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程普的認知中,在這個人人趨利的社會裡·官員和商人沒什麼兩樣,都是想方設法的為個人牟取利益而已,與商人有所不同的是,官員在聚斂財富的同時,還在追逐更大的權力。

那種真正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官員,或許也有,但程普卻從來沒有遇到過。

但在擰縣的幾天採訪過程中,程普發現,他發掘到了一個官員中的另類存在,他覺得縣委書記趙長天與他曾經了解過的官員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程普看來,倒不是說趙長天一定是一個一心為公的人民公僕,也不是說他就沒有利用權利牟取私利,而是這個人真真正正的為老百姓做了一些實事。

程普以他的方式了解到,上任不到一年的時間,趙長天先是在危急之際,在近乎不可能的情況下,解決了數萬災民的安置問題,讓無數人感恩戴德。

接著,趙長天又以霹靂手段打掉了為惡多年的黑勢力團伙,使得擰縣的老百姓拍手稱快。

然後,趙長天又前往明陽拉回了大量客商,不但一舉解決了農民賣農產品難的問題,還大幅提高了農民們的收入。

通過一系列大動作,趙長天成功的站穩腳跟后,,他又親自製定了嚴格的官員考核條例,以鐵腕手段處理了一批貪官污吏。

在那之後,趙長天又接連提出了新.城區以及新農村建設兩大宏偉規劃,並頂著重重困難、冒著極大的政治風險付諸實施。

是的,即使以程普的眼界,也不得不承認,趙長天提出的這兩大發展規劃絕對稱得上宏偉,甚至可以用瘋狂和不切實際來形容。

程普覺得,如果時光倒流,結合擰縣當時的狀況來審視這兩個事關擰縣全局的規劃,他認為基本沒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趙長天的仕途在這兩項規劃啟動的那一刻起,就瀕臨傾覆、倒台的風險。

原因很簡單,以擰縣當時的財政狀況分析,根本無法負擔新.城區的巨大投入,很可能在規劃啟動后不久,就會使得財政破產,趙長天將會擔上勞民傷財的領導責任。

至於新農村建設,同樣存在很大的風險,無論是鄉鎮企業全面改制,還是號召全縣老百姓開展聯合養殖業務,一旦失敗,作為方案制定者和決策者的趙長天都必然要承擔領導責任。

也就是說,趙長天當時不僅要以強勢手腕化解諸多反對的聲音,而且,還要頂著巨大的政治風險強力的推行這兩大規劃。

可以說,他的政治前途已經與這兩大規劃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一旦規劃失敗,他或許只有被免職一個出路,連被調整工作的機會都沒有。

以趙長天的智慧不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可他還是這樣做了,這得需要什麼樣的魄力?

相比於趙長天的膽魄,同樣令程普驚訝的是,新.城區和新農村建設這兩項看似不可能會成功、宛如空中樓閣一樣的規劃,居然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或許現在就說新.城區建設已經取得成功還為時過早,畢竟,這項規劃目前還只進展到第二階段,只能說前期進展順利。

儘管如此,不可否認的是,隨著新.城區建設的穩步推進,大批企業被引進,不但縣財政收入大副增加、解決了建設資金問題,而且,縣城的很多沒有工作的老百姓都得到了穩定的工作,賺到了可以養家糊口的收入。

相比與新.城區建設,在新農村建設上,程普卻可以下斷言,已經取得了成功,證明這一論斷的有力依據是,擰縣的農民群體在收入上平均翻了幾番,大多數家庭都在新農村建設中得到了很大的實惠。這是程普在採訪了無數家庭后,得出的真實結論。

