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實際上,他們很兇殘。

這樣一想,領頭的副護衛官沖手下使了個眼色。

有四名護衛,取出武器,佔據有利地形,分別瞄準了雪諾、葉星北和兩個孩子。

葉星北見他們連孩子都不放過,武器壓的很低,分明是瞄準了她兒子和凌越的腦袋,她氣得手指都抖了。

她把兩個孩子扯到她身後去,生怕那些人真的衝上來,傷了兩個孩子。

凌越卻不願意,用力掙脫了葉星北,跑到葉星北身前,張開雙臂,擋著葉星北,倔強的目光狠狠的瞪著那些目露殺氣的護衛們。

葉星北心一軟,將他扯回身後:「小越聽話,在阿姨身後藏著,不要出來。」

她用自己的身體擋著兩個孩子,皺眉看項傑超,質問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葯是我的,我借給你們,是我願意做好人好事,你們怎麼能強佔我的葯,還用武器指威脅我,你們是土匪強盜嗎?」

見她面對這麼多的人依舊面不改色,毫不退縮,項傑超更加煩躁。

他必須讓葉星北快點帶著那個野種離開這裡。

決不能等他父親緩過勁來,讓他父親看到那個野種!

要是他父親認了那個野種做外孫,以後項家就沒他什麼事了!

他乾脆從護衛手中搶過武器,親自指住葉星北的腦袋,「謝謝你的葯,但我父親身份貴重,閑雜人等不能靠近,這是規矩!你們現在馬上離開這裡,以後我們必有重謝,不然的話……」

他咬了咬牙,槍口壓低,打在葉星北腳下。

「媽媽……」小樹苗嚇的驚叫,掙脫葉星北按著他的手跑出來,滿臉驚恐的抱住葉星北,眼淚瞬間流了滿臉,嚎啕大哭:「爸爸……爸爸快來!壞人打媽媽……爸爸!」 ?更新最快,書最齊的就是他催動真氣帶動殞星烈炎的能量,使其加快流速。()那雄渾的能量好像萬馬奔騰,給人一種摧枯拉朽的感覺。渾身霎時熱烘烘的。當巨大的能量經過丹田時,使大能量源也急速旋轉,同時從外界吸收能量進來,這種能量很難被轉化成真氣,只是提供暫時的戰鬥力量,無法持久,不像真氣一樣儲存在武者體內,是武者真正擁有的力量根本。而真氣轉化成真元力之後,到了天境後面,真元力會使武者的真氣源與外界漸漸相接,到那時,武者就可借天地之力而戰鬥。不過,要想完全借天地之力戰鬥,除非要到天境後期的天神級別。第298章恭喜恭喜

意識海里的陽丹在能量流過的時候,把其中一小部分能量轉化成真氣,而沒有被轉化成真氣的能量在下一次流過陽丹時,又會有一小部分轉化成真氣,如此循環下去,生生不息。武者的真氣就是這樣逐漸增加的。

當陽丹產生出新的真氣之後,那些真氣就會匯聚到真氣源里,而才成為武者可以隨時運用的力量。在以後的日子裡,陽丹又會把真氣源里的真氣凈化過慮,使其成為力量更純陽的真元力。

「真元力還是很少!」

當方平內視瞧到自己的真氣源里的真元力只有很少的一丁點,不禁感嘆一聲。要是真氣全都轉化成了真元力,那武者也就可以去接受天雷的洗禮,凈化軀體的雜質。

而在同時,與陽丹成對的陰丹也開始源源不斷地給一階武魂輸送營養。一綹綹的血絲傳送到那個淡白的影子里,瞬間便被吸收掉。在這些日子裡,一階武魂得到足夠的養料,漸漸變得更為充實,看起來是一個更濃郁的白色影子,而四肢也比較分明。

「噢!終於得到了二階武魂第298章恭喜恭喜!」

方平也知道,當一階武魂的白色影子的四肢看起來比較清楚明顯時,便已升到二階武魂,雖比以前要進步,卻也還沒什麼實際用處,充其量只不過能使武者的心神比較鎮定,在遇到突發事件時不會那麼驚慌。

這武魂,一旦到了高階,那可非常強大。譬如武者可以分出武魂來控制其他東西攻擊人。比如將武魂灌注進石塊、木頭、一團海水等等之中,便可令這些實物受武者的控制而動起來,有目的地攻擊敵手。

