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趙開明頂多就是打個卡露個面,絕對不可能出力的,那個孫義……能力不清楚,但從之前的談話來看應該是比較差勁的馭鬼者,不能太指望,所以這次還得靠我自己。」楊間心中暗暗想到。

正是因為這個趙開明在,他反而不敢直接去對付葉楓。

要是這傢伙背後捅刀子那就完蛋了。

法律約束不了這個狠毒的傢伙。

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後,下午一點二十分,行動開始了。

楊間因為回去拿了點東西的原因,耽誤了一點時間。

等他趕到小強俱樂部的那莊園外的時候這裡已經被徹底的封鎖包圍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這裡安排了近百位的特戰人員。

當楊間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這裡群眾疏散已經結束了。

「楊間,一切的準備工作就緒,嫌疑犯王小強位置已經確認,在前面那棟房子的三樓,我們這邊隨時都可以行動。」之前那位東城區的局長走了過來,沉聲說道。

「你們不需要行動,圍住這裡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給我,王小強是特殊人員,普通的槍械是對付不了他的,除非是動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楊間道。

「這事事關重大,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如果行動失敗是要擔責的,千萬別勉強。」那局長又道。

楊間道;「只要你們不失職,就不可能行動失敗,趙開明和孫義呢?」

「在那邊。」局長指了指。

楊間道;「讓他們守住左右就行了,我一個人進去。」

「你一個人行動只怕有些不便,我讓一隊人支援你。」東城區局長道。

「不用,讓他們在外警戒就行了。」楊間想了一下開口道。

見到楊間如此,那局長也就不再堅持了,這次的行動雖然是他在部署,實際上具體細節上還得尊重楊間的意見,畢竟現在他已經是大昌市的國際馭鬼者了。

「你真打算一個人去弄死王小強?」就在楊間往俱樂部大門走的時候,守在路口的趙開明冷笑道;「殺了他,王小明那邊你怎麼交代?」

「布魯斯皮教授的份量比你想象中的要大。」

楊間淡淡道;「他不死,王小明怎麼給我一個交代?不過這樣的結局不是你樂意見到的么。」

「那倒也是,不過今天你真殺了他的弟弟,王小明回頭要對付你,你可就真的死定了。」趙開明道。

「我就算是死,也一定會走在你後面,你覺得呢?」楊間道。

趙開明自然聽懂了楊間的話外之音,他又道;「你不好奇我為什麼要弄死你么?你以為僅僅只是你和我爭奪一個職位?我可不是本地人,大昌市的負責人職位對我來說可有可無,我這裡當不了,去別的城市照樣能當。」

「不是為了國際馭鬼者職位那你是為了什麼?」楊間道。

「你死的時候會知道的。」趙開明道。

楊間道;「那我覺得你現在還活著的情況之下應該早點說出來,否則你不一定有機會說。」

趙開明冷笑不語。

楊間也不理會這傢伙。

現在還不是對付這傢伙的時候,在成為了國際馭鬼者之後想要弄死這個趙開明得找一個非常合適的機會,或者用一些比較特殊的手法才行。

此刻。

俱樂部的三樓。

王小強此刻躺在地上似乎睡了過去,在他身邊放滿了各種酒的酒瓶子,整個大堂都充斥著一股濃郁的酒精味。

似乎,昨夜他爛醉一宿。

不過他並沒有醉。

成了馭鬼者之後的他已經失去了很多東西,他不會感到飢餓,也不會感到冷熱,更加不可能喝醉。

身體里住著一隻鬼,吃下去的東西都是餵給了身體里的鬼。

怎麼可能會喝醉。

此刻,小強俱樂部內外保安,服務員,大堂經理之類的大部分都已經被控制了起來,只有幾個漏網之魚。

「老闆,情況不好了,我們全被包圍起來了,外面全是人。」

一位保安和幾個服務員沖沖忙忙的跑了過來,他見到躺在地上喝醉了酒睡著了的王小強,這個保安急忙上去試圖叫醒他。

手一碰到王小強的身體,這個保安就嚇了一跳。

此刻的王小強身體冰冷,僵硬,身上連心跳都沒有了,像是昨天晚上就已經死掉了一樣。

「啊……死,死了。」

然而這個保安的話還未說完,王小強就猛地睜開了楊間,身體有些不合常態的一下子從地上坐了起來。

就像是一個死人突然詐屍了。

聽到保安的話,王小強立刻翻身起來,往窗戶外看去。

果然。

莊園外全部都是整裝待發的人員,整個俱樂部都被團團包圍了。

「老闆,現在怎麼辦?」剩下的人驚慌了。

王小強臉色變了變,他心中很秦楚眼下的情況,昨天擔心的事情變成了現實,楊間真的開始行動了,這次他不打算一個人來對付自己,而是動用了馭鬼者的權利,將這一次私人的恩怨演變成了一件刑事案件。

逃~!

幾乎下意識,他的腦海里冒出了這個一個字。

可旋即,他卻又遲疑了起來。

往哪逃呢?

