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灰毛狼速度極快,在狂狼森林了里是除了狂狼外的最難對付的猛獸,我可是身上都被傷了幾次,現在還痛呢。」有學生說道。

「不錯,尖刺戰豬和黑鐵牛的速度比較慢,還能靠慢慢磨死,但這李青竟然能殺死兩頭灰毛狼,這說明他的確是有些實力。」有人附和說道。

「不知道他還有多少?」有些人看著李青的袋子還是鼓鼓的,則是不禁猜測。

統計還在繼續,繼續驚駭眾人的眼球。

「灰毛狼四個,黑鐵牛四個,八百六十五分。」

「灰毛狼六個,黑鐵牛兩個,九百八十五分。」

「一千一百零五分!」

「一千二百二十五分!」

……

「到後面幾乎都是灰毛狼了。」

「嘖嘖,太誇張了,也不知道最後他會不會拿出一個狂狼的長牙呢?」

「狂狼可是得七重煉體才能對付,這李青半個月前才突破到煉體六重,怎麼可能對付得了?不過能殺死這麼多灰毛狼已經十分厲害了。」

「狂狼?呵呵,除非他是撿到的吧。」

「對啊,有沒有可能這些長牙都是他撿到的?」

這時候所有人都已經是被李青的瘋狂吸引了過去,一個個議論猜測,而正因為這讓人不敢相信的成績,有些人不禁懷疑,要知道這樣的成績甚至已經比這次狂狼森林試煉中已知的那幾個煉體七重還要厲害了。

「一千七百零五分!」

「一千八百二十五分!」

「一千九百四十五分!」

繼續高分,到了此時李青的分數已經是超過了之前所有的學生了。

「這是狂狼的長牙?」當李青在布袋裡拿出最後一個長牙的時候,全場又一次震撼,那負責統計的導師都不由得誇張地瞪大了眼睛。

他作為導師怎麼會不清楚這些狂狼的難以對付,甚至即使是煉體七重的學生對付起來還是很有難度。

李青能夠獵殺狂狼,除非了李青突破到煉體七重了,但半個月前才聽到他突破六重的傳聞,若是半個月突破到煉體七重,那會更讓人感到震驚。

「嗯,是狂狼的長牙,分放的時候漏了。」李青點了點頭說道,說起來他下半夜已經是放棄了繼續練習身法,而是全力衝擊積分,看見獵物基本上都是一刀或者一拳一頭,所以這些多見的猛獸長牙就夠裝一袋了。

他把那袋子倒了倒,的確是已經空了。

「呼——一千九百六十五分,雖然最後還是沒法突破兩千分,不過你已經是這次參加試煉的學生中最高分的了。李青,你做得很好,以後都要繼續努力,我很看好你的武道前途。」那導師此時看著李青,一臉的欣賞之色。

能夠在一夜之間殺死這麼多的猛獸,即使是尋常的煉體七重甚至八重都難以做到,畢竟找尋獵物需要技巧,對付猛獸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一擊即殺,而且還需要體力精神等支持。

在他看來李青只是煉體六重而已,能做到這個程度十分出人意表,代表他在每方面都做得很好。

「天啊,他真的有狂狼長牙!」

「不會真的是撿到的吧?」

「說不定呢,這李青一向運氣不錯,前些日子不是才說他撿了一株大力草嗎?」

這一下子自然在全場再次掀起了軒然大波,要知道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是看見狂狼就逃跑,然後只能偷偷獵殺其他猛獸,現在看見他們覺得實力平平的李青竟然能殺死狂狼,自然是羨慕嫉妒恨。

「李青,一千九百九十五分,真的很不錯!好了,我記下了,李青你可以先下去了。」那負責記錄的倒是同樣是驚訝不已,剛才一副不耐煩,現在則是變得十分和顏悅色,看李青的眼神都好像是看著自己的得意門生一般。

「等等,我還有。」李青卻是說道。

「還有?」全場不禁都是為之微微一滯,這袋子都空了哪裡還有?

