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劍插后腰,旋寒一把,迅速把飲血長劍配掛在後腰,同時一晃身子,率先退避開來。

「啊,赤紅闊斬!」一招豎斬沒中,旋賴宇當即雙手持劍,一甩大闊劍,橫掃一擊!

青靈步!

腳尖發力,旋寒帶著靈動身軀,迅速後撤,堪堪躲過旋賴宇的橫掃。

「赤紅闊斬!」狂暴發力,旋賴宇不顧鬥氣的節制,直接爆發出炎疾步,快速上前。並且夾帶著一擊赤紅闊斬,繼續揮斬向旋寒!

速度緊逼旋寒,旋賴宇。

並且一招赤紅闊斬,近在咫尺。

生死一線!

「哼。」強行提上來的速度,與這麼兇狠的招式,根本不具備一個平衡點,白痴!

殘影步!

旋寒身軀快速一晃,瞬間,一道殘影出現在旋寒剛才的位置!

「刷!」一擊赤紅闊斬,撲空!

「噔!」並且由於旋賴宇強行提速,加上狠勁的一擊,一擊不中,當即身形不穩,踉了踉蹌。

「旋賴宇,還要打嗎?」口吻輕佻,旋寒勾唇笑道。

「再來!」

旋賴宇不信邪,他這一次真怒了!

「嘣!」赤紅闊斬,爆步,突進,雙手持劍,一擊猛烈下劈,被旋寒側身躲掉,以闊劍砸地告終。

「刷!」赤紅闊斬,依然大步越進,依然雙手持劍,一道強烈直刺,被旋寒再輕易不過一瞥頭,給躲閃了過去。

赤紅闊斬,赤紅闊斬,赤紅闊斬,赤紅闊斬!

下劈,前突,橫掃,上撩,重砸……

左閃,右躲,後撤,扭身,躍起。旋寒完美躲避!

「呼籲,呼籲,臭小子,有本事你別躲!」哐地一聲,大闊劍無力砸在地面上,旋賴宇胸脯快速上下浮動,喘著大氣,臉色鐵青道。

「好,那我就不躲!」

嗖,青靈步!快若疾風,旋寒大腿爆勁,以極快的速度,快步掠進。 二重隕星拳!

「蓬!」當旋賴宇反應過來,欲舉劍回擊的一瞬,卻不料旋寒直勾勾地一招重拳轟在劍身上,直接把大闊劍轟開……

連帶著,旋賴宇胸襟大開,破綻大露!

盡堊掌!掌心紫氣瀰漫,一掌揮出,鬥氣氣勁只轟旋賴宇胸口。

「噗!」旋賴宇及時格擋,但被如此猝不及防的一擊,直接被轟的一口鮮血吐出!

「百剄連掌!」

沒有絲毫猶豫,蹬步,上前,夾雜著千鈞之剄,一連數拳,直轟旋賴宇!

「蓬!蓬!蓬!蓬!」

「盡堊掌!」

百剄連掌之中,旋寒夾雜著一招盡堊掌,只轟旋賴宇腦門!

「崩!」地一聲,旋賴宇被狠狠轟飛出去!

百剄連掌,才學沒多久,剄氣對身體負擔極大,龍老也看旋寒自己能夠把握得了分寸才提前傳授。

身頓,手停,旋寒勾唇,臉上展露出一抹濃郁的恥笑。

一滴鮮血落地,隨後一滴滴鮮血,宛若泉涌般,不斷從旋賴宇額頭上落下。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一個區區凡人,怎麼可能贏得過斗者!」眼神狂亂,旋賴宇渾身怒抖,滿是不信!

「殺了你!」大腿發勁,旋賴宇手舉大闊劍,狂暴前沖!

「等級的高低,本來就是用來便被跨越的!」

矮身,爆步,旋寒疾步一閃,砰地一聲,直接一招二重隕星拳,把旋賴宇給擊飛了出去。

「老子,我不信!」噗,口吐鮮血,但旋賴宇左手格擋住了大部分傷害。

「老子,我不信!!」癲狂暴吼,旋賴宇繼續手舉大闊劍,直逼而來!

「都說了,這是天賦的差距!」

「哐!」手一揮,殤殄袖刃一閃而出,直接掃飛掉旋賴宇的大闊劍,隨後收回刃。

並且,扭身,一擊鞭腿,直接把旋賴宇給掃飛。

比力量,旋寒他可不一定會輸給旋賴宇!

「嘖嘖,對上一頭笨熊,毫無挑戰性!」

嘁了一聲,旋寒從后腰拽回飲血長劍,持在手裡,扭身甩袖。

經過這一場戰鬥下來,旋寒間接了解到自身的實力。

之前為了救碧浛兒,使用了黑血甘霖,直接從三階斗者,掉落到五階聚氣境。

影響也是蠻明顯的:他不能夠持久戰,今後的戰鬥,最好能夠速戰速決。

「咦?二長老,勝負已經很明顯了,還不宣布結果?」思緒了有些時間,旋寒眼瞅二長老遲遲沒有宣布結果,便主動提醒道。

「唔唔,勝者:旋寒!」

一愣后,旋二長老滿是難以置信地宣布結果。

「嘶嘶,我的天吶,那是廢物旋寒嗎?」

「旋寒不是沒有一丁點武力底子嗎?!」

「難以置信,太難以置信了!」

「而而…而且,這近戰實力,太嚇人!」

……

倒吸涼氣,轟然乍響,嗔目結舌,語無倫次……一周看客,無一不被旋寒的實力驚嚇到。

旋寒,居然武器都沒用,純格鬥術,秒殺了旋賴宇啊!

