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水,火,風,土,四種是整個魔法大陸最基本的概念。」科魯貝爾老師在第一排坐著,看的暗自點頭,凱拉爾的語言清晰簡練並且條理性十分之舒服,讓人能夠一下子就聽明白他在說什麼。

和那種不論怎麼說都無法表達自己意思的人比起來,凱拉爾明顯要強很多倍。

這就是成為人上人必備的東西,你必須把自己的思想來表達清楚,連普通人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又怎麼可能指揮一幫精英呢?

「那麼,在這四個系,還能衍生出一些有趣的魔法。」凱拉爾在水和土兩個字旁邊畫了一個角:「木。」

將水再次延伸出一個直線冰。

然後將水再次延伸了出去「氣」。

然後將土延伸出去了一個。「岩」

再見土分割開來:「堅」。

風的氣,風的重力,壓力。

火的爆裂,火的燃燒,火的速度。

凱拉爾的淵博知識一顆又一顆的如同炸彈一般將他們炸的頭暈目眩,他們和他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這還是魔法嗎?

這簡直就是一門學科啊。

「到現在為止你們的思路僅僅停留在風,水,火,土,四個繫上,換句話說,你們並沒有理解你們能在這一個魔法繫上走多遠。」

「但如果你們現在就開始深思自己應該如何在魔道上繼續走下去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時候做出選擇了。」

凱拉爾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桌子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來到了他的身邊:「那麼現在,是時候做出選擇了,現在大家把自己想要走得道路寫一下,然後也要寫一下你對自己魔法系的理解,統一交給我,明天我會給你們批複。」

「然後,我們開始正式的上課吧。」凱拉爾笑了笑,:「首先第一節課是要測試一下你們的元素感應能力。」

「等一下我會把這個教室的魔法元素排斥到很少,那麼大家只需要能夠做出一個魔法就好。」

「記住哦,盡你們所能,使用一個魔法就好。」

凱拉爾微笑著舉起了一根手指強調道。

「那麼……」凱拉爾輕輕地睜開了眼睛,裡面藍色的瞳孔無比的清澈,如同兩顆蔚藍的藍寶石一般讓人忍不住去一探究竟。(大家都沒忘吧?凱拉爾的瞳孔本來是翡翠綠的,後來換給阿爾托莉亞了哦,現在這雙瞳孔是阿爾托莉亞的。)

魔法一瞬間就發出去了。

不,與其說是魔法,不如說是領域一般的東西。

儘管肉眼不可見,但是所有的魔法元素還是一下子變得稀薄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正在呼吸的空氣中摻雜了煤氣或者氨氣一般。

那種感覺實在是十分不適應的。

科魯貝爾老師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這就是聖十大的領域嗎!這就是聖十大嗎?!

他手下留情了,儘管沒有全力以赴,而且也沒有全部的將其他的魔法元素排除驅逐出去,但是這正是他的恐怖之處,他居然cāo作精細到了這種地步,他已經邁入聖十大多久了?

這可是足足30米的聖十大領域啊!

其實科魯貝爾老師完全誤會了,在魔法大陸那種魔法元素稀薄的地方,每一個魔法都要小心翼翼的cāo作到極致,不然的話浪費實在是太嚴重了,面對這種情況,對於魔法的精細的要求絕對要達到大師級別以上才行。

所以兩方面側重點不同,窮人有窮人的活法,富人有富人的活法就是指這個了。

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不成?!

「那麼,大家,現在就開始吧,讓我看看你們現在的水平。」凱拉爾朗聲著大聲說道。(未完待續……) ..omps:ps:好吧……抱歉,不過今天5000字寫完了。

ps1:狀態終於開始慢慢恢復了呢!

ps2:我也有些低迷,大家也有些低迷,所以告訴大家一個大概的朦朧的想法吧……露易絲她家母女四人……看上去好像很可口的樣子……其他的么……自己去猜吧

第501章威信

「有意思。」凱拉爾笑了笑,繼續用溫和的話語問道:「那麼露易絲,你願意試試嗎?」

現在沒有人,大家都出去了,除了現在的這幾個人之外,露易絲就算失敗了也不會丟臉,她有些意動的樣子被凱拉爾看在了眼裡。

「來吧,到zhongyāng來。」凱拉爾拉著她的手,不讓她逃離只是拉著她往講台zhongyāng走去。

「藍頭髮的孩子,你的名字是?」凱拉爾看著她收拾東西要走的樣子,連忙開口問道。

「塔芭莎。」她看著凱拉爾輕輕的吐出了一個名字來。很好,有反應就是好事。

十分好的事情。

凱拉爾微笑著對她招了招手:「沒事的,你也過來吧,正好給你們兩個單獨的上一課。」

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沒有人會拒絕一位老師的單獨輔導,就算是塔芭莎,又或者是露易絲也不可能。

