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李淼淼本來想說不必了。可是她心裡又很好奇,這個文月格格和將軍到底是什麼關係,於是他便沒有再說話。

他沒說話,那就是默認了,見左漢庭竟然允許自己明天還來看她,文月格格鬱悶了半天的心情,終於好了些。然後她帶著眾人,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哼,明天還來,也不害臊。」李淼淼心裡不由肺腑道。隨即她腦海里猛然想起,這個文月格格對左漢庭的稱呼。

庭哥哥?嘖嘖,叫的真是肉麻。她心裡正在揶揄著文月格格對左漢庭的稱呼,腦海里,竟然突然晃出一個很清晰的名字出來。

等等,他姓左?剛才那個格格竟然叫他庭哥哥。

不會是這麼巧吧,這人的名字,竟然有兩個字和自己的未婚夫相同。

李淼淼於是將心裡的這個疑問先按下,然後看著這會盤在她腳邊的小花,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它滑溜溜的頭,一邊說道:「小花你回來了,情況怎麼樣了?」

小花不大情願的,在李淼淼的懷裡伸了一個懶腰,然後說道,「我都回來好一陣子了,你現在才看到我。」語氣里,似乎還帶著幾分幽怨。

李淼淼不由揉了揉,略微發酸的眼睛和胳膊道:「這裡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將軍這次為了救我,又受傷了,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

小花伸出頭,略微嫌棄的看了眼左漢庭,然後突然從嘴裡吐一棵紫色的果子。

李淼淼看到那枚果子,竟然想都沒想的,將那顆果子的名字叫了出來。「咦,這不是天肌紫蘿果?你從哪裡弄來的。」

小花先是訝異了下,隨即來了興趣,忙道:「我在一個山洞裡找到的,我見它有一股其他的味道,便想采來看了送給你吃。那它到底是什麼果子。」

說完,它竟然還討好的,將那枚天肌紫蘿果放到李淼淼的手裡。

李淼淼沒有拒絕,輕輕的拿起那枚紫蘿果,想都沒想的給左漢庭餵了下去。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這枚果子具有恢復皮膚機能的奇效,而且還有一半的養顏果的功效,這不是一枚普通的果子,而是一枚靈果。

左漢庭服用了這枚靈果,最起碼錶面的皮膚不會出現壞死,而且身上所有的刀疤都會消失不見。

小花嘴裡哀叫一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天肌紫蘿果,入口即化。這會那紫蘿果到了左漢庭的肚子里,不用他吞咽,這果子就會化作一道紫色的液體,到了他的肚腹。

「你幹嘛?我這是採給你吃的,你怎麼給他吃了。」

小花顯然有點生氣了。於是李淼淼便跟他解釋,左漢庭奮不顧身救了自己的事情。然後還將天肌紫蘿果的功效說給小花聽了。

小花聽完頓時懊惱之極,忙說著,「你竟然竟然認得這是靈果,你是怎麼認識的?」

李淼淼當然不能供出自己其實不是這裡的人的事實,而是說道,她曾經上山採藥時,遇到一個白鬍子老頭。就是那個老壽星,教會了自己人草藥,而且還教會了她醫術。

小花聽了李淼淼的神奇遭遇,頓時羨慕不已。它忙說道:「你說,這個世上真的有修仙長生之法么,我們蛇是不是也可以修道成仙呢。」

李淼淼立刻給了它一個肯定的答覆,當然可以了。

小花立刻驚的目瞪口呆,問道:「當真么?」

李淼淼見它如此表情,心裡一定羨慕的緊,於是她便說道,等下次我再遇到白鬍子老爺爺的時候,我帶你入夢。

小花頓時連連點頭,將這枚紫蘿果的事情,一下子忘記到腦後面去了。

李淼淼知道這個小花斑蛇心地善良,她說這番話,也不是開玩笑。而是她腦子裡,有修鍊功法,只要她按照腦子裡的記憶,寫出來便可。

而且現在她感覺自己似乎又可以修鍊了,因此才敢跟小花這樣說。

接著李淼淼對小花說,「你放心吧,我也不會放你白幫我的。」說完,她便伸出蔥白小手,指了指桌子上放著的菜,說道:「這些現在都是你的了。」

小花一看到竟然有這麼多吃的,其中還有一整隻大肥雞,而且還是那種味道非常好的鹽焗雞。小花很久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頓時饞的口水都要出來了。

