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美麗的團長大人。」洛斯迅速變臉,笑嘻嘻地轉身離開,通知其它成員團長救了一個孩子。在轉身前,他那充滿**的目光在團長大人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把凱瑟琳當夢中情人的傭兵數不勝數,如果把他們集中起來,足以湊出兩個大型傭兵團。

蘇珊把羅嵐放到凱瑟琳的帳篷里,轉頭問凱瑟琳:「凱瑟琳,你晚上睡哪兒?」

「我睡備用的帳篷,走,跟我去搭帳篷。」凱瑟琳說完,取了備用的帳篷,跟蘇珊一起搭新的帳篷。

新帳篷剛搭完,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從營地中心的豪華帳篷走過來。這個人看上去有四十多歲,滿頭褐色捲髮,面容嚴肅,一絲不苟,即使趕路也身穿筆挺的燕尾服。

「凱瑟琳女士,聽說您收留了一個孩子?」他很客氣地問。

「是的,派恩大人。」凱瑟琳說。派恩雖然是個管家,但也有勛爵的爵位。平民在沒有成為劍士之前,必須要稱呼有爵位的人為大人、老爺或領主。不過,凱瑟琳之所以尊敬派恩,不僅僅是因為對方是勛爵,還因為他是一位初級劍士。

「您真是一位仁慈的傭兵。請帶我去看看他。」派恩認真地說。

「是。」凱瑟琳帶著派恩來到羅嵐所在的帳篷。

派恩進入帳篷,仔細檢查羅嵐的身體,露出疑惑的神色。他已經派手下察看森林裡的情況,通過痕迹判斷出參與戰鬥的是一個強大的高級劍士,他不想惹上麻煩,所以才親自察看被救的人。

如果沒有雨水沖刷,以派恩老辣的眼光,一定會通過血漬的分佈推斷出少年的脖子曾經遭到重創,但現在無論是地上還是少年衣服上的血漬都淋過雨,很難判斷出什麼來。

「你們不要離開,是否留下這個孩子,由大小姐決定。」派恩離開,走進營地中央的豪華帳篷。

不一會兒,派恩領著兩個女僕走出來,告訴凱瑟琳小心照看這個孩子,費用由他支付。派恩身後的兩個女僕放下手中的托盤,跟隨派恩離去。

「這是耶路薩教廷國的治療聖水,最少值150個金克拉!」蘇珊驚訝地拿起那瓶透明的藥液。這幾乎等於普通高級戰士大半年的收入,蘇珊自己一年也只能賺1200銀鎊,即120金克拉。

那兩個僕人送來東西包括一套乾淨的衣服、一瓶治療聖水、一大杯稍涼的牛奶、四根香腸和兩條軟麵包。

凱瑟琳搶過治療聖水,說:「扶好他,讓他喝下聖水。」

蘇珊戀戀不捨地看著珍貴的藥劑,不情願地扶起羅嵐。

凱瑟琳小心翼翼地把治療聖水送入羅嵐的口中,然後靜靜等著。治療聖水是耶路薩教廷神官製造的高級藥劑,除了能治療外傷,還有各種神奇的作用。

治療聖水進入身體后,被迅速吸收,羅嵐醒了過來。只不過在清醒的一瞬間,他發覺自己的頭腦中出現數不清的記憶碎片,他一時間無法接受那麼龐大的信息,差點兒暈過去。好在治療聖水有神奇的作用,才讓他保持清醒。

「你醒了?」凱瑟琳笑著問,這時候的她像是一個溫柔的鄰家姐姐,而不是冷酷的傭兵團長。

羅嵐吸收了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后,面色鐵青,雙手緊緊地抓著身上的薄毯。他現在已經確定,自己來到了一個跟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似乎還佔據了別人的身體。

他看到眼前的陌生人,根本不敢說話,他雖然獲得了那個少年的大部分記憶和知識,也聽得懂眼前金髮美女的話,但理智讓他不能輕易表態,或許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就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無奈地閉上眼,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凱瑟琳和蘇珊相互看了對方一眼,悄悄走出帳篷。

感覺到兩個人離開,羅嵐才重新睜開眼睛,輕輕嘆了口氣。

他記憶最後的畫面,就是那個成為肉餅的王八蛋——他原本走在鬧市地段的人行橫道上,對面正是綠燈,卻被左側衝過來的醉酒飆車的肇事車手撞死。而在死亡之前,他看到那個王八蛋連人帶車被另一輛剎車失靈的瘋田車撞到牆上,算是替他報了仇。

