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前往天池的另一邊!」

雪顏盯著秦天明,一字一句說道。

秦天明見雪顏一臉容光煥發,心道:這女人果然不是尋常人,竟然沒有放眼於血色大陸,而是嚮往其他更加高級之地。

「答應你倒是無妨,只是天池開啟之時,未必有你想得那般順利。」秦天明想了想道。

「你沒有立即答應我,表明你是真心想帶我走,放心,我有一件寶物,只要你到時候助我一臂之力,我必能走出這血色大陸!」

雖然不知道雪顏有什麼底牌,但秦天明仍是鄭重的答應了她的要求。

秘密的前往陵城不遠處的一個村莊,秦天明按照雪顏給的方向位置,找到了深藏地下的血色之主。

黑黝黝的深洞中,血色之主比三年前還要憔悴,身形消瘦了很多。

秦天明一步一步走進卻發現血色之主沒有一點反應。

「血色之主?澹臺前輩?」

秦天明呼喚了兩聲,他見血色之主一直背對著自己,疑惑的向前靠近,直到三步遠時,忽然一陣強大的嗜血之感沖了過來!(未完待續。) 「啊!」

感受到周圍一片血腥和肅殺,秦天明雙眼瞬間充滿血色,他已經看不清眼前的血色之主,只覺得有一個人影慢慢靠近。

「三年了,我等了你三年,你終於來了。」

一陣低沉的聲音傳來,秦天明感覺有一雙大手鉗住了自己的手臂,隨即意識開始模糊。

今日,陵城大街小巷人山人海,城中搭建了一處高台,周圍擠滿了人。

靠近高台有一些座位,上面坐著的均是各大勢力之人。

「爺爺,怎麼一直沒見到秦大哥?!」

秦穎兒嘰嘰喳喳的在秦原身邊看來看去,秦原卻一直閉著眼睛。

「穎兒,秦爺爺想安靜一會。」

秦穎兒聽到身旁田龍的稱呼噗嗤一笑,田龍管田雨菲叫大姑姑,卻因為自己管秦原叫爺爺,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過那秦氏醫館中確實一直沒見到秦大哥的身影。」田龍皺眉說道。

很多人如田龍、秦穎兒一般,一直注視著秦氏醫館那邊的動靜,大家一直沒有見到秦天明露面,表情均很不一樣。

「秦天明,你可不要不來啊。」

黃蓋坐在椅子上,眼神陰冷的看著秦氏醫館的那些人,黃奇的身體損傷太重,雖然已經全部接好,但仍是不靈活,至於玄力,更是妄想了,黃蓋心裡怎能咽下這口氣?

「天明哥到底去了哪裡?」

花花坐立不安的看著雪顏,他幾天前,得知秦天明將那些醫者救了出來后,心中十分激動,可是卻一直不見秦天明回來,前去月白樓詢問,周海卻說秦天明早已歸來。

雪顏眉頭緊皺,她知道秦天明急於打聽血色之主的下落,是為了留有神秘的後手,但她見秦天明一直沒有消息,前兩天已經忍不住前去關押血色之主的密地查看,卻發現其中空無一人!

雪顏不禁有些後悔,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早告訴秦天明血色之主的下落

「啊!」

秦天明只覺得心中的嗜血之感越來越強,他不斷出拳轟向四周,想將天地撕碎。

「毀滅吧!哈哈哈!」

一陣瘋狂的大笑聲傳來,秦天明忽然胸口一痛,他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個熟悉的人:明月、鳳舞、念兒、絲顏……

秦天明毀滅的手停了下來,他看了看眼前的人,忽然放聲大吼道:「不要,我不要毀滅!我要永生!」

……

當!

