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姜雲卿嘆了口氣,果然是傻子,就她們這樣子還以為偷偷摸摸的,就差在臉上寫著自己身份了。

她們這樣,要是被有心人瞧見了,還指不定會牽連了張、陳兩家,讓人以為他們和趙家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我去看看她們。」

李嬋點點頭,剛想說話,卻是猛的打了個噴嚏,然後咳嗽了兩聲。

姜雲卿不由停下來,手腳利落的替她倒了杯熱茶,然後皺眉道:「我之前不是給你做了些藥丸子,你沒有吃嗎?」

李嬋輕咳了兩聲說道:「吃了,只是那藥丸子有一大半都被七皇子要去了,我手頭留下的不多。」

「七皇子?」

姜雲卿皺眉。

李嬋怕她誤會,連忙說道:「不是我送給他的,是之前在圍場,我服藥的時候被他撞見,他討要了幾粒過去,後來回京沒多久,他就又來要了一些,說是要給三皇子補身子。」

「雲卿,七皇子討要,而且又是給三皇子,我不能不給,不過你放心,我沒有告訴他們藥丸是誰做的,只說是我父王見我身體弱替我尋的大夫特製的。」

(本章完) 眾人驚呆了,原來這位女子與傲九霄是認識的,看到二人並肩離去,身體不由顫抖。在二人離開不久,這件事在整個獸人城內傳播了起來,誰都知道了這件事,並且十分的關注。

「這個東西是哪裡來的。」

傲九霄粗魯的將雷恩仍在地上,還用力的踩了踩,顯然很是憤怒。若不是想要知道雷恩口中的消息,估計早就將對方像尹永那樣殺掉了。

雷恩內心是恐懼的,他都還沒有回神過來,本來勝券在握的事情,竟然忽然來了一個大的反轉,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自己不說,是死,說了對方也不會放過自己。

所以,他閉著嘴巴,並沒有開口的意思。

他看了一眼木冰雲與阿麗,眼中閃過光芒,露出了一個委屈的神色,想要博得二人的同情。然而,他失望了,阿麗對他不感興趣。木冰雲對此人也沒有多少好感,見其咬死不說的樣子,冷笑一聲。

「何必與他廢話,直接搜魂好了。」

若是仙界某些衛道士聽到這話,估計要妖女妖女的大叫了。可是這些在她看來並不是一個事情,本來就是如此,此人敵不過傲九霄,自然就是他們隨意處置了,再說,他們處理得十分合理,並沒有傷及無辜,所為一報還一報不就是如此?

傲九霄眼睛一眼,笑得猙獰起來:「還是雲兒聰慧,這些日子的經歷,讓我的腦子越來越不好使,等會兒我也讓他的腦子不好使。」

雷恩心頭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沒有等反應過來,就被傲九霄抓住了頭頂,他只覺得大腦傳來了刺痛,而後一片混沌,雙目也變得獃滯起來。

許久,傲九霄冷哼一聲,一巴掌將雷恩拍死了,還順手將其埋進了坑裡,免得看得礙眼。處理好這件事情的時候,他才抬起頭來。

「這東西是他從一個秘密的地方撿到的,看起來像是一個被廢棄的雜物洞穴,不在獸人城,我猜測那可能是曾經仙界的人,專門煉製出來克制仙人的。或許那不是仙人,而是與仙人有仇的人。」

木冰雲神色嚴肅起來:「還有什麼發現?」若是沒有的話,傲九霄的臉色不會這麼沉重。

「是,裡面還有許多這樣的東西,他只是拿了一些最小的出來,其他有些東西無法拿出來,不然,估計我們沒防備的話,都會栽了。」

「如此,找個機會,將那個地方毀滅了。」

木冰雲眯了眯眼:「將東西全部拿走,免得禍害人。」

「雲兒說得極是,」傲九霄這才發現,木冰雲身邊除了阿麗,並沒有蒼鬱的身影,不由問道:「蒼兄呢?」

「失散了。」

木冰雲雖然有些擔憂,但是想起蒼鬱的實力比她強大多了,也沒有多少憂慮,自己都沒有事情,蒼鬱肯定不會出事。就算她再擔憂,也無濟於事,還不如早早的想辦法出去,只要走出輪境,他們總會會合,神色間多了幾分洒脫。