一露面自己要被整個大昌市通緝,就算是跑到別的城市也是一樣。

這個時候一個服務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那個服務員匆匆忙忙的接通了手機。

「讓王小強接電話。」電話里傳來了王小明的聲音。

「老闆,是找你的。」

王小強臉色變了變,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電話。

「俱樂部外面的情況你看到了?現在外面有一百個特戰人員真槍實彈的對著你,附近的道路都被封鎖戒嚴了,除此之外,趙開明,還有上面派來考核的考核人員孫義都在其中,他們隨時都會支援。」

「你現在面對的是三位馭鬼者,還有整個大昌市的力量。」

電話裡面的王小明似乎是坐在直升機上,聲音有些吵雜:「你如果想活下去的話就聽我指揮,在你的樓下應該停著幾輛跑車,開車,直接從正門衝出去,只要你的速度夠快,在出了城區之後我會在繞城高速公路上接應你。」

「只要你能到我這裡,我就能保住你,就這樣,楊間已經上樓了。」

話一說完,電話就立刻掛掉了。

「該死的。」王小強咬了咬牙,內心掙扎了一下。

最後求生慾望還是戰勝了對自己大哥王小明的怨恨。

「不想死的就去坐電梯下樓投降,晚了,被直接擊斃了可不怪我。」他低吼了一聲。

其他人楞了一下,隨後頓時驚慌失措逃似的往外面跑去。

而此刻,王小強卻直接打開三樓的窗戶找了一個不容易被看見的位置直接跳了下去。

豪門小祕也瘋狂 「叮咚~!」

三樓的電梯打開了門。

楊間手中拿著一根黃金甩棍站在電梯里。

不過電梯門一開,就看見三五個人驚慌失措的往裡面沖。

「大昌市國際馭鬼者楊間,不想死的就抱頭蹲下。」他臉色一凝,立刻喝道。

驚慌失措的眾人嚇的急忙抱頭蹲在了地上。

「王小強呢?」楊間道。

「在裡面。」一個服務員多哆哆嗦嗦道。

楊間目光一凝:「拖延時間?這麼說來,他是想要逃了?」

當他來到三樓大廳的時候,就聽到了一輛跑車引擎的轟鳴聲,隨後他看見一輛藍色的跑車瞬間從樓下沖了出去,直奔大門的方向。

距離瞬間被拉開。

已經超過了自己鬼域覆蓋的範圍。

「是什麼讓你湧起了逃跑的希望呢?」他站在窗戶前,看著門口設下的路障,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種逃跑在楊間看來是沒有意義的。

就算是你能衝出這裡,可能衝出大昌市么?能衝出國內么?

「是王小強。」

守在左右路口的孫義和趙開明立刻就看到了跑車裡坐著的那個人。

王小強臉上帶著幾分瘋狂的猙獰,不管前面正門的路障,直接猛踩油門,替高車速。

「他想跑到哪去?」

趙開明杵著拐杖,一條假肢象徵性的往前走了幾步,表面自己有追兇的態度。

孫義此刻驚道;「我靠,跑車?王小強這麼有錢么?」

「快,讓開,注意閃避。」門口的一位隊長急忙喝道。

人群散開。

路障瞬間被衝垮,王小強的跑車強行一個飄逸拐彎,然後順著大道直接往北而去。

「注意,注意,犯人正在由南往被北逃竄,開的是一輛藍色的跑車,路口的各單位務必攔截。」立刻,負責指揮的局長忙吼道。

他此刻感到臉上無光。

這麼一次包餃子行動居然被犯人硬生生的找到口子沖了出去。

「喂,楊間你別在裡面呆著了,王小強跑了,你看到了沒有。」孫義用國際馭鬼者的衛星定位手機通知道。

站在三樓窗戶前的楊間看著那輛跑車揚長而去,臉色平靜道;「我知道,他跑不了的。」

「你別這樣說,他開的是跑車,一下飆到兩百碼已上,我們的車追不上的。」孫義道:「你為什麼不也買一輛跑車?順便帶我飆飆車啊,我一輩子還沒有坐過跑車呢。」

「我說了,他是跑不掉的。」

楊間淡淡道,他身上漸漸冒出了紅光,額頭上的鬼眼瞬間睜開。

一道紅光從俱樂部里出現,彷彿強光手電筒照射過來。

下一刻,楊間出現在了門口。

「嗯?」

對於憑空出現的楊間,附近的其他人頓時睜大了楊間嚇了一跳。

如果不是大白天,還以為這是鬧鬼了呢。

「鬼域么?」趙開明看著楊間身上冒出的紅光,還有那已經睜開的鬼眼,心中清楚,這傢伙打算動真格的了。

不吝嗇使用厲鬼的力量。

楊間順著寬闊的馬路往北看去。

此刻王小強的車已經消失在了遠處,肉眼已經看不到了。

估計王小強這輩子花的最值的就是這輛價值幾千萬的跑車了。

「他的逃跑有很強的目的性,他的車寧願調一個頭也要往北面逃竄,這種情況的話就只有一種可能……那邊有人接應他。」楊間道;「而王小強這種處境,已經成為了通緝犯的他還有人願意幫助他逃跑,在我看來就只有一個人做的到。」

布魯斯·皮教授。

也就是王小強的哥哥王小明。

「在他出城之前截住他,不能被王小明接走。」

一旦落到王小明的手中,那情況就會變的相當的複雜,以王小明的地位和身份,保住他這個弟弟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當即,楊間眼中露出了一絲冰冷的殺意,周圍的鬼域不再是覆蓋四面八方,而是有目的性的形成了一條僅供一個人行走的小路,一直往前延伸。

昨天他想了很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