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也就是說只要多多的用幻陣消耗住黃雲峰,那麼黃雲峰入魔狀態解除,那麼就會成為一個軟腳蝦了。

想到這裡,端木黃身體之中靈力再次瘋狂的涌動起來。

一瞬間,端木黃的身軀上黑氣湧現,猶如一個從幽冥界衝上來的魔頭一般。

「給我去死吧。」伴隨著端木黃冷笑一聲,瞬間,絕殺陣法中的一處陣眼猛然間閃爍出一陣耀眼的金光。

瞬間,幾百頭金色的狐狸從陣眼之中沖了出來,直直的沖向黃雲峰的位置。

而一路上,狐狸的身軀卻是不斷的變幻,有些變成黃雲峰小時候的書童,有些則變成黃雲峰有過好感的女子,還有一些則變成了黃雲峰的親人。 「這些幻術足夠困住黃雲峰很久了。」端木黃的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意。

正笑著的端木黃,卻是注意到了半空之中的葉青嵐。

「嗯?這個女人倒是美艷的很,難道是黃雲峰手下最近出現的傭兵不成?」端木黃的臉上露出一絲怪異之色,靜靜的打量了一眼極速衝來的葉青嵐。

「是幻術。」黃雲峰望向那幾百頭靈狐,入魔狀態隱隱有些不穩,差點從入魔狀態衝出來。

但是哪怕黃雲峰知道這是幻術,一時也無法掙脫。

就像很多人做噩夢時明明知道是夢魘,不要動感情要趕緊醒來,但還是會陷入夢境一樣。哪怕是黃雲峰這等高手,這樣講究一往無前的習劍之人,一時竟然也沒辦法掙脫!

不好!

葉青嵐美眸微眯,瞬間發現了不對。

承擔主力的黃雲峰此時狀態竟十分不穩,雖然陷入幻術的只有黃雲峰一個人,幻術內容除了身為操控者的端木黃和幻術中的黃雲峰能夠看到,但不代表葉青嵐就什麼都不知道。

哼……突然如此必然是端木黃使的手段。

一抬眼葉青嵐便看到端木黃臉上已經帶了笑意。

想必是以為剛才擔當主力的是黃雲峰,她這個弱女子沒什麼本事了!倒不如利用一番。

葉青嵐抬眸,櫻桃小口微漲,神色明顯慌張起來,躲閃攻擊的動作也亂起來,只是嬌艷的容貌和纖細的身姿格外惹人憐惜。

端木黃饒有興緻地欣賞著美人避閃的景緻,手下卻毫不軟化,運起一股靈力,直接打向一處,瞬間葉青嵐身邊就暴起一道勁猛的光波!

光波閃著炫藍的光暈,可不只是看著好看的,一股至寒的力量在葉青嵐身邊炸開了。

這個端木黃不愧是有幾分本事的,剛才輸入了那麼多靈力對付黃雲峰,倒還有靈力顧得到這裡。只是,還不夠!

葉青嵐心裡冷哼,一記長鞭打散了光波,同時靈活似燕地避過了光波的餘威。

雖然看著狼狽,其實葉青嵐每次都成功避開或者打散了攻擊,直朝著黃雲峰的方向趕去!

想要拖時間等黃雲峰的入魔狀態消失?想得美,她可不會坐以待斃!

同樣不肯坐以待斃的黃雲峰也眉峰跳動,薄唇微抿,雙眼緊閉試圖不受幻術影響,當那些變換成各種人物的狐狸不存在。

假的,全是假的,幻術罷了!

黃雲峰在心裡冷哼,手上的劍也不斷揮舞著,射出一道道凌人的劍氣!

但是高手都能看出,黃雲峰此時已經受了幻術的影響,攻擊頗為不穩了。劍氣雖強,卻不再集中!

哪怕數只狐狸聲聲慘叫消失了,也有著更多的狐狸竄出來施展幻術。哪怕黃雲峰閉上了眼,也能感覺得到!

