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雖然說著「光明正大」,但這幾個字,卻好像說得咬牙切齒,像是在跟誰生氣一樣。

鶴衣忙道:「是。」

說完,他彷彿也鬆了口氣,正準備轉身離開,卻又聽見祝烽道:「鶴衣。」

他急忙停下,回過身:「皇上還有何吩咐?」

祝烽看了他一眼,道:「朕在鶴城的那段時間,老國舅派人來了,朕的三個表兄弟目前也跟隨朕一同回到了北平。」

「哦……」

祝烽說話的時候,很注意的看著他。

但,不知是不是因為光線太暗的緣故,鶴衣的臉上似乎並沒有什麼表情的波動,只是平靜的站在那裡。

祝烽又道:「你想個辦法,給他們安排一下。」

「是。」

「嗯。」

「皇上還有何吩咐?」

「沒有了。」

「微臣告退。」

鶴衣拱手行了個禮,便轉身走了出去。

走出御書房,關上門之後,他長嘆了口氣,臉上仍然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韓月如霜,將他此刻的目光映照得微微發冷。

祝烽又在御書房中,安靜的坐了很久。

一直聽到外面,三更鼓響。

小順子小心翼翼的提醒他,已經這麼晚了,皇上也該休息了。

他沒說什麼,起身走了出去。

卻並沒有立刻往自己的寢宮去,而是背著手,在這一地寒霜一般的月光中慢慢的踱步,小順子跟在身後,眼看著他進了後宮。

可是,這路徑卻是——

不一會兒,他們走到了一座安靜的宮殿外。

祝烽抬頭一看,卻是翊坤宮。

自從知道了南煙的身份,再加上有心的詢問了一下,便知道,她原本是住在這個華麗優美的宮殿里,而自己明明沒什麼記憶,卻不由自主,心靈福至一般的走到了這裡。

可是,再走上前一步,卻又停了下來。

這座翊坤宮,大門緊閉不說,裡面連一點光線,一點聲息都沒有。

照說,她今天剛剛回來,裡面的人應該很忙碌才對。

小順子跟在他身後,看見祝烽皺起了眉頭,只能小聲的說道:「皇上要尋貴妃娘娘嗎?」

祝烽道:「她人呢?」

小順子低著頭,生怕惹動他怒火似得,聲音都顯得小心翼翼起來,道:「貴妃娘娘回宮之後,並沒有回翊坤宮,而是——而是往冷宮去了。」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五個修靈派的高手快速地追擊著,速度快到了極點,五人在建江上劃出了五道水浪。

「分開攔截。」

五人合圍而至,於建江之中,將柳玉凰圍繞在中央。

五人打量著柳玉凰,由於她易容過,他們一時倒是沒將她認出來。

「你是誰,你身上為什麼會有靈絲?」

五人問著,他們很奇怪,靈絲是修靈派的聖物,沒有靈絲便沒有修靈派,無論如何,它都不應該出現在一個陌生人身上,況且,靈絲十分的神奇,沒有主人的點化,沒有特殊的功法,根本就不能夠修鍊,此人又是如何將靈絲利用,並且激發出來?

五人心裡就像是被貓抓了一般,急切地想要搞清楚這件事,是以,他們更加不會讓柳玉凰跑掉!

柳玉凰沒有做聲,身體往下一沉,便潛入水中。

她的易容術沒有大成,若是說話,氣息散發出去,說不定會露出破綻,讓計劃功虧一簣,是以,她萬分地小心謹慎。

在逃跑之際,柳玉凰身上烏光閃爍,故意將深淵黑絲的力量顯露出來微微的一絲絲。

深淵黑絲散發出來的力量非常的恐怖,立即就將水流給排開,不過,這力量又並不是強得讓五人忌憚,而是恰到好處。

這點,暗夜把握得非常之好,將深淵黑絲五個的力量只釋放了極其微小的部分,億萬之一絲的力量,這也足夠說明了暗夜極其龐大的控制力。

這深淵黑絲釋放出來的烏光立刻就系吸引了五人,這五人再也忍不住,朝柳玉凰猛地沖了過去。

沒多時,他們再一次地圍住了柳玉凰。

柳玉凰將腳一蹬,腳下一陣水浪飈出,迎面便沖向了五人之中的一人!

她的反應快到了極點,一反手,一劈掌,如同一頭矯健的豹子!

