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尤其是紅衣,她的目光在綠眸精緻的小臉上看了好幾眼,似乎覺得年齡這麼小不會有威脅,心中悄悄鬆了口氣。

愷撒想了想,含糊地說:「我最近的鄰居。」文晶似乎還想多問,愷撒一指戰鬥擂台,笑道:「好了,我們先看這場戰鬥吧。」

最先出來的不是對戰雙方,而是裁判。本場戰鬥的裁判也是愷撒的老熟人了,正是曾經打過他的那個羅依家的沙比耶。時隔這麼久,再次看到沙比耶,愷撒心裡還是會有一絲痛恨和厭憎,眉頭不由皺了皺。

沙比耶的目光掃過全場,似乎沒看到愷撒,然後他朗聲說道:「本場戰鬥的對戰雙方,休斯和文遠,請出場吧。」

考生們安靜下來,不少以前沒見過休斯和文遠摸樣的人,都不由踮腳探頭,想要一睹真容。

休斯照例一身黑衣,氣息若有若無的,像是一個外出郊遊的貴族少爺,臉色平靜地走上擂台,然後站定。

紅衣盯著休斯看了好半天,奇怪道:「文晶,愷撒,我看他挺正常的,為什麼會有血鬼這種可怕的外號?」

愷撒聳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文晶則臉色有些複雜地說:「因為他很容易喜怒無常吧。別看他現在很正常,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發狂。」

「這麼誇張?」紅衣眨了眨眼。

文晶搖搖頭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下次問問渡吧,渡大概比我們更了解休斯,也不知道他今天來了沒有。」

休斯登場后,文遠也緊跟著出場了。相比起來,文遠並不十分亮眼,身材略顯瘦弱,臉色卻帶著病容。

可他出場的瞬間,文晶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低聲說道:「文遠他今天很認真啊,他很少有這樣的狀態。」

愷撒也看出文遠眼中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燃燒,盯著對面的休斯,嘴角微微翹起,似乎在挑釁,又似乎在期待著接下來的戰鬥。

全場安靜下來。

沙比耶輕咳一聲,沒什麼多餘的廢話,直接說道:「戰鬥會以一方認輸,或者一方的虛擬身體被完全打散無法重聚為勝負判定標準。當然,如果我認為戰鬥勝負已分,也會直接叫停戰鬥,明白了嗎?現在,你們可以開始了。」

當沙比耶宣布戰鬥開始的瞬間,文遠就動了。

風雷體質「熾天使」瞬間開啟,巨大的光翼在展開來的剎那就消失,因為文遠已經全速向對面的休斯撞了過去!

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在場很多人短暫了失去了視線鎖定,過了片刻才重新跟上文遠的身影。

「……好快!」愷撒心中暗暗吃驚。

文遠沒有動用體術,也沒有動用龍脈咒文,更沒使用任何特殊的裝備或道具。他甚至連專屬武器都沒有掏出來,就直接仗著「熾天使」這一風雷體質的強勢,硬是正面碾了過去!

這實際上也是風雷法師最強勢的一點,當年帝國元帥曾不止一次說過,風雷體質如果足夠強大,任何手段都可以成為制勝手段,換言之,風雷體質足夠強大,便不再需要其他手段的補充和輔助了。

風雷體質對於職業者,就好像身體素質對於普通人。一個壯漢哪怕什麼戰鬥技巧都不會,還是能憑藉身體素質的強大,碾壓未成年人。

愷撒知道文遠肯定掌握了各類強力體術和龍脈咒文,但他一個都沒用,這說明他真的很自信,想要用風雷體質和休斯硬碰一次!

轟!

巨響聲中,強勁的光焰在場間爆開,夢境之城的一切都宛若真實,氣浪朝四面八方散開,吹拂在愷撒的臉上,隱隱有些生疼。

看到這一幕,文晶忽然嘆了口氣。她沒說什麼,愷撒和紅衣都明白她在想什麼:和文遠這樣的人比起來,文晶這樣的實驗部天才,還是有差距的。如果說文晶、紅衣、小德這樣的人,是非常優秀的天才。那文遠這樣的,就是妖孽。

或許是文遠的爆發實在太突然了,休斯似乎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巨大的撞擊聲中,休斯的身體好像炮彈般向後彈射出去,他竟然被風雷體質全開的文遠給直接撞飛了!