他被幻術影響著,但是精神暫時還是清醒的,努力集中精神,緩慢揮舞了一劍,一瞬間居然斬殺了半數狐狸,恢復了大半清明。

葉青嵐自然發現了這一點,美眸中欣賞更甚。黃雲峰如此,倒省了她大半的功夫,端木黃的注意力也轉移更多。 怎會如此,這黃雲峰果然意志堅定。

端木黃險些一口血噴出來,但是還是壓下了內傷,冷哼一聲,雙手放在胸前醞釀片刻,渾身氣息突然再次暴漲。下一刻,葉青嵐便感受到絕殺陣的攻擊強度和速度都增加了!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也虧端木黃捨得。

葉青嵐卻是冷笑,雖然這樣黃雲峰的狀態更加不好了,但是端木黃這麼做,自己也撐不了多久,當然黃雲峰也是一樣。不過是拼時間,可別忘了,端木黃只有一個人,而黃雲峰身邊還有她葉青嵐!

就是現在!

趁著端木黃集中火力在黃雲峰身上,葉青嵐一個輕靈地轉身,長鞭探出,一時間風雲涌動,好似空間都被撕裂了。

「鞭破蒼穹!」

只聽「轟」地一聲巨響,困住葉青嵐的那處陣竟然塌陷了一塊,陣眼處的陣旗破碎,猛地發出一道耀眼的紅光后瞬間消失了。

再一看,葉青嵐已然出陣!

倒沒想到,真小看了這個女人。端木黃咬牙,本來還想好好教訓一番這個女人,看在她皮相不錯的份上,若是她識時務收了也不無不可,只是既然如此,恐怕也留不得了!

而且,真當他絕殺陣是那麼簡單的?

一聲冷哼,端木黃手指微動,在半空中勾畫起來,瞬間他身前出現一個閃著金光的符文。

葉青嵐隱隱覺得不好,但此時也管不了那許多,從這一處陣門出來便沖向黃雲峰在的位置。

還沒到近前,她面前便悄無聲息地出現了數面高牆。

本也沒想這絕殺陣太過簡單,只是這等圍牆,就想擋住她葉青嵐?

葉青嵐朱唇微動,一聲清亮的鳴聲響起,紅光閃現,鳳凰展翅,百鳥朝服!

端木黃看得心頭一陣火熱。

這可是鳳凰啊,神鳥鳳凰。還有什麼比神獸對一個喜歡馴獸的人的誘惑力更大的嗎?

而且,鳳凰長羽極為美麗,耀眼的流光映襯著旁邊的美人也格外明艷動人。

更別所這時候葉青嵐已經沒再裝弱,此時長鞭甩起,一身勁裝,身姿幹練,絕色的臉上儘是泠然,別提多麼耀目。

端木黃想,他改變主意了。他要這個女人臣服,連著她自己和她的靈寵。

此時的葉青嵐還沒想到自己居然已經被惦記上了,知道了也沒事,她被惦記的還少了?既然已經下定了收服端木黃,她自然不會再收手!

只見鳳凰拍打雙翅的一瞬間,圍住葉青嵐的高牆紛紛燃起!

普通陣中物,哪怕材質尚可,如何敵得過鳳凰真火?一時間火光衝天。

這陣強烈的火光也讓精神狀態越來越差的黃雲峰清醒了一些。

現在他可是在端木黃的絕殺陣中,若不能清醒過來,結局必然。

黃雲峰明明意識到了這點,卻仍然再次陷入了幻術。

端木黃冷笑。

那個女人要留著。不過黃雲峰,還是就此解決了吧,他可不想給自己惹下無窮無盡的麻煩。

與此同時葉青嵐便感覺自己這裡的火力小了。

不好! 果然,剛意識到這一點,黃雲峰的入魔狀態已經搖搖欲墜,似乎氣勢要散開了!

顧不上其他,葉青嵐足尖在鳳凰身上輕輕一點,長鞭破空,硬生生闖出了尚未完全破開的圍牆!

