偏過頭去。

「實力高強、性格純真,小弟弟你是我喜歡的類型。」

魅惑的使用手指在夕夜下巴挑了一下,女子保持著微笑不停扭著****開始工作為夕夜帶路。

『想不到原來師公不讓哥哥和小雪姐到這種地方真的是為了他們好啊……』

眼神不停地在周圍昏暗的人群和單獨隔間上遊走,夕夜儘力將注意力從前方的誘惑上轉移開來。

「交易所到了。」

「多謝。」

在無序之地扎眼的禮節,可搭配上夕夜臉上慌張的紅暈還好沒有引起周圍人群的注意力。

「提醒公子一句,獵靈傭兵團在這自由之都雖算不上什麼大勢力,可它能夠帶給自由市場的利益可是會讓人瘋狂的。想要毀滅獵靈傭兵團最好做好和自由之都全體為敵的準備。」

擦身而過之時耳邊傳來的低聲警告,等到夕夜回頭之時只看到一瞬滿是深意的微笑,身著暴露的女子就已經轉身離去消失在昏暗的燈光之內。

「不愧是以自由為主的小型貿易都市,區區非法雜貨店中都能隱藏靈聖修為的強者。」

由於害羞而產生的慌張已經完全消失,夕夜鬆懈的警戒心提高到從未有過的嚴謹高度。

「原來我已經被當成獵物了嗎?那就看看最後到底是誰才是被狙擊的一方……」

警戒恢復感知網中毫不掩飾的敵意清晰的反映在夕夜腦海。

即使是靈尊級別的器靈師可沒能經過學院系統的調教,因此夕夜從獵靈傭兵團俘虜的傭兵修為基礎無一堅實,堆滿貨車的十幾個大漢夕夜僅僅換得不足三千的金幣就走出了雜貨店。

「接下來就是想辦法打聽出獵靈傭兵團的蹤跡了?」

完全陌生的都市,外表十七八歲可真正來到世上才不過兩年時光的夕夜鼓起勇氣找尋打聽信息的場所。

……

經過一天再加上一夜的治療時間,蒼狼終於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並憑藉聖者的強大修為硬撐著在人心惶惶的民眾面前現身。

與此同時,青峽關內皇家酒店夕夜房間,見到蒼狼醒來才下定決心離去的元正和陸奧帶領著詩韻、詩琪兩姐妹向貓兒、白雪報到。

「詩韻、詩琪兩姐妹是葉雲閣下親自傳召可以破例進入傲雪峰,可元正、陸奧你們雖有療傷之名但也只能到傲劍山莊修養。所以,你們要暫時分開。」

白雪、貓兒還未從夕夜獨自出走的打擊中恢復,活躍氣氛和傳達命令的事情只能落到為了恢復維持空間結界消耗的靈力而逗留在青峽關的公良健身上。

「詩韻、詩琪由白雪、貓兒負責帶回,你們兩個就是我來負責了。」

「明白,有勞您了。」

重傷沒有任何的好轉,但輕聲的說話元正還是能夠做到的。

「不用客氣,使命所在。白雪、貓兒,我們先走一步。」

平常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用名字稱呼她們,可幾句話的時間連續叫了兩次還沒有感受到怒火,再怎麼不明白少女心公良健也了解到了兩位少女內心的傷痛。

「誒~」

心病還須心藥醫,公良健長嘆一口氣散發出無形空間波動帶領元正、陸奧兩人逐漸消失在房間內。

「白雪,我不想就這麼離開青峽關,能再給我一點自由的時間嗎?」

白雪情緒低落導致施法速度不如正常狀態迅速,詩韻也得到了機會表述內心的想法。

「你想去什麼地方,我可以送你一程?」

以往的白雪絕對不會說出幫助人類的話語,可她也明白再怎麼低落也挽回不了的事實,只有將注意轉移到其他事物上散心才行。

「貪狼學院內高級器靈師療養院。」

輕輕鬆鬆的打開純白色空間漩渦,在詩韻之前白雪和貓兒先一步走了進去。

……

「想不到前天一天竟然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整潔的病房貪狼學院的首席尤澤正躺在病床之上,而床邊身為貪狼學院老師的男子正在安心向他講述前天計劃的執行情況。