可以看到休斯在空中,以一個有些匪夷所思的動作,強行扭轉了身體,重掌平衡,準備平穩地落地。

但一對光芒萬丈的羽翼浮現在他身後,輕輕扇動下,文遠的身影已在休斯的背後浮現出來,他全身都纏繞著青紫色的聖焰,雙眼冰冷而又興奮。

傳聞,熾天使這一風雷體質完全掌握后,會產生一種類似瞬移的效果。實際上當然不會是瞬移,而是光影干擾之下,產生類似瞬移的視覺效果。而這種移動形式的前兆,就是那對熾天使之翼的浮現。

當年無大人曾評價過這種風雷體質,認為如果能消除移動時過於浩大的聲勢,其速度和實戰意義,將可與完整的瞬開體質相媲美。

又是一聲巨響!

休斯的身體還未落地,便又被重重地轟上了半空。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仰頭看去。

然後,就看到一對巨大而聖潔的光翼在空中展開。

文遠光芒萬丈的身影,在那雙翼之間浮現出來,高高舉起拳頭,然後對準了飛到自己面前的休斯,重重砸下!

一團強光在文遠的拳頭上纏繞,那是密度超高的風雷之力。

沒有體術,沒有龍脈咒文,沒有裝備或捲軸,就是靠風雷體質的一輪碾壓!

休斯的身體被重重轟落地面。

漫長寂靜之中,文遠背後雙翼展開,輕輕滑向了一段距離,最後輕飄飄好似一片潔白的羽毛般,落在場間。

滑向與落地的輕柔寫意,與之前爆發三連擊的侵略如火,產生了強烈的對比,一時間讓很多人有些不適應。

這就……結束了?

「我一直都想和你打一場的。」

文遠緩緩收斂了風雷體質,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休斯,皺眉說道,「但沒想到你的實力比我預計得弱這麼多。」

「他剛才那三次下手都很重。」文晶的口吻中竟含著一絲畏懼,「換了我的話,能支撐幾下……」

紅衣也是一陣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剛才文遠的攻勢確實太猛烈了,易地而處的話,紅衣根本沒把握接下。

這時愷撒正死死盯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休斯,忽然說了一句:「他的身體沒碎。」

「嗯?」文晶和紅衣同時一怔。

「還有……」愷撒的臉色變得極為凝重,一字一頓地說,「……剛才休斯挨揍的時候,他居然沒有開啟風雷體質?!」

如果是第一擊太突然,反應不過來而沒有開啟風雷體質,第二擊和第三擊時,休斯還沒有開啟風雷體質可就解釋不通了。休斯沒反應過來?這不可能,第二下和第三下的時候,無論是誰都能開啟風雷體質。剛才文遠的攻擊中,可沒有「30號源力禁絕」這樣的龍脈咒文,不存在風雷體質開不出來的情況。

要知道風雷法師對戰的時候,先手進攻偷襲,以源力禁絕這類龍脈咒文直接限制對方的體內力量,讓對方的風雷體質開都開不出來,就被一輪幹掉,這是一種非常經典的打法。

文遠剛才沒有這麼做,所以休斯沒有開啟風雷體質的唯一理由就是——他自己選擇不開啟風雷體質!?

全場忽然響起了無數驚呼。

因為休斯正慢慢地從地上起身,他的動作有點僵硬,乍一眼看似乎是受了重傷,但不知為何,在場很多人都生出一種:一個非人的怪物正從地上慢慢起身。

「你確實比我想象中要弱。」這次說話的是休斯,他開口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居然沒有在剛才的連擊中受什麼傷?!

