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了那個傢伙,當著所有人的面,遞出了決鬥書」

「他答應了?」我問道。

「他再混蛋,也是一個武士,沒有選擇的餘地。在酒館的巷子里,光子自殺的地方,我勝了他,所有人以為我

會當場砍下他腦袋的時候,我收起了刀。」

「你沒殺他?三船,星子可是他逼死的」我怒了起來。

「是的,星子是被他逼死的。我應該殺了他,可我當我舉刀的時候,我看見他的妻子讓我心碎的眼神,他的妻

子在他身邊,還有他的六七個孩子我殺了他,那個家就徹底墜入地獄了。」三船笑了笑。

「那一刀,如果落下,我的確報了仇,但同樣,也把愛斬殺了。」三船長出了一口氣:「我告訴他,人活著

是靠愛,而不是其他,然後就離開了。只聽見身後傳來悔恨的哭聲,一個男人的哭聲。」

「那傢伙後來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再仗勢欺人,不在魚肉鄉里,後來因為拒絕主人向下民徵收稅賦自殺了。死

前,我給他介錯,這是他的請求。」

介錯,是日本武士自殺時擔任執行的人,武術劃開肚子的瞬間,介錯之人一刀斬下武士首級,這樣的人,往往

都是自殺者最親近的人。

「他死了之後,我照顧了他一家,他最小的女兒,你也認識。」

「難道是安伊?」我睜大了眼睛。

「呵呵。所以,造化就是這樣的弄人」三船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雪:「蔣君,你雖然很年輕,但是做的

事情讓我很敬佩。我老了,這世界也亂了,沒有了愛,只有野心和暴力,但是我相信,不管什麼時候,光明總會來的,因

為,愛,是無法征服的。」

三船說完,哈哈大笑,搖搖晃晃走向了曠野。

「你幹嗎去?」我大聲喊道。

「我老人家吃得有些飽,散散步你不用讓人跟著我,我還指望碰到個小姑娘呢」三船沖我搖搖手,吊兒郎

當地走開了。

這老頭子正經的時候讓人落淚,不正經的時候,讓人哭笑不得,掐死他的心都有

看著他微駝的背影,我笑著搖了搖頭。

笑歸笑,三船的一番話,讓我心裡波瀾起伏。我相信,這些話,他很少會對別人說,因為這段往事,是他內心

最深處的記憶。

回到了木屋裡,我一邊看著明天的拍攝計劃,一邊對著稿紙發獃。

外面風逐漸大了起來,冷風倒灌,很是冷。

我起身就要關門的時候,人影一閃,一身粉色和服的安伊走了進來。

「怎麼晚了,還不睡?」我笑道。

「給你送點茶來。」安伊指了指手裡的茶壺。

「好冷哦,喝點熱茶。」安伊熟練地給我倒上茶。

喝了一口,全身熱乎乎的。

「你看什麼?」安伊見我盯著她,微微一笑。

或許因為三船說的那段往事,我對眼前的這個女子,生出了一絲憐意。

「這段時間,辛苦了。」我笑道。

「沒什麼,我很開心。實際上,拍電影這事情很好玩。比在青蓮閣好多了。」安伊搓了搓手,那神情,如同

個小孩子一般。

「父親呢?」安伊問我。

「出去散步了,應該回來了吧,這麼晚了。」

「沒有呀,我剛才去他那裡,沒人呀。」安伊愣道。

「少爺不好了不好了」咣的一聲,虎頭撞了進來。

「怎麼了?」

「三船……三船先生出事了」

第二更送上小張現在到了那曲,到了西藏的地界了,一切都好,雖然有不適感,不過不算太強烈。謝謝大大們的支持,還請多收藏訂閱投票。

bk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在她最需要景安柔妥協退讓的時候,景安柔反倒硬氣起來了?

她不能這樣!

她這樣,她這輩子會被她毀了的!