據遠古流傳下來的故事說,若一個武者達到了天境天神級別之後,武魂便具有重生能力,可惜如今還沒有哪個武者達到那個級別,就是被雀為最強的武金尊也沒有跨過天雷淬鍊這一步。

而離陰丹不遠處還有兩枚本命靈梭,其中一枚是他自己的,另一枚是他人的。此時,因有足夠的能量在培養它們,兩枚本命靈梭開始緩緩合而為一,變得金芒璀璨。本命靈梭是開通身體五行屬性武者特有的攻擊性武器。它屬於武者生命的一部分,輕易不會用它攻擊,一旦要與敵人同歸於盡,那便可用它。

本命靈梭的攻擊力隨著武者的實力而增加,以方平此時的本命靈梭的攻擊力來看,完全可以刺穿數寸厚的鐵板。 搞定店長大人 使用它時可以隨自己的意識隨意控制,頗為方便。

但事情總是有兩面性,有益必有弊。

若是本命靈梭被別人擊碎了,那武者也就相當去了大半條命,修為直降。這是任何武者不願意看到的結果,所以在戰鬥中,沒有幾個武者肯隨意使用自己的本命靈梭,即使是要死也得留住本命靈梭,只要還保留著它,那麼它裡面的精血與能量便可以使極度重傷的武者有可能完全恢復康健。

方平見到自己的本命靈梭居然是兩枚本命靈梭合成的,頗為高興。一般武者的本命靈梭只是一枚而已。他的卻由二枚合成,變成了加強型。

「奶奶的,看來本少爺的本命靈梭比較強大,有機會得跟別人的比試比試,看實力如何!」他在心裡道。

他把視線又轉移到陽丹上,見到更多的能量被轉化成真氣,而自己也能明顯感覺到意識海里的真氣源里的真氣比以往更多了。渾身感覺到力量澎湃。但在這種催動真氣帶動能量流速的過程中,也使他的魂力微感疲倦。經脈的過度利用也使他覺得有些許的不適。可是,這一切都阻擋不了他加倍修鍊的意志。

在這段時間裡,他不吃不喝,但不會有生命危險,因他有足夠的能量來維持生命運行。他只一心一意修鍊,而家將也會在外面守護著他,不讓閑雜人員來打擾他修鍊。

不知不覺間,五天已過去。

方平的注意力一直在經脈與四肢百骸里游移。這裡是他的王國,他在巡視著每一個角落,察看自己的每一塊健美的肌肉,每一條堅韌的筋帶,每一塊骨骼。自從有了陽丹之後,身體的雜質就少了許多,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從皮毛到臟腑都變得越來越純凈,跟剛出生的嬰兒一樣的不受污染,但還不夠純陽。

「看著自己如此純潔的機體,實在是愉快至極!」

他欣賞著自己的王國里的所有東西,感覺很滿意,而看到本來已成為鐵骨的骨骼又在緩緩變化,不禁微微一驚。

「咦?!骨骼怎麼都散發著光澤?」以前的如鋼鐵的骨骼是呈淡灰色的,泛著金屬的光澤,這是他內視了無數次得到的肯定結果,如今卻瞧見骨骼好像在重新吸收新的元素,而漾出絲絲的銅光。

骨骼原來那層淡灰色在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暗黃的銅澤。先從腳趾骨開始變色,緩緩蔓延上來,經過髖骨,由向上經過脊椎骨,最後到達頭骨,大約半天時間,四肢百骸的骨骼都變成了跟黃銅一樣的色澤,變得更為迷人,而密度也更大,更加堅硬,承受力更強。

「太好了!我的骨骼變成銅骨了!」

他在心底里狂歡,哈哈大笑起來。銅骨比鐵骨要強大,承受力更佳,這是每一個武者夢寐以求的結果,如今他終於又向前跨進了一小步,雖比銀骨與金骨要差,不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令他暫時滿足。這與他擁有充足的火種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要是經常沒有火種作為後盾,那麼他的修鍊必定會停滯,而經常停滯會導致修為前進不夠順暢,影響整體的完美性。

不過,骨骼成為銅骨只是他高興的表面現象,他真正感到高興的是由於自己踏入了上位戰神的實力。

「想不到我也可以踏入上位戰神!」

在他心裡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渾身一團強烈的光芒暴射出去,整個房間都處於一種亮得使人睜不開眼睛的光照之中。他也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整體實力提升了一個檔次,不論是力量還是筋骨的堅韌,都比以前更上一層樓。