面對凱拉爾的好意,兩人一個被凱拉爾拽著來到了教室zhongyāng,另一個人則跟著走了過來。

「有意思的是,你的魔法施展成功率是零,對嗎?」凱拉爾笑著問道。

「嗯。」不爽的點了點頭,露易絲面對自己的缺陷還是只能無奈承認的。

「那麼就有意思了。」凱拉爾笑了起來:「你身上環繞著不錯的魔法力量,精神,冥想水平都在水準線之上,為什麼你不能使用魔法呢?」

凱拉爾這隻不過是自問自答而已,沒有給露易絲說話的機會。凱拉爾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唔,正是太有意思了,來試試吧,我會將魔法元素的濃度凝聚到200%左右,然後你來試試吧。」凱拉爾笑了笑說道。

既然有禁魔領域,那麼自然能夠將排出去的魔法元素拉回來的魔法。

凱拉爾這種天資卓絕的傢伙既然知道一,那麼就能舉一反三,區區凝聚魔法元素什麼的。很簡單就給他完成了。

這是另一個魔法了。

但是凱拉爾對於魔法的造詣卻越加的讓科魯貝爾驚嘆了。

在這個直徑30米的圓里,魔法元素粘稠的可以當水喝。

這些普通的小丫頭們感覺不到,他難道也感覺不到嗎?粘稠而茂密的魔法元素被凱拉爾的白色護罩困在這個30米的小房間內。

儘管剛才一瞬間不知道凱拉爾如何將那麼多的魔法元素聚集過來的,但是那不重要。

凱拉爾把握機會的時機正好。就算只有那麼一瞬間,凱拉爾的護罩一下子就把元素精靈們全部關在了這裡。

這可是200%濃度的魔法元素啊!

想想要在這裡修行一段時間,科魯貝爾的心都是抽的。

那麼……這個魔法能夠持續多少時間呢?

科魯貝爾張了張嘴吧,但是就這麼打聽別人的魔法實在是一件很不好意思,而且很過分的事情,想了想,科魯貝爾老師閉上了嘴巴。

凱拉爾展開這種結界其實並沒有科魯貝爾看上去的那麼好心,除了給露易絲和塔芭莎兩人提供使用魔法的元素之外,凱拉爾也想讓正在冥想的三笠和謝斯塔更好的體會在元素風暴中的感覺。

凱拉爾溫和的對露易絲說道:「你擅長什麼魔法?」

「什麼都不擅長。」露易絲轉過臉去。嘟噥著說道。

「那麼你是那個魔法系的?」

「不知道……」

「會什麼魔法?」

「我都試過了……每一個成功的……」

凱拉爾覺得自己有些腦仁生疼。

這個學生……完全不開竅啊老師!

「那好吧,就從最基本的火球術開始吧,來,朝著我使用一個。」凱拉爾並不奢求她玩什麼火球術在手上耍帥,能夠發射出去的話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真是的,又不是沒試過,都失敗了啦。」嘟噥著的露易絲還是拿出了一截短小的魔法杖開始吟唱魔法。

「大氣的暴躁精靈啊。請回應我的召喚,火球術!」露易絲大喝一聲,然後她的法杖上猛地發出了劇烈的光芒來,凱拉爾臉色大變睜開了一雙蔚藍的眼睛大喝一聲:「禁魔!」

然後那光芒如同無聲無息的閃光彈一般,瞬間充斥了這個教室之中。

沒錯,或許凱拉爾把所有的魔法元素都排除出去了,但是唯有一樣元素還留在凱拉爾的領域之中光!

她用火焰的魔法發出了光明的魔法!

這個露易絲簡直就是奇葩啊!

不僅僅是光明,凱拉爾如果沒有阻止她的話就是一個能夠毀掉整間教室的爆炸!

這孩子真的是奇葩!

凱拉爾前生今世加起來快50歲了。第一次見到這種奇葩啊!

凱拉爾捂著額頭看著露易絲,然後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唔,這個還真是……讓人難以理解啊,露易絲,你到旁邊去,看看塔芭莎怎麼使用魔法。」

凱拉爾揮了揮手。放了一些魔法元素進來,依稀是普通魔法元素的1:10的比例,也就是說這裡的魔法元素比外面稀薄10倍,已經接近其實大陸的魔法元素含量水平了。

騎士大陸的魔法元素和魔法大陸的魔法元素比是1:50!