她心裡恨死了景安柔,恨死了她的一反常態,恨死了她的不肯妥協。

可她不管怎麼恨、她除了哭叫哀求,她什麼都做不了。

不管她怎麼乞求、掙扎、唾罵,她最終還是被警察推上了警車。

盧忠堂急的渾身是汗,追到外面,連聲求警察再給他一點時間,他向警察保證,他一定可以說服景家,讓景家不要報案,抓他的女兒。

警察對他的話置若罔聞,客氣的推開他,關上車門。

盧雅馨坐在警車裡,哭的撕心裂肺,拚命的大喊,求盧忠堂救救她。

她哭的涕淚橫流,狼狽不堪。

看到最愛美的大女兒哭的一臉的鼻子眼淚,毫無形象,他心如刀割。

他抓住領頭的警察,哀求道:「求求您,您先放她下來,我們這是家事,我們是一家人,我太太在氣頭上,才讓你們來抓我們的女兒,等我勸勸我太太,我太太消了氣,她會原諒我們的女兒的。「

領頭的警察甩開他的手,「抱歉,我們公事公辦。」

他推開盧忠堂,上車關門。

警車疾馳而去。

盧忠堂追了幾步,腿腳一軟,摔倒在地。

他眼睜睜看著警車絕塵而去,駛出了很遠,他彷彿還能聽到盧雅馨凄厲的哭求聲。

他抹了把不知道什麼時候流出眼眶的淚,掙扎著爬起來,沖回客廳,指著景安柔的鼻子憤怒的吼:「景安柔,你怎麼能這麼惡毒?那是我女兒!我親生女兒!她懷著孩子,你怎麼能把她送進監獄?你是蛇蠍心腸嗎?景安柔,是我看錯了你!當初我瞎了眼,我才娶了你,害了我的女兒!」

「對,的確是你害了你的女兒!」景安柔譏嘲的看著他說:「從小到大,不管她遇到什麼事,只要到你面前哭一哭,求一求,掉幾滴眼淚,你就到我面前來絮絮叨叨,話里話外,在後娘手裡混日子的孩子可憐。」

「你讓我讓著她,不要委屈了你的寶貝女兒,我要是稍微教育她幾句,你就覺的我這后媽做的過分,虐待你的女兒,我為了讓你滿意,只能妥協。」

「我妥協了一次又一次,她已經習慣了,習慣了她不管做了什麼事,和你哭一哭,求一求,你就能幫她解決。」

「一次又一次,她膽子大了,她把主意打到我女兒的頭上來了,可她忘了,龍有逆鱗,我為了維持這個家庭的和平,我什麼都能忍,但我忍不了她碰我的女兒!」

「盧忠堂,你說的沒錯,她會有今天,的確是你害了她,是你的偏心、你的縱容害了她!」

景安柔的話,像一記又記鐵鎚,狠狠的砸在他的心臟上。

他臉色慘白,踉蹌著倒退了幾步。

是他?

是他害了他女兒?

可是……可是他只是憐惜他女兒沒了親娘,怕她在後娘手裡受委屈,多護了她幾分而已。 第3273章五環將軍(1)

「那你就更不配了……」

聽到墨霜的毛遂自薦,龍軍主冷笑起來,區區一個校尉而已,何德何能提出這種要求?

可惜笑容還未在臉上擴大。看台上的墨霜,氣息陡然一變,彷彿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自體內裂開。

「我去……將軍赤環!」

在六極的尖叫聲中,站起的墨霜身外,突然蕩漾起一圈赤色的光環。

這是校尉晉陞將軍的修為外放,即是身份象徵,同樣也能在實戰中發揮巨大的殺傷效果。

此時,所有看台上的觀眾們臉皮都層層裂開,驚得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蒼天呀!」好不容易復醒的來福再一次吐血暈倒。

長跪在地的聖舞,雙眼流下了雜糅著酸苦的淚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此時的聖舞,不知是應該為墨霜開心,還是更加嫉妒那個戰勝自己的女子,為何集天地寵愛為一身?