城中高台上發出一聲響亮的鑼聲。

眾人紛紛向上看去,只見一個中年人站在了高台上。

「眾位貴客來自天南海北,今日聚集在這裡,便是為了這醫者盛會,選在醫者工會群龍無助,大家都希望新的醫者能夠帶領眾人!小老兒是這陵城的副城主,今日這選拔經過眾醫者商定,一共分為三場比試!」

見到這副城主已經上台開始講話,雪顏見秦天明還未回來,臉色更加陰沉了幾分。

「大家等了這麼久,我也不說廢話,下面就開始第一場的比試吧。」

能夠參加醫者盛會之人的名額,早已在還僅存的醫者工會中懸挂出來,這些人都是血色大陸中赫赫有名的醫者。

「現在血色大陸主要的病症便是血毒,所以,這三場比試也是針對血毒而定,第一場比試,治療初級血毒病人!」

一陣喧囂聲后,幾個人陸陸續續被帶上了高台,眾人見到這些普通玄修因為沾染血毒后臉色青白,眼中帶著血色,均一臉異色。

「下面,請參加比試的六位醫者上前,每人選擇一位進行醫治,誰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醫治完成出效果,便勝出,最後完成的兩人,將被淘汰!」

秦原在副城主說完后睜開了眼睛,他看了看一旁的黃蓋,率先走了上去。

葉絲顏在聖地的人群中看見人群中並沒有秦天明的身影,心中有些不舒服,從沒有過的暴躁之感突然出現,葉絲顏心中有些擔心。

「他!」

秦原指了一個人後,坐在了最後邊,隨後黃蓋也指了一個男子,坐在了秦原身邊。

除了他二人,劉魁第三個走上去,劉魁露面時,眾人發出一陣質疑的聲音,只因之前劉魁在京城的所作所為,被人傳了出來,雖然很多人覺得血色一族之人險惡無比,劉魁這麼做無可厚非,但也有很多人覺得劉魁太過冷血,不能夠成為醫者的代表。

「她了。」

劉魁指了一個女子,他看了看下面喧囂的人群,臉色有些不好。

隨後,一個中年女子走了上來,她是雲機國的醫師楚圓,和當年那個楚年有些關係,她走上台後,和副城主對視了一眼,隨即選擇了一個瘦弱的男子。

台上還剩下兩人沒有著落,很多人知道鳳麟大師之前出了事,所以現在沒見到鳳麟出現,沒有什麼疑惑,但秦天明之前在陵城一番作為,可是有很多人注意他,現在什麼都沒有。

「時辰已到,其他兩位醫者未能按時前來參加比試,視為放棄!」

副城主看了看時辰,說道。

「慢著!」

一陣清冷的聲音傳來,眾人見到聖地那邊的新任聖者站了起來,皆看了過去。

「既然比試是循序漸進,如果有人遲到,但卻在最後的比試中拔得頭籌,該怎麼算?」

葉絲顏一身白色長裙,她站起來看著眾人,冷冷說道。

副城主看了看葉絲顏,想了想說道:「回聖者大人,既然是遲到,自然沒有了之後的比試資格,成績嘛,當然也就不作數了。」

「哦?如此說來,大陸中新任醫聖比的是準時,而不是醫術高鳴了?」

葉絲顏聲音清冷,又說道:「我聖地負責監管血色大陸中各大要事,目前,選舉新任醫者乃是重中之重,絕不能有半點馬虎,我看,如果在合理的時間內到達,應該准許繼續參加比試。」

「對啊!憑什麼不讓比?!」

「我們只支持秦天明秦醫師,要是他不來,我們張家退出醫者工會!」

「我們也是!」

葉絲顏更說完,四周傳來了一陣附和的聲音,周海在陰暗處見到那些被秦天明救出的醫者果然派上了用場,心裡不禁有些佩服。(未完待續。) 陵城副城主見四周玄修不停喧囂,只能用眼神求助一旁的吳銘,吳銘很久之前就對秦天明恨之入骨,現在當然不願站在他這邊。

「眾位,在下乃是陵城城主吳銘,既然各位希望給還沒到場的醫者一個機會,老夫自然也願意,但為了公平起見,我們還是要現在開始醫治,如果三場過後,其他人還沒到,那我們大家也不能一直這麼等下去了。」

吳銘在另一邊站起來說道。

「好!」

「吳城主說得對!」

其他勢力的醫者紛紛贊同吳銘的話。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麼比試開始吧!」吳銘高聲說了一句。