他並不清楚後面的事情,更沒有看到自己剛買不久的玉佩在他死後,吸收了他全身的血液,化為一把劍帶著他來到這個奇特的世界。

「真不知道是應該感恩,還是憤怒。不過,既然能死而復生,我都應該向讓我復活的力量表示謝意,無論是神仙還是時空亂流什麼的,可是……」他心中充滿了矛盾。

他沒有放棄希望,仔細在腦中搜索新得來的記憶,發現這裡是一個魔幻的世界,有劍有魔法,但少年所在的國度,仍然是以劍為主,鄰國的耐瑟瑞才是魔法國度。只不過在少年的記憶中,那些魔法師大都是學者型,正統法師沒有一個追求魔法的破壞力,反而更像是地球上的合格科學家,以研究魔法本質為目的。

少年所在的國度是劍的天下,劍技和鬥氣才是一切的根本。

他找了半天,也沒能在記憶中找到能傳送到其它世界的魔法,那是屬於神的領域,而神,鬼都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為什麼會這樣!我只是個守法的普通公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羅嵐心中的憤怒全面爆發。

他不是冷血動物,家裡有爸媽、有親戚、有朋友、有同學,在他看來,能跟家人朋友在一起,比穿越到什麼異界更重要。

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怎麼比得上二十多年的感情!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大三學生,最大、最不可能的夢想就是做個富翁,好好活著。但最現實的夢想,僅僅是養的起爹娘、供得起貸款房、上網不用翻牆、娶得起姑娘——哪怕是從越南買回來的。但是,一切都結束了。

二十多年的一切幾乎被摧毀,他怎麼能不憤怒!

但是,在他看不到的靈魂深處,一把金黃色的古劍熠熠生輝,一個漂亮的無法形容的五六歲女孩兒正在冷笑。

「你有什麼好生氣的,一個普普通通連仙人都不是的死人,竟然成了最強之劍的主人,成了我的主人,我更應該憤怒!」小女孩滿面怒容,但她說的話沒人能聽見,包括身為主人的羅嵐。

小女孩正要攜劍而出,但卻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止。

「果然是法則不同的異世界!按這種世界的說法,就是異位面!我完了,我才剛出生!」小女孩突然又恢復了孩子本性,哭了起來,精緻的面龐梨花帶雨,惹人可憐。

劍再強,在主人力量不夠的情況下也無法發揮真正實力,如果跟規則不同的整個位面之力抗衡,劍可以無損,但主人必死無疑。

羅嵐很幸運,因為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靈魂養了一個女孩和一件兇器……或者說兩件兇器。手打小說盡在- 第1378章黑化的乖乖女(19)

「大姐,真的對不住。」秦若蘭道歉,「真的對不住小果,玲玲太不懂事了。」

唐母不再打算原諒,表情不怎麼好看,「若蘭,既然玲玲這麼反感我們的幫助,那以後事情還是算了吧。」

「玲玲是你的寶貝女兒,小果也是我的寶貝女兒,我們平常很少有時間陪伴小果,就是希望多賺一點錢,給她好一點的生活。」

唐母想起剛才烏玲玲憎惡的樣子,都覺得,她是不是將女兒教的太乖,被烏玲玲那麼罵,居然還和和氣氣的。

「小果一直都非常懂事,之前玲玲屢次說小果的不是,我都只覺得她是不懂事,是小孩子之間的小計較,沒當回事。」

可是,剛才烏玲玲可怕的眼神,將她嚇到了。

好像她幫烏玲玲付學費,是求著對方要的,那理所應當,還嫌棄的樣子,真的讓她覺得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這就是個白眼狼。

她要不是秦若蘭的女兒,她眼神都不會給一個。

她算是明白了,烏玲玲這丫頭的性格,怕是遺傳了烏駿那個混賬東西,畢竟他們是父女。

「但剛才玲玲的樣子,你也看到了吧?她也就比小果小一歲的樣子,該懂事了。」唐母道,「以前的事情,都不計較,這個女兒,若蘭,今後你們自己管吧,我們是幫不了你了。」

秦若蘭能夠說什麼,能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她沒錢,不想負擔烏玲玲學費嗎?