綜合起來分析,因為新.城區和新農村建設,或者說因為趙長天的領導,擰縣全縣的大部分老百姓,無論是農民還是城鎮居民,在收入上大都有了提高。

在這年頭,普通老百姓最關心的是什麼?答案很明了,是他們自己的生活,是他們是否能填飽肚子,是否他們家裡的孩子有錢讀書,是否他們能過上富裕的生活…¨

誰能幫他們實現這些,誰就是他們的英雄,誰就是他們感恩的對象。

正是因為如此,對於讓他們的收入提高、改善了生活的趙長天,老百姓們才會如此愛戴、尊敬。

第一次下到擰縣採訪,由於時間短暫,程普只是覺得趙長天這個縣委書記挺有魄力和創新精神的,能以一個貧困縣的拮据財政開展免費教育。

第二次的擰縣之行,程普才算真正的了解到了趙長天這個人。

對於這個比自己還要小上十幾歲的縣委書記,由衷的感到敬佩。

在這種心理狀態下,程普以前所未有的認真精神撰寫了採訪稿,甚至比他剛入行時寫的第一份採訪稿還要來得仔細、鄭重。

在程普的思緒起伏中,孫上林再一次認真的閱讀了一遍採訪稿。

「小程,你這次的採訪任務,完成得很好,我非常滿意。」孫上林為程普的這次採訪任務做出了高度的評價。

六月下旬,北寧日報社連續幾天在頭版的位置刊登了由著名記者程普所做的專題採訪。

一時間,在媒體的作用下,擰縣這個有名的貧困縣成為了北寧省的熱點。

擰縣縣委書記趙長天的名字,也成了很多人談論的對象。糹 有人認為,趙長天一定是使用了賄賂的手段,日報社才會對刂他歌功頌德;有人認為,北寧日報社作為政府喉舌,大力宣傳擰縣和趙長天,是出於政治的需要;還有人認為,報紙上報道的東西都是很容易被證實的,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水分。

各種談論雖然褒貶不一,但總體上,第三種論調的人佔主流,大多數人還是持正面評價的。

諸如——

「那位趙書記能帶領老百姓致富,是一個辦實事的幹部,這樣的領導可是不多了。」

「剛一上任,就打掉當地最大的黑勢力團伙,那位趙書記挺有魄力的。」

「上任不到一年,就大刀闊斧的幹了那麼多實事、大事,那位年輕妁趙書記真是不簡單,是個人物。」

這種正面評論佔主流的情況,正是趙長天所期望看到的。

趙長天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選擇把自己暴光、成為公眾人物,有多種原因,但其中,最為緊迫、現實的一點,是為了應對市委書記李大江的打壓,或者說攻擊。

趙長天清楚的知道,李大江已經把他看成了眼中釘、肉中刺,不把他徹底整垮是絕不會甘心的。

最近兩次針對他的狠辣陰謀,即使李大江沒有親自參與策劃,也必然是默許了的,這可以佐證趙長天的判斷。

這兩次的陰謀失敗,只能會讓李大江更家憤怒,而絕不會讓他停止對自己的攻擊。

李大江、李少平父子以及他們的黨羽,必然會繼續不遺餘力的使用各種手段對付自己。

對趙長天來說,陰謀詭計固然會讓人防不勝防,但終究是需要暗地裡進行的,趙長天自認是這方面的行家,有信心可以化解。

相比於見不得光的陰謀,趙長天最擔心的反倒是陽謀·他顧慮的是李大江在惱羞成怒下撕破臉,直接以市委書記的身份公然壓人。

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在王寶華等人的力挺下,趙長天雖然有信心可以不被李大江打垮·但處境必將十分艱難。而且,伴隨而來的,就很可能是擰縣的大好局面受到巨大影響,甚至會導致幾項重要的規劃擱淺,這是趙長天不願意看到的。

因此,趙長天才決定把自己變成公眾人物,把擰縣變成矚目的焦點·這樣一來,李大江就會有許多顧忌,不敢公然打壓他,不敢冒著政治風險公然破壞擰縣正在進行的各項建設。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6月28日,隨著北寧日報刊發了最後一期關於擰縣的報道,擰縣這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小縣城一舉成名,縣委書記趙長天也一舉成為知名人

正像趙長天預想的那樣,當北寧日報社接連報道了擰縣的事迹后·李大江十分鬱悶,惱火。

當天,上午八點半·市委書記辦公室內,李大江面色陰沉的坐在辦公桌後面,他手中拿著一份今天的北寧日報,那份報紙已經被他攥成了一團。

在李大江對面,坐著的是市宣傳部長吳川和副市長錢貴林。此刻,李大江正唾沫橫飛的數落著吳川,吳川郎當著腦袋,一副受氣包的模樣。

「老吳,我讓你去省里解決這件事,你看看·你是怎麼辦的?」李大江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邊說著,邊把手裡的那團報紙擲到了桌子

「書記,我這幾天找過省宣傳部的劉副部長,也找過北寧日報社的王社長,他們兩個也都答應過問這件事·可我沒想到,他們的力度這麼差。」吳川有些委屈的辯解道。…。

接著,不等李大江發問,他又繼續說道:「根據我掌握的情況,對擰縣和趙長天的報道,是日報社總編孫上林的主意。劉副部長和王社長都對他施加過壓力,可這個姓孫的鐵了心,根本不給他們的面子。」

「恩?」李大江眉毛一挑,斜著眼睛問道:「孫上林什麼背景?作為一個總編,不給社長的面子還說得過去,可居然連劉副部長的面子都不給?」

在李大江看來,孫上林作為一個日報社的總編,竟然敢不給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的面子,這實在有些反常。

作為宣傳機構,日報社屬於雙重管理,雖然名義上由總社垂直管理,但實質上,更多的還是受當地政府管轄。也就是說,省委宣傳部對日報社有一定的管理許可權。

因此,從常理上講,孫上林應該是要看劉副部長的臉色行事的。

「書記,我正要和告訴你呢。」吳川咽了口唾沫,接著說道:「據劉副部長所說,孫上林的大哥是外交部很有實權的位副部長,孫家在京城也是個名門大族,孫老爺子曾經擔任過國務委員,算得上是老一輩的國家領導人。

