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清玄道:「小師弟一定要量力而為啊。這繪製靈符,一向是要心平氣靜才能繪製成功,若是急躁了,這成功率也就大大縮小了。」

「是,小弟我明白了。」何林華嚴肅地應了一聲,然後臉上的表情又瞬間變得輕佻了起來,「哎!清玄師兄,咱們能不能打個商量啊。」

清玄一看何林華的表情,就知道他說不出什麼好話來。但是,他對這個小師弟,可真是一點防禦力都沒有啊:「小師弟請說,只要師兄我能夠辦到。」

何林華道:「那啥,這事兒吧,其實也挺簡單的。我就想說吧,你看我這繪製個靈符而已,又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兒,在魔窟裡面畫畫就成了,犯不著跑到你剛才說的那個什麼魔窟什麼站裡面……」

「不行!絕對不行!」清玄一聽是這個,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小師弟,你還是不能找好自己的位置嗎?魔窟之內,魔氣充盈,危機叢叢。且不說小師弟你在這個滿是魔氣的地方繪製靈符成功率會下降多少,單說這魔窟中可能遇到的危險,就絕對不能讓小師弟在魔窟中呆著了!」

「呃……」何林華鬱悶地摸摸鼻子。他剛才答應下來后,便發覺了問題——他這繪製靈符,可是得注靈的啊!他現在煉魂神殿內靈力雖然夠多的,但是就這麼浪費下去,難免有一天會消耗完吧?到時候怎麼辦?怎麼辦?不過,他這話當然只能在心裏面說說,不能真正說出來的。

清玄又嚴肅道:「小師弟,這些都不必再說了。我現在就跟魔窟觀察站聯繫,讓他們迅速給你準備好房間,師兄我這也送小師弟出去!真是可惜了,現在魔窟之內人手緊缺,要不然,師兄我肯定會要求派人為小師弟護法……」

「哦?這是出了什麼大事,居然還要讓人給護法了?」忽然之間,何林華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何林華五人大驚失色,紛紛扭頭望去,只見一個瘦瘦的小老頭盤腿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嘴裡面叼著煙槍,吧嗒吧嗒地抽個不停——在魔窟之中,能有這個打扮的,除了武尊,還能有誰?

當下,何林華五人紛紛拱手行禮。

武尊則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不用那麼多禮儀。我只是收到觀察站的消息,說第四窟已經清剿完魔窟,過來看看罷了。看你們幾個能走到這裡,那些魔物確實已經消滅完了。」

武尊在收到魔窟觀察站傳達的消息時,還正在第三窟中部清剿魔物呢。聽聞了這個消息,武尊可不敢相信,就是他親自出馬,清剿那一群魔物,還要浪費一段時間呢,更何況第四窟還換了一個新窟主,手下更是一群「老弱病殘」?所以,收到這個消息后,武尊加快了清剿速度,把魔窟中部的魔物消滅掉一半后,立刻折回了第三窟通往第四窟的小通道,來這邊看情況來了。

武尊問道:「說說吧。你們這消滅魔物,有什麼秘訣?」

秘訣?哪裡有什麼秘訣啊!只是第四窟非常不巧地來了個妖孽而已。

一時之間,清玄、不缺大師、胡雨菲、琦爾燕娜都同時扭頭,看向了何林華。

何林華鬱悶地摸摸鼻子,丫丫個呸的,都看我幹什麼?

武尊也發覺了眾人的目光,他轉向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啊!原來是你小子啊!上次見面的時候才第三境頂峰,現在都第四境中期了。看來,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跟我這把老骨頭較量較量了啊!說說吧,你小子有什麼秘訣?」

「呃……」何林華一時為之語結,他該怎麼說呢?

清玄見何林華在那兒猶豫,於是乎,他就開口了:「小師弟能夠快速恢復靈力。」

「快速恢復靈力?這就難怪了!」武尊兩眼發亮,這可是個人才啊,「你小子怎麼能快速恢復靈力了?」

何林華想了想,扯道:「我自己這搞不太清楚啊,可能是體質問題吧。」

「體質問題?」武尊點了點頭,「這倒也有可能。傳說中,功德金身妙用無窮,想來這能夠快速恢復靈力也是其中之一吧。不過,你小子有這麼強的天賦,又不用擔心外魔入體,在第四窟這個活死窟裡面,實在是浪費資源了。依我看,我跟沙吾商量商量,讓他從第一窟調一個築基四層的修士跟你小子換換吧。」