吳銘話音剛落,台上四人已經開始出手,四人中,只有劉魁選擇煉製玄丹,他拿出了一個不大的銅鼎,雙手不斷扔進一些玄草,不多時,那銅鼎中便飄出了一陣香氣。

「好快的速度!」

花花見劉魁這麼快就能使玄丹發出丹香,不禁有些詫異。

「你也不看看,劉魁扔進去的都是什麼珍貴玄草,四級的凈化草,五級的通玄草,這些,在血色大陸中可都是頂尖的治療玄草。」

雪顏卻是有些不屑說道。

台上,黃蓋聞到劉魁鼎爐中的丹香后,暗罵了一聲無恥,他側頭看了看一臉專註的秦原,笑了笑,手中的銀針快速揮舞,不斷刺在眼前病人的各個穴位上。

一旁眾人大多只能看清劉魁手掌翻飛下,對面的病人身上多了數跟銀針,卻都看不清劉魁是如何出的手。

雲機國那楚醫師看起來最為輕鬆,她望聞問切一翻后,只是不斷祭出玄力,那對面的病人臉色卻明顯變得紅潤起來。

一刻鐘后,劉魁的玄丹已經漸漸成形,他得意的看了看身旁三人,手掌一拍,銅鼎蓋子在半空中飛了幾圈,隨後一顆泛黃的玄丹飛了出來。

「吃了它!」

劉魁接住玄丹后,遞給面前的病人,那病人卻顯得有些猶豫。

「快吃啊?!」

劉魁見眼前這人不肯服下丹藥,臉色一變。

「劉,劉醫師,你的玄丹,你的玄丹……」

中年男子臉色恐懼的看著劉魁,他是在京城被選中的身中血毒之人,當然知道劉魁拿人試藥,害死了很多人,雖然眼前的玄丹看起來無比金貴,但他還是不敢吃下去。

「耽誤了我的時間,小心你的小命!」

劉魁見一旁的楚醫師已經停手,臉色陰沉似水。

「我!」

中年男子臉色苦澀的看著副城主,副城主雖然知道他為何如此,但仍是,說道:「快吃吧!」

中年男子見到劉魁陰狠的目光,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吃了下去。

「哼!」

劉魁見這男子終於肯服下玄丹,冷哼一聲。

一股暖流從喉嚨中流進小腹,中年男子感覺全身一陣舒爽,隨即那暖流湧進了四肢百骸,令他無比舒爽。

劉魁見眼前的男子臉色瞬間變得紅潤,他嘴角一勾,這種玄丹,是他之前的京城多次試驗后煉製而出,專門針對血毒,效果十分強勁。

「多謝劉醫師,多謝劉醫師!」

中年男子感受到體內的舒適和身體的輕鬆后,臉上露出一陣感激的神色。

副城主看到楚醫師和劉魁的示意,拍了拍手,走上來了六個人。

這六人年齡都很大,均身著醫者工會的服飾,看起來應該都是醫者工會的老人。

「幾位長老,煩請你們前去查探一翻。」

副城主拱了拱手說道。

黃蓋見幾位醫者工會的長老上台,眼神詫異的看了看身旁的中年女子,這個楚醫師原本實力並不足以站在這裡,但不久之前卻傳聞她醫治成功了很多人,一時間名聲大噪。

他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病人,又看了看楚醫師身前之人,並無絲毫異處。

「都十分有效。」

六名長老一翻查探后,商量了一下,都認同了楚醫師和劉魁的手段。

黃蓋見一旁的秦原仍是不溫不火,冷笑一聲,落下了最後一針。

「成了!」

黃蓋笑著說了一聲,隨即秦原終於送了一口氣,道:「我也好了。」

一翻檢驗后,眾位醫者見這幾人都有好轉,紛紛一臉讚賞。

副城主健壯點了點頭,上台道:「眾位,第一場比試原本是要淘汰后完成的兩位,但今日有兩位醫師沒有到場,所以幾位長老商量后決定,同意讓四位醫師共同進入第二關。」

「好!」

「當然!」

下面眾人紛紛贊同,雪顏卻是心中無比擔憂,也不知道秦天明和血色之主到底去了哪裡。

「啊!」

副城主剛想快點開始第二關,台上卻忽然發出了一陣尖叫。

「啊!」

之前劉魁醫治的中年男子忽然一臉痛苦翻滾在地,他的雙眼迅速變成了灰白色,身上的生息一點一點減弱。

「不好!那玄丹竟然加速毒發了!」

秦原看著中年男子的情況,臉色陰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