她臉皮還沒有厚的,當眾問唐母要錢的份兒。

從前都是唐母心疼她,主動給的,她可從來都沒有主動要過。

對此,她只有肉痛的點了點頭,「大姐,我回去會好好的教玲玲,以後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這個生日,其他人都為唐果感到不平。

秦若蘭坐在一邊,臉色也不好看。

烏玲玲今天乾的事,可將她的臉都給丟盡。現在她大姐都不願意負擔學費了,她心裡將烏玲玲罵了好幾遍,真的太不懂事了。

秦若蘭是唐母的小妹,唐父見唐母做出那個決定,他臉色稍微好看一些。

這麼多人,鬧出來不好看,他是打算,等人走了,再好好和唐母說一下秦若蘭的事。

這個生日,可能唐果是過的最高興的那個人了。

趕走了烏玲玲這個吸血鬼,不是值得高興的事?

烏玲玲自卑,叛逆,又要自尊心,絕對不會來他們家要錢。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親戚都走了后,唐母唐父相互望了眼,走到唐果的面前。

「小果,以後玲玲的事情,你別管了。」唐母說道,「你也別和她學,免得被她影響你。」

唐母有些愧疚,「之前還想著,你們是表姐妹,讓你照顧她,沒想到她那麼不懂事,也不知恩,還是算了。」

「媽,真的什麼事都不管了嗎?」

唐母想起之前烏玲玲的話,心裡就很難受,「不管了,小果,你老實和媽媽說,玲玲都在學校幹了些什麼?」

「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不怎麼喜歡學習,經常逃課出去,和她外面的朋友玩。我勸說了幾回,她不怎麼聽。」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聽說你撿了個貴族少爺回來?」

「拾柴的時候……你幹什麼!站住!」

在凱瑟琳的呵斥聲中,羅嵐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突然掀開帳篷,向他看來。

「克魯斯!」凱瑟琳憤怒地叫住那個男人。

羅嵐眯著眼,打量面前的男人。克魯斯非常高大,身高至少有兩米,頭髮在夕陽的照耀下金燦燦的。他原本是個很英俊的青年,但滿臉的怒氣讓他的面部顯得扭曲。

克魯斯的目光落在羅嵐身上,判斷出對方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孩子。

「果然是個沒用的小白臉,哼!」說完,他臉上的憤怒變成輕蔑,離開帳篷。

帳篷外,凱瑟琳怒視克魯斯,握住劍柄的五指因為太過用力而發白。

「凱瑟琳,你的眼光越來越差了。」克魯斯笑容滿面地看著凱瑟琳,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頭即將落網的美艷獵物。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激怒了凱瑟琳。

「你身為火光傭兵團的副團長,闖入團長的營帳,違反了守則第三條以下犯上、第六條意圖攻擊團長和第十六條侵犯成員私人空間。現在,我行使團長的權力,沒收屬於你所有的儲備金,取消未來三年你所有的獎金!三年內再違反前十條守則任何一條,取消你副團長職位,違反兩條,我有權把你驅逐出火光傭兵團。」凱瑟琳冷冷地說完,從牛皮袋中拿出一本筆記,記錄下剛才所說的。

克魯斯大怒:「為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處罰我,你瘋了嗎?」

凱瑟琳冷笑道:「我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維護火光傭兵團的秩序,為了我這個團長的尊嚴不被野心家、陰謀家任意踐踏!」

「你……」克魯斯一轉頭,指著帳篷大罵,「狗娘養的,走著瞧!」說完大步離開。

羅嵐仍然躺在帳篷里,滿口苦澀。他再笨也猜得出來,自己的出現誘發了正副團長的衝突。兩個人的矛盾或許僅僅隱藏在暗流之下,但受到輕視的凱瑟琳卻被迫激化矛盾。

「你好好休息,不用擔心其他事。只要我還是團長,沒人能傷害你!」凱瑟琳在帳篷外低聲說完,回到新搭建的臨時帳篷。

一開始僅僅想救個可憐的孩子順便賺一筆外快,但現在,凱瑟琳卻不得不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而保護羅嵐。

「咕嚕嚕……」羅嵐的肚子發出響聲,飢餓讓他立即坐起來,抓起麵包和香腸就要大口吃。

「如果你不想承受痛苦,先喝一些牛奶,然後一點一點的吃,細嚼慢咽。你的這副新身體多天沒有進食。」蒼老的女性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羅嵐連忙環視四周,驚懼萬分,標準的漢語以及「新身體」這三個字讓他如坐針氈。