傲九霄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她並沒有其他的焦慮倒是放心了許多:「蒼兄本事大,不會像我這樣倒霉。」

說起來,他自嘲了一番:「我以後再也不會對這種金閃閃的玩意兒感興趣了。」說完,他還呸了一口,要不是因為看著那個項圈好看,上面的花紋他也十分的喜歡,才不會不要命的往自己的身上掛,結果一掛就掛出了事情,讓自己成為了小爬蟲,想起這段回憶,他就覺得是恥辱。

「雲兒,這件事你得保密。」

傲九霄可憐巴巴的說道,「要是被仙界的那些老東西知道了,我的臉估計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只要不得罪我,我是不會亂說。」

傲九霄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好吧,我不會得罪你,我哪裡敢得罪你,蒼兄知道了一定會揍我的。」他望著這張明媚的面容,努力將心裡的情愫壓制了下去。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他不會去觸碰。還不如成朋友,其實這樣也不錯,蒼兄為人也好。

「走吧,我們先回城裡。」

木冰雲將阿麗介紹了一番,同時將自己的遭遇講了一遍,並沒有避開阿麗。阿麗這時候才真的明白,兩人都是來歷不淺,心中更加認定,一定是上天將木冰雲派來拯救她的。她倒是沒有其他的心思,對傲九霄也沒有多少異樣的目光,之前傲九霄的那幾手早就將她給征服了。

獸人族崇拜強者,不管這個強者是什麼身份。後來,她也知道,傲九霄並非是什麼小爬蟲妖獸,而是血統純正,十分尊貴的神獸。

「九霄,你這樣自戀會挨打的。」

木冰雲哭笑不得,傲九霄現在竟然在和阿麗吹噓自己的過去有多麼多麼的威武,似乎想要將先前小爬蟲的形象洗去。阿麗崇拜的目光,讓傲九霄確實得到了滿足,等三人走到城外的時候,阿麗早就將之前身為小爬蟲挨打的傲九霄忘記得一乾二淨。

現在腦海里只留下了傲九霄光輝的形象,尤其是一巴掌就拍死了尹永和雷恩的事情。這樣的強者,她有一日能夠成為這樣的強者嗎?

「阿麗?」

剛剛踏入城內,就有人喊出了阿麗的名字。阿麗聽到這個聲音,眼中有些興奮,視線在人群中尋找著,終於看到了一個俊朗的男子。

連忙奔跑過來,上下的打量,眼中的欣喜無法抑制住:「是湛將?」

「湛將,真的是你?」

湛將也有些意外:「是我,阿麗,你怎麼在這裡,我聽說有一條小爬蟲大鬧了比斗場,還將尹永殺了,把雷恩抓走了。」

阿麗聽到這個事情,連忙說道:「湛將,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這都是誤會,一切都是尹永和雷恩太可惡,他不是小爬蟲,是神獸,十分尊貴的神獸,實力很是強大。」

看到阿麗眼中閃爍著崇拜之色,湛將皺了皺眉頭,手掌不由握緊了幾分:「阿麗和那個小爬蟲認識?」

「湛將,傲公子不是小爬蟲,他是神獸!」阿麗瞪著純真的眼眸,裡面沒有其他的神色,只有崇拜,讓湛將鬆了一口氣。原來僅僅是崇拜,臉頰露出了笑容。 第744章送別

姜雲卿聞言皺眉道,心中有些厭煩。

這些皇家的人總是這麼臉皮子厚,見著什麼好東西都想要。

她倒是沒有怪李嬋把東西給別人,畢竟當初她送給李嬋,那些藥丸的歸屬便是李嬋的,她想要送給誰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更何況問她討葯的是七皇子,而且服用的還是剛剛有過救駕之功,正得聖寵的三皇子,李嬋就算不想給也不行。

姜雲卿說道:「沒關係,等我回去后再給你做一些,然後開個方子替你調理一下身子。」

李嬋聞言感激:「謝謝你。」

姜雲卿拍拍她說道:「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我叫小二送個炭爐過來,你先烤著免得著了風,我先去看看阿瀅她們。」