正是因為家庭背景深厚,孫上林才很少給人面子,省里能壓得住他的人,也就那麼寥寥幾位。」

「要是這樣的話,事情沒辦成倒也不怪你。」李大江點了點頭,語氣變得稍稍柔和了一些。

考慮到吳川的身份,李大江適時的給了他一個台階下。

「孫上林為什麼會下這麼大力氣幫趙長天呢?趙長天只是一個農村出身的小癟三而已,檔案上寫得清清楚楚。按理說,以他一窮二白的背景,不太可能搭上孫上林這種出身於大家族的人物。」李大江皺起了眉頭,自然自語的說道,表情顯得有一些疑惑。

「書記,趙長天當初是省委王書記提上來的,你看這件事,有沒有可能是王書記出的手。孫上林就是再牛氣,他也不敢不給王書記的面子。」吳川接過李大江的話,分析道。

「不可能,王林要是想幫趙長天,早就幫了,不會等到現在。趙長天到擰縣任職已經九個月了,王林連一個招呼都沒給市裡打過。

我估計,當初王林之所以提拔趙長天,不過是臨時動念而已,事後可能就已經把這事兒拋到一邊去了。」李大江搖了搖頭,否定了吳川的判斷。

事實上,李大江之所以做出打壓趙長天的決定,固然有兒子李少平的原因,但同樣,也因為他看準了趙長天和王林沒什麼密切的關係。

「是啊,以王書記的身份,哪有時間關注縣一級的領導,趙長天這樣一個小癟三,王書記哪裡會把他放在心上。」錢貴林附和著說道。

「恩。」李大江望了錢貴林一眼,點了點頭。

「書記,那我們接下來·…」錢貴林小心的問道。

沉吟了片刻,李大江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趙長天被媒體塑造成了公眾人物,前幾天商量好的計劃,暫時不要執行了,再想想其它辦法吧。」

在趙長天不知情的情況下,一起針對他的陰謀暫時擱淺了。也就是說,趙長天把自己塑造成公眾人物的做法,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不過,有利也有弊,趙長天的這一做法,在規避了一些危險的同時,也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在某種程度上,相當於把自己擱在了放大鏡下面,供人觀察,會給自身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關於這一點,趙長天在不久前做出決定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對此,他並不是很在意。

因為,趙長天很清楚,除非媒體持續報道,否則,任何公眾人物都不可能長期成為熱點人物。就以他來說,這一次北寧日報社的持續報道,最多能讓他維持半年左右的公眾人物形象,甚至,連半年都達不到。

這也就是說,除非趙長天在一段時間後繼續成為新聞人物,否則,他在不久后就會沉寂下來,也就不用擔成為公眾人物所帶來的那些麻煩。

至寸半年後,他是否還會向孫上林求助,繼續成為新聞人物,就要看當時的具體情況。

以趙長天的判斷,經過這一次的新聞炒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未來的幾個月到半年左右的時間內,也就是年底之前,他基本不用擔心李大江明火執仗的打壓他。

有這麼一段時間的緩衝,趙長天有信心可以把自己在錦市的根基打得更牢固一些,有更多的底氣面對李大江的打壓。而且,在胡利的努力下,說不準還能找到李大江的弱點,如果真能實現這一目標,到時候李大江也許將不再是一個重大威脅。

在北寧日報的一撥密集報道之後,趙長天的日子與以前相比沒什麼大的變化,依然是遊刃有餘的履行著他縣委書記的職責。

工作之餘,偶爾的時候,趙長天會回家一躺,享受一下親情帶給他的快樂和溫馨。趙凌、趙迪兩個小傢伙,已經可以牙牙學語,還可以搖搖晃晃的走上幾小步。

當聽到一雙兒女用嫩嫩的嗓子模糊的喊出「爸爸」的那一刻,趙長天的心理只覺得比吃了蜂蜜還甜,甚至鼻子有一種發澀的感覺。

對這兩個胖乎乎的可愛到了極點的小傢伙,趙長天真是打心眼兒里疼愛。

每一次看到他們,將他們抱在懷裡,趙長天都有一種無比滿足的感覺。 驚喜之餘,張成意識到,妹妹找的那位縣領導一定是個大物,否則,孫月林不會力度這麼大的提拔他。

張成判斷,以孫月林清平鎮一把手的身份,能對他施加這麼大影響力的人物,起碼也應該是副縣長級別的人物。

那個時候,張成想過要去拜見一下恩人,表達一下的感激之情。可令他無奈的是,無論他怎麼祈求,妹妹就是不肯吐露那位大人物的身份。妹妹只是告訴他,人家不需要他的感謝,只要他好好工作就比什麼都強。