不過這五個修靈派之人也不是尋常之輩,見得柳玉凰攻來,身上一陣黑色光輝,黑色光芒如同盾牌一般,擋在前面。

柳玉凰這一腳可謂極重,足足有上百蛟的力量,能夠重創一個普通的皇境強者,但是被這黑色盾牌擋住之後,那力量卻是如同泥牛入海,完全被其吸收。

那其中一人,伸手一甩,便有根長長的黑色鎖鏈甩出,纏向她的脖頸,如同一條極為刁鑽的毒蛇,兇猛異常!

這五人可個個是高手,對深淵靈絲的應用也完全達到了另外一個境界!

柳玉凰臨時變招,攜帶著深淵黑絲力量的太極六合拳出擊,一個單手畫圓,看上去輕飄飄地對撞上去,但是釋放出來的力量卻是絕對非同小可,也將她從這殺招之中解放出來,向後飄去。

不過,又一人從後方攻擊,擋住了她的後退之路,再度甩出了一根黑色鎖鏈。

他們之間的配合,簡直天衣無縫,沒有半點的疏漏,也足可見這些人的厲害之處,可怕之處!

他們有心想要將柳玉凰捉拿住,所以沒有下殺手,目前也僅僅只有兩人出擊,但是已經能夠分明看出,這五人實力之強,聯合起來,恐怕已經超越了皇境!

柳玉凰極其冷靜,越是這個時候,便越是理智,怎麼躲避,怎麼出擊,要打出什麼局面,都控制到精微之處,並且,她還在關注著一件事,關注著這建江水流的變化。

水流之中,龍煞之氣越來越重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這些靈絲你是怎麼得到的,只要你將這些一五一十全部說出來,我們非但不會殺你,還會讓你獲得天大的好處!」

五人之中,出於中心地位,領頭的那位說道。

不過,柳玉凰絲毫不為所動,這些話語,一點也無法打動她,她冷靜自若地同那兩人交手,施展出來的力量也越發的強勁。

五人面色嚴肅起來,見柳玉凰如此的「不識相」,神情冰冷。

「你不想開口,那我們就拿下你,讓你開口!」

又一人,抽出黑色鎖鏈,再度沖向柳玉凰,猛然出擊,黑色鎖鏈如同黑蛇,如同毒蛟,纏向柳玉凰的雙足。

柳玉凰猛地一踢,那水波如劍,迸濺上去!

四人戰鬥,釋放出來的力量極為恐怖,這股恐怖的力量掀起了陣陣的波濤,波濤揚起數十丈,水流瘋狂拍擊,將水域附近的魚蝦全部震死,絞碎!

嘩嘩嘩!

兩根鎖鏈纏住了柳玉凰的雙腿,這兩根黑色鎖鏈之上,有著深淵黑絲,上面散發的氣息,腐蝕得柳玉凰兩腿上面兩道黑色痕迹,陣陣刺痛入心,使得身體痙攣抽搐!

這深淵黑絲,果然強橫!

見抓住了柳玉凰,五人心中一喜,將鎖鏈一拉,正要收網!

可就在這時,一條白色的線從遠處快速地奔來,這條白色的線太快了,快到了極點!

它飛到柳玉凰身邊,拉著她,一個瞬移,便在百米之外。

五人略感驚異,看出這白色的哪裡是什麼絲線,根本就是一個毛茸茸的,萌噠噠的,如同雪白小獅子一般的小獸!

「能瞬移?」

五人幾眼中精光大盛,已然發現了雪白小獸喵喵的不凡。

這隻小獸,若是降服,絕對是一大助力,能夠有超凡的功用!

五人齊齊朝雪白小獸圍去,他們已經決定,這隻小獸要抓住,李玉黃也要抓住!

「不過,這個小東西,似乎有些面熟啊!」

其中一個人忽然說道。

他們在這時,才劃過一絲不好的想法!

而雪白小獸已經拉著柳玉凰,不斷地瞬息移動,遠離此處!

「吼!」

一聲龍吼,震蕩建江,大浪起伏之中,一條百米長的黑色孽龍迅速地劈水而來,它的速度太快了!

看到這條孽龍,五人心中一跳,這才知道自己是上了大當!

「撤,這是個陷阱!」

他們連忙著急地喊著,嚇得魂都要飛了,抽身便要退走!

但是哪裡能夠,他們的影像早已經進入了孽龍的龍眸之中,這些時日,孽龍每每被雪白小獸騷擾,又被柳玉凰的屠龍軍各種擊殺魚蝦,感到威嚴被冒犯,早就集聚了怒火,強烈地想要找個地方釋放!