得!何林華還在這兒為自己怎麼解釋這體質問題呢,武尊又幫何林華找到了一個最佳理由。

「武尊前輩!那也太浪費了!」清玄一直想著何林華的繪製靈符天賦,現在聽到要把何林華調到第一窟,想都沒想就說出來了。

武尊一雙小眼睛一瞪,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太浪費了?這麼好的人才,不送到第一窟駐守,難道在第四窟就不浪費了?!」

「不是!」清玄連忙辯解,「武尊前輩,小師弟他……他能夠繪製大虛弱符!」

「什麼!大虛弱符!」武尊兩眼發光,神情為之一頓,身為魔窟的一窟之主,他自然知道這種靈符的作用了。他飛身站在何林華的身前,直勾勾地盯著何林華,問道,「功效如何?幾天能繪製一張?」

「功效嘛……能夠在一小時內把100010001000範圍內的敵人內各屬性降低20%吧,速度嘛,一天能畫個七八張吧。」何林華實話實說。

武尊獃滯了片刻,然後點頭道:「這功效很強。哎,就是一天只能畫個七八張,速度有點慢了。」武尊剛說完,就立刻又發覺了不對——他剛才聽到的繪製速度是什麼?是一天七八張,而不是七八天一張?一回過神來,武尊大喊道:「你丫剛才說什麼?你一天能畫個七八張?你扯什麼鬼!」

大虛弱符這種高級靈符,別人七八天一張都困難,他居然一天七八張?!

「嗯……那啥,好像一天七八張,真的沒什麼難的。」何林華說道。

一天七八張啊!一天七八張啊!武尊現在也總算回過神來,剛才清玄的反應為什麼會那麼大了。這種人才,要是給送到魔窟裡面,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大材小用了。一天七八張大虛弱符,就意味著魔窟四窟每天能分配到兩張這種高級靈符,能夠在面對大群魔物的時候削弱魔物力量,能減少大量傷亡啊! 第一百七十一章成後勤人員了

這……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妖孽?

武尊都想狠狠地給自己兩下子,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他轉頭看了看清玄和不缺大師,他們二人看他的目光那個古怪啊,簡直就跟看白痴似的——說起來,他們兩個,也不知道被何林華刺激過多少次,才「修鍊」成現在這樣寵辱不驚啊……

武尊心中鄙視了自己一下,奶奶個球的,有一段時間沒怎麼跟外人接觸,居然連這麼點兒刺激都受不了,還被一群小輩給鄙視了。他又瞪向何林華,嚴肅地問道:「你說,你一天能畫八張大虛弱符,此話當真?」

其實,不止八張的。何林華心中想著,嘴上說道:「不錯,確實能行。」

清玄聞言,也在一旁幫腔道:「武尊前輩放心,剛才吾等親眼看見小師弟繪製了一張大虛弱符。那張大虛弱符雖然與普通的大虛弱符不同,但其中確實已經領悟到了靈符真諦。」

「嗯。」對清玄的眼光,武尊還是有幾分信任的。他又問何林華道:「你剛才畫好的那張大虛弱符呢?拿來給我看看。」

那張大虛弱符正在靈符神殿注靈呢,要是拿出來,那張靈符可就作廢了!何林華想了想,拱拱手道:「武尊前輩,那啥……我那張靈符還沒有真正的繪製好,還得等一會做一下收尾工作。晚輩有個習慣,這個靈符吧,沒有畫好以前,不想讓別人看到。」

何林華有這個習慣嗎?有嗎?沒有嗎?

「嗯。」武尊點點頭,他對這個,倒是不很在意。但凡是天才,總會有一些怪癖,他只把何林華當成了那種靈符沒有完成絕對不讓人看見的類型罷了。武尊又把頭轉向了清玄,道:「何林華能夠繪製大虛弱符的事情,除了你們幾個以外,實力不到先天第四境的絕對不能透露!免得被國外某些敵對勢力察覺,惹出事來!」

「是!」清玄、不缺大師等齊聲應道。

隨後,武尊又看向何林華道:「小傢伙,你除了能夠繪製大虛弱符以外,還能繪製什麼靈符?」

「沒有了!絕對沒有了!」何林華連連搖手。要是被武尊知道他還能繪製出雷龍符、焚天符什麼的,他還不得倒霉?