「媽蛋的!那小子也太快了!他到底是什麼時候跨越的……」六極將軍突突著眼珠子,只記得自己前不久才斷言,墨霜會與自己同席而立,萬萬沒有想到,這句話這麼快地成為了事實。

「臣下,願意投效軍主大人!」

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次。

御空而起,不著外甲的墨霜,看上去與在場那些喜歡以金屬軟甲裝飾自己的莽夫們,風格截然不同,他長發飄飄,目光縹緲。飛揚的濃眉與深邃的眼睛只讓人想起星辰大海,靜謐的虛空。

不是低眉順目的問詢,上前一步,墨霜的臉上掛著不可能被拒絕的從容。

在他說話同時,身外的赤色光環再一次擴大。

隨著撕裂空間的巨響,赤環居然由一變多,足足達到五層之多!

就算將軍與將軍之間,實力的個體差異也是極為巨大的,五層赤環,說明墨霜的本源法則,多達五種之多,是將軍中的難得一見的翹楚。

雖然所有軍主都將軍、校尉級彆強者擁有絕對的壓制能力,但一個軍主擁有的效忠將軍的數量與力量,卻直接影響到軍主在帝國的勢力。

面對擁有五層赤環的墨霜,是任何一位軍主都絕對不可能拒絕的人物!

「我的媽媽呀!」

六極將軍再一次坐回了地上。

今日發生的事情,彷彿一次又一次地,不斷挑戰著他承受的極限。

「那兔……那狗……那王八……呃……那草芥出生的混蛋小子,特么已經是五環將軍了?!啊!以後我便不能再叫他臭小子,得跪下叫大人了?啊?!」雷音校尉更是表情瘋癲,一口牙都酥得差點掉下!

「五環!五環!這是什麼鬼?一個比一個牛逼!這墨霜與小小還定過娃娃親,他們二人,這是要開闢最強的將軍府嗎?」

「今日的星幣花得值,嗚嗚嗚嗚!今日的星幣花得太值了!」過度興奮之餘,整個看台都是激動的哭聲。

自己不能化身奇迹,親眼見證一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經歷!

龍軍主,沉默地站在風中,輕風吹起了他的大氅,吹得他一頭赤發在風中招搖,濃厚的黑霧,掩蓋了他的五官與表情,令人無比好奇,此刻他正以一種怎樣的目光打量天空中,那囂張卻不容拒絕的年輕男子。

早上好小可愛們

(本章完) 第141章為三船的死改劇本!(求月票!

「出事了?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寵 他能出什麼事?摔跤了?」我樂了起來。我要啊全文字shouda

三船野夫的一身功夫,連葉問都招架不住,身為日本黑龍會的前總教頭,老頭子出去,那是絕對不用操心的。

「少爺,真出事了」虎頭嘴唇都哆嗦了。

他這表情,讓我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

虎頭不是瞎咋呼的人,更不會和我開玩笑,看他這表情,三船可能出大事了

「怎麼了?」我急道。

虎頭低著頭:「你,你自己去看吧。」

他越這麼不說,我就越心驚肉跳。

整個劇組的人,全都出來了,一幫人挑著火把,提著燈籠,一溜煙地抄野外走去。

虎頭在前面,一邊走一邊說:「小島先生過來找我,說三船先生不見了,我知道他去閑逛了,就沒在意,可這

么晚了,還不回來,風有這麼大,想一想少爺你囑咐過我要確保三船先生的安全,我就趕緊帶人去找,找來找去找不到

在前面河岔黑燈瞎火地被什麼絆了一腳,結果湊過去是三船先生」

走了一段路,前面幾個青幫弟子舉著火把在河岔旁邊守護著,地上躺著一個人。

走到跟前,我手裡的燈籠咣當一下掉在了地上。

是三船。老頭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雙目緊閉,胸口上,赫然幾個槍洞

「師父,已經沒有脈搏了。」卜萬蒼走過來,低聲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