在他見到自己的骨骼由鐵骨轉化成銅骨的時候,他便知道自己已擁有上位戰神的實力,因為只有上位戰神實力的武者才會擁有銅骨。若是得到了銀骨,那就是踏入下位戰帝的實力,不過,要想使銅骨轉化成銀骨,那還有很長的修鍊路要走,其修漫漫,他將上下而求知。

當擁有上位戰神的實力之後,他感覺到自己的戰鬥力更強大。以前,他得到一枚化形珠,是用來把體內的真氣轉化成實體形狀的,那樣攻擊時會使真氣的攻擊力量大一些。不過,如今他不需要化形珠也可以把自己的真氣隨意轉化成有形的物體。

他右掌向上平托,掌心處溢出一團真氣。

「變成一隻小鳥形狀。」他心裡這樣想著時,手掌上的那團真氣就真的化成了一隻栩栩如生的小鳥,只是色澤很單調,全是淡白色的。

而他也知道,當一個武者踏入上位戰神的實力之後,便有能力在虛空里開闢通道,在方圓五十里內自由移動,開闢通道的距離隨著武者的實力增強而會逐漸增長。他頗為激動,渾身都微微震顫。當日在天獸山脈時,他曾見過祝婉玉使用這招開闢通道。那時便十分羨慕對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做到。想不到時至今日,終於了如願成為現實。

此時,他將真氣灌注在右掌上,對著虛空劈下。面前一道精芒閃現,沒有聲響,只有一道勁風掠過,緊接著就是一道裂口露了出來,三尺來長,好像是一個皮球開了裂一般。他懷著亢奮的心情鑽了進去,當進入那道裂縫之後,後面的裂口就彌補上了。

「好爽!」他忍不住低呼道。

在外面的空間,身體要受到重力的作用很難飛上去,但在裂縫裡面,他發覺自己好像輕飄飄的,只要用真氣向前開路便行,四面八方都可隨時前進,並且不受建築物的阻礙。他向上鑽去,居然出了屋頂,好像穿牆過壁一樣,瞬間便浮在了半空中。這種愜意是他前所未曾想過的。

「太奇妙了!」

他看著下面的人兒,自己就好像處於一個玻璃瓶里觀看著外面的世界,但外面的人看不到他,除非是實力在戰神的武者就可以嗅出他身上的氣息,雖見不到人影,但卻能感知周圍有人,也大約能知道在哪個方向,所以這招若是用來偷窺強者修鍊武技,那只有死路一條。只要進入強者意識掃視範圍之內,就會被感知。他見到鐵牛等人正在練武場上修鍊,便對著他們大喊一聲。

「鐵牛!」

鐵牛正在向其他人展示他的鐵鏈球的威力,忽然聽到方平的聲音,四顧環視,又不見方平的身影,訝道:「明明是公子喚我,怎地又不見他,怎麼回事?」

台運源與立拳恭也聽得分明,卻也是東張西望,尋找方平的身影,但毫無所獲,都顯出淡淡的驚訝。

方平見他們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便笑道:「我在這裡。」

說著,右掌朝著虛空又重重劈下,劈出一條裂口,便鑽了出去。原來離地面還有數丈高,出來便直往下掉,幸好腳下還有風火輪,才不致摔下來失了面子。

牛王拱手道:「師傅已踏入上位戰神的實力,恭喜恭喜!」!!! 爸爸?

項傑超一驚,原本就十分難看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那天,和徐燕來分開后,他就親自去查顧君逐、葉星北和凌越。

怕驚動顧君逐的人,他只敢小動作的查,能查到的東西很少。

他只能查到,顧君逐帶著葉星北和這兩個孩子來了京城之後,就住進了謝家。

至於顧君逐和葉星北之間什麼關係,葉星北和謝家什麼關係,以及他們和這兩個孩子之間什麼關係,他竟什麼都查不到。

顧君逐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

更何況,他心裡有鬼,唯恐被他父親發現蛛絲馬跡,聯想到凌越身上的秘密,只敢自己私底下查,不敢動用任何人,能查到的東西便更加有限。

驟然見到凌越,他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只想讓凌越快點從他父親身邊消失,不要讓他父親看見。

他忘了,既然葉星北和這兩個孩子在,那麼,顧君逐也有可能在這附近!

如果顧君逐來了怎麼辦?

