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宿主大大,笑死我了,施雪心太有意思了,沒想到她這麼聰明。每一次顏尉要干點什麼,她都說自己剛剛掏了糞,一點都不優雅,氣得顏尉一臉臭臭的。】

唐果也忍不住好笑,這個施雪心,還真是個妙人兒。

這天,系統突然通知唐果,顏尉派人去找施雪心母親去了。

「施雪心,顏先生安排人去找你媽媽了。」

原本站得遠遠的,一臉高興和唐果說著話的施雪心,聽到這個話,一下子慌了,「他一定是覺得搞定不了我,打算和我那個便宜爸爸一樣,用我媽媽威脅我。」

這一次,施雪心的眼裡,露出了對顏尉的厭惡與憎恨。

她不就範,這些人總是想用她在意的人來威脅她。想著想著,施雪心的眼睛竟然紅了。

就算現在將媽媽送去了國外,顏尉想要尋找的話,只是時間的問題。

難道,她真的只能夠乖乖的聽顏尉的話,任由他擺弄嗎?

施雪心沒有再向唐果開口,她已經麻煩唐小姐太多。這件事要是參與進來,保不準顏尉還會怪唐小姐。所以,她不能夠連累唐小姐。

「唐小姐,我想回去冷靜一下。」

她需要考慮一下,接下來要怎麼辦了,屈服,還是反抗到底。

施雪心將自己關在了小小的雜物間,靠在小小的床邊想了很久,看著床底下的那些資料書。

一些是她自己買的,一些是唐果送給她的,她已經看了大半了。

而且,那個國家的語言,她基本上已經掌握了,可以說差點就精通,去那個國家生活完全沒有問題。

但顏尉的勢力太大,她鬥不過啊。

突然,施雪心想起一件事,連忙打開手機,翻出了那個一直都沒有撥過的國外電話號碼。

想了一會兒,她咬著牙撥了過去。

明天見

(本章完) 林天佑淡漠的說了一聲,然後閉上眼睛,在那裡小憩起來。

他對女人的容忍度還是比較大的。

尤其是對胸部雄偉的女人。

如果羅玉兒不漂亮、胸又小的話,林天佑剛才那一掌,可能直接就把她拍飛到幾裡外的野地里去了。

羅玉兒被說的面紅耳赤,不敢吱聲。

一路行走,車內極為安靜。

可能是覺得這樣的氣氛太尷尬了。

羅玉兒嘗試著主動找話題聊天,她小聲開口道:「聽說你姓林是嗎?」

林天佑沒有理會,仍舊閉著眼睛。

羅玉兒不死心,又道:

「林少,你去冥界第一城,可有親戚在那裡?

新人如果到了冥界第一城,沒有一些關係的話,可是非常難混的。」

「把冥界第一城的事情告訴我,包括那裡的生活習慣!」

這時,林天佑終於有反應了,他覺冥界的城市肯定跟陽世的城市不太一樣,先弄清楚來,也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好的,我這就告訴你!」

見林天佑肯跟她說話,羅玉兒立刻來了精神。

她向林天佑稍微靠近了一些,說道:

「冥界第一城的生活習慣其實並沒有什麼,還是以強者為尊的世界。

在城裡,強者有時候比城主的話還要好使。

當然了,這個強除了自身的魂力強大之外,還有就是擁有強大的背景以及靠山。」

「那冥界第一城的物價怎麼樣?」

林天佑又開口問道。

他身上的冥幣帶的不多,要是這裡錢不夠用,到時候得想個辦法讓大哥林天保從陽間給他燒些過來。

「物價沒變,只是你在陰世用的冥幣到了冥界可能就不太流行了。」

「不太流行?冥界難道不用冥幣嗎?」

林天佑好奇道。

「不是不用冥幣。」

羅玉兒笑著解釋:

「冥界也使用冥幣,只是這種貨幣通常只有弱者才會用。

真正的強者,用的貨幣都是魂幣。」

說著,她從包包里拿出了一枚一元硬幣大小的錢幣,遞到林天佑的面前。

「這就是魂幣,一魂幣相當於陽市的一百元錢,如果用冥幣兌換魂幣的話,比例就更高了。」

林天佑好奇的接過那枚魂幣,入手之後,只感覺魂幣之中有一抹魂力在涌動。

當然,這魂力的量很小,對林天佑來說,根本起不到太多的作用。

將魂幣還給了羅玉兒,林天佑道:「那這些魂幣哪裡有兌換?」

羅玉兒笑道:

「天子銀行就能兌換,顧名思義,那是陰天子直屬的銀行。

不管是兌換魂幣還是存儲魂幣,放在天子銀行里,沒有任何人敢覬覦。

因為陰天子就是冥界的神,任何膽敢冒犯他威嚴的人,都得死!」

說到這裡,羅玉兒的臉上洋溢著濃濃的崇拜之情。

陰天子,冥界真正的主宰,當年也就只有龍皇鬼帝能與之一較高下。

在龍皇鬼帝被滅之後,冥界就再也沒有人可以與之相提並論了。

「陰天子,不知道他的魂力有多少道。」

林天佑輕聲嘀咕。

隨即,林天佑又問了一句:

「對了,冥界除了冥界第一城之外,還有其他的城嗎?」

聞言,羅玉兒捂嘴笑道:

「當然有了,冥界可是一個非常廣闊的世界。

除了冥界第一城這種接收新人的城池之外,還有其他六座巨大的城池存在。

這六大城池你應該也有所耳聞吧。

它們分別是管理鬼族的陰司城和陰天子所屬的天子城。

以及四大鬼帝所屬的西方九幽城、南方離火城、北方噬殺城和東方有著強者之城的龍皇城。」

說到這裡,羅玉兒嘆了口氣,「現在整個冥界最亂的地方當屬龍皇城。

二十年前,冥界最強鬼帝,龍皇鬼帝被滅,他的領地便成了無主之地。

無數強者為了能成為龍皇城的新主人,不停混戰廝殺。

不過,陰天子說了,只有得到鬼帝稱號的強者,他才認同其為龍皇城的新帝。

非鬼帝的強者,是沒有資格去掌管曾經的強者之城,龍皇城。」

羅玉的話,引起了林天佑的極大興趣。

他問道:「東方龍皇城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爭啊?」

如果可以爭的話,林天佑也打算去爭,有好處的事情,不爭的是傻瓜!

「當然可以了,反正是無主之地,不過,陰天子在龍皇城的爭奪上設了期限,說二十年之內,如果還沒有新的鬼帝出現,那他將親自掌管龍皇城。

現在距離期限已經越來越近,還有半年,龍皇城的統治權便要收歸於陰天子之手了。

對了,陰天子還在龍皇城外布了一道結界,外人想要進入,至少得達到五百萬魂力才行。

五百萬魂力對我們這些弱者,那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是做夢都不敢想像的存在!」

羅玉兒出聲感嘆道。

而林天佑卻不再說話了,他在聽到龍皇城的時候,心頭莫名其妙的一陣顫抖。

好像那座城跟他有著極大的淵源。

「嗯,有機會,我一定要親自過去看看,能讓我內心顫抖的城池,想必一定有什麼原因!」

林天佑內心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那五百萬魂力的結界有多強,他都要去親眼見一見那座城!

「對了,林少如果到了冥界第一城,還沒有合適的地方住,可以住我那,我那環境不錯,晚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天空中的紅月亮!」

羅玉兒見林天佑其實並不太難說話,膽子便大了不少。

居然還主動邀請林天佑到她家裡住。

「到時候再說吧!」

林天佑不置可否,隨口回了一聲。

從魔紀 野鬼村到冥界第一城看上去不遠,但馬車卻需要走上一天才能到。

因為羅玉兒的態度變好,二人一路上聊了不少話。

她也了解了不少林天佑的底細。

「原來這個小子並沒有什麼背景,在冥界城裡也不認識什麼厲害的人物。

真是害我一路上白白浪費這麼多的口水!」

由於林天佑在說話時,並沒有透露自己過多的底細,所以讓羅玉兒認為林天佑只是一個有點魂力的鬼妖,這讓她對這個少年的不屑之心,再次升起。

不過,為了不被他再次扔出去,所以她一路上都假裝著一張笑臉。

(本章完) 更新時間:2012-11-19

心猿意馬。

看著走在身前的半精靈小姐,沃恩不得不讚歎開始老祖宗的語言智慧,自己此刻的心理活動,短短的四個字倒是將其闡述得淋漓盡致。

身側挽著嬌小玲瓏的二八佳人,照理說自己全副心神應該寄託於其上,好生呵護,奈何嘴上諾諾的應承著伊芙,腦子裡卻總是回想起剛才與卓琳相觸的一幕,柔軟而彈性十足,輕輕一觸,不由得讓人心生綺念。

有些不太自然的動了動右手,總感覺手肘處有些異樣,可要說到底有什麼感覺,卻又說不上來,弄得沃恩煩惱不堪。視線在身周那些與德魯尼亞以及現實世界的建築風格迥異的房屋上逡巡,試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身前的那一抹火紅彷彿磁石一般,總是將自己的視線不自覺的吸引了過去。

