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似乎在那雙沒有感情的眼睛里,他們內心的任何想法都無所遁形,他們一切行為都是可知的,而站在門口的精靈,就那樣穿透他們的內心,卻毫不在乎他們的心靈。

他就像站在高處,掌握一切,也漠不關心一切一樣,將所有關注他的視線都忽略了。

雷諾也感覺到了壓力,他聽洛基隱晦提醒過,之前也見過幾次鏡月。

他承認,在梁小夏找了個莫名其妙插入西晶的人時,他不甘心,也覺得難受,雷諾從來都沒想到會有人比他與夏爾更加親密,甚至在他還不知道的時候兩人就成了伴侶。

這些情緒讓他煩躁,讓他窩火,讓他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甚至雷諾覺得梁小夏有眼無珠,對她自己不負責任,隨隨便便就交代出去了,將她的幸福當成了兒戲。

可直到今天與鏡月對視,他才發現,他的英挺強悍,他的自信堅韌,在鏡月冷淡的注視中,甚至連開口和他說話的勇氣都沒有。

只是一個照面,雷諾就意識到,他們不是一個層面的人。

雷諾想要再自欺也做不到了,他和夏爾,也早不是一個層面的了。

一瞬間,雷諾感到無比沮喪。

梁小夏拍拍手,將長老們的注意力重新喚回,正式向所有人介紹鏡月,並簡單交代了一下他的身世。

「陛下,您應該知道,自精靈族代代繁衍至今,長老議會都是我們們西晶內部事務,不適合外人干預插手,即使這個外人是…耀精靈。」

優坐在梁小夏斜對面,率先發表自己的看法。

「外人?」

梁小夏笑了笑,嘴角邊掛著冷意:

「長老們。讓我們們來集體猜一猜?遺棄之地是怎麼來的,白弦塔是誰蓋的。費恩是誰殺的,遺棄之地的禁魔領域是誰破開的。一瓶瓶的高階藥劑,一袋袋的金錢是誰給的……啊,難道是神靈慈悲無償的恩賜嗎,專註讓我們們習慣於不勞而獲?」

長老們再次將目光對準鏡月,不過這次不是探究,而是驚詫。

梁小夏的笑容同時跟著消失。

「我這麼說,並不是為了我自己的私利,不過如果咱們西晶還想發展,遺棄之地還要建設。尤其是如果還想打開其餘幾個出口的話,最好還是讓他參加會議得好。

我不是威脅或反對某些人,只是陳述一個必要的事實,能夠研究透神之銘文的人,我知道的滿世界也就他一個。」

再沒人反對鏡月參加議會了。

但是需要商議的事情還有不少,梁小夏長久不在,遺棄之地又封閉多年,積壓問題一大堆。

飢荒階段已經過去,糧食儲備目前充足。是繼續實行配給制,還是敞開供應?

有沒有必要鑄造自己的貨幣?

遺棄之地的官方語言到底是精靈語、上古精靈語、還是矮人語?

是否有必要建立軍隊?還是繼續維持巡邏隊?

小精靈的教育應該獨立分開,還是與遺棄之城其他居民同時進行?他們要不要辦單獨的學校?

為什麼要和本來就有敵意的北霞精靈合作,而不去尋找別的精靈?

憑什麼要將他們獨有的銘文技術教出去?

人類商人不可信。到底該不該引商會進入遺棄之城?

遺棄之城糧食產量不足,怎麼解決?

精靈浴池還要修,法唱者圖書館也要建。可儲備建材已經不足了,到底該先修哪個?

反對與黑矮人繼續居住。文化和生活習性相差太大,繼續忍受打鐵聲和粗魯的呼嚕。還是毅然分離居住?

玉泉長老去世后,小精靈培育技術隨之斷絕,他們的後代該怎麼繁衍?

遺棄之城剩下的幾個通道口,先開哪一個最穩妥?

