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直到方盡丹田內的靈力全部枯竭,那炙熱物看到自己沒有東西可吸收,饑渴難耐的再次吸收起方盡靈魂力來,這一下方盡整個人就慌了起來,你吸靈力也就算了怎麼還吸我的靈魂力啊,炙熱物將方盡的靈魂力吸收了一重之後,方盡的靈魂力就像見了鬼一樣迅速的朝著方盡識海中逃去。

短短几個呼吸之間方盡的靈魂力縮水了一大半,境界大約只有靈級一重左右了,靈魂力就相當於在炙熱物的吸收之中也是得到了一次壓縮,在危險面前方盡的靈魂力其實完成了一次許多魂師夢寐以求的靈魂壓縮,境界雖然降低的,但是靈魂力變得更加純凈起來,顏色也是從灰白變得有些乳白起來。

方盡並沒有這個閑工夫去管自己的靈魂力,方盡用天眼神通注視著自己的體內,炙熱物被藍色小球散發出的一陣藍光所劈,炙熱物也是畏懼起來,再次回到了方盡的丹田內,炙熱物每遊走一次方盡的體內,方盡都感覺渾身滾燙。

就像在蒸籠里一樣,方盡外表的皮膚也是變得通紅起來,像一隻煮熟了的小龍蝦,方盡心臟處的運血量突然增多了一些,少許新鮮血氣再次瀰漫方盡整個身體,方盡控制這些血氣靠近正在瘋狂吸收自己靈力的炙熱物,炙熱物就像聞到血腥味的猛獸一般,看著丹田之中的血氣,微微張開大口瘋狂的吸收著。

方盡本以為充滿身體血氣還能維持住幾分鐘,讓靈力能快速恢復,誰知道血氣被這炙熱物幾口就吞沒了,方盡心在滴血啊,自己可是還沒有修鍊到血氣化一的境界,血氣還不能快速的恢復,只能緩慢的或者通過外界那些天才地寶才能恢復過來,就表示自己一段時間內只有通過藥材療傷了。

丹田處的黑色小球釋放出一層黑霧讓自己變得無影無蹤,炙熱物看了黑色小球那邊一眼,對著那邊吐出一口火焰,那些黑霧被火焰很快就燃燒完畢,露出了黑色小球的尊容。

炙熱物再次返回,準備重新吸收起靈力,好在丹田內的靈力被吸收乾淨之後,它吐出了幾口更加精純的靈力存在於方盡體內,方盡發現之後狂喜起來,不停的吸收著靈力,終於炙熱物可能是吐累了,整個鑽入丹田之中,與丹田融為了一體,丹田也是被炙熱物的炙熱感覺弄得有些膨脹卻並沒有縮水。

方盡眼神有些犀利的看著那炙熱物,如果那炙熱物破壞了自己的丹田,自己必將成為一個廢人,這可是不是方盡想要的,方盡可還想著問鼎大道。

方盡緊張萬分的時刻,丹田內的變化終於完成,一股不可名狀的威嚴從丹田內溢出,幾道火紅的氣息在方盡經脈處遊走,方盡的背後出現一道火紅虛影,這道虛影讓人看不清楚是人還是獸,給人一種很迷茫的感覺,但是方盡體內靈力不支,虛影很快就消失不見,好在現在是晚上也沒有誰看得見這變化。

門外的尹深先是感覺到屋子內傳來一種莊嚴的氣息,之後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令尹深很是納悶,不過既然方盡折騰完了,尹深也是回房間恢復靈力去了,方盡卻開始檢查起身體。

方盡發現自己的丹田變大了,但是自身的氣息卻是減弱了,大約只有化氣後期的氣息,不過綜合戰鬥比原來還是強大了許多,趁著參賽前幾天,自己去購買一些藥材,煉製增血丹和回氣丹,血劍門的比賽肯定會進行的很快,到時候自己功法的靈力恢復速度不能暴露,必須用丹藥來進行恢復,不然會讓一些有心人對自己產生懷疑。