「知道害怕就好。你之所以來到未知的一界……不,這裡應該稱異位面,是老身救了你。你不用問為什麼,只要知道老身不會害你就可以。否則,老身有很多辦法讓你死。」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羅嵐呆坐片刻,臉上閃過一絲怒意。

「如果您說是事實,首先,感謝您救了我。其次,我即使只是一個沒有多大力量的普通人,也不願意生活在死亡的威脅下。所以,如果您再次威脅我,我會收起我的感激,並請您讓我去死吧。」

羅嵐並非不怕死,他這麼說,是因為心中的憤怒——活在一個不熟悉的世界,跟熟悉的親朋好友永別,和死亡沒什麼區別。

此刻,在他靈魂之中,一個小女孩咬牙切齒地罵道:「好你個羅嵐,佔有我清白的身子不說,還敢這樣對我說話,我……」小丫頭握緊拳頭揮了揮,最後頹廢地坐下,承認自己的「傀儡計劃」失敗,自己的新主人並不是一個可以隨意控制的人。

「人類果然很複雜……」小丫頭眉頭緊皺。

「如果他知道我是小孩子,一定會輕視我,還是繼續騙他為好。反正沒有我的同意,他不可能感知到祖劍!只要慢慢培養他,等他突破這個位面,進入更強的一界……。」小丫頭重新站起來,眉開眼笑,好像得到新裙子的小女孩。

羅嵐喝了幾口牛奶,慢慢地咀嚼麵包和香腸。

「這香腸,腥味和香料味這麼濃?」他皺起眉頭。他以前吃過不少紅腸、干腸等食品,從來沒有這麼腥。

他不知道,無論是蔚藍大陸還是地球上某些西方國家,他們那裡宰殺的牲畜都是不閹割不放血的,再加上品種問題,所以肉的腥味非常大。他的香腸已經是蔚藍大陸最好的,平民吃的香腸因為香料不足,腥味更大。

不過他沒有太在意,越吃越慢,表面上看起來是在認真地吃飯,實際上卻在思考那個神秘人的聲音。

受到神秘人的提示,再結合所知的常識,他僅僅吃了六成飽就停下。

他並不知道玉佩化劍的過程,甚至想不起自己吞噬了這具身體原主人的靈魂——他只是單純地認為自己死了,然後佔據了陌生世界死人的身體重新復活。

不過,在吃飯的時候他不斷地推測。

「人的兩隻耳朵可以通過聲波的傳播來定位聲源,就算有誤差,也不會太離譜。而剛才的個聲音,讓我感覺就是在我兩隻耳邊同時發出,就算是隱形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也就是說,這種聲音很可能是神秘力量造成的。」

「聲音是純正的漢語,而且知道我是穿越來的,那麼她很有可能也是地球的生命,跟隨我一起穿越過來……」

他低聲說:「老婆婆,您在嗎?」這麼低的聲音,絕對不會傳出帳篷。

「哼!」那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微驚,而後在心裡憤怒地大罵:「你這個不要臉的老女人!」

「你說什麼,我……」一個和剛才完全不同的聲音在他耳邊炸響,新的聲音宛如風鈴般清脆。

羅嵐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人在我的身體里!」他得出了難以置信的結論。

如果在穿越之前,他知道自己身體有其它人,一定會驚慌失措,但現在,他卻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她能用某些方法感知到我心中所想,但那僅限於我想讓她知道的;如果我不想開放我心中所想,她絕對感知不到。」他鬆了口氣。

「聰明的小子,老身活了數萬年,沒想當一不留神,被你騙了。你現在只是一個沒有力量的普通人,我不會告訴你事情的前因後果,等你真正強大的那一天,我會告訴你來龍去脈。不過,你不要以為我沒有辦法對付你!」蒼老的聲音消失后,羅嵐就感覺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

羅嵐冷笑道:「這是你第二次威脅我!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如果真有能力,早就完全控制我,實際上,你應該被某種力量約束,要麼根本不能把我怎麼樣,要麼需要我的幫助!我最後一次警告你,無論你是什麼樣的存在,都不要試圖控制我!我已經死了一次,就不在乎死第二次!如果你再敢威脅我,那麼,我會視你為敵人!」

誰也不想被陌生而未知的力量威脅和奴役,羅嵐同樣如此。更何況,對於來到陌生的世界,他心裡充滿了怨氣,就算死也不會讓別人踩到自己頭上。

「你等著瞧,自大的傢伙!」蒼老的聲音蘊含著憤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