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松濤道人聽到庫克的話,沒有做什麼回答,外門弟子已經是全真門最大的誠意了。

雖然說庫克有三昧真火靈火,但是別忘了,庫克與大世界的仙門,佛門,還有魔門關係可不怎麼好。

全真門要是拿到靈火,那倒是無所謂,得罪就得罪,但是全真門並沒有拿到不是。

「庫克,我給你一個建議,與仙門的關係不要搞的太糟糕,這樣對自己沒有好處。」松濤道人聽到庫克的拒絕,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心裡肯定是不舒服的,所以現在與庫克說話,語氣有些不好。

對於仙門,庫克也是搖頭,這些仙門的傢伙都是臭脾氣,即使是被關押起來,也是對庫克破口大罵,當然苦頭就更有的吃了,畢竟庫克在諸神議會的地位可是很高的。

「那麼你有什麼好辦法?」庫克聽到松濤道人這麼問,就順口問道。

松濤道人也搖搖頭:「仙門的傢伙與我們不一樣,那就是一群瘋子,不過呢,這群瘋子只有對丹藥,飛劍什麼的感興趣,要是你能煉製飛劍什麼的,倒是有辦法,加上你的三昧真火靈火,煉製出來的飛劍肯定會受到仙門的歡迎。」

庫克看著松濤道人,搖搖頭,不過這個時候,另外一個道人進來了。

「庫克議長,有一個不好的消息。」這名道人進門就對庫克說道。

庫克靜靜的聽著,松濤道人開口問道:「什麼消息?」

「血海魔君準備派遣分身下來找庫克議長你的麻煩。」這名道人叫三木道人,是另外一個道門的人。

庫克聽到這話,咂咂嘴說道;「這下麻煩大了。」

「血海魔君是道君級別,而且不知道怎麼的,這血海魔君與七佛門好像有些不對付,好幾次七佛門的弟子都被血海魔君的弟子殺了。」三木道人也點頭說道。

「庫克議長,我們先走了,我勸你慎重的考慮一下,我們全真門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的。」松濤道人站起來,然後對庫克說完就離開了。

三木道人聽到這裡,也是看了庫克一眼,然後也離開了。

這些道門的傢伙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你庫克干不過魔門的時候,我們道門歡迎你,當然作為代價,靈火什麼的就是保護費。

庫克看到松濤等道門的人紛紛都離開,也沒有什麼意外的,大家只是合作而已,又不是什麼生死之交,就這樣,庫克還被松濤等道人忽悠往大世界去。

現在庫克去大世界,那就是找死,不說靈火,就是這些門派捏著鼻子與庫克合作,也是被庫克逼迫的,這口氣怎麼都要出出來的。

當然也許明面上庫克會被好生款待,但是私底下的事情就不好說了,這些修道者雖然講究的是自然,但是別忘記了,這些修道人的中心思量是逆天改命,獲得更長久的生命,這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又是與自然違背的。

「血海魔君,嘖嘖,不知道仙門的傢伙可以利用一下嗎,來人。」庫克摸了摸下巴,然後小聲的嘀咕。

熊類神獸城市的地下數千米的地方,這裡原本是寬大的洞穴,但是被庫克生生改造成了一個巨大的監獄,這裡被關押著數千的仙門弟子,其中不乏有不少美貌的女弟子。 「當然。」楚雲瑤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想到容修的身份,問道:「我表哥還委託我幫他買宅子和鋪子,不知道容少爺可否有好的推薦。」

「有有有,當然有。」見楚雲瑤漆黑如墨的雙眸看向自己,容修黝黑的臉微微發燙,歡喜道:「我們容家在街口正好有一棟鋪子出售,可賣可租,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看看。」

