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九運算元望著面前這個兩個丫頭,愣了好半晌,與丹軒對視一眼,二人卻都有些憋不住笑意,不知是誰最先笑出聲來,然後丹軒與九運算元二人便開始大笑起來。

這般笑聲,卻笑得白萍和曲梅莫名其妙,二人心中正奇怪呢,九老今日是怎麼了?平日里要是看到有下人私自進入他的花圃,他多半會大發雷霆,可是今日,竟然好像還很高興的樣子,實在是讓這兩個丫頭想不通!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忽然有一名急速趕來,在花圃外朝著九運算元和丹軒恭敬拜禮,道:「九老,副盟主,盟主邀你們立即前往龍皇殿,說是有大事相商!」

九運算元與丹軒臉上的笑容同時收斂,二人對視一眼,卻不知道敖龍此時約見,究竟有何大事要商量。

「好!我和龍副盟主即刻過去!」九運算元朝著丹軒點了點頭,二人幾乎就是身影一閃,下一秒便同時消失在了原地,如同幽靈一般,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此時的花圃內,只留下白萍、曲梅還有那名修士,沒有人能夠切身感受到如今白萍和曲梅內心的震撼,原來,方才那個人不會就是新晉的副盟主吧?

二女對視,均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吳長老,請您留步!」曲梅與白萍連忙攔下那名修士。

吳季饒眉頭微皺,一見是這兩個丫頭,出聲問道:「怎麼,找老夫有事?」

白萍猶豫了一下,問道:「吳長老,請教您一下,方才那個長得挺好看的青年是誰啊?」

吳修士臉上微微一笑,道:「你是說龍副盟主啊!他是咱們青盟如今新晉的副長老,之前在羌山,可是龍副盟主力挽狂瀾,連盟主他老人家都受了傷,當時要不是龍盟主出手,整個羌山附近的空間一旦錯亂,局面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你們別看龍副盟主如此年輕,實力可是不敢相信的!別說你們了,現在咱們青盟之中的眾位長老,對於龍副盟主都是打心眼裡佩服!」

吳修士侃侃而談,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此時的白萍與曲梅已經完全處於震驚狀態,此時的二女才真正相信,原來傳言都是真的!

龍皇大殿內,青盟的眾位高層集聚於此,包括青盟的眾位長老和各地的總旗在內。

大殿之上,敖龍端坐首位,他身邊的位置如今空空如也,九運算元還並未出現。

推開大殿的大門,九運算元與丹軒共同步入大殿之內。敖龍一見二人同時出現,不由得心頭一喜,先前他還有些擔心丹軒會因為之前地宮的事情會對九運算元產生敵意,如今看來,自己的擔心反而是多餘的了!

九運算元就座,而敖龍則是指著大殿下方左邊空著的位置,道:「龍副盟主,請坐吧!」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丹軒走到那個座位上緩緩坐了下去!一坐下,丹軒便看到了對面的一個中年人,此人與丹軒也算認識,正是敖寒!

只不過,此時敖寒的目光卻也談不上熱情,反而夾帶著些許的冷漠。

「敖副盟主,好就不見了!」 一品暖婚 丹軒微微拱了拱手。

敖寒禮貌性的回了個禮,道:「沒想到,再次見到你會是在這種場合,無論如何,還是都得感謝龍副盟主在曲風谷的救命之恩!不過,龍副盟主還真是隱藏的深啊,連我沒能看出來!」

丹軒淡然一笑,回道:「敖副盟主言重了……」

「好了!」此時大殿之上,敖龍忽然出現,他的聲音回蕩在整個龍皇大殿之內,大殿之中立即安靜下去。

敖龍目光掃過下方眾人,緩聲道:「今日召集大家前來,一共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想必大家也能猜到,前段時間的羌山結障,多虧了龍軒出手,才讓我們青域幸免於難,居功至偉,所以,我與九兄商量之後,決定冊封龍軒為我青盟左副盟主,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然而這話一出,整個大殿內理解跟炸開了鍋一般,顯然都很是意外!要知道,左副盟主的位置一直都是敖寒的位置,如今要是冊封這個外來人為左副盟主,那麼豈不是說明,敖寒卻要降級為右副盟主了嗎?誰都知道,左副盟主的地位要高於右副盟主,此人竟然如此得到盟主和九運算元的看重,簡直就是一步登天啊!

敖寒聽到這話,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陰冷,這等於自己的位置竟然被人搶了!