嘩啦啦——

而接下來眾人便是目瞪口呆地看見,李青扒開自己的衣服,依然一股腦地把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一根根狂狼的長牙清脆地和石面交擊,震撼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是粗略一看,這裡至少都有六七十根長牙!

而且全部都是屬於狂狼的!只有煉體七重才能對付得了的狂狼!

靜!

全場一下子一反常態安靜了下來,那實在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一時之間甚至忘記了議論。

那兩個導師看著桌子上那一堆長牙,同樣是目瞪口呆,怪不得剛才他們看見李青身上看起來鼓鼓的,以為裝了什麼東西,沒有人想到這竟然全部都是狂狼的長牙。

「導師,麻煩把這些也統計一下。」李青提醒說道。

「這……這麼多狂狼的長牙,李青你是怎麼得來的?你別誤會,我只是說,有點不合常理。」猶豫了一會,那導師還是忍不住問道。

「是啊,不會是撿的吧?」四周的學生也有那些被李青打臉了的人不甘地問道。

「你傻啊?我們這裡誰的分數有李青的高?他能撿誰的?要我看,就是趙昊也未必有這個分數吧。」這一次李青的實力已經得到不少人的認同,馬上是有人反駁他說道。

「當然是我自己殺死獵物,然後把他們的長牙敲下來。」李青眉頭一皺回答說道。

「哪裡來這麼多狂狼?」那導師又問道。

「內圍。」李青只是淡淡說道。

「什麼?你竟然敢進入內圍?我們來的時候不是說過讓你們最好不要進入內圍的嗎?你知道哪裡有多危險……」那導師一驚,不過他沒法說下去,因為李青已經平安歸來。

四周也是鴉雀無聲。

狂狼森林內圍,那裡乃是狂狼活動最為頻繁的地方,幾乎每隔一段路就有可能遇見狂狼,甚至據說還有狂狼王,擁有著堪比煉體八重的實力,十分難對付,一般學生遇到必死無疑。

事實上,李青的確也遇到了狂狼王,最後拼了個平手,他沒法殺死對方,而且還有其他的狂狼趕來,他只能是放棄了。

三千一百零五分!

最後的統計結果出來了,據說這是蒼雲武院參加狂狼森林試煉以來,除了一個煉體九重學生閑著無聊來參加那一次之外的最高記錄。

「不知道一會趙昊出來,他的分數能不能超過李青,畢竟他是我們蒼雲武院的十大天才啊。」有學生議論說道。

而唯有韓庄和有限的幾個導師知道,這個十大天才其實一早就出來了,而且還讓人抬回家去了……

==

如果喜歡本書,還請不要嫌麻煩登陸一下起點賬號,收藏和投票一下,謝謝! 手機閱讀

何足道自知不是金剛猿妖的對手,只能拿出許東的身份來威嚇。

希望這隻猿妖會迫於通靈會的壓力,放棄搶陰陽子母劍的念頭。

可惜,他想多了。

只見金剛猿妖面色一沉,收斂了臉上的笑容,陡然出手。

他一巴掌扇出,加持了不下於五萬道魂力的掌勁,呼嘯飛出。

沒有絲毫意外,何足道當場被這一掌拍飛,最後像條死狗一樣,倒在地上,再也發不出一點的聲息。

「爺爺!」

何月兒驚的失聲尖叫,不顧一切的跑了過去,趴在何足道的身上哭泣、哀嚎。

白洛則低下了腦袋,不敢去看這一幕,更不敢為何月兒出頭。

封天正更是連忙躲到了封老頭的身後,身體一直在打顫。

隨意一掌就能打出五萬魂力的攻擊,這是他連做夢都不敢夢見的力量。

「哼,找死,我都說了,這是交換,沒看到斥候手裡的香蕉嗎?居然還敢誣衊我搶東西?