「鞭破蒼穹!」

下一刻,葉青嵐便出現在了黃雲峰的附近。

此時黃雲峰已經睜開了眼,神色迷茫,顯然已經深入幻術,馬上便要脫離入魔狀態了。

葉青嵐見不到幻術,現在只能賭一把。

「萬鞭朝聖!」

葉青嵐的鞭子,竟是直至朝著黃雲峰身前而去!

一瞬間,黃雲峰的身軀被直接擊中,瞬間,黃雲峰就在空中重重的墜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地面上升騰起一個濃郁的爆炸光圈,看的黃雲峰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

而光圈之中卻是掉出一個靈狐的死屍,那靈狐死相很是凄慘,模樣著實滲人的很。

「怎麼會這樣?」黃雲峰嗑了一口血,臉上露出了震驚之意。

「怎麼不可能,這個靈狐早就鑽入你的身軀之中了,要是時間久了,恐怕你會成為靈狐的傀儡,若不是我及時阻止,你恐怕會瘋狂到攻擊我的程度。」葉青嵐凝視著不斷咳血的黃雲峰,低聲說道。

聽到這話,黃雲峰的臉上露出一絲驚駭之色,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和葉青嵐的差距。

如果不是葉青嵐告訴她,恐怕他現在還蒙在鼓裡。

「呵呵,被看出來了么,但是哪有怎麼樣,你們終究還是要死的。」端木黃凝視著面前的葉青嵐,陰氣森森的吼道。

下一秒,端木黃大吼了一聲,朝著天空怒吼了一聲:「滅世之火。」

隨著端木黃的一聲令下,整個空間好似崩塌了一般,無數熾熱的火焰的從大陣之中散發而出,朝著葉青嵐的身上砸了過來。

火光使得整個天地都火紅一片,空氣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小火看你的了。」葉青嵐將目光凝向端木黃,低聲說道。

下一秒,小火鳳凰從葉青嵐的身邊直接振翅高飛,小火巨大的雙翼用力的張開,熾熱的火焰,不斷從小火鳳凰的兩翼升騰而出。

小火鳳凰瞪著一雙碩大無比的雙眸,凝向半空,眼神之中沒有一絲絲的恐懼。

恰恰相反,小火鳳凰的眼神之中竟然還帶著一絲微微的笑意。

那笑容之中的意思很明顯,是在嘲諷,因為這半空之中的火焰實在是太弱了,就這點火焰,也恬不知恥叫什麼焚天之火,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臭不要臉,這點小火苗,塞火爺爺的牙縫都不夠,還什麼焚天之火。」小火鳳凰在半空之中瞪著火紅色的雙眼,用力一吸,瞬間,空中那濃郁的火團竟然消失於無。

「怎麼會這樣?」原本還得意無比的端木黃瞪大了眼睛,看著半空之中那將空中都遮蔽住的火球,竟然全部被端木黃吞到口腔之中,因此自然格外的震驚。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趁著端木黃走神的一剎那,葉青嵐直接出現到了端木黃的身後。 端木黃此刻浮在絕殺大陣的上方,而整個西風傭兵工會的人都處在絕殺大陣的籠罩之下。

葉青嵐知道,陣眼便是這群傭兵,一旦將這些傭兵鼓動起來,那麼整個西風傭兵工會的絕殺大陣就會不攻自破。

「你們聽好了,我要帶你們去收復魔王嶺,但是你們的端木黃想要阻止你們成為英雄,你們難道就要聽從這個男人的話么?」葉青嵐的話語冰冷,在天空之中來回的回蕩著。

那些處在封印大陣之中的人,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凝視著懸浮在半空中的端木黃,眼神之中充滿了疑惑之色。

要知道端木黃可是傭兵工會的至強者,在整個西風傭兵工會中都擁有著無法比擬的權威。

但是魔王嶺意味著什麼地方,魔王嶺可是為禍整個傭兵工會很久,但是卻沒有一個傭兵工會的老大敢於真正對魔王嶺出手,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卻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這不是英雄是什麼?

