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一個富裕得流油的國家,不愧是第一大國,她的到來驚起一陣旋風,因為她是明目張胆的用飛的,無數百姓與修仙之人還以為看到了真正的神仙,因為騎在白虎上的那個男子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奪目,她來的那一刻早就換回了男裝。

越過城門,直接飛到了留仙國皇帝的宮殿門口,還引來了無數侍衛拿著刀劍指著她,可有小白的威壓誰都動不了。

「住手!」一道強厚氣勢的聲音落下,侍衛們恭恭敬敬的行了禮,馬不停蹄的溜走了,璃茉將小白收入小世界,直接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這威宏富麗堂皇的宮殿。

「皇帝,好久不見」這是她開口的第一句話

實際上皇帝並不老,三十多歲左右,只是常年的政務勞累看上去有四十,但也算是個俊美男子,一身翱翔九天的龍袍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但這些對於璃茉都無關痛癢

她知道,今天皇帝不會把自己怎麼樣,他不是要談判嗎?

「白璃,不,我到底應該是叫你白璃還是白璃茉呢?」皇帝一臉笑容,可看的讓人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璃茉並不驚訝「皇帝今日叫我來就是揭發我身份的?」

「哈哈哈果然有趣的很!」他看向一旁沉默的無影「無影,你說這麼伶俐的女子做我的皇后如何啊?」

無影並不作聲,坐在一旁喝著自己的茶,皇帝不以為怒,習慣了無影的態度,總是冷冷的。

「白璃,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人,我一定放了你那些朋友!」皇帝打的一手好算盤,眼裡滿滿精光,在他看來,這是莫大的恩賜。

「你先告訴我為何要砸了我的天夢堂,又為何綁了我的朋友?若是因為想見我你派人來告知便是,身為一個皇帝卻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說出去不怕人人恥笑!」璃茉寒光一現,眼神冰冷的似地獄爬出來的惡鬼

皇帝一愣,想不到這女子還這麼的有氣勢,但他更喜歡了,也不打算瞞著她什麼,因為對於一個皇帝來說,一個女人再有勢力,也不過是個女人罷了!

皇帝換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樣「我只是請他們來做客而已,至於砸了你的天夢堂是那不懂事的世子乾的事情,說是要為了死去的秦寧報仇,你應該感謝我救了你的朋友」

璃茉忽然心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只是沒動作「秦寧是不是要你殺了我,然後你卻救了我?」

「是!」皇帝頓時得意,對付一個女子,他手到擒來。

璃茉看了一眼無影,契約了的他們心中開始交流「他們修黑魔道,你早知道?」

無影回答「知道」

「那你不早說!」表面陷入沉思的璃茉繼續回復

「事情發生之快,一時忘了」……

璃茉收回心緒,一切前因後果很快理清楚了。

青門與留仙國是一夥的,都是瞞著世人修鍊黑魔道,並且秦寧與這皇帝還有劉世子的關係還不錯,上次在比試中,寒墨殺了秦寧,秦寧恨的卻是自己,後面它復活發現自己是個女子時就報信給了皇帝,讓皇帝幫自己復仇

可皇帝在她珍味軒宴請天下來客時找了劉世子來探風,結果看上了自己的美貌讓皇帝改變了想法,想讓自己成為留仙國的人,至於為什麼砸了天夢堂卻實是因為劉世子對她的報復!!!

呵呵!皇帝認為自己才是最後的贏家,那麼就真的錯了!

砸了她的天夢堂,抓了她的人,居然還要讓自己做皇后,除非他下了十八層地獄,她才不介意坐下這個留仙國皇位!!!

「怎麼?考慮的如何?」皇帝看璃茉陷入沉思,出聲打斷

「你們居然修鍊黑魔道,好大的膽子!」璃茉忽然厲聲

皇帝一瞬詫異,又很快恢復「沒錯!黑魔道不僅厲害,而且實力增長之快不是你能想象,當然,等你做了我的皇后,你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到時候我們一起統領整個凡世間!」

璃茉冷冷的搖了搖頭「愚蠢!」

這下皇帝變了臉色,就算他看上了璃茉,並不代表能容忍她這麼多次的不識抬舉「你裝什麼清高,一個妖居然還還強制褪去妖身做個凡人去修仙,呵呵,其實你骨子裡本就應該修魔的,就別再矜持了!」

璃茉狠狠一瞪,妖!