貴賓席內。

「那小傢伙,是之前的准丹師,旋寒小兒嗎?」同一家族的前輩,雖然也之前與旋寒有些交際,但是這一會兒腦筋倒有些錯亂,是自己看錯了嗎。

「是旋寒~吧。」看了看場中的少年,旋家主自認為還沒有年老眼花,認得旋寒。但又回想到剛才的近戰實力,不置可否地又補了一個』吧』字。

他們老一輩的,原以為旋寒丟了准丹師的希望,就是廢物一枚,但沒想到事態會如此逆轉!

旋寒,鬥氣覺醒,近戰實力強橫,外加之前准丹師的學識。

——只要日後多加培養,必定乃驚異一方的人物啊!

……

一般看台上。

「啊,旋寒哥贏了,旋寒哥贏了啊!」

「是啊,寒哥哥好厲害,好厲害啊!」

旋蝶兒、碧浛兒兩人之前懸著的心,在看見旋寒如此強大地秒殺旋賴宇后,當即放下,開心地抱在了一塊。

但僅僅一瞬后,小蝶兒便推開了碧浛兒,怒氣嗔嗔地。

「我討厭碧浛兒你,哼!」嬌嗔一扭頭,小蝶兒不愉快。

「為什麼呀?」單純的碧浛兒,完全不明索然。

「旋寒哥,他為了找你,凶我!」臉色泛紅,小蝶兒低聲嘟囔。

「啊?」一歪頭,碧浛兒沒有聽清。

「沒什麼啦!」就是討厭你,從小就討厭你,有些違心一喊,小蝶兒隨後扭過腦袋,沒有再理會碧浛兒。

嗯嗯?一歪頭,碧浛兒撅嘴,雲里霧裡。

「對了,旋寒哥待會回來可能會口渴,浛兒你去找些清水來吧。」旋蝶兒展顏一笑,道。

「嗯嗯。」單純的一沁頭,隨即碧浛兒便興沖沖地跑了開來。

但待碧浛兒走遠,小蝶兒笑容漸漸收斂,相反,臉上多了幾分愧疚。

少許時間后。

旋寒回到看台上。

「碧浛兒呢?」旋寒臨近,掃了一周,沒有瞧見碧浛兒。

「她說有事,先走了,讓我們不用等她了。」話語間,小蝶兒有幾分愧疚,但她沒有表現出來。

「哦。」旋寒應了下。

「旋寒哥,你好厲害哦,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一把摟住旋寒,小蝶兒宛若一隻鳩雀,開心撒嬌道。

「一般般啦,運氣運氣!」旋寒謙虛一笑。

「我們走吧,小蝶兒為您慶功,小蝶兒我就一直相信您,相信旋寒哥你總有一天會再立巔峰的。」清醇莞爾,小蝶兒摟著旋寒的臂膀,可愛兮兮道。

「呵呵。」被小蝶兒如此這般撒嬌,旋寒難免也有些許自滿。

「小蝶兒最乖了,倒總是這麼相信我。」輕撫了下小蝶兒的腦袋,旋寒心底倒真的被她的這份信任所觸動。

「一般人不了解旋寒哥,但小時候您對小蝶兒的恩情,小蝶兒今生,不會遺忘!」摟著旋寒臂膀的小蝶兒,燦爛莞爾,呢喃之聲僅在喉口,沒讓旋寒聽見。

戲戲鬧鬧,對小蝶兒的憐惜之情,愈漸加深。

小蝶兒,對旋寒他來說,有一種宛若妹妹的親切感,隱隱彷彿記得。

但更多的,卻又並非一種親人的感覺,這種感情,說不清道不明。

「你旋寒哥有點窮,別太訛我喲。」

「那就便宜一點的松鶴樓小擺一桌吧~」古靈精怪地一轉眸子,小蝶兒沒安好心道。

「靠,就知道你選貴的!」神色一驚,松鶴樓乃本城數一數二的豪華酒樓。

「旋寒哥最好了嘛~~」撒嬌,一種無比軟酥的撒嬌口吻,小蝶兒用玉肩,拱了拱旋寒道。 「好啦,好啦,怕了你這個小妮子了!」

無奈一垂頭,旋寒敗下陣來。

「旋寒哥最好了,愛死你了!」宛若開心的小兔,圍繞著旋寒,愉快蹦跳著。

不遠處。

「啪碎!」一個玻璃隨手瓶,啪地一聲落在地上,碎裂開來,清澈的飲用水緩緩瀰漫地面。

「嚶嚶,嚶嗚~~」一個少女,眼眶逐漸紅腫,想哭,但卻強忍著。

看著從小和她親密無間的寒哥哥,丟下她,並且與旋蝶兒這麼親昵,打打鬧鬧……

她有一種被旋寒丟棄了的感覺。

這,無一不令碧浛兒心頭很不是滋味。

一種前所未有的觸痛,彷彿心臟上面,被一條條鋼絲勒緊,難受異常!

……

市坊。

大街之上,人頭攢動。

車流車往,滿是繁華。

一名少年,一名少女,談笑風生間,款步前行著。

「簌簌~」一襲輕風拂過,一名小男孩出現在了旋寒身旁。

「請問,是旋寒哥哥嗎?」來人,促足停留在旋寒身旁,輕聲開口道。

「是的?」

「金雅姐讓小的告訴您,黑街之上,有好東西出現,有興趣可以去瞅瞅。」言罷,小金手指便一扭身,不見了人影。

旋寒,兒時是一名金手指,之後天賦出眾,被選入旋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