「多謝老師前來告知,不知道現在學院長和前任學院長他們的情況如何?」

「學院長雖然身受重傷可沒有生命危險,整個青峽關的醫者都在努力醫治他。傷勢沒有明顯的好轉,但今天已經他清醒過來,我也才能有機會向你轉述這些事情。至於前任學院長大人的情況就不太好了。」

「不太好是什麼意思?難道說前任學院長大人已經駕鶴……」

回想起昔日對待自己和藹的儒雅老者,尤澤心中悲痛難抑。

好在,在尤澤眼中晶瑩的淚珠劃下之前,男子老師先一步開口說出了事情真相。

「前任學院長大人吉人自有天相怎麼這麼簡單就會去世。他一生的修為全部被穆青強行吸收,原本就青峽關第一強者的他可沒有人能助他重新恢復修為。不過,暗地中似乎有小道消息說機會中出手助我們的聖光學院老師會回去找尋名醫,來幫助治療前任學院長。」

「聖光學院?就是蒼狼學院長曾經的畢業學院。被譽為大陸第一學院,難道說……」

說到這裡尤澤突然停了下來,腦海中浮現出了純白髮色的少年身影。

『曉光?兩年前似乎還報以聖光執法隊的名頭曾經有過小動作,既然報出曉光的名字就說明他肯定也和聖光有關係,畢竟器靈大陸之上也想不到哪個學院的學生能夠擁有如此實力……』

注意力從身旁的老師身上轉移開來不過數秒沉醉於內心的自言自語,等到尤澤再抬起頭時眼前的老師已經準備起身離開。

「老師……」

面對敵人之時足以死亡無數次的短短几秒時間,在老師轉身的時候尤澤才發現男子宛如傀儡的失神雙眼。

「是誰?」

不愧於天靈帝國數一數二的貪狼學院之名的醫療水平,雖然沒有從『奄奄一息』狀態中恢復到無傷級別,但也足以做出應對偷襲的防禦。

「尤澤放下風劍,是我……」

純白色光芒在空蕩蕩的病房內凝聚旋轉為空間漩渦,詩韻的聲音跨越時空傳達進尤澤耳中。

「貪狼學院七星末席詩韻,以七星之名向學院首席尤澤提出離校試煉挑戰。」

語氣中沒有絲毫對受傷療養之人應有的照顧,正面鑲嵌七顆相應彩虹順序寶石、背面為展露獠牙的惡狼形狀的令牌從純白色空間漩渦中飛出。

「想不到啊、想不到。七星五人在外卻是最後加入最有希望之人首先提出脫離貪狼學院。」

隨便從床邊的換洗衣服中取出一件貪狼學院校服外套披上,尤澤身著療養院的病號服和沾染鮮血的繃帶邁進純白色空間漩渦。

……

被夕夜無法完美控制力量的武技波及的斗靈場化為廢墟,暗中準備著秘密計劃的貪狼學院僅僅是清理出斗靈台已經是空閑時間中能做的全部。

「離校的試煉挑戰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脫下貪狼學院的校服,到底是你太有自信,還是說我太弱呢?」

病號服摻加繃帶、病號服的新潮打扮,尤澤手中微風聚集幻化為極容易被忽略的半透明器靈:風劍。

情深不知年 「我能夠使用的空閑時間不多,多餘的廢話還是免了。」

遠處於尤澤對立的少女詩韻身著白金紫三色交織而成的服飾,說不清的材質卻給人一直華麗的同時不失樸素之美的感覺,必定是出自器靈大陸最高級設計師手中的作品,符合人類審美之時穿著的舒適感也是從未感覺到過的舒服。

「規則很簡單,我們各自拿出一招自認為自足以打敗對方的招術……」

「一擊定勝負,勝者為王。確實是很簡單的規矩,多謝對我的照顧,那麼我就不客氣的全力出手了。」 終於能和從見到第一眼開始就從未看清過真正實力的少女認真的戰鬥一場,尤澤內心中湧出超越面對夕夜挑釁時的興奮。