休斯活動了一下手腳,然後他的身上漸漸浮現出一層薄薄的青紫色光芒。

相比起文遠的風雷體質,休斯的風雷體質就是這麼不起眼,看起來,就真的只是一層薄薄的風雷之力。

但這一刻,文遠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為精彩。

只聽休斯緩緩說道:「現在,輪到我了。」

場下的文晶聽到休斯此刻的口吻后,臉色同樣驟變,低呼著說了一句:「那個『血鬼』休斯要出現了。」 整個考核房間靜悄悄的,除了場上那有節奏的打擊聲和痛苦的悶哼聲,便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了。

許多人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看著場上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休斯和文遠的戰鬥還在持續進行著,但這已經算不上是一場雙方面的戰鬥了吧?

場上,休斯單方面地虐打著文遠。

是的,虐打,這個形容毫不誇張。剛才休斯站起身後,便開始動手,他身體表面蒙著一層薄卻密度極高的風雷之力,這似乎就是他的風雷體質了,沒有什麼特別的,遠不及文遠的「熾天使」來得耀眼。

但休斯此時展現出的實力,卻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失語了。

愷撒微抿著嘴,看著場上飄忽閃爍的休斯的身影,還有狼狽不堪的文遠。此刻的休斯,其實就兩個最顯著的特點。

第一是冷漠。休斯還是一身黑衣,還是面帶笑容,還是舉止得體,即便在最激烈的戰鬥中,他都顯得優雅從容。

但莫名的,他身上就是有一種極度冰冷的氣息,好像能憑空滲入毛孔,鑽到心裡和骨髓里去,讓人感覺到無法抵禦的寒冷。

他一拳拳地從各個角度毆打著文遠,就好像自己在打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玩偶。

除了冷漠,另一個最讓愷撒震驚的特點,就是快!

老實說,文遠的速度已經夠快了,超越文晶、小德、紅衣這一個級別的天才,此刻卻完全跟不上休斯的行動。

直到這一刻,愷撒才真正理解,為什麼休斯在青木狩獵季時,能獨自一人斬殺那麼多的戰鬥法師。

這個世界的普適價值觀是崇尚速度,認為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便會無敵;認為速度是所有戰鬥素質中最最重要的一個基礎。

因為個人的原因,愷撒本能地抗拒這種說法。

但這一刻,他意識到自己如果對上休斯的話,可能會輸。

「好了,到此為止吧,已經沒必要繼續下去了。」當文遠再一次被打倒,沙比耶嘆了口氣,淡淡開口了。

「等、等一下,我……還可以……」文遠的虛擬身體已經接近徹底崩潰的邊緣了,卻還是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休斯卻已經不再搭理他了,緩緩收斂了風雷體質后,他又變成了那個一身黑衣的貴族少爺。可在場每個人看他的眼光,都有著敬畏。文遠就算再怎麼掙扎,也無法改變這場戰鬥已經失敗的結局了。

戰鬥結束后,文遠失魂落魄地呆在擂台上,一直在自言自語著什麼。休斯則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愷撒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休斯離開時,看都沒看沙比耶一眼。要知道沙比耶可是休斯和雷歐的叔叔。

「呼……」愷撒長長吐了口氣,低聲道,「我先走了。」

說完就退出了夢境之城,他的虛擬身體一陣搖晃,便消失了。

「哎,等等……」紅衣還沒來得及說完,愷撒就已經離開了,少女不由嘟嘴道,「搞什麼啊,走得這麼突然!」

文晶若有所思道:「大概是感到壓力了吧。老實說,我和休斯認識這麼久,也不止一次見過他和渡的戰鬥,但印象中,休斯從來沒有展現過這樣的實力。」

紅衣蹙眉道:「難道他最近又有了什麼突破?不然這強得也太離譜了。」

文晶想了想,搖頭道:「或許這才是休斯的真正實力吧,只是以前從來沒有完全展現過。但他在這種時候直接展現出來,是要給誰看?」

另一邊的卡薩丁臉上,已經看不到玩世不恭的笑容了。

他凝立在原地許久,才緩緩說道:「綠眸,你還記得鳳凰當年的天賦和速度吧?」

「嗯。」

「同級情況下,鳳凰的速度和這個休斯相比,誰更快一點?」

綠眸張了張嘴,沒有回答。

其實卡薩丁也不是真的要一個答案,因為答案已經在他的心中了。又沉默片刻后,卡薩丁忽然笑了:「一個愷撒,現在又多了一個休斯,帝國的年輕人里,居然同時出了兩個完全不合常理的傢伙。」