楚雲瑤將東西放進定好的廂房后,跟著容修去了街口。

「這套商鋪處於街道的拐角處,正是最繁華的地方,你表哥想要做什麼生意?不知道這間鋪子的面積是否能滿足他。」

容修帶著楚雲瑤參觀了一圈,見她似乎並不滿意。

「賣女人喜歡的東西。」楚雲瑤回答。

古往今來,只有女人才是最願意買一些華而不實卻又能讓自己變美的東西。

也只有女人口袋裡的錢是最好賺的。

容修有點不贊成:「大街上好幾間大商鋪賣的都是女人喜歡的東西,我們容家和白家也賣女人喜歡的東西,口碑都不錯,你表哥一個外來人,想要分一杯羹,怕是有些困難。」

楚雲瑤眉目無波,站在門檻上,看著街道上擁擠的行人。

街口客流量確實挺大,但特意前來買東西的富太太根本就不好停車,店鋪門口顯得特別擁擠,而且,只能出租一層,她要的是三層。

容修聽說楚雲瑤嫌棄面積小,苦口婆心的勸道:「我從小跟著我姐夫和父親做生意,現在市場大環境並不是很好,你表哥這樣是很難賺到錢的。

做生意要腳踏實地,先用小成本試水……」

楚雲瑤抬腳往外走,並不理會他說的話,「這附近還有空的三層樓的大鋪子嗎?位置偏一點也沒關係。」

容修想了想,指著街道不遠處的一條大馬路道:「那邊有個賣布匹的莊子,原先是溫家在做生意,後來溫家倒閉了,那塊地和五層樓的鋪子就一直空著,低價租給外人做點小生意。

因為離街有點遠,生意也不景氣……」

容修正要勸說楚雲瑤放棄,卻見楚雲瑤已經快步上前了,他只好跟過去。

楚雲瑤走進去,看到貨架上滿滿擺放著的各種布料,質量很好,上面積了厚厚一層灰,她拿在手裡抖了抖,掩住嗆人的味道,問從後院趕過來的老人:「這匹布怎麼賣?」

「一整匹嗎?」老人身材枯瘦,嗓音蒼老,「如果是一整匹,一兩銀子就夠了。」

楚雲瑤眉心蹙了蹙,這麼好的布匹,就算是進貨價,也不可能只要一兩銀子吧,至少也應該值個五兩的價格。

見楚雲瑤皺著眉,老人生怕她不買,趕緊道:「如果您嫌棄貴的話,可以再隨意挑選一匹,就當是贈送給您的。」

楚雲瑤將手裡的布匹放下。

老人眼圈倏的紅了,雙腿一軟,跪在了楚雲瑤面前:「小姑娘,我看你們穿戴不俗,您一來就挑中了我們這裡最好的布料,想必也是個識貨的人。

如果不是為了給少……給我兒子湊救命的葯錢,我也不會賤價賣出……

您行行好,一兩銀子您多拿幾匹布走吧,就當是做了善事……」 「各位道友,在這裡住的還好吧。」庫克站在洞穴的中央,周圍是一個個的洞穴,這洞穴裡面空間有大有小,大的有數百平米,小的也有數十平米。

庫克按照男女,還有門派分別關押,裡面除了幾個桀驁不馴的給教訓過之外,其他的都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卑鄙,無恥。」洞穴裡面的人聽到庫克這樣說,再看看庫克的樣子,就知道是可惡的小世界土著,不過沒有人試圖接觸這洞穴上粗大的金屬柵欄門,因為上面有高壓電。

那麼有人說,這些仙門的就這樣老實,當然不是了,開始的時候還不是經常有逃跑的,不過這裡能跑多遠,在這洞穴的中央頂部,有一個大型的防禦塔,釋放出來的是強烈的高壓電流,想跑的傢伙只要一出來,立馬就被電的屎尿齊流,然後被守衛丟回洞穴。

這些仙門的傢伙被這樣一弄,感覺丟臉極了,還想方設法跑第二次,但是這裡被庫克設置了數萬個複合魔紋,空間干擾,空間封鎖等等都是啟動的,能量的來源則是地脈深處的岩漿。

所以仙門的傢伙連消息都傳遞不回去,更別說什麼求援了,況且裝備什麼的是被收走的,就連洞穴內部周圍的牆壁都有強大的電流,只要破開岩石,電流就會釋放出來。

還別說,這些仙門的傢伙,對於這些電,居然是很畏懼的,當然據說有修習雷電屬性的飛劍,不過庫克還沒有遇到過。

「呵呵,過獎了,我這人呢,是講道理的……。」庫克笑呵呵的,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就不怕我們門派的報復?」有人冷笑的問道。

「怕,要是你們的師尊,還有掌門,長老能夠來這小世界,那我得趕緊跑路,但是他們來不了是不是,其實你們呢,在我眼裡,就是一群偷雞摸狗的賊。」庫克點點頭說道。

「你胡說。」一個冷艷的女子對庫克喝道。

「胡說,怎麼是胡說呢,你們進入我們諸神議會的領地,沒有打招呼,沒有繳納過路費,不是賊是什麼?」庫克也不氣惱,反而笑眯眯的問道。

這名女子冷聲回答道:「這小世界我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從來沒有人管過。」

「所以你們就習慣了,那麼你們去別人的門派,難道也是這樣,不打招呼就進去?要是你們大世界的門派真有這樣的規矩,那算我的錯,我馬上放過你們。」庫克點點頭,一副認可你說話的樣子,但是話里的語氣則是調侃。