『一直遵循著貪狼學院規矩,以首席的身份為他人表立貪狼學院器靈師應有的姿態,我到底是多久沒有用雙手來感受風劍的親切呢?』

內心的自言自語中,在同一位置敗在夕夜的手中的秘技,以器靈姿態全力展開。

「雖說是藉助他人力量才能完全掌握的力量,可既然面對你的全力我也只有全力以赴才能表示敬意。」

至始至終都沒有將器靈在體外凝聚幻化出,詩韻僅僅依靠著釋放靈力就具現出堪比器靈法陣絢麗魔法陣花紋。

「秘技:千刃蓮華——」

由器靈作為武技施展的直接媒介,尤澤的風幻化到和器靈相似的半透明狀態、更符合自然界對吹出的風的『風』。視野的認知中風變弱可在威力方面卻和使用實體鐵劍時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尤澤那極盡鋒利、淡薄的風,不僅擁有將自然之風撕裂的能力,甚至威脅到空間的穩定性。

「聖域魔法:雷滅——」

不需要以器靈的姿態詩韻同樣將血脈內埋藏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絢麗魔法陣瞬間增長到難以計數將詩韻包圍在內,同時各個魔法陣相互連接形成更加龐大、威力更強、凝集魔法更加恐怖的超大魔法陣。

「咆哮吧,千風之刃——」

「——千雷引」

無形風之刃和閃爍金光的晶藍色之雷從尤澤和詩韻身上同時釋放,下一瞬間連大氣都為之震動的靈力碰撞,原本斗靈場破碎的廢墟都在靈力波及中粉碎,漫天風塵眨眼間衝天而起變成摻雜著雷電的劇烈龍捲風瘋狂的肆虐在斗靈場遺迹。

為了防止在發生和兩天前夕夜的大鬧相同的事情而臨時組建的隊伍,剛剛經歷過青峽關的大變放下警戒卻發現自己的本職工作需要自己。

【敵襲,貪狼學院警戒隊集合——】

短短几天時間內竟然會第三次發生驚動整個貪狼學院的意外戰鬥。

不統一的服飾、裝備,但實力方面毫無疑問都是能夠承擔貪狼學院全體師生身家性命的高手。可面對情況未明的情況,眾人也只有靜觀其變等到風消塵散之際。

「不用如此興師動眾的,你們大家還是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吧?」

塵土之中尤澤的話語傳來,可原本就在執行職務的警戒隊伍並沒有退去。

「我以七星之一、貪狼學院首席的身份宣布,即今日起七星末席詩韻正式脫離七星、從貪狼學院畢業,日後去向自有她定貪狼學院絕不有任何怨言。」

「多謝,下次器靈師大賽賽場上希望能夠見到你和另外還未謀面地其他七星成員。」

純白色空間漩渦開啟在身後位置,詩韻在眾人的注目下正大光明的轉身離去。

「聖域魔法嗎?想不到我學院首席會接連被兩個外人威脅……」

手中半透明器靈風劍上被尤澤刻意壓制的金光雷電閃爍雙劍全部折斷,尤澤身上也四濺射出雷流整潔的貪狼學院校服外套全部破碎,病號服和繃帶也崩裂出密密麻麻的裂痕,剩餘的部分艱難地將尤澤**部位遮掩住。

「麻煩代我向蒼狼學院長請示召回隱藏在外面的七星……」

雖然實力可以算是貪狼學院的中堅力量可卻沒有佔據貪狼學院重要的職位,因此面對尤澤的臨昏迷之前片刻低語,前來救援的老師只能疑惑的記下尤澤要轉達的話。

……

「自由都市的規矩不要打聽任何來源、去向嗎?這下我要怎樣才能打聽到獵靈傭兵團的消息呢?」

臨近黃昏將販賣獵靈傭兵團的傭兵換得的金幣花費殆盡,又搭上三分之一蔡榕準備的金幣已經一整天毫無所得,夕夜在以自由貿易為主題的都市內唯一的旅店客房中盯著粗糙地天花板無奈的自言自語抱怨。

簡單到極致的建築,雖說是使用磚石建造可旅店之內夾雜在牆壁之間各種各樣的木材也不在少數。雖說即便是住在荒無人煙的環境中也沒有問題,可看上去會嚴重影響心情的旅店剛一開始夕夜是拒絕的,但為了不在吸引更多的關注夕夜只好說服自己屈尊與此。

「對了,這個都市可是在幻靈森林邊緣建造的,要是我報上聖光的名號……」

「最好不要這麼做哦,小弟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