它甚至忘記是跟李淼淼說謝謝,沒幾口就將這隻肥雞,全部吃入肚中。(未完待續。) 李經理真是嚇了一跳的,剛才他可是全神貫注都在沙發上的小美人身上,整個人的注意力可以說是完全投注在上面,忽然門被這麼砰的一下子踹開,換誰都要嚇得半死。

心臟劇烈的顫動了好幾下才平復下來,李經理各位那是一個怒啊!

黃姐也是一臉惱怒的,她外面的那件小襯衫已經脫掉了,裡面一件薄薄的襯衫,扣子已經解開了大半,她也是要上場的,不過,何珊屬於新貨,她今天就是一個陪襯,專門給伺候李經理的。

黃姐正媚眼如絲,騷滴滴的用眼神和李經理溝通呢,不過李經理一心都撲在何珊那裡,對她這邊愛理不理的,黃姐只好更加賣力的搔首弄姿,然後門這麼砰的一下,嚇得她直哆嗦,那叫一個慘,臉都嚇白了。

看著門口忽然出現的周飛,這麼一個小夥子,大家都十分的惱怒。

她嗎的還好沒提槍,不然不被嚇得縮陽?李經理眾人心裡泛起這麼一個念頭,都有點后怕,要是那樣,樂子就大了。

李經理這種訓斥下屬一樣的語調和面孔,還是頗有氣勢的,畢竟也是管著一個辦公室的,下面的工人雖然不歸他直接管理,但,怎麼說也是個經理,對於這些工人李經理平時也是指指點點的,遇到了說幾句什麼的,擺一下架子什麼的,這種感覺,倍有面子,沒事的時候他也喜歡弄兩句,抓兩個工人過來說說,他很享受這個。

所以這個李經理。板起臉來,還真有點人模狗樣的氣勢。

不過這份氣勢放在周飛眼裡。那真是微不足道,比小丑都不堪。就像是一隻沒毛的雞在鳳凰面前和你一直叫囂:「我的毛美不美?肯定美,肯定比你美,比你們都美!」

跨步到了何珊面前,一把將她扶起來靠在自己懷裡,鼻尖輕嗅,一股幽香傳遞而來,這是女人的味道,何珊身上的體香,不過。周飛不是要聞這個。

「藥性這麼足……」周飛面無表情,內心一片冰寒,這些人,雖說現在這個社會,每天各地各處上演著無數類似的戲碼,無數人受到侮辱或者忍氣吞聲,不過,周飛管不了這麼多的,但若是有人要把這一套強加在他的親人友人身上。那叫要好好管管了。

給何珊吃了一粒百草丹,幾個呼吸時間,何珊就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別人的懷裡。一驚,抬頭一看,是周飛。立刻安心的繼續靠在周飛懷裡,此刻。何珊感覺非常的安定,安心!很舒服。

看到何珊清醒過來。李經理眾人也很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估計應該是藥效或者個人體質不同什麼的,沒有多想,他們的腦子是想不到這一塊上面的。

「小夥子,你是何珊什麼人,不要激動啊,何珊是我們的同事,她現在喝醉,你把她放下交給我們來照顧好了,你趕緊回家吧。」李經理一手叉著腰一手隨意甩了甩,臉上流露出一股不屑的情緒,對於一個年輕人的蔑視。