……

這一次,梁小夏沒發言,沉默地雙手十指合攏抵住下顎,任憑長老們吵吵嚷嚷。

她感覺得出來,這些事情,一條一條都是長老們老早就開始討論的,估計已經吵了很久了,從之前雷諾提供給她的工作日誌上,梁小夏也能發現這些問題。

不過她不想阻礙長老們說話的權利,通過長老們各抒己見,她也能了解到遺棄之城內相對真實的情況。

這一放任,長老們就爭論了四個多小時,直說得一個個嘴巴發乾,已經開始有跑題傾向,才被梁小夏叫停。

長老們全覷向梁小夏,等著她開口。

「這樣吧,我們們一件一件來,諸位長老覺得,目前擺在我們們面前最緊迫的問題是什麼?最重要的又是什麼?」

受智慧之腦驅使,梁小夏不喜歡這種毫無章法的亂燉,她習慣將問題按照等級分類,挨個解決。

「財政與糧食短缺可以暫時排除在外,我看過咱們的倉庫,目前還算充裕。」

梁小夏又補充了一句,然後看向雷諾,示意他發言。

「我覺得,鑒於北霞精靈已經入駐,母親最急迫的確定對待北霞精靈的策略,最重要的則是重新打開遺棄之地向外的出口,確定我們們不會被再次封閉。」

雷諾的話很中肯切實,與許多長老的想法不謀而合。

另外一些長老則知道,雷諾與梁小夏交好,將雷諾的發言理解為梁小夏的意思。

不過也有不同聲音,長老們都說了自己的想法,差不多都算是急迫的事情。

梁小夏點點頭后,看向之前被駁斥后便再沒有吭聲的優,微笑著問她:

「優長老,和我們們說說你的想法吧。「

她有預感,這個和她並不太合得來的女精靈,會說些不一樣的東西。

優很複雜地看了看梁小夏,沉默兩秒后還是開口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陛下最開始說的事情。女王陛下在血腥城堡的遭遇如果是真實的,我們們的麻煩就遠不止於內部。

西西弗斯未亡,而且在我們們不知道的時候建立起了一股勢力……我想,他既然曾經將罪惡之手伸向咱們的生命之樹,應該也可能荼毒另外三大精靈族,而且,這還是十幾年前的事情。

長老們,恐怕擺在我們們面前的,已經不僅僅是家園建設和發展問題了,西西弗斯仍未死亡,新仇舊恨疊加一起,這是我們們西晶最大的隱患……」

梁小夏毫不吝嗇地對著優鼓掌,讚許地對她點點頭:

「是的,長老們,之前咱們擺在桌上討論的問題,我和鏡月都能解決,而優說出的,才是我今天最想說的事情——我們們很可能再次面臨一場戰爭——這不是小題大做,也不是危言聳聽。」

========================================================================================================

小夏爾和七一樣,有選擇性人格分裂,對不同的人不同臉與性格~~

七對大人們是親熱的賣萌不要太無恥態喲!!

不過賣萌耽誤發文,就這麼拖過十二點了淚目

感謝alice963大人的打賞,大人日夜灌溉,寵得七都傲嬌了~

感謝imire大人的打賞~~同樣是酷帥邪魅的大人,在沉默中養著七~~

感謝黑糖派大人的打賞~~舔一口,啊!好甜!連評價都甜!

感謝chelin1204大人的打賞~~親的更文鞭笞七收到了~

感謝維尼姊大人、我是roy大人、靈——兒大人、熱帶雨林924大人、絕心絕愛大人的粉紅票票,大人們都是激萌的大美人!!求寵愛一萬年不離不棄!!