這坑爹的魔法元素!

但是就在1:10的稀缺魔法元素之下,塔芭莎卻輕輕地揮舞了一下長長的法杖,然後一道風刃瞬間對著凱拉爾射了過來。

「漂亮。」凱拉爾讚歎了一聲,看都沒看那風刃,那風刃就在空氣中直接消散。

「不錯,很好,看來你的魔法是這個班裡最紮實的一個呢。」凱拉爾輕輕的稱讚了她一聲,她卻沒有在意這種東西。

「老師,是聖十大嗎?」她輕輕的抬起頭來。看著凱拉爾開口問道。

「啊哈哈,被你看出來了嗎?沒錯哦,老師我是聖十大,別說出去哦。」凱拉爾伸出了一個手指對著她說到。

「好的。」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然後轉身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重新打開了書來看了起來。

「切,拽什麼拽。」露易絲不服氣的說到。

「露易絲。注意你的語氣。」凱拉爾嚴肅地說道。「塔芭莎的魔法的造詣在你之上,你就要尊敬她,不如人的地方,本來就應該正視他。然後衡量自己的差距,最後趕上對方,身為追趕者,這種態度怎麼行。」

「是……」露易絲不情不願的答應道。

她的態度讓三笠的臉上蒙上了一層yin霾。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敢這麼和凱拉爾說話!對於凱拉爾,大家都心懷尊敬並且滿懷誠意,對於擁有智慧和力量的人,保持自己的尊敬是最基礎的一件事情。

凱拉爾知道,露易絲這種孩子還在逆反期,應該只有12歲還是11歲的她連大姨媽來了沒有都不知道。正是青chun期和逆反期的她面對一切比她大的人的說教都沒有用。

男孩子調皮,女孩子更加。

很多女孩子墮落的時期就是在這個時候直接墮落的。

凱拉爾當然不會和她計較,但是凱拉爾也不會允許自己的學生們自甘墮落!

「那麼繼續吧,露易絲。」凱拉爾臉色嚴肅的說到:「儘管很危險,但有我在的話就沒關係,盡情的使用魔法吧然後找到使用這個大威力魔法的方法。」

「嗨……」稍微有些不情願的露易絲其實也知道機會千載難逢,但是她只是放不下面子而已。

面子這種東西其實是年輕人最在意的。反而人越到老年越不在意這種東西,都是身外物,哪裡有實際的東西重要?

而在休息的這段時間裡,露易絲就連綿不斷的使用著魔法,揮發著一次又一次爆炸和三觀,塔芭莎因為她的閃光都已經躲出去了,因為劇烈的閃光讓她完全無法看書,而三笠也是已經站了起來。看著彷彿魔力無窮無盡的人一般的露易絲,只是覺得不可思議。

唯獨一個人,在這吵鬧和閃光的環境中卻仍然冥想著,抓緊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冥想著,想要改變命運的人,就只有她而已。

塔芭莎。

凱拉爾已經是能夠改變命運的強者。露易絲有家族庇護,三笠的**能力非同尋常,唯獨她……

只能成為女傭,只能從事僕人,面對強權只能侍寢,只能用自己的身體來換取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儘管凱拉爾沒有要她的身體。

但是這種屈辱感給她的感覺甚至要比被人吃豆腐還要打。

這是每一個有自尊心的人,每一個願望變強的強者都無法忍受的事情。

她要變強,變強!變得更強!強到就算是凱拉爾那種帥氣的傢伙,也是她逆推,而不是他推我!!

帶著無比自尊的少女懷著一顆無比堅強的渴望無比的珍惜著現在變強的機會。

沒有人能阻止她!沒有!

凱拉爾的目光中充滿了欣賞,沒錯,就是這個態度!沒錯,就是這個覺悟!沒錯,就是這樣!一顆無比堅強,無比向上,無比強大的心!

你可以弱小,但你的靈魂決不能懦弱!

凱拉爾無比欣賞謝斯塔這種堅強不屈的意志,在他看來,就算連一個魔法都不會的謝斯塔也要比刷著小性子來揮霍自己天賦的露易絲要強得多!、

於是呢?!

在學生們終於回來了之後,凱拉爾終於讓露易絲坐回去了,筋疲力盡的露易絲疲憊的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那麼我們繼續吧。」彷彿完全沒事一般,凱拉爾微笑著和其他人說到。

「我先來,我先來!」一個身材豐滿的完全不像是12,3歲少女的紅髮女孩舉起手來熱情高漲的叫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