「哦,對了,給你點零花錢好了。」李經理從西褲口袋裡面拿出一個真皮的錢包,一打開來,各種銀行卡還有厚厚一疊的rmb,數了三張出來拿在手裡朝著周飛走過來。

「來來來,叔叔給你的見面禮,拿著拿著,自己買東西玩。」李經理呵呵笑著,拿著錢準備往周飛的口袋裡面塞。

在李經理看來,拿著這些錢,周飛就可以滾蛋了,不行再多加點,拿這麼多錢。

不過多了李經理還真是有點心疼的,別看他是一個經理,其實一個月也就七八千塊錢吧,這三百、五百、一千的,相當於七八分之一的鈔票了。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他又是那種比較摳門的人,平時都是公司報銷的,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開發票,然後公司報銷,吃飯住宿加油什麼的很少自己花錢,甚至逢年過節買禮品都要渾水摸魚報銷一下,另外為了搞平衡,賬目上面,經常對於下面的工人那個扣錢方面抓的十分緊張,別人遲到幾秒鐘,不過沒打卡就是沒打卡,扣錢!等等事情非常的多,都是扣錢!

在李經理看來,周飛就和他們廠里的那些工人差不多,而且是那種資歷淺的工人,沒什麼技術含量的那種實習生。

沒什麼學歷的那種,李經理的眼神就是那種高高在上的施捨,這種小年輕,他們廠裡面都是,根本不是和他們一個級別的啊,這種人,他每天都看見很多,每次,他都是那種站在雲端的模樣,很高大上的。

「啪——!」

一個大巴掌忽然蓋在了李經理的臉上,直接將李經理的臉劈開在一旁,李經理的整個半邊臉頰像是波紋一樣顫抖了起來,口水都流下來了,臉部肌肉控制不住,整個人被掌力帶著朝一邊後面蹬蹬蹬退了好幾步。

什麼情況?

李經理整個人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感覺到臉頰上面傳遞過來一陣陣刺痛的感覺,提醒著他,發生了什麼和自己想象中不一樣的事情。

剛才還在雲端呢,怎麼一下子感覺眼前一黑,給人打下來了?

李經理剛才還有點飄飄然的,周飛用鐵沙掌力在他的臉上面留下一個大血手印,這個手印,估計要幾個月才能消退下去,當然,周飛可以化解掉。

「你打我?!」李經理終於反應過來了,捂著臉頰,不可思議的看著周飛,像是看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啪——!

啪啪啪啪!!!

周飛跨步上前,手掌啪啪揮出,啪啪響聲不絕,李經理的一張臉就像是撥浪鼓一樣左右左右左右晃啊晃的。

砰!