「好了!」敖龍忽然出聲,大殿之內再次安靜了下去,他目光掃了一眼敖寒,道:「寒兒,以後你要好好配合龍副盟主的工作,能辦到嗎?」

敖寒咬了咬牙,強壓下心頭的怒火,起身一拜,道:「父親,我能辦到!」

也難怪敖寒會如此氣憤,要知道,他能坐到這個位置可不是因為他乃是敖龍的乾兒子,而是因為他有著超乎所有人的能力和天賦,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他是因為曾經為青盟立下過汗馬功勞,是他用命換回來的位置,如今卻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外來人給搶了去,這事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好受!

敖龍點了點頭,然後目光轉向下方眾位長老和總旗,道:「好了,這第一件事本皇已經說清楚了!龍副盟主和鳳總旗留下,剩下的人,你們都先退下去吧!」

敖寒恭敬一拜,心中卻是已經滿是恨意,他並不見得恨敖龍,但是,他卻自動將這些恨意都嫁接到了丹軒身上。

望著敖寒的表情,丹軒卻是心中一嘆,他知道,自己恐怕無形之中多了一個危險的敵人。

眾人退下,大殿之上,只剩下丹軒與鳳菲璃二人。丹軒心中感覺有些奇怪,為何會將他二人留下,丹軒百思不得其解,而鳳菲璃卻是心跳忽然加速,不知道盟主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敖龍目光望向鳳菲璃與丹軒,臉上的笑容有所收斂,道:「龍副盟主,鳳總旗,你們可知本皇為何要單獨將你們二人留下?」

丹軒與鳳菲璃均是搖頭。敖龍沉然一笑,道:「你們不用緊張,本皇將你二人留下,是有一個秘密任務要派給你們!」

「任務?」丹軒與鳳菲璃對視一眼,等待著敖龍的下文。

敖龍掃了九運算元,道:「九兄,還是你來說吧!」

九運算元點了點頭,道:「其實,這次的秘密任務,是有關於天魔神墓的……」

「天魔神墓?」丹軒與鳳菲璃均是一臉震驚,他們二人誰都沒聽說過這個詞,自然也不知道天魔神墓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對於身為天魔後裔的丹軒而言,他卻能夠感覺出來,這個天魔神墓恐怕絕對是非同小可了! 「盟主,不知究竟何為天魔神墓?」丹軒拱手問道。

敖龍與九運算元對視一眼,二人似乎都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半晌之後,敖龍朝著九運算元隱晦地點了點頭。九運算元這才緩聲道:「所謂天魔神魔,其實就是一處墓地,據說天魔神墓之內,擁有可以通天的寶藏,凡是可以得到者,必將通天!」

丹軒與鳳菲璃二人均是心頭一驚,尤其是丹軒,更是萬分震驚,如他所料一般無二,這個所謂的天魔神墓乃是一處非同小可之地!

見二人面色稍緩,九運算元繼續解釋道:「天魔神墓,據說自萬年以來每千年出現一次,古書曾經有所記載,凡是天魔神墓出現之時,必有通天之體問世!但是從自古每次神墓降臨的消息傳出來看,這份記載並不真實,因為在前十餘次的天魔神墓降臨之際,並未出現所謂的通天之人!但是,各方勢力卻對於天魔神墓的熱情絲毫不減弱,這一次天魔神墓,恐怕想一探究竟的人絕不會是少數!」

丹軒微微有些恍然,忽地眉頭擰起,問道:「那,為何要派我去,畢竟,我對著天魔神墓並不了解!」

聽到這話,敖龍卻是朗笑一聲,道:「本皇就知道你會有此一問,其實理由很簡單,如今青域正是混亂當頭,我和九兄在這個節骨眼上是斷然不可能棄青域而不顧,反而去追尋那虛無縹緲的天魔神墓,豈不是對於青域中的百姓!況且,我與九兄也曾嘗試探求過兩次天魔神墓,最終卻都無功而返,甚至連簡單的墓穴入口都沒找到,說出來都難免讓人笑話!」

說著,敖龍與九運算元二人均是對視笑了起來,表情顯得有些無奈。

然而,丹軒卻是眼裡依舊閃爍著不解的光芒,再次問道:「那為何不讓敖副盟主前去,他應該比我更熟悉才是!」

敖龍緩緩搖頭,抬頭望向丹軒,道:「這件事情,寒兒做不了!只有你一人可以!」

九運算元也點頭。丹軒卻是有些詫異了,是不是跟自己乃是天魔後裔有關係?這一點丹軒並不清楚。

見丹軒依舊迷惑,九運算元笑著解釋道:「敖寒雖然也是九星聖者,但是跟你比起來,他卻缺了一樣東西!那就是結界之力!」

「結界之力?」鳳菲璃有些愕然地望了一眼丹軒,其實她也曾經聽說過,結界之力乃是只有皇者才可以掌握的一種強大力量。

九運算元繼續解釋道:「之所有說需要結界之力,是因為,古典上曾經記載,天魔神墓名義上一處墓地,實際上卻是一個結界,而結界的入口更是虛無縹緲、蹤跡難尋,據老夫所知,自古而來,儘管世人對天魔神墓的熱情有增無減,但是,還從來沒有人真正尋得過天魔神墓的入口所在!」