心理想好這些準備工作之後,就開始陷入修鍊之中,將自己體內的靈力通過靈法快速的恢復著,靈魂力也是在緩慢的修鍊著,增加的量有些可憐,但總比什麼都沒有要好。

給讀者的話:<

。 「是她。」葉皓軒點點頭。

「她為你付出的,比我們任何人都多。」許彤彤嘆了一口氣道:「我是不是,來的有些不是時候?」

「不,沒有的事。」葉皓軒搖搖頭道:「其實她心裡早就放開了,只是她是一個驕傲的人,所以到現在,她還是沒有辦法面對有些東西,沒事的,她不像你想的那樣小氣。」

「我知道。」許彤彤點點頭,她笑了笑道:「其實你該好好的對她的,她比我們幾個人任何一個人都付出的多,她為你檔過刀,為你檔過雲中霧嵐。」

「我當然知道。」葉皓軒苦笑了一聲。

不錯,李言心為他付出的太多,當初雲中霧嵐心中有心魔,是李言心不顧一切的為他檔下了雲中霧嵐,為了救下自己,她不惜用那種極端的方式。

「走吧,我就打擾你們幾天,等我回去以後,你趕快找她就是了,另外代我向她問好,說聲對不起。」許彤彤笑了笑,她挽住了葉皓軒的手臂,和他一起向外面走去。

現在的天色已經微微擦黑了,現在正是用膳的時候,這個號稱七星級酒店的帝國酒店晚餐十分的豐富,在其足足有數千平米的自助餐廳裡面,你可以在這裡找到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菜品。

有浪漫主義為主的法國菜,也有形形色色的華夏菜,每一個菜區前都會用各國文字寫成的牌子。

這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豪華的餐廳了,而且這裡面的餐具十分的講究,單是一個小叉子,拿到市面上都是價值不菲的。

葉皓軒和許彤彤來到華夏區的時候,他們這才發現華夏菜受歡迎的程度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在這裡走動的身影不僅僅只有華夏人,更多的是那些金髮碧眼的老外。

其實自從養生膳坊打響走向世界了以後,華夏菜在全世界徹底的火爆開了,因為有養生膳坊的緣故,所以大多數老外對華夏菜的第一印像就是養生,健康。

可惜的是養生膳坊的海外市場剛剛的起步,它的規模,遠遠的達不到市場的要求,每個人去吃一頓葯膳,幾乎要提前好幾天預約才行。

所以這些老外們一看到華夏菜,就會和養生膳坊的葯膳聯繫到一起來,這也是華夏的菜在這個自助餐廳里受歡迎的原因。

因為葯膳的緣故,所以酒店裡也請了一批華夏的大廚,也讓他們推出了一系列的養生菜,雖然這些菜的質量一般,但受歡迎的程度還是很大的,每天這裡的菜都供不應求。

相比而言,其他區域的菜品,反而顯得有些冷冷汪清的了,基本上沒有人在那裡停留。

而且在這個地方,老外們生怕自己搶不到可口的菜,他們幾乎是拿著盤子直接在裡面裝的。

看到這幅情景,葉皓軒不由得有些無語,前一段時間,不時的有華夏遊客在國外的醜聞爆光,所以在有些人的眼裡,華夏人是十分不文明的。

尤其是有些媒體趁著這個機會對華夏進行高端黑,比如說在一個TAI國的視頻網站上,華夏人拿著盤子裝小龍蝦的視頻被爆光,後來得到證實,這視頻其實是幾年前的視頻了。

看到眼前的這種情形,葉皓軒不由得拿出了手機,默默的拍了一段視頻,然後收起了手機,他要讓外界的人看看,不僅僅只有華夏人是這樣的。

菜品很豐盛,平時在國內難吃到的東西,甚至都能在這裡找到,而華夏菜消耗的最快的竟然是炸春卷,因為老外們比較喜歡這個,他們認為這種菜預示著吉祥。

不過也有些菜被老外們視為黑暗料理的,比如說臭豆腐這種頗受爭議的小食品,它甚至是被隔到一間獨立的單間裡面做的,老外們一向認為,想嘗試這種小吃,你必須有莫大的勇氣才行,不過他們一般情況下,嘗試過第一次以後,就對它的味道念念不忘了。

