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浩二,你在東京了吧,我可能知道那位明代大將軍的名字了。」鈴木菲亞娜說的話卻讓他意外。

「叫什麼?」李學浩一怔之後回過神來,之前鈴木菲亞娜傳了一份「藏寶圖」給他,說是一位明代大將軍留下的寶藏,不過他研究之後,卻毫無線索,之後鈴木菲亞娜說會找專人破解的,現在看來,似乎是破解成功了。

「是一個姓『李』的大將軍,好像還做了皇帝的樣子。」鈴木菲亞娜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姓大將軍,還當了皇帝?李學浩皺眉思索起來,歷史上有哪個人物可以跟這個對得上號。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喂……」師傅喊了一聲,可是落月身影已經消失在茫茫雪之谷。

要是不快點,可能趕不上了,被它愚弄了一次,再也不想錯過了。

掃地婆婆只好在原地等著落月了。

為了不讓落月迷失,婆婆掃開一塊空地,點燃了一對橙黃的火焰,等落月看到火焰的顏色,就知道哪裡是方向了。

那雪谷藍蓮花閃動的速度極快,落月感知到它在某處停留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一股微弱的停留過的氣息了。

且它整個花體都在雪中,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一樣,只不過是千篇一律的一堆又一堆的累世經年的積雪。

落月仔細感知著,這裡,那裡,它跳動的極快,變換步伐……

前面,就在前面,落月追出去了老遠,發現它在前面一處雪裡停下來了,而且停著靜止不動,躲起來了?不像。

落月躡手躡腳走進,就在眼前了。

可她卻沒有出手,而是靜靜的觀察著這堆雪浪。

如果這一次在失手,會讓師傅笑話的,落月決定謹慎對待。

這藍蓮花一路上連跑帶顛,逃命似的,可在這卻停住了,這裡面必有蹊蹺,很有可能是引君入瓮……

植物修鍊的時間久了,也會長出很多智慧。

這絕對是誘敵深入之計,落月小心處理,身體一步一步的後退,因為前面說不定有個陷阱在等著自己呢。

藍蓮花似乎感應到了來者在後退,這可不是它想要的結果,為了吸引對方趕緊過來,藍花在雪中釋放了強大的生命力……

落月立刻感覺到了,甚至胸口顫抖了一下,這不是一隻藍蓮花,而是一簇!相當於一個大家族!

落月腦海中立刻浮現出把它移植到百花戒指里的場面……

怎麼能動心?

可是不行,越是這樣,越說明不正常!落月沒有被誘惑迷失心智。

有靈性的植物,往往是知道如何自保的。它們能利用熟悉的地勢來引誘敵人,最後,使之陷入絕境。

落月還是小心的後退了一兩步,當年腦海中已經把藍蓮花盛放連成片的模樣想了又想,其實心裡好激蕩啊……

藍蓮花見到對方再次後退,不得不使出絕殺技,絕不能放過任何一個來到這裡尋覓的人……

只聽「咔嚓,咔嚓……」

是積雪破開的聲音,一朵向日葵大小的藍蓮花從積雪中冒出頭來,開始舒展著自己的花瓣,花莖越來越高,佇立在那,花瓣一枚一枚的舒展開了,優美的像一副水墨畫……

看到這樣的姿態,這樣純凈通透的花朵,作為一個研究植物飼養植物的人,作為一個提煉植物精華的藥師,落月怎麼能忍住?

哪怕是沒有靈力的人都想上前摘下來……

藍蓮花微微顫動,方圓幾里,都散發著它淡淡的幽香,就想伸手粗暴的把它連根拔起!就想佔有世間所有美好的事物!

太誘人了,難以抵擋……

落月深深呼吸,心裡的草早就長了老高老高了,恨不得撲過去,好好跟她親近一番。

眼下口水,進一步,退一步,就在一念之間,但是一念,可能決定生死!

想到這裡的時候,落月的心緒平靜下來了,繼續原地觀察,看看它還有什麼本事?