丹軒這才恍然,不過隨即也有些泄氣,那麼多人找了這麼多年都未曾找到,其中肯定有魔域聖塔及各宗門的人,這些人都未曾找到,就憑自己與鳳菲璃二人,豈能找到所謂的天魔神墓入口,確實有些不太現實。

似乎看出丹軒心中所想,敖龍笑著安慰道:「其實,你也不太過泄氣,畢竟是個與眾不同的年輕人,你是一個連本皇都看不透的年輕人,或許,別人找不到,你卻能找到呢……」

丹軒只敖龍這話乃是安慰之言,便沒有多言,拱手道:「既然如此,屬下自當竭盡全力!」

鳳菲璃在一旁心頭偷笑,其實她一直有個疑問,這麼重要的任務,為何只派她和丹軒二人前去?只不過,鳳菲璃卻不會問,說心裡話,她正巴不得能有這麼個可以和丹軒獨處的機會,又豈會親自去破壞了!

敖龍沉沉一笑,道:「那便這麼定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跟你們說清楚,九兄曾從古典中推斷,第十次的天魔神墓降臨,定然會是魔域黑域之中的暇陵域附近,但是,我青盟還遠遠沒有達到可以大張旗鼓進入魔域的地步,所以,我沒有派太多人手,只由你們二人前去,切記一定要隱姓埋名,隱晦行事,絕對不可聲張,更不能以青盟的名義為由亂殺魔域平民百姓,但是對於聖塔及魔域各宗之人,大可放開手腳,只要不暴露身份,儘管殺之而後快!」

丹軒與鳳菲璃齊齊拱手,道:「屬下記下了!」

敖龍滿意點頭,隨手忽地拋出一塊泛著熒光的玉簡,直奔丹軒而去,丹軒連忙伸手接住,入手一片冰涼之力,翻手一看,這是蘊含精神之力的玉簡,仔細盯著這枚玉簡觀看,便能感受到那種極其強大的能量之感!

直覺里,這塊玉簡絕非凡物!

「這是本皇用靈魂力量耗時三年時間精心刻畫的一個記載玉簡,裡面記錄的乃是所有關於結界之力的使用之法,已經諸多關於創造和利用結界的方法,你如今初步掌握結界之力,將來,或許,你也會突破到皇者境界,這塊對你的用處很大,你拿去吧!」敖龍點頭。

丹軒心頭大喜,確實如敖龍所言不假,這塊玉簡確實是丹軒如今最需要的東西。

敖龍臉上泛著笑意,道:「不過,由於你血脈的原因,這塊玉簡可能不一定完全適合你!對於那個族群,對於你們的天賦而言,有一種更加強大的結界之力的運用之法,不過,究竟是什麼,本皇就不得而知了!這些都得靠你日後慢慢去摸索理解了!」

丹軒已經很滿足,對於敖龍,他是真心地感謝。

「多謝盟主!」丹軒再次拱手。

敖龍微微頷首,道:「好了!你們二人先回去收拾收拾,明日便啟程前往黑域!」

「是!」丹軒與鳳菲璃同時應下,然後並身退了下去。

龍皇大殿之內,只剩下敖龍與九運算元相對而坐。

九運算元花白的眉頭狠狠擰在一起,搖頭道:「敖龍,我總覺得,此二人的這一次魔域之行,恐怕不會太平!」 敖龍也是沉沉嘆了口氣,其實他知道九運算元擔心在何處,如今整個青盟之內存在內奸是肯定的了!既然有內奸,無論他們如何隱蔽行事,恐怕本次丹軒與鳳菲璃的魔域之行都會傳入那神秘之人的耳中,到時候如若他們在魔域之內暴露了青盟的身份,恐怕便是凶多吉少啊!