「快去吧,我沒事。」

姜雲卿出去吩咐了酒家的人送了炭爐和熱茶去樓上,這才出了酒樓,快步朝著城門下的陳瀅和張妙俞走過去。

陳瀅穿著粉色的狐皮襖子,圓圓的臉上凍得有些發紅,不住的搓著手,而張妙俞則是撐著傘蓋著披風帽子,小臉躲在傘下不時的朝著外面張望。

兩人見到姜雲卿過去時,都是連忙朝著牆邊兒上一縮,然後斜著傘遮住自己的臉。

姜雲卿看著他們這幅做賊心虛的模樣差點沒笑出聲來,直接伸手奪了兩人手裡的傘,直接一人敲了一下說道:「躲什麼躲,老遠就瞧見你們了。」

陳瀅訕訕一笑,張妙俞摸了摸鼻子,兩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聲「雲卿姐」。

「你們兩在這幹什麼?」

「沒幹什麼啊,我就是和阿瀅轉轉。」

「轉到城門口來了?」

張妙俞原還想撒謊來著,可對著姜雲卿那好像看穿了她們的模樣,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垂著腦袋低聲道:「我聽說趙家的人今天出京,我想送送趙青。」

陳瀅怕張妙俞挨罵,連忙說道:「雲卿姐姐,你別罵小魚兒,她就是想送送趙青,我們偷偷來偷偷走,一定不會讓人看到的……」

姜雲卿見著兩人緊張的模樣,開口道:「誰說我要罵她了?」

兩人聞言都是驚訝。

姜雲卿揉了揉張妙俞的腦袋:「重感情是好事,沒什麼可指摘的,你和趙青是十幾年的朋友,要是她一朝落難,你便將她棄如敝履,那就不是我認識的小魚兒了。」

「只是你們想送她,為什麼不光明正大的送,這般偷偷摸摸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做什麼壞事了。」

張妙俞張張嘴,低聲道:「我爹爹和娘親都不讓我來送她。」

「那是因為他們顧慮更多。」

姜雲卿說到這裡笑了笑:「你是女兒家,只要自己不愧疚便好,可是你爹爹他們不僅要顧及你,還要顧及整個張家,而且小魚兒,張大人他們如果真的不願意讓你來,你以為你今天還能夠出得來嗎?」

「他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你而已。」

張妙俞愣了愣。

陳瀅若有所思。

姜雲卿看了眼城內,見那邊有人過來,對著兩人說道:「趙家的人來了,走吧,大大方方的過去見趙青,我陪你們。」

感冒了去掛水,回來晚了,今天就五更了……

(本章完) 「好,阿麗,我們慢慢說此事。」

阿麗有些高興,連忙拉住了湛將:「湛將,傲公子是木姑娘的朋友,他們都是好人和好神獸,當初村子被妖獸攻擊,還都是木姑娘救了大家,若是沒有木姑娘,我們村子恐怕早就毀滅了。」

「這就是木姑娘和傲公子。」

聽到阿麗的介紹,湛將連忙抬頭,就看到了一身金黃的傲九霄以及一身紅色衣裳的木冰雲,二人都是長得極為好看,五官已經完美得無法挑剔。

「木姑娘,傲公子。」

他緊緊的盯著傲九霄,想要看出一個花來,他確實很好奇,通過之前人的敘述,他也知道傲九霄就是小爬蟲化形。親眼看到的時候,還是十分的驚訝。

又想起村子差點被毀滅,他有些緊張的問道:「阿麗,村裡怎麼樣了?」

「現在已經沒事了,當初菲菲抱了妖獸頭領的幼崽回到村裡,還不小心契約了,結果就被妖獸圍攻,連累村裡死了好幾個人。後來我接到消息,木姑娘帶著我趕回來,才免了這場災難。」說到這裡阿麗十分的氣憤。

「結果,菲菲連一點歉意都沒有,竟然趁著大家的不注意,拉著吉雄逃走了。」每次想起這件事,阿麗都無比的愧疚,甚至恨不得將菲菲抓回來,好好的打一頓。其實大家都沒有想要殺了菲菲,村裡人都十分的淳樸,結果菲菲的作為,真的讓大家傷心了。

湛將聽到后,皺了皺眉頭:「我聽說你和吉雄解除了婚約?」

問到這裡的時候,他有些緊張。

「是啊,我知道吉雄不喜歡我,就讓村長幫忙解除婚約了,這次吉雄帶著菲菲逃走,已經被逐出了村子,湛將,你以後見到他們,一定不要理會他們,等等,湛將,你怎麼知道我和吉雄解除了婚約了?」