不,吸引自己視線的,並不是那一抹耀眼的火紅,而是火紅之下的高聳,半精靈小姐此時的腳步略顯凌亂,那高聳的存在也是起起伏伏,微微顫抖,看得某個不自覺被吸引了視線的傢伙一陣口乾舌燥。

走在隊伍最前方的卓琳自然看不到身後某個傢伙偶爾飄過來的做賊似的目光,即便現在與那個傢伙面對面,現在的她也依然捕捉不到那一線目光。半精靈小姐側著腦袋,一雙大眼睛在身側的建築上隨意看著,狀似十分好奇,可緋紅的臉蛋和渙散的眼神將她的心理暴露得乾乾淨淨。

那個臭小子,竟敢吃老娘豆腐!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卓琳牙關緊咬,氣呼呼的想到,今年老娘給你個面子,不然非當場抽你丫的不可!想到這裡,卓琳突然微微蹙眉,自己應該是很生氣的吧?可是,好像心裡更多的是一種大庭廣眾之下偷情的快感和忐忑,呸呸呸,怎麼又是偷情了!

不想了,不想了!心中暗暗告誡自己,就當剛才什麼也沒法生,還未待亂七八糟的思緒平定下來,心思又不自覺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落在了被那個臭小子觸碰過的地方,此時那裡總覺得有一股火在燃燒一般,燙燙的,還有些癢,糟糕,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半精靈小姐蹙眉想了半天,想出來的形容詞卻是讓自己嚇了一跳。

就在一男一女各自胡思亂想之際,沃恩忽覺身側挽著自己的綠神官停下了腳步,轉頭剛要詢問,伊芙卻是自己說了出來:「咦,那裡有家店鋪沒關門。」

沃恩順著伊芙伸出的手臂望去,長街在這裡出現了一個岔道,準確的說,左側出現了一條小小的巷道,不過兩人寬,彎彎曲曲也不知通向哪裡,此刻自己與伊芙恰巧站在巷道口,東張西望的伊芙竟然注意到巷道深處有一個小小的店鋪,木門大敞,在這全是大門緊閉的商業街上,稍顯怪異。

叮鈴鈴……

一連串悅耳的風鈴聲從巷道深處隱隱約約的傳來,沃恩皺起了眉頭,他並沒有感覺到一絲風的氣息。

「去看看?」伊芙轉過頭來,一臉希冀的看著沃恩,灰燼騎士不忍拒絕,拉眾人來逛街卻遇到街上店鋪全部大門緊閉,雖然不是本意,可心裡也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些對不住眾人。

燦爛的微笑綻放在伊芙那嬌小可人的小臉上,右手拉著沃恩就往巷道里鑽去,沃恩微微側頭,見前方的卓琳竟是仍自向前走去,不由得招呼了一下:「嘿,大嬸,走這邊。」

半精靈小姐彷彿有心事,沃恩叫了兩次才反應過來,當她轉過頭來,臉色通紅,與沃恩目光一觸,旋即躲開,隨後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瞪著沃恩吼道:「叫什麼叫,叫魂啊!誰是你大嬸啊?就你這年紀,我沒叫你大爺就算是給你留面子了!」

身周竊笑聲聲,就連挽著自己的伊芙也是悄悄抿嘴偷笑,沃恩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搖搖頭,口中連連道歉,卓琳又是訓斥了一通,才放過了沃恩,與眾人一道向著巷道深處走去。

待走近了,眾人才發現風鈴聲的來源,原來正是那家唯一沒有關門的店鋪,腐朽的木門靠在一側,僅夠一人通行的小門上垂下十餘串風鈴,無風自動,發出陣陣清脆悅耳的鈴聲,然而那天籟一般的鈴聲卻是無法掩飾伊芙臉上的驚懼神色,細細看去,那風鈴色作灰白,微微泛黃,拇指大小的鈴鐺被雕刻成一個個面目猙獰的頭骨,晃動時頭骨的頷骨不停開闔,清脆的鈴聲由此發出,風鈴之後又垂著一條污穢不堪的黑布,將房中的一切遮掩的嚴嚴實實。

沃恩皺起了眉頭,看著身旁稍稍有些花容失色的伊芙,開口徵詢著:「要不,咱們不進去了?」

還未待伊芙有所回應,身側卻是先響起了半精靈小姐的聲音:「妹妹,別怕,咱這麼多人,還怕裡面有什麼嗎?再說了,這風鈴,說穿了不過就一噱頭而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