敖龍一聲長嘆,道:「多想無益,無論如何,我們都得相信這個年輕人,相信他一定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才是!不過,你方才並沒說明,古典明明記載,這一次的天魔神墓很有可能是真實出現,你就不怕他們喪失了積極性,反而失掉了機會嗎?」

九運算元搖了搖頭,沉聲道:「如若可以,我還是希望天魔神墓永遠都不會降臨人間,那是一塊慘痛的瘡疤,揭開一次便等於去掉半條性命,聽天由命吧……」

敖龍望著九運算元那沉然的目光,心中卻被一種淡淡的沉鬱所充滿……

深夜時辰,丹軒在床榻之上緩緩睜開眼眸,眸子深處射出兩道精光,如今他的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再過幾日,應該就會徹底恢復。

沉沉呼出一口濁氣,丹軒從懷中取出一塊泛著熒光的玉簡,這是白天時敖龍給自己的那塊玉簡。

望著手中的那壞玉簡,丹軒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緩緩釋放出靈魂力量進入玉簡之內,本來躺在他手中的玉簡竟然緩緩漂浮起來!

而丹軒則是在靈魂力量進入玉簡中的同時,隨即便感覺到自己好像是進入了一個虛無的空間,在空間之內,四周儘是懸浮的字和圖案,全部都是關於結界之力以及結界的創造之法!

丹軒心頭大喜,他就像是一個貪婪的求知者一般,徜徉在結界的世界里……

次日辰時,兩隻雪鶴至青銅神山直飛而去,朝著遙遠的東方而去。風勢在耳邊呼呼刮過,丹軒望著身邊似乎很是高興的鳳菲璃,出聲問道:「鳳姑娘,你怎麼這麼開心,有什麼開心的事情嗎?倒是說出來分享分享!」

鳳菲璃輕輕白了丹軒一眼,道:「當然是因為可以坐雪鶴前去了,你不知道,我們青盟不比聖塔,可以代步的雪鶴可是極少的,我難得乘坐一回,自然高興了!」

丹軒輕笑一聲,恍然道:「那,咱們距離黑域入口還有多久?」

鳳菲璃神秘一笑,道:「快了,只管跟著姐姐便是!」

丹軒眉頭微皺,對於「姐姐」這個稱呼卻感覺很是刺耳。鳳菲璃卻感覺心情大好,輕輕一拍雪鶴的脖子,雪鶴驟然加快了速度。

二人飛行了整整一日才到達了一處偏僻之地,落地之後,鳳菲璃輕輕撫著雪鶴的脖頸,雪鶴名叫一聲,然後朝著來時的方向飛了回去。

丹軒環顧四周,這裡乃是山林深處,嶙峋的怪石隱匿在茂密的山林之間,似乎很是幽深詭異。

「魔域入口難道就在此處嗎?」丹軒問道。

鳳菲璃點頭,率先朝著一方向走去,二人在林間左拐右拐,然後在一顆參天古樹之下停了下來,丹軒站在一旁看著,而鳳菲璃則是在古樹下扒開掩住根部的樹枝,竟然露出了一個通往低下的樹洞!

丹軒在一旁看著嘖嘖稱奇,這魔域的入口也確實夠隱蔽的了!

鳳菲璃先是在樹洞內部摸了摸,然後好像搬動了一塊石頭,然後才對著丹軒輕鬆道:「我們走吧,入口就在裡面!」

然後鳳菲璃點起火把,率先進入到樹洞之中。

丹軒也跟著進入,這是一個通往地下的曲折通道,借著火光,丹軒能夠看到四周石壁上布滿了紛繁負責的銘文圖案,很顯然,如若不是先前結出陣法禁制,這裡絕不會像表面上那麼安靜。

沿著曲折通道一直走了很久,二人走到了一個地下暗坑,那是一個很深的坑,陰鬱可以看到深處石底!這明顯是一處絕地,前面是斷路,後面也只有一個通道,唯一能做的只能自順著這個大坑下去,可是坑內明顯也是一處死路,這裡會是魔域的入口嗎?

鳳菲璃則是將火把插在一邊,然後便開始從身上脫衣服!

丹軒在一旁皺著眉頭問道:「你,你這是幹什麼?」

鳳菲璃很是自然地說道:「你不看著呢嗎?脫衣服啊!」

丹軒一下子愣住了,眉頭越皺越緊,道:「為什麼要脫衣服?」

鳳菲璃好看一笑,狠狠白了丹軒一眼,氣鼓鼓地道:「怎麼,姐姐在你面前脫衣服還委屈你了不成?你知不知道,在青盟之內,很多人連做夢都沒有這個機會,你怎麼還好像一臉委屈的樣子呢?」

丹軒尷尬一笑,無奈道:「鳳姑娘,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咱們到底在幹什麼,結界的入口到底在哪裡?這又與脫衣服有什麼關係呢?」

鳳菲璃這才嫣然一笑,衣服扣子此時已經完全解開,她大方地脫下身上的外衣,露出內里防水短衣,衣服很緊,將她的身材徹底勾勒了出來,那般波濤洶湧,確實很壯觀!