清玄這廝此刻又不識相地插嘴道:「小師弟,你不是還會繪製靈武符嗎?」

丫丫個呸!你不說話能死啊!何林華一雙眼睛幽怨地盯著清玄,好像一個怨婦似的。

「靈武符?」武尊聽到此話后,兩眼又是一陣發光,但旋即平復下來,「靈武符那種靈符雖然厲害,但是作用時間太短,而且頗耗靈力,在魔窟這種戰場上,不畫也罷。那些能夠用來群傷的法術,才是最好啊……」

「嗯嗯!」何林華連連點頭,「武尊前輩放心,我一定會鑽研群傷法術的。」

「現在就不必了!此次的魔窟之戰,恐怕會異常艱難,時間也非常寶貴。與其浪費到研究其他的群傷靈符上,還不如多繪製幾張大虛弱符來得穩妥些!」武尊說完,又吩咐道,「清玄,不缺,琦爾燕娜,從現在開始,這小子的位置有些微妙,安全方面更得操心。你們三個即可陪同這小子去魔窟觀察站,進入閉關室,除了他親自吩咐外,任何人不得入內!明白了嗎?」

「是!」清玄等三人拱手應聲。

何林華聽到這裡,不解了:「武尊前輩,他們都離開了,那雨菲呢?」

「小半妖啊。」武尊笑眯眯的,「小半妖是第四窟的暫代窟主,自然要在第四窟消滅魔物了。」

什麼?自己跟琦爾燕娜一起去魔窟觀察站,胡雨菲卻要一個人留在這危險的魔窟之內?何林華他如何能夠放心的下?

不過,何林華雖然不放心,但卻不能直接說出來啊。他想了想,眼珠子一轉,說道:「武尊前輩,那啥……雨菲是我老婆,她要是不在我身邊,獨自在魔窟裡面,我實在放心不下。我要是放心不下,就不能靜下心來繪製靈符,我要是靜不下心來……」

「好了!好了!不用說了!」武尊笑眯眯地一揮手,「你小子心裏面想些什麼,我知道的一清二楚!還有你,清玄,看你神情不定,可是在擔心第四窟的安危?」

清玄當然擔心了,他原本還想著,有何林華這個妖孽在,就是再多的魔物也好說,可是何林華一走……

清玄拱手道:「是。」

武尊說道:「這些事情,你們都不用擔心。若是這小子真的能繪製出大虛弱符,前三窟的壓力定然大減。到時候,我自然會跟另外兩位窟主商量,往第四窟分派人手的。至於小狐狸的事情,知道你小子擔心小狐狸的安危,不過現在魔窟之中第四境武者、修士雖然不少,第五境的人卻只有小狐狸一個,這窟主,小狐狸是當定了。小狐狸必須得在第四窟之內,我只能保證,不讓她深入魔窟,遇到危險罷了。」

何林華皺眉道:「就在魔窟前段?」

「這個……可以。」武尊想了想,還是應了下來。

如果何林華真的能夠繪製大虛弱符,就算是為了讓何林華安心,他們都會想盡辦法的。再說,胡雨菲雖然是築基五層,但是根基不穩,真正的較起真兒來,就算一個築基四層的修士都能對付得了她。讓她鎮守第四窟,只是為了借她一個築基中期的名頭罷了。

至於第四窟的安危?前三窟之中,高手如雲,第一窟、第二窟中更是有五頭築基中期的靈獸。到時候要是不放心,也不過是分出一些人手罷了。

「嗯!這就好。」何林華道,「只要能夠保證雨菲安全,我就算每天再多畫出兩張來都不成問題。」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武尊抓住了何林華的話辮子,二話不說應了下來,嘴角泛起一絲老狐狸的笑臉,「以後,你小子每天都得拿出十張大虛弱符才行!」

丫丫個呸的!老子這嘴賤什麼啊!何林華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算了。

「華子哥……」雨菲縴手伸出,抓住何林華,甜甜一笑。

「雨菲……」何林華看看胡雨菲,心裏面的不滿全都消失了——不過是兩張大虛弱符而已,為了胡雨菲,就算是再危險的事情也得做啊!

「好了,你們小兩口別在這兒膩歪了。你們立刻把這小子送到魔窟觀察站,然後清玄、不缺、琦爾燕娜三人負責守衛,小狐狸你再回到第四窟入口幫忙駐守。至於這小子的事情,我親自對魔窟觀察站吩咐,你們不用再管了!」武尊揮揮手,然後居然就這樣快速地閃身,從第四窟通向第三窟的狹小通道內回去了。

眼看著武尊離開,清玄也讓何林華立刻起身,向著第四窟外趕去。

進入第三窟后,武尊先讓魔窟觀察站立刻給何林華準備好了房間和繪製靈符所需要的物品,猶豫了一下,又把這件事情知會了浣平和沙吾。浣平和沙吾聽說以後,剛開始根本不信,但聽到清玄居然也這麼認為時,才相信了幾分。

對於清玄,沙吾、浣平還是很滿意的、很信任的,基本上已經被他們兩位認定為今後的魔窟窟主了。既然清玄都這麼說了,也許這事兒,真的有幾分可信?

