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系統在,她可能是不會缺錢花。

她想了下,轉身回了房間。

還在想著說什麼的紀父傻眼了。

就走了?

然而初箏很快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個盒子。

「之前買的。」初箏將盒子遞給紀父。

盒子並不重,此時紀父拿著,卻有些沉重。

他深深的看初箏一眼,眼眶竟然微微有些發紅,常年和女兒爭吵,此時卻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

初箏自然也說不出什麼讓人感動的話。

「好……好……」

紀父像抱寶貝似的抱著盒子,他還是在她很小的時候,收到過她的禮物。

初箏:「……」

「那我先回房間了。」

紀父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點頭。



「爸,我可以進來嗎?」

紀父正將初箏買的東西放在書桌上,聽見紀瞳瞳敲門,讓她進來。

紀瞳瞳一眼就看見那個玉貔貅。

這應該就是楊茜茜說的那個。

沒想到,她竟然是買來送給紀父的……

「瞳瞳有事啊?」

紀瞳瞳立即揚起溫婉的笑意:「馬上就兩點了,一會兒我同學就來了,爸爸你還沒換衣服呢。」

「是哦。」因為初箏的行為,紀父把這事忘了:「瞧我這記性,我這就去換。」

「不用了爸爸,我給你挑好了。」紀瞳瞳從後面拿出一套西裝。

紀父呵呵的笑兩聲:「瞳瞳就是貼心。」

紀瞳瞳將衣服給紀父,又露出遲疑的模樣。

「瞳瞳怎麼了?」紀父問一聲。

紀瞳瞳似很為難:「爸……我……我覺得姐姐好像不太對。」

紀父問:「哪裡不對?」

「爸爸,我……」

「沒事,你說。」

紀瞳瞳滿臉糾結,最後露出擔憂的神情:「您之前不是停了姐姐的卡嗎?可是姐姐花錢依然大手大腳,她之前花二十萬買了一個玉貔貅……啊,對,就是這個。」

紀瞳瞳指著紀父桌子上玉貔貅。

「我有點擔心姐姐,以前姐姐都沒有存款的,隔三差五問您要錢,可這次姐姐被停了卡,還有這麼多錢……我也不敢問她。」

紀瞳瞳滿臉的擔憂,將自己表現得完全是出於關心,才將這件事說出來的好妹妹。

紀瞳瞳小心的覷著紀父,見紀父眉頭微蹙,繼續道:「每次放學,我都看見姐姐和一些人……在一塊玩兒,我怕姐姐出什麼事。」

紀瞳瞳以為紀父會盛怒,可紀父只是皺著眉:「這事等你生日過了再說。」

紀瞳瞳有些失望,沒想到紀父沒有立即發作,但還是露出一個笑容,乖巧的道:「嗯,那爸爸換衣服,我先下去了。」

「去吧。」

等紀瞳瞳出去,紀父看著桌子上的玉貔貅,眼前浮現初箏那雙平靜淡漠的眼睛。 這個問題。書來自w–對於鄭拓來,至關重要。

華夏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鄉土觀念極其嚴重,所謂「狐死首丘」「葉落歸根」,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就算功成名就,也有「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的想法。

鄭拓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對於鄭拓身而言,他之所以不斷修鍊進步的原因,固然也是因為形勢所迫,為了自保,但究其根,卻也是為了「回家」。

儘管,在地球的家鄉上,他其實已經沒有了什麼親人朋友,回家之後,難免會遭遇「少離家老大歸,鄉音未改$淫蕩小說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的局面,但「家」這個字眼。身就意味著溫馨和安樂,並不因為缺少親人朋友而有所改變。

所以,無論如何,如果能夠回到地球上,面對著自己於斯長於斯的土地,那便是對心靈之中的莫大安慰。

當年正是因為如此,被封神榜的器靈封神算計,背上莫大因果的鄭拓,這才開始了真正發自內心的努力修鍊。

目的,就是為了修鍊成就三天聖人,然後可以回家!

否則的話,封神就算給自己背上莫大因果,那又如何?正所謂「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反正那因果已經大得沒邊,根就難以了結,那又何必聽人擺布,去苦苦爭鬥,倒不如用自己來自地球的那些知識,賺些錢,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了此殘。

鄭拓似和氣,其實性格之中非常倔強,否則當年也不會在親人朋友的一直拒絕之下,選擇了成為摸金校尉的這條路,性就是最為討厭被人擺布的。他沒有像上面的那樣做,而是如了封神之願,所為何來?不就是為了回家么?

如今。他修鍊已成,更面對自己家鄉世界的至高無上主宰鴻鈞,正事之後別的不管,先問出了這樣一句話來,正可見得他對著回家的期望多深,企盼多重!

否則,如果真的視修行如命,面對鴻鈞這樣的強大存在,有了這樣難得的接觸機會,那能不抓緊時間多請教修行之道?

這一句話問出來,饒是鄭拓已經成就三天聖人,也是無比緊張的凝視著鴻鈞,希望能夠從他口中,聽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甚至,問出這句話之時,就連身處極其遙遠的祖瑪世界之中的鄭拓聖人化身,那講道的聲音,都居然隱隱有些顫抖!

