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半天過去了。

只見他右掌里的金色火焰開始褪了下去,而裡面一朵閃爍著絲絲電芒的火種露了出來,懸浮在掌面一寸之上,輕輕地跳躍,好像有生命一般,煥發著光輝。

「終於成功了!」

他心底里歡呼一聲,右掌連忙捏住那朵殞星烈炎,用心去感覺手掌里的火種。那是一種帶著焚燒的感覺,掌心處好像被撕裂一般,傳來一陣陣生痛,須臾,又宛如有東西滲進了掌心裡,在經脈里肆虐流動。

此時,他的右臂的經脈開始亮了起來,把裡面的肌肉也照得露出血筋,下一霎,殞星烈炎狂暴的能量流遍了四肢百骸,渾身的經脈都亮了起來,兩眼噴出兩束火芒,跟兩隻火炬一般,七竅也冒出絲絲的白煙。

「好大的能量!」

他咬緊牙根,抗拒著體內的疼痛,丹田裡的大能量源也開始飛速旋轉,發出一團白芒。而陽丹與陰丹則把流過丹田的能量悉數吸了進去。當陽丹與陰丹吸足能量之後,陽丹瞬間放射出純凈的真氣,而陰丹則彷彿在喚醒體內的武魂一樣。

「頂住!」

他對自己說道。此時他全身汗如雨下,好像剛從水裡出來似的,全身還冒著淡淡的煙氣。

他開始內視自己的經脈,發現透明的真氣在急速流動,而陽丹又放射出更多的真氣,滾滾的真氣在細小的經脈之中環流一遍,最後開始儲蓄在意識海裡面。只有意識海里才能裝得下日益增多的真氣。

也不知過了幾天,沒八天也有五天,方平身體暴發出一層刺目的光芒,使人不可逼視,當光芒消失之後,他變得更為神清氣爽,兩眼更為有神,氣質也上了一個台階,給人一種出於泥而不污的感覺。不論是力量還是意識,都比前往有了進一步的提升。

也是在此時,他發現自己的意識海里形成了一個真氣源。真氣源一旦產生,那麼身體里的真氣都會彙集到這裡,日後經過陽丹的洗鍊,最後變成真元力。真元力比起真氣要更純凈,力量也更大。

而擁有真氣源則標誌著一個武者進入下位戰神的實力。

「我已踏入了下位戰神!」

他興奮得差點要發瘋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有踏入下位戰神的時候,雖不是絕頂高手,但擁有下位戰神的實力則說明一個武者已是一個中上水平的武技高手。

「原來我也是一個普通的武技高手!哈哈哈,想不到一個秀才竟然也能成為一個中上水平的武技高手!」他在心底里狂笑。

在笑的過程中,他還發現自己的真氣可以從毛孔里溢出去,形成一粒粒拇指大小的真氣彈。

「咦?!原來是真氣彈!」

他也知道,這種真氣彈是真氣壓縮空氣而成,只要突然收回真氣,那麼被壓縮的空氣便會發生爆炸。在武者中有個術語叫做「內勁氣爆」,真氣彈的攻擊範圍在方圓三百丈內,若是在沙場對戰上用此招,殺傷面積頗大,只要爆一下,就是死傷一大片。

方平之前就見過祝婉玉與額元多使用這招內勁氣爆,威力著實利害,現在,他也有能力使出這招,心裡感到頗為高興。不過,一般情況下不宜使用此招,頗為消耗真氣力量。

他慢慢收回真氣,緩緩釋放空氣,以免在船艙里形成爆炸,那可遭了,把自己的飛鯨船炸開,裡面的寶藏就會滿天飛,麻煩就會一個接一個而來。他可不想跟別人爭寶藏,原因很簡單,寶藏是自己的,不須與別人爭。

當他走出船艙時,又是一天的早晨了。海面上冉冉升起紅日,一片清輝灑過來使人感到特別柔和。

四家將全心全責守在船艙門口,不讓任何人進去打擾方平的修鍊,他們已熟習方平的習慣,只要方平修鍊,他們就會自動負責起守衛的工作,不須吩咐。

「過幾天了?」方平掃視四家將一眼,問道。

「公子,今天正好是第六天了。」鐵牛道。

聞言,方平才感到飢腸轆轆,立刻跑到廚房裡大吃大喝一頓。武者體內的火種能量可以維持生命運行,但作為人的機體,需要營養來鑄造四肢百骸與保持腦袋的健康發展,這就使武者也要進食人間煙火。火種的能量並沒有營養,只是一種其他形式的力量而已。