話說這湊字數的嫌疑還真是大七才不會這麼騙錢呢~~哼~~ 「大家來唱歌吧。」孫明瞥了葉皓軒一眼,然後拿起了話筒,點歌,開始唱了起來。

葉皓軒笑了笑,韋剛那傢伙純粹就是一個暴發戶,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仗著幾個錢就為所欲為,但是另外一個孫明,看起來就沒有那麼好糊弄了,他覺得孫明是一個有心計的人,而且這傢伙應該是有點地位的那種人。

行,既然這些孫子們想玩,葉皓軒就不介意跟他們玩一玩,只是韋剛看葉皓軒左右不順眼,畢竟葉皓軒喝了他那麼多酒。

本身他是想把葉皓軒放倒,然後幾人吃干抹凈把葉皓軒給扔在這裡,那時候李妍肯定也喝的差不多了,到時候就成全了張進的好事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葉皓軒居然這麼能喝,韋剛雖然現在有錢,但他老子之前也就是一個水管工,因為運氣好起來了,他的骨子裡,還是帶著那種小市民的計較的,只能佔便宜不能吃虧的性格還是改不了。

所以他左右看葉皓軒不順眼,葉皓軒拿話筒的時候,他搶先一步拿去了葉皓軒的話筒,冷笑道:「會唱歌嗎?拿著話筒裝什麼?」

「我還真的不是太會。」葉皓軒笑了,他說:「我還是比較喜歡喝酒,只是某些人請不起罷了。」

「你特媽的說什麼?」韋剛本來就是一肚子氣,葉皓軒現在又火上澆油,他啪的一聲把手中的話筒給摔到了地下,霍的站了起來。

「我說你請不起,裝什麼大尾巴鷹?暴發戶就是暴發戶,不管是賺多少錢,那種市儈的樣子始終是改不了的。」葉皓軒也站了起來,既然大家已經撕破了臉,那就撕破臉吧。

「哎,你們這是幹什麼?」李妍上前勸。

「你一邊去,看在張進跟你是同事,喜歡你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但是這小子,今天必須給給我磕頭道歉。」韋剛暴脾氣上來了,他的額頭上滿是青筋,這傢伙火起來的時候,是六親不認的。

「妍妍,你離遠點吧,韋剛火起來的時候誰也攔不住了,沒事,就是一些小口角,讓他們自己解決了就好了。」張進拉走了李妍。

「可是……」

「不用可是了,男人嘛,自己的事情就該自己解決。」孫明也在一邊添油加醋。

「行,小子,你挺有種啊。」韋剛冷笑道:「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你一個外地來的,一沒錢,二沒勢力,你憑什麼這麼囂張?」

「我囂張,自然有我囂張的本錢。」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以為你有幾個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沒錯,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你要不要試試?你信不信,今天我所你的兩條腿給打斷,都沒有人敢說一句話。」韋剛冷笑道:「有錢人的世界,你不懂。」

「我還真不懂,那我現在想問問你這麼一個有錢人,我就這麼囂張了,你能拿我怎麼樣?」葉皓軒問。

「我說過要打斷你的腿,你信不信?」韋剛向前走了幾步,他貼葉皓軒貼的很近,這傢伙從十六歲開始就跟著他爸爸弄鋼材生意,必要的時候自己也是搬運工。

所以他的身體素質還是十分強的,在加上他這一米九個子,兩百多斤的體重,住那裡一站,的確是挺唬人的。

「就憑你,還不行。」葉皓軒搖搖頭。

「不行?小子,我看你受過皮肉之苦以後,還敢這麼說不。」韋剛冷笑一聲,他握緊拳頭,一拳向葉皓軒砸去。

「啊…住手啊。」李妍忍不住驚呼出聲。

但是另外幾個人故意攔著她不讓她上前,韋剛一拳向葉皓軒的腦袋砸去,他的拳頭像沙包一樣大,這一拳砸下去,正常人估計會被直接砸暈。

當所所有人都認為葉皓軒會被韋剛一拳打倒的時候,意外又發生了,葉皓軒一所抓住韋剛的拳頭,微微的一用力。

韋剛的一張臉瞬間變成了通紅,他沒有想到葉皓軒的手勁居然這麼大,大的連他都抵受不住了。

本來韋也是吃過苦的人,他十六歲的時候就輟學跟著他才子搬鋼材這些重活,有錢了以後身體素質也沒有落下,所以他的身體素質還行的。

而且他的身材和葉皓軒的身材簡直不成正比例,葉皓軒在他的跟前就是一個文文弱弱的書生,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葉皓軒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書生,身體裡面居然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能量來,這是他所料不及的。