。 在後山的閉關靜室之中,不可使用體內的內力,但可以調用全力的力道與外界的壓力抗衡。在此處修鍊一日,可抵得上外面十日之功。一般說來,除非是門中的翹楚弟子,是外外不會有機會進入到此間修行的。

在前世,沈暮沉算是峨嵋派翹楚的人物,曾有幸進入到靜室之中修行了一年的光景。她之所以能成為眾師姐妹中數一數二的人物,與那次在靜室之中修行有著極大的關係。

可是,沈暮沉萬萬沒有想到,會在異界發現如此相似的地方。也正是因為沈暮沉知道此地的效果,才會懷疑起李世斌的「鬼話」。在這般的地方,都是類似於磁場一般的存在。越是靠近中心,那磁場的作用就會越大。如此一來,在中心所受到的外力就會越大。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甚至可以肯定的說,能夠靠近中央紫色大水晶的人,根本就不會存在。

即便如此,能夠在靠近中央的位置修行,自然會對內力(這個世界稱之為法力)的修鍊大有好處。

「暮沉,你怎麼了?」就在沈暮沉陷入了自我沉思的時候,一旁的郭靈仙輕輕的問道。

沈暮沉回過神來,卻是微微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原來,此時除了沈暮沉自己之外,其餘五個人十隻眼睛都在看著自己。

「嗯……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諸位以為如何?」沈暮沉終於說道。

「哦?什麼建議?」大家都是新招收的學員,對這紫苑墓地也不甚熟悉,突然聽聞到了沈暮沉的意見,自然都好奇起來。

「大家覺得,咱們小隊能靠近墓地中央,觸碰到那紫色大水晶的機會是多大?」沈暮沉問的直白,緩緩的說道。

「這個……」眾人聽聞,一時也不好回答,都沉吟了起來。

「我倒是覺得,希望不大!」那端木澤緩緩的說道,「教官不是說了嘛,自建校以來也不過100個小隊成功!」

「嗯……那大家在感受一下四處,有什麼樣的感覺?」沈暮沉又說道。

「沉沉,教官說了,不讓用法力的!」沈逸秋突然提醒道。

「我的意思是讓大家感受,又不是說的用法力!」沈暮沉翻著白眼,說道,「再說了,即便是你使用法力,也不見得能使!」

「額……」但見沈逸秋無奈的聳聳肩,接著說道,「還真是這個樣子,根本就不能調用一絲一毫的法力!」

「不能調用法力,可不是說不能修鍊法力!」沈暮沉正色道,「再試試……」

沈暮沉所說的道理非常的簡單,卻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能理解的。他們雖然也修鍊法力,卻從未當做是一種力量,而是充當了一種武技或者魔法的載體罷了。沈暮沉讓他們感知一下自身的法力,正是前世道家修身養性的法門。

在沈暮沉的鼓勵之下,眾人都盤膝而坐,開始感知起自身的法力來。沈暮沉沒有修鍊,而是密切的關注著眾人的變化。。

五人之中,對自身法力控制最好的是郭靈仙。她與沈暮沉在一起的時間久了,自然或多或少的接受了一些沈暮沉的理念。 ?明朝,姓李的將軍,還當了皇帝,這是三個重要線索。

明朝是朱氏的天下,皇帝都姓朱,而當了皇帝的李姓,李學浩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闖王李自成了。但他可不是什麼大將軍,而是農民起義軍首領,不過在日本被翻譯成大將軍也沒有錯。

只要是稍微懂點歷史的人,就不可能沒有聽說過李自成這個人,他推翻明王朝,建立了大順政權,可惜最後還是被清軍擊敗,就如同一個過程美妙的童話,結局卻過於黑暗了些。

關於他留下的寶藏,歷代以來都有傳聞。在他打進北京城時,明王朝的國庫任他取用,雖說那時候國庫可能已經空了,但皇宮裡的珍藏古玩值錢的東西肯定還留有不少,加上他幾乎將當時明朝的大小官吏以及土豪地主都拷掠洗劫了一遍,所獲得的珍寶金銀不計其數。

在被清軍打敗退出北京城時,就算沒有把全部的金銀珠寶都帶走,但肯定把大部分能帶走的都帶走了,然後把它們藏在一處隱秘的地方,以便作為爭霸天下的資本,這是絕對有可能的。

「菲亞娜,那個大將軍的具體姓名,你知道叫什麼嗎?」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李學浩差不多鎖定了懷疑對象,不過卻還要從鈴木大小姐那裡確認一下。