聽道之人,還以為這帶點顫抖的聲音,乃是其中蘊涵玄妙天道,是以話語之聲有此變化。一個個還在細心揣摩參悟呢!卻沒想到,這只是因為鄭拓眼就要得到自己苦苦思求的答案,是以有些失態罷了!

卻那鄭拓的三天聖人之體,凝視著鴻鈞,期待著鴻鈞的回答,那鴻鈞,也是微閉雙目,沉默許。

良之後,這才一字字道:「不能!」

「什麼?不能?」

鄭拓頓時如同晴天里起了個霹靂一般,萬分震驚的大叫起來,全沒有了一點點三天聖人的矜持:「老師,您確定您沒有錯么?是否您多了一個字?」

如今他病急亂投醫,竟然將希望寄托在鴻鈞錯話之上了!

可是誰都知道,鴻鈞是什麼人,怎麼可能錯話呢?

但這一切都被鄭拓不管不顧,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根不可能放棄,哪怕明知道不管用,也要牢牢抓,彷彿抓了這根稻草,就等於抓了自己的未來!

鴻鈞的目光微微含有一些憐憫的著他,一個字也沒有,但其中包含的意思,卻是明顯得很:沒錯,我的話,一點都沒有錯!你的確是已經不能回家了!

「啊……」

多年企盼,化為泡影,鄭拓再也忍耐不,憤怒的仰天長嘯起來!

龐大的三天聖人氣息。毫無掩飾的釋放出來!

如果真的讓這氣息釋放,就算這虛空礁乃是可以在絕對虛空之中存在,並且保證一定範圍之內的一切實力低於三天聖人級數的存在,統統不被絕對虛空吞噬的強悍物質,也難免要被破壞得支離破碎!

然而,那氣息卻僅僅影響了鄭拓身邊,不過三尺之地!

此外的一切,居然毫髮無損!

不用問,這必然是鴻鈞的手段,控制了鄭拓氣息的破壞力!

鄭拓此時卻並沒有一點心思關注這些,他仰天憤怒的大吼著:「為什麼?為什麼!!封神,你騙我!你居然騙我!!」

幸封神榜現在在祖瑪世界之內的鄭拓聖人化身身上,否則的話,難免要被鄭拓拿出來,不管不顧的將其灰灰!

但饒是如此,那祖瑪世界中正在講道的鄭拓聖人化身,卻是突然停止了講道,淡淡道:「今日講道,到此為止!」

然後大袖一揮,自身所在高台,便在一片雲霧之中,悄然淡化,消失無蹤!

聽道眾人。便在也無法尋覓鄭拓的任何蛛絲馬跡,一個個議論紛紛不提。

卻鄭拓得聖人化身,隱去自身所在高台之後,當即一道神念,氣勢洶洶,殺入封神榜之中,便要興師問罪!

雖然鄭拓的聖人化身,並不具有抹殺先天靈寶的能力,但是將之打壞,使其窮千萬年歲月方能修復,確實沒有任何問題!

彼時。身為器靈的封神,自然也便要受體的毀壞連累,從此陷入沉睡之中!

封神當然並不願意。要不是因為鄭拓的三天聖人之體,必須保持大公無私、絕對公平的原則,是以絕對不能出手毀壞那先天靈寶,否則的話,封神恐怕就要駕著體逃走了!

見到鄭拓氣勢洶洶殺來,封神連忙陪笑:「有話!有話!」

鄭拓鐵青著臉,也不管不顧,只是連聲問道:「你為何騙我?為何明明成就三天聖人之後,便要無法回到故鄉,你卻騙我,只有成就三天聖人,才能跨越世界,回到故鄉?早知道如此,我還修什麼道,成什麼聖?」

「我這不是……我這不是……」封神的臉上,不盡的諂媚討,可是那世號不能讓鄭拓的憤怒,減少分毫!

此時,他決定要給封神一個教訓,以發泄心中怒火!聖人修行,更講究念頭通達,是以有怒火,便當發泄!只不過等閑之事,聖人不過付之一笑,根不可能因此動怒罷了!

鄭拓就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之中發的一切,自然也很少能夠讓他動怒。可是,一旦動怒,那發作起來,便要驚天動地了!

就算封神這欺騙之行為,其實他也並不在意,但是偏偏這欺騙的內容,卻是鄭拓絕對無法觸碰的逆鱗,這怒火,自然熊熊燃燒。絲毫也無法遏制!

若非他還知道輕重,就算盛怒,還沒有忘顧慮,那怒火恐怕早就震動天地,不知道要有多少靈塗炭了!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所有的怒火便都要發泄在封神身上,這封神的日子,有得過了!

卻鄭拓的聖人化身,正準備將一腔怒火,都發泄在封神身上,卻聽得鴻鈞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道:「鄭道友,你不用拿封神泄憤!他這樣做,全都是貧道的主意!」

很顯然,對於封神的處境,他哪怕相隔無盡之遠,仍然了如指掌,不愧是道祖鴻鈞!