綠眸有些擔憂地說:「少爺,您下一場戰鬥的對手,就是休斯吧。」

卡薩丁笑了笑,說:「怎麼,你怕我輸嗎?放心吧,如果我當年和他同樣年齡的時候,肯定打不過他。但我畢竟是帝國校官了,這如果都能輸,我這張臉還往哪兒擱?走吧,統考期間有趣的觀察對象又多了一個啊!」

愷撒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小龍正在床單上打滾,有些無聊,畢竟每次去夢境之城,愷撒都沒辦法把它帶上,它只要在房間里無所事事。

一看到愷撒,小傢伙立刻歡快地撲了上來,愷撒笑著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心裡卻不由自主地回想著剛才休斯和文遠的戰鬥。

戰鬥中,休斯的每一個動作,在愷撒腦海里不斷回放著。

愷撒本能地將自己代入到文遠的角度,然後想辦法應對休斯的攻勢,不斷地假象推演著……然而許久之後,愷撒發現自己除了依仗小龍的慢速之爪,似乎完全沒有應對的辦法。

即便是三段瞬開的狀態下,以龍脈咒文去控制休斯,為自己創造進攻的機會,愷撒也沒有十足地把握抓住擁有那種速度的休斯。

「真的很強。」愷撒心裡默默想著。

青木狩獵季之後,愷撒的自信心已經初步建立,統考至今,愷撒更是明確了自己在同齡人之中的實力定位。

即便那天在地球街,見到文遠的「熾天使」,愷撒也只是有些吃驚,並未像現在這樣生出心理壓力。

「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愷撒忽然自嘲一笑,「休斯再怎麼說也是帝國人,他的實力強大,自然是好事啊。我現在這種心情算什麼,嫉妒嗎?」

愷撒試圖將自己現在的感受,歸結於自己和羅伊家族的那些舊怨,但仔細想想,又似乎不是。

無關羅伊家族,而是休斯的實力,真的讓愷撒感到發自內心的震驚。其實說起來,休斯的強大之處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快、狠、准。但任何事情達到了極致,都會變得極度可怕。毫不誇張地說,愷撒覺得休斯的表現,簡直比戰鬥法師更加戰鬥法師。

思前想後,愷撒終於完全確定了,自己現在的情緒,居然真的是嫉妒。

愷撒在速度上的缺陷,即便練成了三段瞬開都無法彌補,不得不求助於各類其他的手段,來補充速度上的不足。

某種意義上,愷撒如今的戰鬥風格,都是為了針對自己速度不足的短板,才逐漸形成的。

若非速度快不起來,愷撒為什麼要想盡辦法用龍脈咒文去控場、去限制對手的走位、去強行硬控對手?

反觀休斯,他在之前的戰鬥中,沒有使用任何特殊的體術、咒文、武器,就是靠超乎想象的極致速度來碾壓。

愷撒終於明白自己心中,其實從未放棄過對速度的渴求,只是求之而不得。

如今驟然看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出現在了別人的身上,心裡上多少有些失衡。

「該死的!」愷撒緩緩攥緊了拳頭,咬牙想到,「我的速度,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啊?無論如何都提升不起來!」

「真的是天賦使然嗎?」

「有的人像我一樣,天生就速度快不起來,有的人卻能像休斯那樣,單靠速度就能碾壓一切?難道就不能靠後天的努力改變嗎?」

愷撒如今走的雖然是「破快」的路子,但終究他的內心還是想自己也能快啊。

一種強烈到無法抗拒的心情漸漸在愷撒心裡生出。

他想要和休斯打上一場!

這種想法是如此的強烈,幾乎達到了迫不及待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