一瞬間,他如墜冰窟,渾身發冷,四肢僵硬。

葉星北用力將兩個孩子拽到自己身後,一隻手抓著兒子和凌越的手,讓他們藏在自己背後別出來,另一手取出手機。

纖白的指尖在手機屏幕上劃了下,目光在「大哥」和「小豬」兩個名字上滑過,指尖在兩個名字上,上下游移,拿不定主意打哪一個才好。

還沒等她把電話撥出去,身後響起紛亂的腳步聲。

一行十幾人,從樹林中衝出來。

葉星北扭頭看過去,神色頓時一喜。

項老爺子的護衛們卻如臨大敵,團團將項老爺子圍住。

來人漸漸近了。

副護衛長看到來人,頓時鬆了口氣,吩咐手下,「武器壓低。」

來人正是顧君逐和謝雲臨、謝錦飛。

項老是顧老的老部下,謝老和項老是老戰友。

副護衛長跟在項老身邊二十多年了,不管是顧君逐還是謝雲臨、謝錦飛,他都認識。

很快顧君逐和謝雲臨、謝錦飛就衝到葉星北身邊。

小樹苗抓著葉星北的手,撲進顧君逐壞里,哭的小臉兒通紅,「爸爸,壞人打媽媽,嗚嗚嗚……」

幾個人嚇了一跳,連忙上下打量葉星北,檢查葉星北有沒有受傷。

殺人是重罪,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敢隨隨便便殺人。

她看得出來,對面那些威脅她的人,主要是想恐嚇她,並沒真的想殺人。

她只是怕武器不小心走火,傷了兩個孩子。

其他的,她並沒多怕。

更多的,是氣憤。

她把兒子摟在懷中拍撫安慰,俏臉綳得緊緊的,蜜甜動聽的聲音中濃濃譏嘲:「顧五爺,大哥、二哥,你們不是說這裡治安良好嗎?我幫了他們,他們不但不感激我,強佔了我的東西,還威脅我,這叫治安良好?」

顧君逐俯身將小傢伙兒抱入懷中,手掌撫他的後背,目光看向對面的項傑超:「項大哥,這是怎麼回事?我太太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讓項大哥你親自上陣威脅?」 此時紫環已經徹底打開通向寰宇的空間節點,一股不同於東靈的微風,吹拂到真小小臉上,令她精神一振,只覺得無比熟悉和舒適,彷彿來自家鄉的呼喚。

但她來不及細細體會,紫環便尖叫著自己沖入空間甬道內,將真小小遠遠甩在身後。

「想死便死吧!老娘不管你了!」

快!

要快!

紫環的背影匆匆沒入虛空。

沒有丹核的真小小,根本不可能與自己行走星海,過度虧空的身體,一旦受到風暴與靈弧的吹拂,骨渣都要崩潰,只能將她留在東靈天內。

紫環匆匆上路。

去尋奇物龍仁果,可碎丹重凝,接續生命……

此物,只生長在條件極為苛刻的碎星區。

「環環,你不屬於東靈,你快走吧……一定要一輩子平安哦……」

修士之道,崎嶇坎坷,絕無想象那般恣意乖張,逍遙暢快。

這一點,此時的真小小,終於有所體會。

對於修士一生來說,也許平安,才是最大奢求。

身後傳來真小小像是訣別般的祝福,紫環步伐一頓,強忍著眼淚,又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白痴!

等我回來!

紫環的身影,詭異地消融於天地之間,無人能再尋找到她的氣息。

此時所有人,只獃獃地看著真小小祭出的那枚神聖白丹,以及兩分氣息極為濃郁的魔刀沒入神無疆的身體。連無疆戰神本人都萬萬沒有想到,這看上去只是枚結丹品質最渣的萬裂碎丹,居然給自己提供了難以想象的磅礴生機!

轟轟!

兩把魔刀,與斬神刃融合!

聖劍再一次化為魔劍!

柄有九嘯啖鬼骷髏浮雕,細長的刃,還是劍的模樣,卻直接由銀色化為幽夜的深邃。噴薄出黑色飄雪!

有此力散播蒼穹,劍域不再坍縮,反而在北岩兩尊化神的脅迫下,力量沉積。

「那是東靈斬神刃?」

久聞此名。

以為此刃在樗里夕的布局下,絕不會出現在戰場上,但此刻正凝出第四枚死亡圖騰柱的阿布玉顏卻目光一寒,第一次感覺到了巨大威脅!

「小小……來……來我這裡……」

怯懦地招手,連子濯的臉,像是經歷了百年滄桑般憔悴滄桑,他不敢將手伸得太近,卻又不能掩飾內心的悲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