「什麼?」

鄭拓幾乎不敢相信的凝望鴻鈞,目光之中,先是疑惑,隨後便如同要噴出火來一般!

只因為他想明白了,封神帶自己穿越的經歷,一直都被鴻鈞在背後關注,甚至在背後推動,要封神的做法,自把自為,鴻鈞全然不知,那是絕無可能。就算沒有他指使,絕對也是默許!

再了,鴻鈞想方設法,讓他們這樣的人穿越,所為何來?難道就是為了讓他們去異界了此一?當然不可能。很顯然,鴻鈞是不可能做視鄭拓毫無作為的。

所以,就算封神不欺騙他,鴻鈞也會想起他辦法,將他推向修鍊成為三天聖人的道路。

所以,歸根結底,這帳還是要算到鴻鈞頭上來!

但是,他鄭拓能有什麼資格找對方算帳呢?

那可是道祖鴻鈞啊!

那可是僅僅只有一個化身,便已經讓自己的三天聖人之體完全不穿的強大的道祖鴻鈞啊!

鄭拓終於冷靜了下來。至於那封神么,自然也就逃過一劫。

他的三天聖人之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行按捺自己,詢問道:「那麼道祖,我可否以化身進入盤古世界?體不能,化身總可以吧?」

道祖徐徐搖頭,還是兩個字的答案:「不能!」

「為什麼?為什麼?究竟是不能,還是你不願意?道祖,你給我一個解釋!」

鄭拓咬牙切齒,從牙縫裡逼出一句話來,已經處於發作的邊緣!

如果沒有一個讓他滿意的解釋,哪怕面對深不可測的道祖鴻鈞,他也要就此出手,絕不退縮!

此事,必須得有個了斷!

否則,他這修鍊,又有什麼修鍊的必要?哪怕成了三天聖人,還是事事畏手畏腳,還不如乾脆當個普通人更!

鴻鈞卻彷彿沒有到他的怒火一般,只是悠悠然然的著話,就如同還是在給人講道一般心平氣和:「三天聖人一旦成就,無論其來自何處,其根,便屬於其成就三天聖人的那個世界,已經是無法離開了!」

「胡!那三天聖人離開自己的世界開天闢地,為何可以?」

「那又另當別論。確切的,三天聖人可以去絕對虛空,卻絕對不能去別人的世界。只因為,三天聖人有自己的道,但也屬於自己世界的道其中一部分,不同的世界,卻又有不同的道。是以三天聖人和別的世界的道形成了衝突,一旦強行進入,只會讓三天聖人和那個世界,一起走向毀滅!就算化身,那也是根據三天聖人的道而來,同樣形成衝突,又因為力量太,無法突破世界之道的排斥力,所以根就無法進入。至於開闢新的天地,那初世界大道尚未圓滿,所以還沒有斥力,所以無論哪個三天聖人都可以進入。但一旦天地開闢,那麼三天聖人級數的存在,便是無法進入了,除非他打算和那個世界一起,同歸於盡!」

「那不是還有吞併其他世界的辦法么?」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也不行!吞併完成之前,三天聖人仍然只能呆在自己的世界中,只能通過代理人,用間接的方式,完成吞併,吞併之後,這才可以進入!」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么?」鄭拓還抱著萬一的希望。

鴻鈞笑了笑:「正所謂有清皆苦,無情不樂,任何存在,都有自己辦不到的事情。哪怕三天聖人,若想心想事成,也是不能。或許,那已經超越了這大宇宙的存在的那一位,在這大宇宙之中,可以心想事成。但是就算那種存在,到了大宇宙之外,要想心想事成,只怕也未必能夠如意!鄭拓,你要明白這個道理才是!」

「我不想明白什麼道理!我只想回家!」鄭拓絕望了,痛苦的怒吼著,一行淚水,從他臉龐之上悄然滑落!

自從穿越之後,哪怕面臨再危險的境地,鄭拓也沒有流過淚,可是如今,面對無法回家的絕望,他卻流淚了!

伴隨著眼淚的滴落,他卻冷靜下來,目光灼灼望著鴻鈞,已然準備出手!

鴻鈞就彷彿沒有到一樣,輕輕的嘆息一聲:「如果非要的話,或許……或許你將那盤古世界包孕的一切大道,悉數參悟掌握之後,或者有萬一的希望吧!」

鄭拓眼睛一亮:「那我要如何去做?」

鴻鈞搖搖頭:「那是不可能的!一個世界大不大,不,在大宇宙中自然不值一提,可是針對個體,哪怕是三天聖人,也是複雜龐大到無以復加!只有將一個世界的大道完全掌握,不遺漏絲毫,才不會在進入這個世界之時,感受到世界的排斥之力。但這種可能性並不存在!哪怕大宇宙之中至高無上的四大聖尊,他們也是掌握的至高法則,而不是一切法則,他們要想將一個世界的一切大道,徹底掌握,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或許是不願意跟鄭拓交手,所以道祖居然提出了一個方法來——儘管,那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辦法。

鴻鈞這樣的話,鄭拓非常理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