「李~~自~~成~~」鈴木菲亞娜用的是中文說的,雖然比較拗口,但還是清晰地表達了出來,估計這三個字學了很久。

「果然是他。」得到確認,李學浩沒有太過驚訝,與自己猜測的一樣。

「你知道他嗎?」鈴木菲亞娜好奇問道。

「是的,不過這個以後再說。」李學浩更好奇的是,誰幫她破解了那份藏寶圖,要知道,上面幾乎什麼線索都沒有,只有一張地形圖,誰那麼厲害,居然能憑藉地形圖就鎖定寶藏的對象,「菲亞娜,我想知道,是誰幫你破解的?」

「是一位來自中國的歷史系教授,他到東大這裡進行交流,我本來只是抱著試一下的想法,沒想到他真的解開了。不過他說了,這份地圖沒有什麼參考性,因為關於這位大將軍的寶藏,好像很多人都知道藏寶的地點,但是幾百年過去,從來沒有人找到過寶藏。」

「哦?」李學浩直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是仔細想想,又沒發現有什麼不對的,但以他現在的境界,只要有了直覺,就幾乎不會出錯。

「菲亞娜,那份藏寶圖呢?」想不通之下,李學浩把注意力轉到了藏寶圖上,只要它在鈴木菲亞娜那裡,至少就不會出什麼問題。

「地圖被那位黃教授借去了,他說可以聯繫中國國內的朋友一起研究,說不定可以進一步解開寶藏之謎……」

「菲亞娜,快,把地圖要回來。」早在鈴木菲亞娜說藏寶圖被借走的時候,李學浩就聽得心中一跳,不等她說完,連忙打斷她。

「你是說……」鈴木菲亞娜也不是笨蛋,她只是相信一個教授的為人,根本沒有往那方面想,現在經他提醒,顯然她也擔心了起來。

「無論是不是會出現最壞的情況,菲亞娜,藏寶圖都必須要拿回來。」李學浩鄭重地說道。

「我現在就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鈴木菲亞娜迅速掛了電話,去拿藏寶圖了。

李學浩看了看被掛斷的電話,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

這時候時間還早,距離福圓直美規定的午前還有一兩個小時,小見川太郎幾人顯然不會這麼早就回去,估計還在什麼地方逍遙快活。

他心中不由一動,反正還有時間,就算現在去一趟東京大學,也足夠了。

……

另一邊,鈴木菲亞娜匆匆出了靈級社,一個稍矮的女生連忙追了上去:「部長,你要去什麼地方?」

鈴木菲亞娜都沒有回應她,越走越快。

稍矮的女生咬了咬牙,緊追不捨。

幾乎穿過大半個校區,鈴木菲亞娜來到了一棟宿舍樓前。

「部長,這裡是教授的宿舍區。」稍矮的女生追得氣喘吁吁的,她不知道部長來這裡做什麼,因為是教授住的地方,所以平時很少有學生來這裡。

「我知道。」鈴木菲亞娜點了點頭,邁步走了進去。

稍矮的女生雖然有些天然畏懼這裡,但見部長進去了,她也只好跟著進去。

鈴木菲亞娜直接上到二樓的某個房間前,敲了敲門。

很快,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身形瘦削的中年人,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充滿了書卷氣,讓人很有好感。

「黃教授,實在抱歉,打擾了。」鈴木菲亞娜對斯文中年人禮貌地鞠了一躬。

「原來是鈴木同學。」斯文中年人爽朗地笑道,表情帶著一絲意外,雖然他說的日語腔調有些怪異,但是交流起來一點障礙都沒有,非常流利。

「請進。」黃教授把鈴木菲亞娜讓了進去,沒想到房間里還有另一個人,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穿著一身正裝,一絲不苟地坐在書桌前看書。

「何教授,您好。」鈴木菲亞娜也認識對方,恭敬地行了一禮,這也是從中國來交流的歷史教授之一,不過這位是副教授。

「你好。」何教授長相普通,態度也沒有黃教授那麼熱情,有點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鈴木菲亞娜不知道為什麼何教授會在黃教授的房間里,不過她沒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她還有更重要的事:「黃教授,我是來拿回我的地圖的。」