「這個女人好像很眼熟,好像就是流傳的那個英雄啊,難道說,她就是那個在魔王嶺上很強悍的女人?」

「好像是,紅衣而且是長發,而且身上還帶著一頭很能罵人的靈寵,這就是在魔王嶺上反抗龍雲的英雄。」

「我們要跟英雄一起出征,我們要和英雄一起出征。啊~~我們可以和英雄並肩作戰!」

一聲聲吶喊聲從一個個人的喉嚨之中喊出,瞬間整個絕殺大陣之中亂成了一團。

「你完蛋了,端木黃。」黃雲峰睜開眸子,冷冷的凝視著眼前的端木黃,殺意縱橫。

「混蛋。」端木黃在空中和黃雲峰激烈的交戰著,半空之中劍影不斷閃爍,使得空中不斷閃爍出噼里啪啦的亂響聲。

「砰。」端木黃猛地將劍的前端一彎,瞬間,一股凌厲至極的光芒從端木黃的劍中甩出。

黃雲峰一個躲閃不及,在半空之中被直接洞穿了身軀,瞬間,黃雲峰的肩膀位置,被一下刺穿。

鮮血從端木黃的身軀之中一下噴發出來,甚是駭人。

「今天,有你沒我。」端木黃的眼神之中殺意凜然,望著黃雲峰,陰氣森森的說道。

「魔王嶺才是我們的敵人,端木黃,你也是一個公會的頂級強者,怎麼連這點道理都不知道。」黃雲峰凝視的端木黃,低聲說道。

「你必須死,殺了你,我會一個人掃平魔王嶺。」端木黃好似入魔了一般,陰氣森森的說道。

「天階靈獸出。」端木黃看到此刻黃雲峰已經是重傷之軀,嘴角之中流露出冷冷的笑意。

「快啊,快啊。」葉青嵐凝視著那絕殺大陣之中不斷用靈力攻擊大陣的人,臉上露出一陣陣焦急之色。

現在整個絕殺大陣都處於崩潰的邊緣,只要絕殺大陣一破,那麼端木黃的靈力來源就會被掐斷,那樣的話,端木黃就不會這麼強大了。

有著絕殺大陣的庇護,端木黃就好似一個不會敗的戰神一般,哪怕是葉青嵐都很難對付的了他。 「龍獸,蛇獸,猴獸,雲獸,荒獸………..」

天空之中不斷升騰出一個個天階靈獸的殘影,那些靈獸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黃雲峰的方向瘋狂衝來。

黃雲峰懸浮在半空中,持著長劍,胸前滿是紅色的鮮血,臉色無比的凝重。

「若是死,也要戰死沙場,這樣才叫做死得其所。」

「若是死,也要目視前方,這樣才不枉錚錚男兒。」

「若是死,也要心懷天下,這樣才不枉活一場。」

黃雲峰念叨著曾經師傅教過自己的幾句話,眼神之中戰意凌然。

黃雲峰手中的長劍充盈著強悍的力量,朝著那漫天湧出的魔獸瘋狂的甩動,瞬間,空中充盈著漫天的光華,猶如絢爛的星雨一般。

一頭火紅色的猴獸猛然間出現在黃雲峰的背後,那靈猴的眼眸之中充斥著森冷之色。

猴獸乃是奪天地造化而生,而這頭猴獸更是天獸之中號稱飛天猴的一種強大天獸。

飛天猴猛然間出現在黃雲峰的身後,速度猶如閃電一般。

「砰砰砰。」空中劃過一片的殘影,黃雲峰的身軀猛然被數道拳影擊中,使得黃雲峰在空中一陣喋血。

「這個混蛋。」葉青嵐凝視著那一臉瘋癲狀態,不斷指揮著天階靈獸攻擊黃雲峰的端木黃,眸心之中冷意凜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