魔窟進去的時候一路殺著魔物,速度較慢,這三人出去的時候,速度則要快了很多。不過半個小時,在清玄的引領下,何林華一行就已經到了第四窟窟口。

跟胡雨菲道別後,何林華四人又在清玄的帶領下,進入了魔窟的觀察站內。

按照何林華的想法,魔窟周邊危險異常,這魔窟的觀察站肯定應該建在了地下,避免被魔物侵襲才對。但是,現實卻與何林華所想恰恰相反——魔窟的觀察站不僅不在地下,反而在一座山上!

聽清玄介紹,這魔窟的觀察站,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原先的魔窟第七窟所在!

進入魔窟之後,一個微胖的身穿修士袍,實力有築基三層頂峰的老頭子立刻迎了上來。經清玄介紹,何林華才知道,這老頭子居然也是雲山宗的修士,是清玄的師叔,叫浣青,是這座觀察站的負責人。除此之外,魔窟之中還有另外兩座觀察站,分別位置另外兩個已經被封印的魔窟窟穴所在。

由浣青引路,何林華一行人很快到了那間安排給何林華的房間。

何林華進入房間后一看,整間房間只有十平米左右,一張床、一張小桌子、兩個石凳,還有兩個蒲團,連個窗戶都沒有。何林華意想中的那些高科技產品,一個也沒有!倒是在那張小桌子上,擺著整整齊齊的筆墨紙硯。

看到這情況,何林華整個成了一張苦瓜臉——丫丫個呸的,看這架勢,武尊那糟老頭子,是把他當成一個繪製靈符的工具了吧?除了一套用來繪製靈符的「古老」的筆墨紙硯外,居然什麼都沒擺?這每天只畫靈符,還不枯燥死?

何林華想的不錯,武尊確實是把他當成一台靈符繪製機械了。在何林華看來,那麼一直枯燥的繪製靈符,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情,但在武尊看來,那卻再正常不過了——話說,那些能夠研習出高級靈符的人,哪個不是為了靈符能命都不要的人?在他看來,這一類人,除了另外以外,其他的東西安排了也是多餘……

當然,他沒有料到,何林華這個變態啊……

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筆墨紙硯卷了起來,然後扔給了清玄。隨後,何林華又讓浣青給拿一些A4紙和中性筆來,準備畫符。

什麼?你說何林華自己身上不都拿著A4紙和中性筆,為什麼還要跟浣青要?

原因很簡單,何林華現在心情很不爽。這又不是給自己繪製靈符,憑什麼拿爺們自己的紙筆來用?好吧,其實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何林華的心情很不爽很不爽!

等到浣青派人把A4紙、中性筆送來后,何林華帶著琦爾燕娜進了房間,順手一關門,把清玄、不缺給關在了門外…… 進了房間,坐在了石凳上,何林華撕破了密封包,拿出了一疊a4紙,凝神靜思,開始了繪製大虛弱符。

腦中思索著大虛弱符的每一個靈力屬性、符節、符解,同時,何林華手中的中性筆也在意識控制下,在潔白的a4紙上空一下又一下的跳動著。不知不覺中,12分鐘過去了。大虛弱符所有的靈力屬性、符節、符解也終於完全點完,何林華閉上眼睛,手中中性筆快速揮動,「大虛弱符」四個字一蹴而就,一個靈符就這樣完成。

隨後,何林華動作不停,把已經繪製好的大虛弱符扔入靈符神殿內進行注靈,手中的中性筆再次開始了一下又一下的跳動,重複著剛才的動作……

「滴滴……系統提示,您的靈符神殿注靈位置已滿,該靈符自動進入排序中……」

系統清脆的提聲音想起,何林華也在這陣聲音中回過神來。

他神識進入了靈符神殿中看了看。現在的靈符神殿已經升到了第九級,正在向第十級進軍。根據靈符神殿每升一級增加一個注靈位置來算,九級的靈符神殿一共有18個注靈位置。何林華先前在魔窟之中一共添加了五道焚天符、一道雷龍符和一道大虛弱符,應該還剩下11個注靈位置。