如今,不知不覺間,日子已到了七月底,天氣特別炎熱,眾人都穿著涼快的短褲短衫,一派夏日的景象。

下午,高天求派人來對方平說道:「回方將軍,高丞相已把離城二十里的一座莊園的手續辦好了,地契等文書都在這裡,請方將軍過目。」!!! 即便是凌越,她也是心疼的。

她抬手摸摸凌越的腦袋,憐惜說:「小越,練武不著急,以後有的是時間,什麼都沒身體重要,先把身體養好再說,好嗎?」

她眼中的溫柔與憐愛,顯而易見。

自從外婆去世,再沒人用這樣溫柔憐愛的目光看過他了。

凌越的胸口暖的發燙,鼻尖發酸,眼眶濕熱。

他怕真的流下淚來,連忙低下頭,「我知道了阿姨,我聽您的。」

「乖!」葉星北站起身,拍拍他的腦袋:「走了,和阿姨回去,咱們喝點水,吃點水果。」

她又摸摸兒子的後腦:「小樹,今天吃水果了沒?」

「還沒呢!」小傢伙兒擠到葉星北和凌越中間,一手牽著葉星北,一手牽著凌越,笑的眉眼彎彎:「和媽媽還有小越哥哥一起吃!」

頓了下,他又說:「給爸爸送書房裡去!「

葉星北:「……」

兒子,你還真是什麼好事都忘不了你那便宜爸爸啊!

回到客廳,葉星北削了水果。

第一盤就被小傢伙兒顛兒顛兒的送去了書房。

片刻后,顧君逐一手托著果盤兒,一手牽著小傢伙兒從書房中走出來,在葉星北身邊坐下,「感覺怎麼樣?晚上能出去嗎?」

葉星北白他一眼。

有心想說不能,但想到他那幾個兄弟是無辜的。

沒理由因為這貨混蛋,就讓那幾個無辜的人掃興,她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顧君逐上下打量她幾眼:「要不算了吧,我讓他們自己聚,我在家陪你。」

「不用了,」葉星北冷冰冰說:「反正晚上沒事,帶著小樹和小越出去散散心也好。」

小孩子都愛玩愛鬧,來到這邊,不用上學,帶著他們到處散散心,比在家裡悶著強。

小傢伙兒看看顧君逐,又看看葉星北,扭臉問顧君逐:「爸爸,你惹媽媽生氣了?」

顧君逐咳嗽一聲:「沒有。」

「肯定有!」小傢伙兒從沙發上跳下地,撲進他懷裡,抓著他的肩膀搖晃:「爸爸,媽媽生氣了,你快對媽媽說對不起!」

顧君逐:「……」

果然是便宜兒子!

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向著他媽媽!

他瞟了葉星北一眼,抓起一塊水果,遞到葉星北唇邊:「嘗嘗這個,甜。」

小傢伙兒偎進顧君逐懷裡,忽閃著眼睛,期待的看葉星北。

被小傢伙兒虎視眈眈盯著,葉星北無奈,只能張嘴把水果吃了。

小傢伙兒鬆了口氣,眉開眼笑,拍小巴掌:「媽媽不生氣了!爸爸棒棒噠!」

葉星北:「……」

那混蛋又哪裡棒了?

好想摔桌!

顧君逐笑了,把小傢伙兒抱進懷裡,親了一口。

小傢伙兒被他鬍渣扎了,癢的咯咯笑,滾進他懷裡蹭:「爸爸鬍子長出來了,應該刮鬍子了!」

葉星北好奇看了一眼。

沒有啊。

又白又光潔,沒有鬍子。

顧君逐瞥見她好奇的目光,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下巴上,「有,早晨剛颳了,又長出來了。」

男人嘛,鬍子長得快,說明他男子漢氣十足!

聽出他語氣中的得意,葉星北嘴角抽了抽。

鬍子長的快也得意?

顧五爺您真的沒毛病嗎? 一想到那些隨阿布玉顏而來的千萬獸潮此時已沖向北域各大關卡,與後方鎮守的東靈修士們廝殺在一起,一想起無辜的百姓們還生活在城中,懵懂不知天地驟變……連子濯便急火攻心,又從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若自己可以戰勝阿布玉顏,還能迅速去支援後方。

但現在才發現,實力的懸殊實在太大!

可以預見,十天之內,蠻獸大軍將突破北域全境關卡,向東靈腹地長驅直入,輕易地毀滅東靈積澱了千百年的精緻繁華。

悔……

悔意幾乎吞噬了連子濯的內心,令他癲狂若魔!

此時,東靈北域雲城關上,三級宗門神鷹澗與其它四個宗門的弟子剛剛完成部署,撲天蓋地的獸潮,便發瘋一般從北方襲來!

地上跑的源源不斷,天上飛的遮天蔽日……

轟隆隆的巨響,踏得人心跳失去節奏!

「我草!這麼多蠻獸?」

站在古老城牆上的四宗宗主和長老,下巴通通掉在地上!

雖然知道北東界戰時間大幅度提前,但眾人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快後方便受到了獸潮波及,此時駐紮在雲城關的修士,加上凝氣境的也不過一千多人馬,面對如此氣勢洶洶的敵軍,簡直如螳臂車!