這個皇帝居然知道自己以前的秘密!很好……她隱藏了漫天的殺氣一聲不吭的離開了大殿,有無影在,她不用擔心春月他們,而她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皇帝氣的冒煙,正準備攔,卻被無影擋住,要說皇帝最信任的就是無影這個軍師了,所以就真的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走

可他不知道,直到最後一刻,他都在後悔,悔的腸子都綠了。

璃茉回去時,一路都陰沉著臉,在這個世上唯一還知道她身份的人就是姥姥,可是,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但不是這樣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剛回到傾情閣,朱俊華剛好回來,在等著她,連十夜都來了。

「十夜,你身體不好,應該多休息」璃茉不希望這件事情將他扯上

十夜扯出一抹膩死人的笑容「在雲添那裡太悶了,聽說了你的事情,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毒藥,祝你一臂之力!」 宋邵言幸災樂禍。

寧安:「……」

看他這嘚瑟的樣子。

寧安和他一起站在山頂看風景,微風過耳,耳邊是鳥雀的鳴叫聲。

一個又一個同事爬到了山頂,大家都在歡呼、拍照合影,很熱鬧。

大部分人看了一會兒風景后就下山,山下還有漂流和竹筏,大家在一起玩,玩得很開心。還有人把小孩子帶來一起參加團建,一時間歡聲笑語。

約摸半個多小時,宋邵言和寧安也下山去。

晚上是篝火和跳舞活動,大家堆了個火堆,一圈人圍著火堆載歌載舞,很是熱鬧。

空曠的山間能聽到回聲,風一吹,滿是青草和樹木的氣息。

寧安和宋邵言坐在草地上吃了會兒燒烤,吃完后,宋邵言站起身沖寧安伸出手:「寧小姐,能否邀請你跳支舞?」

篝火的紅光映照在宋邵言臉上,這一瞬間,寧安彷彿回到了十幾年前。

學校的禮堂里,人群熙熙攘攘,她沖他伸出一隻手,示意他能否跳支舞。

因為一支舞他們結了緣分,也因為這支舞,他們誤會了很多年。

兜兜轉轉,往事煙消雲散。

寧安將自己的手遞到他的手裡,站起身,和他一起跳舞。

蒼穹如墨,繁星一顆一顆點綴在這巨大的黑色幕布上,閃閃爍爍,迷人而耀眼。

這一大塊空地上滿是熱鬧的人群。大家載歌載舞,毫不羞澀,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都能玩在一起。

寧安跟著宋邵言的舞步,他們隨意跳著。

宋邵言的眼眶裡有濡濕的潤澤,熟悉的舞步,熟悉的氣息,這才是當年讓他驚艷的女人。

寧安知道他在想什麼,沒有說話,只是在跟著他的步伐享受這一刻的安寧。

過去的都過去了,好在,還有將來。

宋邵言很慶幸,他還有機會能陪寧安跳舞,這是他這幾年想都不敢想的事。

如果不是寧安,他也沒勇氣去做手術,還好,上天對他很仁慈。

他的節奏能跟得上她的步調,兩人的配合依然十分默契。

宋邵言在心裡頭感慨,這才是他的小狐狸。

月光和火光交融,寧安的臉上是溫柔的美好,驚艷了時光。

宋邵言倒像是不知疲倦一樣,想要一直跟她跳舞,但一想到她說那幾個字「來日方長」,就會心一笑,停下腳步。

「休息會,累了吧?」他問。

寧安停下:「嗯,我去帳篷里找瓶水,我渴了。」

「我幫你去拿。」

寧安坐在草坪上,宋邵言去給她拿水。

他們肩並肩坐著,看同事們跳舞、打鬧。

寧安把頭靠在宋邵言的肩膀上,宋邵言輕輕摟住她的腰。

這一刻,安寧而美好。

「邵言,你的腿疼不疼?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訴我。」寧安還是擔心。

「沒事,已經恢復如初,醫生也說了,不用擔心。」

寧安點點頭,她見他的狀態還不錯。

篝火晚會一直到很久才慢慢散了,大家都很累,有的人早已進帳篷睡覺。

火也漸漸熄滅。

寧安沒有困意,仰頭看著天空。 在璃茉詫異下,十夜拿出一個乾坤袋,打開給璃茉看,頓時看的她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是啊,十夜可是毒醫,有了這些毒藥,就算留仙國的高手多也能一命嗚呼了!而我蕭聲也以御獸,為了我唯一的小師妹,我殺他個片甲不留!!」朱俊華一旁補刀,渾身都充滿了雞血

璃茉忍不住嗤笑,但滿滿的是感動「好,那我就先謝謝你們了!」

「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小璃茉等你打完仗了我就教你怎麼使毒!以後我要是走了,也放心自己的衣缽有人傳承了」十夜非常平淡的說出這句話,可眼裡的落寞卻是怎麼也遮擋不住的。

璃茉一手搭在十夜肩上,堅定的看著他「十夜,你一定不會有事的,相信我」

「就是就是,有我們在呢,而且我身上還有個鬼尊,就算你要走,地府還不收你呢!」朱俊華笑嘻嘻的打破這份隱藏的悲戚

說是這麼說,但目前還沒有辦法將這個魔王從十夜的身體給拉出去

「對,不過你的衣缽我還是非常樂意接受的」璃茉笑著回答,那雙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琉璃雙眸如皓月的星光盯著十夜