「放手,放手……」本來韋剛想和葉皓軒拼一下手勁的,但是他沒有想到葉皓軒的手越握越緊,他感覺自己的手幾乎都快廢掉了。

他主動開口說話,其實已經是認慫了,可是葉皓軒並沒有放手的意思,葉皓軒笑道:「你說你慫了,我就放手。」

「放你媽的屁……」韋剛大怒,他另外一隻手突然抄起一個煙灰缸,向葉皓軒的腦袋上砸去。

啪……煙灰缸沒有在砸在葉皓軒的腦袋上,而是在他的腦袋上開了花,韋剛頭破血流,葉皓軒鬆開了手,一把將他推開。

「剛哥,剛哥你沒事吧。」張月嚇了一跳,她連忙拿了一條毛巾按在了韋剛的腦袋上。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誰也沒有想到葉皓軒下手居然這麼乾淨利索,他們也沒有想到葉皓軒下手的時候沒有一絲的猶豫,看不出來,葉皓軒是一個十足的狠人啊。

「呵呵,好啊,很長時間沒有人敢對老子這麼動手了。」韋剛一把推開張月,他獰笑道:「小子,你想怎麼死?」

「我不想怎麼死,是你先動手的。」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你用多大的力氣,我也用多大的力氣,否則的話,碎的不是這個煙灰缸,而是人腦袋。」

「姓葉的,你特媽的想死是不是?」張月大怒道:「剛哥是誰你不知道嗎?你敢打剛哥?」

「他打我,難道我任他在我腦袋上敲不還手?」葉皓軒淡淡的說:「如果是,那你站好站在那裡,我抽你一巴掌你別吭聲。」 人多了,各人肩膀上的責任就減輕了。

——易卜生

============================================================================

梁小夏回來后的第一次精靈長老會議總共持續了將近十六個小時,這還不算長老們之前爭論的四個小時。

精靈長老們有多激動自己最開始的喋喋不休,就有多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提出那麼多問題,女王陛下竟是讓雷諾將所有問題都列了一張單子來,不依不饒地將剩下的一條條都討論出個章程才差不多。

坐在圓桌之外的鏡月從出現之後就沒怎麼說話,大多數時候都只是保持一個傾聽的表情,不主動開口,卻也不至於徹底透明——長老們問到他問題,都會得到寥寥兩三句,內容中切的回復。

鏡月的態度,讓在座的長老們很滿yi,看來他並不熱切尋求一個長老身份,充當女王陛下的喉舌,也不迫切地想要在西晶有一個強大的立足之地來證明他的存在。

「今天先到這裡,長老們先休息吧。」

梁小夏話說出口的時候,精靈長老們都鬆了一大口氣。

她其實還有些意猶未盡,不過她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和她與鏡月一樣,擁有一個彪悍到恐怖的身體。

她這麼做,並不是要給長老們難堪,或者一回來就急著樹立權威。

她細細看過了雷諾的工作日誌。對他這十幾年勤勤懇懇,消防員一樣不停收拾爛攤子的行為表示某種程度上的肯定。

可梁小夏覺得。雷諾再件件事情親力親為下去,遲早會過勞死。其他長老們雖然也有幫忙,不過很明顯的,能力都沒發揮出來,口頭上指手畫腳倒是十分在行。

她必須扭轉長老們當前的觀念。

一堆只會提出問題,不停拋難題出來,卻沒有能力解決問題的精靈長老,對西晶精靈毫無益處,甚至還有害。

而已發生的事實證明,戰鬥水平、年齡或者研究天賦。與治理國家的能力沒有任何正比關係。

還是有些著急了,梁小夏微微遺憾地舒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