冷艷的女子被庫克這一陣說,立馬無語了。

「轟,受死。」忽然,一個洞穴裡面十幾個仙門的傢伙,一起發功,直接擊碎了帶有高壓電的柵欄,然後朝庫克沖了過去,這些人的速度可是很快的,眨眼就接近了庫克,在這十幾人手指上帶著半米長的劍氣,朝庫克直接戳了過去。

「嘭!」周圍的洞穴感覺一震,然後就看到十幾人影直接倒飛了出去。

滋滋滋滋,幾個人影落在一些洞穴門口的柵欄上,柵欄上面立馬電光四射,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然後就是一陣臭味出現,透過柵欄看到,庫克身上的衣服是損壞了,露出堅實的肌肉,但是呢,裡面的皮膚根本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就你們也想偷襲我。」庫克冷笑的看著被自己猛然撞擊差點暈厥過去的十幾人,冷笑的說道。

「噗通,噗通。」庫克拎起這十幾人,然後一一的丟回洞穴去。

庫克看著周圍很多躍躍欲試的人,開口說道:「我好吃好喝伺候著,如果你們不願意,我不介意把你們扒光了,放在人多的地方,我想我們很多人很想看看大世界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

「你敢。」一名穿著緊身衣的婦人看著庫克,要是目光能夠殺人,庫克早就死了。

「沒有什麼不敢的,你要是不相信,我還敢把你們賣到妓院去,我想生意肯定很好的,既然敢把你們關起來,就不怕得罪你們所在的門派,也幸好你們不是魔門的,不然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庫克這就把話題扯到了魔門身上,要知道仙門與魔門是對立的,是死仇,如果說佛門,道門,神教遇到魔門的,也許會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但是仙門的只要遇到,哪怕是不敵,也會衝上去,魔門的看到其他幾個教派的,還可以威脅一下,遇到仙門的沒二話,不跑就動手。

當然仙門這樣做的目的呢,庫克是有猜測的,仙門講究的是殺伐果斷,率性而為,所以仙門就需要一個對手,一個可以任意打殺的對手,那麼整個大世界,佛門,道門,神教,還有其他教派,作風都不是很過分,只有魔門的,殺人不眨眼,什麼壞事都干,所以仙門就找上了魔門的傢伙。

「哈哈,就你這樣的,還對付魔崽子?」一個青年看了庫克很久,聽到庫克這話,哈哈大笑。

庫克聽到這話,不耐煩的說道:「魔崽子怎麼了,就這半年,我們諸神議會起碼殺了將近一萬魔崽子,現在血海魔君著急了,要親自用分身下來找我麻煩,等我抓住了這血海魔君的分身,再給你們看看。」

「哈哈,哈哈,吹牛,你要是殺魔崽子,我冷鋒就當你是朋友。」這青年哈哈大笑的說道。

「呸,跟我做朋友,你打的過我嗎?」庫克一臉的不屑,很是落了冷鋒的面子。

冷鋒的臉色極為難看,開口說道:「我看你是撒謊。」

「什麼撒謊,你們誰願意跟我去看怎麼對付魔崽子的,先說好,只要五個人,誰要是在中途想要跑路,就別怪我不客氣,你們這裡都有同門,誰要是跑了,我把剩下的賣到妓院去。」庫克有點氣急敗壞的樣子,大聲的說道。

冷鋒冷笑的說道:「可以。」

「師兄。」冷鋒身後的人用神念喊道。

「師弟,我覺得這傢伙說的是真的,要真是對付魔崽子,我冷鋒一定要門派與諸神議會合作,而且真的要是參與消滅血海魔君的分身,那麼我就是內門弟子第一人了。」冷鋒又用神念解釋道。