「呃?」黃教授聽得一愣,就是那位正在裝看書的何教授也是眉頭微皺。

「鈴木同學,你現在就要拿回去嗎?」回過神來,黃教授語氣盡量保持著平靜,其實心裡已經在考慮著各種可能。

「是的。」鈴木菲亞娜點了點頭說道。

黃教授露出為難的表情:「你知道的,鈴木同學,我正在研究這份地圖,而且我也詢問過國內的同事,他們正在幫我查找資料……」雖然沒有明確說不能拿回去,但是已經在委婉地暗示現在拿回去並不是很方便了。

「實在很對不起,黃教授,我必須把地圖拿回去。」哪怕黃教授很為難,鈴木菲亞娜卻沒有順著他的話說表示可以留下,而是鞠了一躬略有些生硬地說道。

這一幕看得身後那個稍矮的女生膽戰心驚的,雖然兩位教授只是來交流的,並不是東大的教授,但是教授始終是教授,都是值得尊敬的,這麼做真是太失禮了。有心想要勸說一下部長,但在兩個教授面前,她幾乎不敢有什麼動作。

黃教授的表情也僵硬起來,在他看來,日本的學生禮貌得過分,有什麼要求基本不會拒絕,沒想到這次卻失算了。不過那畢竟是別人的東西,他哪怕再「喜歡」,也不好留下:「好吧,鈴木同學。」

他嘆了一口氣,顯得很遺憾,走到書桌前,拿起桌上那張黯淡發黃約A4紙張大小的皮質地圖,準備遞給鈴木菲亞娜。

那個假裝看書的何教授突然把書一合,站起身來,用手擋在了黃教授的身前:「等一下。」

「嗯?」鈴木菲亞娜目光微微一縮。

「這張地圖,你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何教授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這是我從一個古董商人那裡買的。」鈴木菲亞娜雖然對何教授的行為不喜,但是身為學生,至少她還能控制自己脾氣。

「那麼我跟你買下來怎麼樣?」何教授順勢說道。

「抱歉,何教授,我並不准備賣掉它。」鈴木菲亞娜搖了搖頭,心裡已經提高警惕,看來真的像某人擔心的那樣,這張地圖她就不應該借出去的。

「我出雙倍的價格。」何教授板著臉說道,似乎認為別人一定要賣給她。

鈴木菲亞娜淡淡地笑了:「何教授,也許您並不了解我,在這裡,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鈴木財團的繼承人,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繼承至少一百億美元的財產。」

這句話一出,何教授的表情頓時僵在臉上。

黃教授原本想看一下事情發展的,這時候也苦笑了起來,對何教授說道:「小何,這件事就算了。」他用的是中文,所以不用擔心會被在場的兩個日本學生聽懂。

鈴木菲亞娜確實聽不懂,但卻可以猜出來他大概在說什麼。

何教授雖然心有不甘,但也沒有再說什麼了,坐回座位上,繼續看書,只是臉色有些黑。

「鈴木同學,地圖就交回給你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了解的地方,可以隨時來問我。」黃教授把黯淡發黃的地圖遞給她。

「好的,黃教授。」鈴木菲亞娜接了過來,看了眼手中的地圖,確認是自己那張,收好后,又鞠了一躬道,「那麼我們就告辭來了,失禮了。」說完話,帶著那個稍矮的女生出了房間。

「部長,你剛剛真的是太大膽了,那可是教授。」稍矮的女生鬆了一口氣之餘,也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我只是要回我的東西。」鈴木菲亞娜將地圖拿了出來,一邊又拿出了手機,她準備給某人打電話,告訴他地圖已經要回來了。

……

宿舍的房間里,黃教授和何教授在進行著秘密的交談。

「老師,剛剛為什麼不想辦法留下那張藏寶圖?那只是個學生,如果我們硬要留下來,她也沒有辦法吧,頂多明天再還給她。」何教授對黃教授很尊敬,從稱呼上來看,似乎是師徒關係。

「如果我那樣做的話,情況可能會更糟糕,那個女生剛剛的態度很堅決,你也聽到了,她是鈴木財團的繼承人,不是普通的學生。」黃教授搖了搖頭道,表示她說的方法並不可取。

「早知道她會來的話,我們應該複製影印一份的。」何教授很遺憾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