一腳,直接踹在了李經理的褲襠,那一刻,李經理忽然感覺到蛋蛋一涼,他不知道,這是周飛的勁力,已經把它裡面破壞掉了,要等數月他才能知道。

「我打你,很奇怪嗎?傻比!」周飛說著又是一腳飛起,踹在了李經理的鼻子上面,咔嚓,伴隨著李經理朝著後面倒下去,一聲清脆的骨裂回蕩在整個包廂。

看到這一幕,有個靠在門邊的中年人立刻鑽出了包廂,朝著隔壁一個包廂衝過去敲門,似乎是在求救,周飛自然看見了,也懶得理睬。

感謝訂閱支持!(未完待續。。) 然後便見小花又將一雙,囧囧有神的小眼睛盯上了其他的食物。一會後它風捲殘雲,把桌子上的食物,全部吃個乾淨。

等到它終於吃飽了,才拍了拍漲鼓鼓的肚皮,然後就見它嘴巴一張,有兩樣東西,從蛇口裡掉了出來。

而李淼淼竟然也沒有嫌棄這東西上,是不是有沾染它的口水。只見小花丟給自己的,是一個空的錢袋,大概是被人用過的,上面有些被雨水侵蝕過的痕迹。

「錢袋,你那裡找到的?」李淼淼不解的問向小花,然後將那錢袋翻著看了看。

「這是從當日綁架你上山的,那兩名獵戶身上找到的,他們現在已經死了。」小花是根據李淼淼身上留有的信息,然後通過它的鼻子,一點點的聞出來的。

說實話,小花尋找到那兩名獵戶的屍體的過程,相當的複雜,期間它還有詢問自己的夥伴,才進一步鎖定了目標。最後在一處雜亂的草叢中,找到被野狗咬的面目全非的兩名獵人。

李淼淼聽了小花的話,當然很是吃驚,隨即問道:「他們走的時候,還好好的,是怎麼死的?」

「當然是被殺人滅口了,你們人類真是貪心。」說完,小花像是感嘆什麼似的說道。

「什麼我們人類啊,你不要將我也一棍子打死。」

小花見李淼淼竟然生氣了,忙道:「我不是說你拉,你是心地最善良的人。」

李淼淼朝它撇了下嘴,小花才言歸正傳。「應該是兇手怕他們泄露了什麼,才將他們殺害的。」李淼淼點了點頭,小花說的沒錯,這就叫所謂的做賊心虛。

然後她看向自己手裡的那隻錢袋說道,「或者這是條重要的線索。」說完她又撿起地上的一塊黃銅片,等拿起來才發現,這塊根本就不是銅片,竟然是一個腰牌。

那腰牌做工精細,上面還有一圈金邊,看來這腰牌製作的人家,非富即貴。

她問小花有沒有查出這腰牌的來歷,小花則是搖了搖頭,看到它一副吃完后,很想睡覺的樣子,李淼淼便沒有再去問小花,而是將心思,再次放到血碗上來。

左漢庭大概是因為吃了天肌紫蘿果的關係,面色比剛才好了許多,體溫也恢復了正常,只是還是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

於是李淼淼則繼續研究,到底怎樣才能找到適合左漢庭的血型。

不曾想,她一個不下心,竟然將放著左漢庭的血碗碰到了地上,而那裡前面有她手上不小心因為將傷口割的太大,流出的血。

她親眼看到兩滴血碰到一起時,突然快速的分開,然後過了一會,等李淼淼再去看時,兩滴血從中間遠遠的分開了。

李淼淼因為這意外的發現,心跳突然加速,為了再次證明自己沒有看錯。

她又取了些自己的血和左漢庭的血,放在一起做實驗,得出來的結果,竟然和她後面做出來的結果一模一樣。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李淼淼於是毫不猶豫的隔開了自己的手臂,將血一點點的放了出來。一會後,就放了一大碗血。

小花卻被李淼淼的震住了,它忙問道:「你這是幹嘛,你這不是在傷害自己嗎?也許我們還有其他的辦法。」

李淼淼搖了搖頭,今晚她必須要讓左漢庭醒過來,他昏迷的時間越長,對他的身體越沒用好處。而且明天那個文月格格還說要過來看左漢庭,萬一到時他沒有醒過來,說不定,她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再說現在她的身體基本上都恢復了,適當的放點血對她的身體沒有大礙。

於是小花便眼睜睜的看著李淼淼,整整給自己放了滿滿兩大碗血,放完血后,她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然後找了點布,將自己的胳膊簡單的包紮下,就餵給左漢庭喝了。

因為服用天肌紫蘿果的關係,這時左漢庭的嘴巴已經可以微微張開,所以李淼淼終於不用那羞人的法子了。

不過為了不讓半途中出現意外,李淼淼點了下左漢庭的昏睡穴,讓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發生的事情。

不然讓他看到自己竟然要喝下李淼淼的這麼多血,他一定會抗拒。

兩碗血足足讓左漢庭大概喝了半個多時辰,當最後一口血,被他喝完后,李淼淼忙將他嘴巴擦拭乾凈,再用手摸了摸他的脈搏。

只見他的脈搏由前面的紊亂不堪,到現在終於平緩下來。

將他重新放回床上,幫他臉和手再用熱水擦拭一遍,李淼淼才重重的鬆了口氣。現在他剛剛度過危險期,接下來就要等她的血,在他身體里慢慢的起作用了。

想到左漢庭的身體里,流著自己的血,而且他們兩人的血混合在一起了。她心裡竟然莫名的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這時窗外一陣微風吹過,讓李淼淼微微感覺到一絲涼意,涼風吹到身上,才讓她感到身上有些不大舒服。