「恭喜師兄。」冷鋒身後的幾名同門聽到這話,神念就恭喜冷鋒。

五個人,三男兩女,三個男的,一個叫冷鋒,一個叫金刺,一個叫蘭劍,兩個女的,一個叫梅蕊,一個叫青竹,都是劍修。

五個人,還有庫克,以及一百勇敢騎士團成員,直接就來到北方冰原的天空之城上面。

在天空之城的時候,大家還不覺得,但是當大家來到天空之城的邊緣的時候,都驚呆了,再看到下面巨大的冰原。

冰原上面有數十座平台,平台上面有一個個的物品。

「這是魔門的東西?」冷鋒感受到一絲魔氣,開口問道。

「是魔門的定位的東西,你們要是有耐心,就在這裡看,不過不能離開這裡五百米,不然誰也救不了你們。」庫克開口說道。

結果五人都留在了這裡,畢竟回到洞穴那裡有現在這樣的景色,而庫克則離開了。

「這庫克說的是真的?」青竹一身水綠色的裙子,開口問道。

「也許吧,不過這樣大的城市懸浮在空中,就是在我們那邊,也只是超級門派能夠做到,沒想到這小世界居然也有這樣的能人。」冷鋒看著巨大的天空之城,開口讚歎道。

「這都是我們議長大人建立的。」一個勇敢騎士團的守衛自豪的說道。

「就是那個庫克?」梅蕊就是那個冷艷的女修。

「當然,你們是不知道,這半年來,下面那些魔門崽子,一個個的從裡面衝出來,然後就被乾死在下面了。」這名騎士可是看到下面一**送死的魔門傢伙了。

冷鋒就好奇的問道:「魔門的手段,你們能夠對付?」

「哈哈,哈哈,魔門的手段,你們看到這下面五公里範圍內,都有強大的魔紋,除非是一瞬間離開這五公里,下面有數百個巨大的複合雷電魔紋,不管是什麼形態的魔門崽子,都會顯出原形,就在前幾天,一群魔門的傢伙居然化作一道黑風朝四面八方跑,但是下面的雷電一下子湧上來,這些傢伙又……。」這名騎士滔滔不絕德爾說道。

「是陰風門?」梅蕊用神念問道。

「也許吧,不過我不認為這是真的。」冷鋒還是搖搖頭用神念回復道。

冷鋒幾人就在這上面看著下面數十個魔門的物品,雖然距離有兩千多米高,但是這些修道者的視力是很好的。

「看那邊,那個簪子上面的印記,是不是陰魔門的印記?」青竹指著一個簪子問道。

「好像是,陰魔門的傢伙可是很難纏的,豢養的陰魔攻擊起來,無聲無息的。」冷鋒看了看著簪子,不敢肯定,因為陰魔門可是魔門的大門派之一。

冷鋒剛剛說完,立馬就站了起來,因為一群人從後面來了,冷鋒看著領頭的一人,譏諷道:「松濤道長,你也被抓起來了?」 楚雲瑤趕緊蹲下,將老人扶起來:「有話好好說,您不能跪著呀,我沒說不買。」

容修黑了面孔,不悅的開口:「難怪你們這裡生意不好,原來是因為強買強賣啊,人家不買,就要跪著逼人家買?怎麼做生意的呢?

一兩銀子對有錢人來說不算什麼,對沒錢的平民老百姓來說,那也是一大家子人一個禮拜的菜錢。

我們拿那麼多的布匹回去,又不能當飯吃。」

老人抹掉眼裡渾濁的淚花,「不是這樣的,實在是我兒子病入膏肓,缺錢買葯,我真的是沒辦法了,一兩銀子,我可以請個好點的醫生,還可以抓點好葯,救他一命……」

容修見楚雲瑤動了惻隱之心,笑著撫掌:「那你今天可是遇對人了,我身邊這位可是連張神醫都承讓三分的小醫仙。」

老人似乎聽過小醫仙的大名,一把扯過楚雲瑤的手臂,上下打量了她幾眼,顫著嗓音問:「您真是張神醫說的小醫仙?

給白夫人接生的那位大夫?」

楚雲瑤輕點了一下頭,「確實是我給白夫人接生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老人熱淚盈眶,「有救了,我們庭筠有救了……」

容修背著手轉悠了半圈,慢悠悠的開口:「先別高興的太早,只是這診療費怎麼算?一兩銀子你就是請個普通大夫,人家也未必樂意上門,更何況是小醫仙。」

老人雙手抱拳,對著楚雲瑤作了個長揖:「只要能治好我兒子,隨便小醫仙開口,哪怕是要我這棟鋪子,我也是願意的。」

「成交!」容修果然是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長大的,「口說無憑,立個字據簽字畫押吧。」

「好。」老人家說著,就要去櫃檯翻筆墨紙硯。

楚雲瑤擺擺手:「老人家,我確實看中了這棟鋪子,但也不會趁人之危,這樣吧,你先帶我去看看你兒子的病情,如果我能治好他,這棟鋪子你們便宜些賣給我,如果不能,就按照世面上的價格賣給我。

你們再用賣鋪子的錢,去找更好的大夫,怎麼樣?」

老人家當然求之不得。

帶著楚雲瑤往後面去,走到後院,竟然又是一番別緻的景象。

前後院是相通的,整個院落都被圍起來,面積很大,假山翠亭,小橋樓閣,因為長久沒人打理,顯得有些荒蕪。

院落中間是一棟小洋樓,踏著青石板的路面步入客廳,裡面的擺設卻很簡陋。

楚雲瑤越看越滿意,簡直就是為了她的需求量身定做的一般。

五層樓的鋪子用來賣東西,旁邊的空地正好用來停放馬車和轎子之類的交通工具,後院用來居住,等她將這裡買到手,重新修葺一番,正好可以回一趟鄉下將奶娘接過來安頓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