十夜微愣,高大的身影在陽光的斜射下顯得異常修長,他如雲煙似的墨黑長發垂落,掩住了他的臉,讓她看不見他此時的神情。

他十夜這輩子能遇見她,遇見他們是何其的幸運,就算走,也不孤單了。

璃茉將毒藥遞給某個方向,一旁緘默許久的媚兒蹦了出來

「主子」一身火紅衣裳的媚兒猶如盛開的正旺的浴血鳳凰花,可算是與朱俊華撞衫了

因為朱俊華自從冥界回來后,整個人變得逗比不少,並且是鍾愛紅色………

「媚兒,去吧」

媚兒認真點頭,接過這些毒藥,別人不知道他們要幹嘛,可媚兒跟了璃茉這麼久卻是知道的,而她也從來都不是好熱的茬,這次,凡世間要來一次大改革了!

……

「報!!!」

留仙國輝煌的宮殿內,皇帝穿著一身正氣凜然的鎧甲,給人一種不威自怒的既視感,底下十幾名將軍同樣穿著鎧甲,整個大殿都充滿了火藥的味道。

唯有無影,還是一人帶著精緻的面具,安靜的坐在一旁,放佛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說!」皇帝厲聲,不同與璃茉上次交談時的刻意溫柔

「陛下!那白璃已經快闖入宮殿口了,是否需要阻攔」一名侍衛有些膽顫的回答,那個人有頭超神獸………真攔,也只有送死的份!!

皇帝緊著眉頭,怒火直衝,這個女人,第一次闖了他宮殿,他可以不在意,這次這麼多大臣在場,他怎麼能允許有人可以這麼挑釁自己的威嚴,但是,想她今後就是自己的人了,心裡也不把她的這些蹦躂放在眼裡

皇帝故作笑容「哈哈,讓我未來的皇後進來吧」

底下大臣們都非常不可思議,陛下喜歡這種潑辣的女子?

待璃茉再次闖入內殿時,無數道目光狠狠的刺著她,接著就是不可思議的嘆息聲,這明明是個男子,雖然俊美的不像話,可是!!!

「皇帝,我的朋友們呢?」璃茉滿臉寒光,絲毫不給皇帝留臉面

可皇帝卻不是一般的臉皮厚「怎麼,朕的皇后已經想好了?來人,帶她下去梳妝打扮」

話落,幾名侍女帶著異樣的目光朝她過來,可是剛靠近,那兩名侍女就暈倒了,沒有人看到是怎麼回事,並且也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

「我的天夢堂就這麼毀了,皇帝不打算賠償賠償嗎?」璃茉冷冷開口

皇帝一下笑了「皇后要陪多少?」

璃茉伸出五個手指「五千億金幣」

大殿所有人頓時都大吸一口氣!把國庫抽幹了也不見得有五千億金幣!這人真是臉皮厚,獅子大開口!

「怎麼?皇帝沒有?我天夢堂連五千億都不值?」璃茉挑釁,滿臉故作的不可思議,這皇帝還是第一大國的皇帝,原來連五千億都沒有。

皇帝卻實有點冷汗,五千億萬是什麼數目啊!再建個國家都可以了!

但是在面臨那麼巨大的誘惑,他也只好忍痛,給璃茉丟去一個精緻的金卡「裡面有六千億,多出的一千億萬就是聘禮了」

這下,連無影都詫異了,這皇帝的私房錢不是一般的多!可想而知怎麼壓榨國民的。

其實,這是皇帝所有的存款,只要錢能解決的事,那都不是事………

璃茉收了金幣,再次開口「我的朋友呢?」璃茉狠狠的咬著這幾個字,冰冷無情的雙眸盯著皇帝,氣憤一下變得詭異與可怕。

要了這麼多錢,現在又要人質,真是不肯吃一點虧,張狂的很,可皇帝就是深深的迷戀她這樣的神情,而這種迷戀是骨子裡的……

他還是招手,最後看到春月,冬陽,蕭華,蕭燁都被帶了上來,只是昏迷著,但璃茉看得出來他們都沒事,看來無影是用心保護了的。

可事情往往在下一秒轉機,皇帝一晃手就將四道光芒落入了幾人的眉心,他們幾人頓時嘴唇發烏,臉色蒼白。

「只要你今日坐上這皇后之位,你的朋友就沒事了,否則,一個時辰之內……」皇帝繼續笑著,只要她坐上這個位置,他就有的是辦法讓她屈服。

而那些錢,給了她的,還不一樣是自己的嗎?皇帝打的一手好算盤。

璃茉似乎能聽到自己手捏骨的聲音,他居然下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