張成想了想,覺得妹妹說得在理,以自己的身份,根本沒資格去當面感謝縣裡的大領導。

後來,有一天張成請孫月林到飯店吃飯,酒到中途的時候,孫月林不經意間說出了一句,「小張,你小子行啊,不聲不響的就拉上了趙.縣長的關係。」

至此,張成才終於知道,幫他忙的大人物居然是他一直景仰的趙.縣長。當時,張成無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激動、惶恐、興奮······

那個晚上,張成興奮得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

對於趙.縣長,張成和全縣無數年輕人一樣,敬畏、崇拜,趙.縣長的那些事迹,張成都耳熟能詳,不知道多少次唾沫橫飛的與人談論。在張成心目中,趙.縣長絕對是有魄力、有能力的大人物。

從那之後,張成在感激趙.縣長的同時,心理有時也偶爾的會泛起一個念頭,趙.縣長為什麼會因為妹妹張萌幫助自己?妹妹和他是什麼關係?

只是,這些疑問,他一直放在心理,從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包括老婆和家人。

今天,趙.縣長變成趙書記后,又再次提拔自己·張成在無盡的喜悅之餘,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當初的疑問。

「無論妹妹和趙書記是什麼關係,對自己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趙書記是自己的恩人、貴人,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好好工作,不給趙書記丟臉。」激動之後,張成這樣想著。

對於張成的想法,趙長天並不清楚,他之所以提拔張成·固然有張萌的原因,但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前些日子,因為張成發現了牛本強的蹤跡,從而挫敗了一起很危險的陰謀。

以趙長天的性格,對他有功勞的人,他從來都不吝於給予適當的獎賞。張成立下了不小的功勞,又是張萌的親哥哥·趙長天自然不會虧待他。

至於未來張成能否得到他的信任,在仕途上有更大的作為,還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

隨著反腐行動的結束·趙長天近一步收攏了權力,真正的做到了大權獨攬,在擰縣的地位達到了穩如泰山的程度,再無任何一個人或一個勢力可以挑戰他的權勢。

可以說,如今的趙長天,在全縣範圍內,無論權勢、聲望、影響力都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

在這種情況下,趙長天如同他當年在大河鎮時那樣,開始實行『抓大放小,的領導模式,適當的進行了放權·在黨務和政府事務上,將手頭的權力適當的下放給他信任的心腹。

李廣明、張廣標、張喬等人,都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擔子。相比之下,張廣君、劉志遠、李岩等人的權力則被近一步壓縮。

尤其是張廣君,已經越來越接近於一個空殼縣長,其影響力甚至還比不上政府辦主任周小林。

如此一來·趙長天的本職工作漸漸的輕閑起來,可以抽出越來越多的精力去做其它方面的事情。

7月28日,周日,陽光明媚、天氣晴朗,趙長天驅車趕到市裡,參加由他發起的一個聚會。

天下酒店二樓的一個寬敞、裝修精緻的包房裡,市長王寶華、副書記周雲鵬、統戰部長高洪雷,常委副市長常明,副市長郭青雲,再加上趙長天,總共六個人參加了這次聚會。

聚會的人員中,包括了錦市的四大常委,一個握有實權的副市長,除了趙長天一個正處,其餘的人都是副廳級以上的領導。

最近一段日子,趙長天在工作輕閑下來之後,到市裡的頻率比之以往密集了很多。

基本上,每一次到市裡,趙長天都會組織一場聚會,參加的人員大都以市領導為主。

近半個月的時間,類似於今天這樣的機會,趙長天已經組織了五次。雖然規模有大有小,但在每一次的聚會人員選擇上,趙長天都是經過了精心的考慮。

趙長天頻繁組織聚會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將他在市裡的關係網建立得更加牢固,而且最大程度的進行串聯,從而使自己的底氣越來越充足,在與李大江的鬥爭中,增加越來越多的砝碼。

相比於過去幾次,今天的這次聚會,是參與人數最多的。本來,市組織部長黃安也是受邀人員,但由於他臨時有急事,才因故缺席。

參與此次聚會的人員,彼此都是熟人,而且都是善於交際的官場老手,再加上趙長天又是調節氣氛的高手,因此,包房內的氛圍十分融洽。

看著一邊吃、喝,一邊相談甚歡的眾人,趙長天有一種不小的滿足感。能把這些錦市的大人物聚集到一起,整個錦市也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尤其,王寶華和周雲鵬還是代表著全市兩大勢力的領導人物,平素因為利益紛爭,關係很一般。能同時把他們聚集到一起,這充分證明了趙長天現如今的影響力。

「王市長,我敬你一杯」

「周書記…」

「高部長…」

酒桌上,趙長天遊刃有餘的調動著席間的氣氛,盡量使每一個人都不感覺受到冷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