「增援!請求增援!雲城告急!」

難道自己倒霉,正中北岩大軍突破口上?

虹羽峰峰主用顫抖的手指點亮向上宗白光閣求救的傳訊水晶。但下一秒,他卻看到白光閣長老們,也被無以計數蠻獸大軍包圍和攻擊的畫面!

「北域一百二十九關幾乎都遭遇了獸潮襲擊,這一次衝擊的當量,乃東靈聞所未聞的千萬級別,沒有人能支援你們……」一邊奮力揮劍,負責與雲城聯繫的白光閣長老的聲音,一邊斷斷續續傳到四宗宗主和長老們耳中。

「你們……自己保重!哎……」

四字道出,聲音戛然而止,傳訊斷了,殘餘的視野中只有一片腥紅。

吧唧一聲,虹羽峰峰主手中的傳訊水晶砸落在地,頓時碎成四瓣。

「……你們都聽見了吧?」

面色死灰虹羽峰峰主聲音顫抖,以絕望的目光打量獃獃站在自己身旁的四宗道友們。

「聽……見了!」

眾人木然地點頭,完全不知道主戰場上發生了什麼,但可以猜想,情況的惡化程度,已經遠遠超出想象!

東靈危矣!

東靈危矣!

「很好!」

深吸一口氣,虹羽峰峰主緩緩從腰上,抽出配劍,以顫抖的劍尖,直指獸潮中央!

「我東靈修士,沒有死在百姓身後的懦夫!兄弟們,給我沖啊!」

什麼戰略部署都已失去意義。

唯有盡自己全力,削弱獸潮的衝擊力,減輕下一個關口的壓力,才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在北域出生,后隨游商進入元城,輾轉樂河、白溪兩域,最終拜入鳳鳴山裡,十年築基,五十年開光,老夫今日能死在冰原,也算是……回家了。」鳳鳴谷長老丹峰,率先從城牆上跳出去! ?更新最快,書最齊的就是方平把地契等接過來,道:「那就多謝了。()(_)來人,給這位小哥一百銀子喝茶。」

「謝謝方將軍!」來者鞠躬致謝。

方平拿著地契等文書看了一遍,覺得一切妥當,免費得到了一座莊園,嘴角露出一抹愉快的笑容,便把文書地契都收進儲物戒指里。他決定先去看看那座莊園如何,然後決定什麼時候把寶藏運過去。如果那裡沒有地下儲藏室,則自己挖一個,要是有的話,那就省事多了。

「走,到那座莊園去看看。」方平吩咐四家將道。

「是,公子。」四人待裝出發。

五匹快馬飛騎向西部的火岩大庄第260章牛頭山莊園。它是官府的一處公產,現在划給了方平,成為了私產,離城二十里左右。

火岩大莊園方圓十數里,中央位置有一塊醒目的火山岩,色澤呈褐色,有一畝之大,十數丈高,四四方方的,頗為奇異,因此莊園叫火岩大莊園。周圍都是莊稼與牛羊,一片生機勃勃。

從港口到那裡並不算遠,還不到十里。

半個時辰,五人已到了火岩大莊園,進去與管理者交談一番,道明來意。管理者也早已接到王室的通知,知道這件事情。

方平拿出地契與文書等讓管理者過目,然後,從官府人員手中接過莊園的帳薄與花名冊。這就算是交接完成了,簡單快捷,沒有拖泥帶水,讓他頗為快意。

這裡住的基本是農奴,吃住都在莊園裡面,為莊園主耕作。他們見了方平就像見了上帝一樣,都匍匐在地,額頭緊貼在地。大約有四五百的農奴。而管家是一位留著一撮濃鬍子的中年男子,叫提盧軍。

方平逐一看過了帳薄,問提盧軍道:「我還有許多藥材與晶石要放置,這莊園裡面是第260章牛頭山莊否有現成的地下室?」

「老爺,這裡有一個大地下室,以前是用來儲存酒的,現在空置了許多年,但還是完好的,只須打掃一遍就可以用了。」提盧軍如實道。

「你就派人去打掃乾淨,我今晚就要開始把船上的藥材與晶石運過來。」方平吩咐道。

「是,老爺。」提盧軍頓了頓,又道:「老爺,官府的人走後,這裡就沒有防守力量了,要不要聘請一些雇傭軍前來作守衛。」

方平知道提盧軍話中有話。

「這裡治安很不好?」他盯著對方問道。

「非常不好。」提盧軍道:「火岩大莊園向西數里就是牛頭人聚集的地方,他們經常前來鬧事,不是搶這裡的食物就是把這裡的農奴搶到他們那裡去為他們幹活。他們很野蠻的,經常幹些無法無天的事。」

聞言,方平心裡暗暗罵一句高天求不事先說明,搞到現在自己進退維谷。也罷,既來之,則安之,不論什麼情況,只要肯去面對,都會有一個結果。

他想了想,道:「那些牛頭人經常來這裡鬧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