現在看到這五個皇境強者,二話不說,張口便是一個水炮強攻而至! 那道水炮足足有三米直徑,將水中帶出了一條熾白的光帶,瞬息便至,足可見其蘊含了多麼強橫的能量!

更為可怕的是,因為是在水中,孽龍乃是水中的霸主,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打偏一說,只要眼到,攻擊便到!

五人見逃難再逃,只得立即聯手,合力而為,撐起一個巨大的黑色盾牌,抵擋著那水彈!

轟隆!

水中響起一陣可怕的嘶鳴聲,水浪被擊起百米,水中幾成真空,水波倒灌下來。

只是那黑龍炮彈卻是化作一個猙獰的似龍非龍,似蛟非蛟的巨頭,死死地咬住那盾牌,將那修靈派的數人衝擊到數十米之遠!

「誤會,實在是誤會,我們無意冒犯您的尊威!」

這五人之中的頭領隊孽龍喊話,表達自己不想冒犯,願意和平退讓!

孽龍也見自己一招居然沒將五人殺死,這五人身上,隱隱還有令得自己感到心悸的力量,便停在前面,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

「龍王尊上,我們乃是為了追殺一人才來到您的領地,冒犯之處還請贖罪,我們立刻退走。」

五人見孽龍停下,心中鬆了口氣,對柳玉凰便是暗暗一陣大罵,都怪此人,讓他們遭遇了孽龍,他們根本就不願意和這條孽龍有任何敵對好嗎!

孽龍冷冰冰地看著他們,眼中還有未曾退卻的怒火,龍威籠罩著他們,一有異動,它便會立刻再度進行進攻。

五人小心翼翼地看了孽龍一眼,便要快速地退去,離開這危險之地,但是就在這時,柳玉凰卻是不知從哪來衝出來,釋放出深淵黑絲,對著他們大聲說道:「五位哥哥們,你們怎麼還不動手,你們不是想要把這條孽龍抽筋扒皮,吃肉喝血,使得你們的神功再進一步嗎?現在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柳玉凰上躥下跳,表情誇張,動作語言極富感染力,那樣子怎麼看,怎麼像他們已經商量好了要怎麼對付孽龍一般。

「小火慢燉龍肉,麻辣龍血,切片龍筋,不是說好了要做成美食的嘛!」

柳玉凰一句句,話語之中,滿是要將這孽龍蒸煮烹炸!

五人目瞪口呆,把孽龍抽筋扒皮,還要吃肉喝血?還要把它做成滿漢全席?

他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又什麼時有過這樣的念頭?

他們就是對自己再怎麼自信,也絕對不敢去打一條龍的主意啊,那不是送死是什麼!

「吼!」

震耳欲聾的龍吼之聲響起,他們沒有這樣的想法,可是現在已經完全冒犯了孽龍,它金色的眼眸之中響起洶洶地怒火!

這段時間,孽龍非常的惱火,它想要去奪取一樣寶物,但是卻被強敵打傷,一身實力下降了一半,佔據建江,原本想要以資金和小孩兒修補傷口,可它最忠心的狗卻被人連鍋端了,本想好好修鍊,每天都有人騷擾,鬧心!

現在,居然有人想要將它扒皮吃肉,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約,見我受傷,你們這些蟲子就敢蹦躂了!大約,我是沒有發脾氣,你們就以為我很好欺負!」

孽龍怒火熊熊燃燒,周身之上,更是締結了一層堅冰,它要動真格了!

五個修靈派的,簡直要吐血,他們還想再解釋什麼,可目前的情況是,這條已經處在爆發邊緣的孽龍不想再聽什麼話語了,明擺著就要將他們徹底擊殺才能解心頭之恨!

不過,更加可惡的是,那挑起孽龍怒火的傢伙,卻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遠遠地躲開,讓他們來承受孽龍的怒火了!

可惡啊!

「兄弟們,沒辦法了,我們且戰且退!」

那修靈派五人也不是尋常之輩,知道這種情況之下,再磨嘴皮子已經沒有任何用處,唯有發動自己最強大的力量才行。

五人心靈相通,抖感受到了作為大哥的決心,立即便嚴肅起來,釋放出深淵黑絲出來。五個人,每個人都有千根深淵黑絲,並且他們已經將之進行了初步的利用。

深淵黑絲飛舞著,一千根之中,只有一條在閃耀著光澤,不過在其餘的黑絲之中,並不顯得顯眼。

這些深淵黑絲很快地衝出,包裹在他們身上,讓他們的身上如同穿著一套黑色的鎧甲,他們的實力也是層層上升,越來越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