現在系統提示進入排序中,也就是說,他到現在已經又繪製了12道大虛弱符了。

「居然畫的這麼快,我還真沒覺得呢!」專心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慢。何林華拿出手機看了看,這不知不覺中,都過去兩個半小時了。

何林華抬頭,伸了個懶腰,扭頭看了看身側――就在他身邊不遠處,琦爾燕娜單手托腮的坐在小石凳子上,柔情地直勾勾地盯著何林華。

「呃……」何林華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剛才繪製靈符太過認真,居然忘了琦爾燕娜還在身旁。何林華伸手摸摸鼻子,問道:「娜娜,你在看什麼呢?」

「看你啊!」琦爾燕娜理所當然地回道,「老公,你畫完了嗎?我看你畫的好慢啊……」

何林華狂暈!

琦爾燕娜這傻丫頭,可真是名副其實地什麼都不懂啊。不過,這可也是琦爾燕娜真正的可愛之處嘛。

何林華說道:「呵呵,還算不錯啦!娜娜,我今天畫這種靈符的速度,你千萬不可以跟別人,知道嗎?」

「嗯,知道。」琦爾燕娜點點頭,然後又直勾勾地盯著何林華。

一時之間,兩人之間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片刻之後,琦爾燕娜開口了:「老公……」說完這兩個字之後,琦爾燕娜櫻桃小口中探出了一條丁香小舌,在紅唇上輕舔了一下。

看到這一幕,何林華只覺得心裏面一陣燥熱。丫丫個呸的!琦爾燕娜這小丫頭,說話就說話吧,舔什麼嘴唇啊!

「娜娜,有什麼事兒嗎?」何林華溫和地問道。

琦爾燕娜回道:「沒有。就是想叫叫你,老公。」琦爾燕娜說完之後,丁香小舌又非常不守規矩地從口中探出,在紅唇上舔了一下。

丫丫個呸的!怎麼又舔了一下?這模樣……咋就那麼勾人呢?何林華看著琦爾燕娜的模樣,心裏面有點痒痒了。

何林華畢竟是個精力非常旺盛的正常男人,雖然前段時間天天和胡雨菲、琦爾燕娜胡天胡地的,尤其是對琦爾燕娜的熱情更是感到分外吃力。但是,年輕人的**畢竟是旺盛的,這也不過是一個星期沒有跟琦爾燕娜恩愛,何林華僅僅被琦爾燕娜的兩個動作就給勾出火來,也覺得有些心猿意馬了。

「老公……」琦爾燕娜又是一聲,然後又舔了舔嘴唇。

何林華只覺得,自己心裏面的那團火更加旺盛了。

「娜娜……要侍寢嗎?」不知怎麼著,何林華嘴裡面鬼使神差地冒出了這麼一句。

「要啊!」琦爾燕娜不斷地舔嘴唇,本來就是她本能**給何林華髮出的信號,現在被何林華這麼一提,立刻開心地點點頭。也不知為何,琦爾燕娜在男女之事上的**異常旺盛,嘗過了肉味以後,一天不吃就覺得不是個滋味。

不過,琦爾燕娜畢竟還是知道審時度勢的,她看了看四周,問道:「不過,老公,這裡……可以嗎?」

琦爾燕娜說完,把腦袋探在了何林華的身前,又舔了一下嘴唇。

丫丫個呸的!你別舔了,你再舔下去,哥就要爆炸了!

用**熏心四個字來形容現在的何林華,絲毫不為之過。他神識在房間內感應了一下,確定沒有什麼監控設備后,揮手彈出了幾道靈力,把門縫兒堵得嚴嚴實實的,抱起了琦爾燕娜……

……

房間的小床上,何林華、琦爾燕娜擁在一起,盡自己可能地做著一些恩愛的動作。

「奶奶個熊的,哥這是不是有點太不像話了?魔窟裡面,那些前輩武者、修士,都在消滅魔物呢,哥卻在這裡胡天胡地的……」何林華抱著琦爾燕娜,在她的頸后吻了吻,腦中胡思亂想著,「不行!絕對不能再這麼做了……」

「老公……」琦爾燕娜一翻身,豐滿地身子疊在了何林華的身上,吐氣如蘭,「我還想侍寢……」

感受著身上琦爾燕娜柔柔的身姿,何林華這廝瞬間又被某種液體佔據了大腦,開始胡天胡地了。至於他剛才想的什麼「絕對不能」什麼的?早就被他拋到爪哇國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