阿麗腦子也反應過來,她認真的打量著湛將,「你是不是已經見過他們了?他們現在在哪裡?」

「他們在城主的身邊,如今也是城主重用的人。上次城主出行,遇到了妖獸,是被菲菲救了的。」他沒有說的是,從菲菲口中說出來的話十分不同,但是他選擇相信阿麗。

從小到大,只有阿麗不會欺騙他。當初他偶然覺醒了力量,在這之前,可是阿麗幫他擋住了所以的妖獸攻擊,而菲菲差一點將他害死,甚至害死大家。

現在脫離了村子也好,免得被連累。

難怪吉雄每次見到他都躲閃著目光,原來這才是事情的真相。他就說,吉雄這個人,雖然喜歡菲菲,卻不怎麼會撒謊。

「真是可惡!」

阿麗罵了一句,想起自己已經覺醒力量,連忙說道:「湛將,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覺醒了力量了。」

聽到這個消息,湛將果然露出了笑容。尤其是看到阿麗的笑容,他就覺得十分的溫暖。木冰雲與傲九霄相互看了眼,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一行人挑了一個地方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之後,湛將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也非常同情傲九霄的遭遇。

「傲公子,可能你們還需要同我回去見見城主,將這件事講一下,免得產生誤會。」

傲九霄欣然答應,是該講一下,講一下這裡的人有多麼的粗魯,竟然讓他吃了這麼多的苦頭。若不是顧忌某些事情,他還真的想要來個神龍擺尾,將這個都毀滅了。

可是再見到湛將和阿麗之後,他又覺得許多人還是無辜。冤有頭債有主,他不能夠因為自己的憤怒,讓無辜的人來承受這樣的事情。

湛將將幾人帶回了城主府,剛剛踏入城主府門,就遇到了熟人,自然是菲菲和吉雄。阿麗一點也沒有掩飾,雖然現在她已經明白了許多,骨子裡始終有一種純粹又直接的性子。

狠狠地瞪了一眼菲菲:「原來你在這裡,呸!」

傲九霄眼角帶著笑容:「呸得好!」

木冰雲忍不住笑了出來,湛將面無表情,對菲菲這一款他實在是不喜歡,小心思太多,再加上知道村子差點因為對方毀滅了,所以,比起平日,他更加不想見到菲菲這個人。

至於吉雄,那就尷尬了。

二人沒有轉身就離去,自然是因為他們如今的身份,已經是城主身邊的紅人,阿麗不過是村裡來的普通人,當然不能夠將他們怎麼樣。別說是阿麗,就算是湛將,也不能夠將他們怎麼樣。

至於菲菲,照樣瞪了一眼回去,對阿麗同樣沒有好臉色。甚至,在她的臉上還能夠看到一種高貴,傲氣。同樣她也注意了一下木冰雲,發現對方連一個正眼都沒有給一個給自己,心頭就有些憤怒。

「湛將哥哥,你要帶他們去見城主嗎?」

「對了,城主說要你調查小爬蟲的事情,你已經有消息了嗎?需要我幫忙嗎?」

菲菲小聲的說道,眼中只有愛慕之色。阿麗有些鄙視,菲菲利用吉雄的保護,卻喜歡湛將,她十分的看不起。

如今,再次看到吉雄,尤其是對方站在菲菲的旁邊,還防備著自己的樣子,令她覺得發笑。對於吉雄,她已經放下來了。該明白的已經明白,她今後本就與吉雄沒有任何關係。

「湛將我們走吧!」

阿麗冷聲說道,卻讓湛將誤會,以為她還沒有放下吉雄,看到菲菲矯揉造作的模樣,更為不喜,點了點頭,帶著三人就從二人的身邊經過。

菲菲眼中充滿著委屈,似乎要哭出來了。

「為什麼湛將哥哥不喜歡我,吉雄哥哥,你說湛將哥哥怎麼會怎麼討厭我,是不是阿麗去說些什麼?」這個小模樣,可將吉雄給嚇壞了。

他不經大腦的說了一句:「湛將,你站住!」

湛將擰眉,阿麗也回頭,望著二人有些奇怪。她覺得自己從前真的是見識太少,像吉雄這樣優柔寡斷的男人,真的不值得喜歡,縱然對方身上有許多優點,但都不是對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