我搶了嗎?誰看到我搶了?你看到了?」

金剛猿妖指著封老頭,大聲問道。

「沒、沒看到,您這是交換,不是搶!」

封老頭被對方的手一指,臉色頓時嚇的煞白無比,連連搖頭。

他的魂力比何足道還要少一千,可不想步何足道的後塵。

「哈哈,你這老頭倒是會說話,我本來是一個好妖,怎麼可能會做出強搶的行為?」

律師牆角不好撬 金剛猿妖很滿意封老頭的回答,大笑一聲,便等著斥候將陰陽子母劍取出。

然而,就在這一刻!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

原本已經打開驢車門,想要翻找寶劍的斥候矮子,突然像一個皮球,直接飛了出來。

撞在了遠處的大樹上,將那棵樹都給撞成兩斷!

這突然的一幕,讓全場所有人都給看呆了,全都懵在原地。

斥候矮子,魂力三萬五千道,比在場之中的何足道、封老頭,甚至那死去的雙梅劍客還要強大。

結果卻一點預兆都沒有,整個人飛了出來,胸口上一個無比刺眼的拳印,說明斥候的胸骨已經被人打碎。

雙目無神,手腳僵硬,更說明斥候已經死亡!

金剛猿妖眼角抽搐,嘴巴張開,暴喝:「是誰做的,給我滾出來!」

只見一道道帥氣的身影,從驢車上站了出來,他雙手插兜,斜著腦袋,一副沒睡醒的慵懶狀。

「你們想在這裡打鬥,我並沒有意見,可你們千不該萬不該的跑來打擾本少休息。

現在你自抽五十下耳光,我可以當你沒有出現過,饒你一命。

否則,死!」

淡漠的聲音從少年的口中吐出,聲音明明不大,但語氣卻霸道無比。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無論是白洛還是封天正,全都將目光投向了林天佑。

「這、這個小子簡直蠢到家了!」

雖然自己的爺爺被拍暈,但何月兒還是對林天佑投去了一抹看白痴一般的目光。

金剛猿妖的實力,有目共睹。

從一出現,就直接用秒殺的姿態,將所有人打服。

林天佑只是一個五千魂力的垃圾,居然還敢放狂言讓金剛猿妖自抽耳光?

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她可不知道那斥候的魂力達到三萬五千道。

要是何月兒知道那個被林天佑轟飛的斥候、是個比她爺爺還要強大的妖族,恐怕再也不敢這樣鄙視林天佑了。

「這個小子難道以為金剛猿妖只是中州驅魔人那樣的水平嗎?愚不可及!」

封老頭暗自搖頭,如果這個小子老老實實的坐在驢車上,或許金剛猿妖還不會對他出手。

但現在,哪怕神仙出來,也救不了他,林天佑必死。

果然。

下一刻,金剛猿妖沒有任何言語,直接揮拳而上。

他的魂力將林天佑的退路封死。

讓這個該死的小子,逃無可逃!

「敢殺我猿妖一族的人,你只有以死謝罪!」

金剛猿妖怒不可遏,這一拳,竟然轟出了近六萬道魂力的威力!

林天佑老神在在,將褲兜里的右手拿出,隨意的向前一探,然後輕鬆將金剛猿妖的拳頭扣住。

看到這一幕,金剛猿妖不由的冷笑。

這個人類驅魔人竟然還想用手掌來阻擋他的拳頭。

他以為自己是冰掣嗎?

「給我碎成肉渣!」

一股更加渾厚的妖氣魂力、從金剛猿妖的拳頭中傾吐。

他要用這一拳,為斥候報仇,將這個少年轟成一灘肉泥!

「憑你區區七萬魂力,根本做不到,等你有二十萬魂力,再說吧!」

林天佑不屑的笑了一聲。

手掌魂力運轉,頓時一股比金剛猿妖更為霸道的力量湧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