她怕風吹到左漢庭,忙起身將窗戶關上,等她走回來時,小花竟然一臉嫌棄的看著她。

李淼淼的神情不由一愣,隨即她便知道,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原來是因為她身上出了很多汗,沒有洗澡的關係,衣服都黏在身上了。

再有就是,她身上有一股血腥氣。

李淼淼怕左漢庭起來后,看到房間里的情況,心裡有別的想法,忙那血碗里的血水都倒掉了。

她還叮囑楊玉龍,讓其他的人,不要亂說話。做好這些后,李淼淼才走回房間。

「這裡你看著,我進去洗一洗。」為了防止再有什麼尷尬的事情發生,李淼淼給小花打了聲招呼,讓它在門口守著,並且看著左漢庭點。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小花聽了李淼淼的囑咐,點了點頭,煞有介事的說道:「嗯,是應該洗洗,聞聞你身上的味道,等會將軍醒來該嫌棄你了。」

李淼淼聽了小花的花,立刻將它整個兒拎起來,直接扔到了地上。並且揚著手,做出要打它的姿勢,「你皮癢了是不是,要不要我給你撓撓癢啊。」

小花還沒看明白李淼淼的動作,便發覺自個兒突然掉到了冰冷堅硬的地上,它心裡突然很方。(未完待續。) 看那個中年人的樣子,似乎隔壁包廂有什麼熟悉的有些能量的人物呢,看樣子是要把那個人搬出來作為救星之類的角色,不過,不管對方是誰,周飛都沒有看在眼裡,像這種貨色,能夠認識什麼具有多少能量的人物?

這種行為,無疑就是雞蛋碰石頭,周飛自然不會在意什麼。

以周飛現在的能量,這種級別的人,真的不是一個檔次呢,沒必要在意什麼,直接橫行無忌就可以了,當然,影響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總體上面,周飛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會和你客氣的。

「啊,李經理,李經理,李經理你沒事吧?」黃姐一副傷到心肝的樣子衝過去扶起李經理,尼瑪的,其實她關心個屁啊,她不過是在這個姓李的面前好好表現一下而已,看看多關心你啊,回頭啪啪的時候多給點好處。

李經理被周飛抽的不輕,躺在地上哎哎呀呀的,黃姐拿著李經理的手擱在自己胸部上面磨來磨去的。

忽然,黃姐猛的回頭,朝著周飛道:「臭小子,趕緊對李經理道歉,不然,你就完蛋了,等著坐牢吧!」

黃姐估摸著那邊快要來了才開口,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的往後面退,生怕周飛給她臉上來這麼一腳一巴掌的,那可不好,李經理就是她的前車之鑒啊。

唰!

周飛腳步一跨,快速出現在了黃姐的面前,黃姐整個人都驚呆了。雖然她一直在防備不要給周飛打到,但。周飛是什麼身手,豈是她能了解的。

所以。當周飛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黃姐差點尖叫出來,整個人都有點蒙圈的,腦子裡面一下就混亂了,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想不到了,只有愣在那裡。

啪——!

一個大巴掌抽在了黃姐的臉上,黃姐整個人橫著飛了出去,撞在了餐桌上面。桌布都被拖拉了下來,嘩啦啦的翻了一地的酒水,黃姐整個人狼狽不堪,嘴裡不斷的流出血水。

周飛這一巴掌可不輕的,不用猜,周飛就知道這個黃姐不是什麼好東西,何珊能夠來這裡,這個黃姐肯定下了不少功夫的,對方居然還叫他道歉。居然叫囂讓他坐牢,對於這種死逼女人,周飛一向奉行的原則就是狠狠抽,大巴掌使勁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