見丹軒盯著自己的胸前看,鳳菲璃臉上忽地騰起一團熱浪,忙低下眼帘,道:「你,你看什麼呢……」

丹軒驚醒,連忙撇開目光,輕咳一聲,尷尬道:「沒什麼,鳳姑娘還沒說魔域的入口到底在哪裡呢?」

鳳菲璃卻是神秘一笑,道:「一會你就知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啊,你要不怕身上衣服全部濕透,就趕緊把外衣脫下來,不然,後悔了可別怪我哦?」

丹軒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他是真不知道這個女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不過,隨著丹軒仔細感知,他忽然感覺到這裡好像確實存在一絲若有若無的結界之力的波動,他猛然想起玉簡里的一個內容,正好想要試試身手!

右手忽然變得瑩白如玉,丹軒虛空刻畫出一個簡單的紋路,然後輕輕一推,那紋路在空間中遊走一圈,忽然好似有靈性一般直奔下方的深坑而去。片刻之後,那結界之力所化紋路忽地在半空中好似遇到它的目的地一般,整個結界入口忽然電光涌動,現出了它本來的原形,丹軒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結界入口是在深坑的半腰上,而且還是如此隱秘,也難怪常人根本無法發現!

眼見丹軒露出這樣一手,鳳菲璃簡直看呆了,驚聲道:「這,這就是結界之力?」 丹軒點了點頭。鳳菲璃在一旁看著很是驚奇,眼神里露出一抹羨慕的光彩,如他們這般實力之人,實際上誰不想成為那個至高無上的境界,皇者,一個可以永生的境界啊!

尤其是鳳菲璃還是女人,但凡是女人,誰不想青春永駐,如若鳳菲璃可以成為皇者,她的身體會得到近乎於脫胎換骨一般,面容會變得更年輕,這世界上,有哪個女人不想自己永遠青春美麗!

「鳳姑娘,鳳姑娘?」丹軒見鳳菲璃一臉憧憬地發獃,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鳳菲璃這才驚醒。

「我們現在下去?」丹軒確認問道。

鳳菲璃點頭,然而,丹軒站在深坑邊緣,還沒等他往下跳,鳳菲璃竟是忽然從身後調皮朝著他沖了過來,準備把丹軒先推下去!

然而,丹軒是何等實力,鳳菲璃不過是一星聖者,而丹軒乃是九星聖者,對於鳳菲璃的這般偷襲,他微微一晃身,便輕鬆地躲了過去!

倒是鳳菲璃發出一聲驚呼,竟是沒能及時頓住身形,然後一頭栽了下去!

「啊,死龍軒,你給老娘等著……」一個憤怒的女子聲音遠遠傳了上來,丹軒低頭望去,當鳳菲璃掉落到半腰處結界入口的時候,入口的陣法忽然閃爍了一下,鳳菲璃的身影便已然消失不見了!

丹軒輕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也不再猶豫,縱身一躍!

進入結界入口之後,環境突變,他驟然出現在了一條河流里,水流很急,丹軒並沒有反抗,任由水流沖著自己沿著光滑的水道朝著下方而去!

然而,前方水道忽然消失,丹軒直衝而下,下方是一個山體內的暗湖!

噗通一聲,丹軒掉入湖水之中,然後浮出水面,卻見不遠處的水面上,鳳菲璃卻是肅著一張臉望著丹軒。

丹軒環顧四周,這裡是一處山體內的地下暗湖,青域將進入的黑域的入口藏在這裡,也確實夠煞費苦心的了!

鳳菲璃輕哼一聲,朝著湖岸邊游去,他身上穿著防水的水絲,勾勒出風菲璃好到極致的身材!

鳳菲璃走上岸,從丹軒的角度看過去,不得不說,這個女人還真是個尤物,完美曲線,修長的美腿,鳳菲璃每走一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扭動著身子!

感受到一道火辣辣的光芒在自己身後,鳳菲璃臉頰上滿是淡淡的紅暈,但是卻並有任何扭捏的表情,他大方地從腰間取出防水的袋子,然後把自己的衣服從裡面拿出來,直到這個時候,丹軒才知道鳳菲璃為何在進入結界時候把外衣脫下來,原來她知道一旦進入結界必然會弄濕衣服!

不過,丹軒可不擔心衣服會濕!他也游上岸邊,與鳳菲璃並肩坐在岸邊的石台上,二人卻一瞬間有些沉默。

丹軒朝著四周望了望,只有一個通向上方的幽深洞穴,那裡應該就是出去的路。

「咱們,咱們休息片刻,便從這裡出去吧!」丹軒出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