點好了菜,兩人坐在一起吃了起來,葉皓軒發現,這些菜和正宗的華夏菜比起來,並不是真正的太正宗,可能是這裡的廚師為了照顧西方人的口味,所以在菜的原基礎上做出了一些改變。

不過吃起來還算是可口,這讓好久沒有正經的吃過一頓中餐的葉皓軒吃的很嗨。

「感覺這味道還是不如我們華夏正宗的味道啊。」許彤彤拿著筷子說。

「呵呵,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現在我們是在鎂國,就算是找到華夏的廚師,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從國內進口來的,他還是做不出來國內的味道,因為這裡是鎂國,風土人情不同。」葉皓軒笑道:「這也是為什麼華夏的美食,會各自為營的原因了。」

「因為離開了它土生土長的地方,就做不出來它原汁原味的味道了,這裡的廚師也是一樣的。」

「好吧,我感覺我在國內,口味養的有些刁了。」許彤彤微微一笑道:「在國外一直吃不好。」

「吃不好也要吃,不能因為飲食習慣不同,就讓自己餓著,那樣會委屈自己的胃的。」葉皓軒笑道。

兩人邊聊邊吃,而現在才剛剛到飯點,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向餐廳里涌了過來,有一家三口很顯然是來這裡度假的,他們帶著一個小女孩坐到了葉皓軒的旁邊,小女孩的父親去拿來了好多好多的華夏菜。

看得出來,這一家三口都對華夏的美食感興趣,但是無奈的是,他們不會用筷子,所以小女孩的父親乾脆找來了刀叉,不過這被小女孩拒絕了,她執意的要用筷子吃飯。

「小妹妹,筷子不是這樣用的,應該是這樣,拇指和中指放在這個位置,然後這樣。」許彤彤微微一笑,她走到了小女孩的跟前,手把手的教她拿筷子。

「謝謝姐姐,我覺得我現在能獨立了。」小女孩學的很快,她很快學會了拿筷子,雖然動作還是有些生硬,但是她可以獨立的拿著筷子進餐了。

「謝謝你,漂亮的小姐,哦,你們是華夏人嗎?」外國女人操著一口不太熟練的華夏語說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方盡的身上,方盡吐出一口濁氣,眼中中藍光隱隱浮現,渾身氣息開始內斂,就像一個普通人一般,讓人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非要讓人說有什麼特別的話,就是現在的方盡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比原來多了一種種特別的氣質。

方盡帶著笑容走出房門,看了一眼隔壁半掩著的房門,方盡準備過去看看,一道黑色的人影正好從其中走出來,尹深用一種十分含有深意的眼神看著方盡,看得方盡渾身有些起雞皮疙瘩起來。

方盡最後還是被尹深的目光注視的有些受不了,自己一人先快步走出來旅店,站在旅店門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同時心中也在思考著,這個尹深到底怎麼了,一大清早的就用那種不可用言語表達的眼神看著我,難道他有龍陽之好。

想到這裡,方盡感覺自己某個部位一緊,開始摸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方盡可所謂遇到其他的事,是絕對不會如此驚慌,可是龍陽之好這件事太過可怕,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終身陰影的啊,說不定還會改變一個人的人格,這種事情方盡前世可是見多了。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尹深突然伸出手拍了方盡一下,方盡整個人朝著旁邊跳了一下,條件反射的朝著尹深一拳轟去,尹深輕輕一揮衣袖方盡的攻擊消散在天地之間,尹深對於方盡這攻擊造成的波動皺了皺眉頭,但也並沒有說什麼。

方盡在跟隨尹深出城的路上,不停的購買著一些便宜的止血草之內的藥材,尹深只是感到有些奇怪,但也並沒有多說什麼,方盡在購買這些藥材的時候也是趁著尹深回頭一瞬間再次購買些許珍貴的藥材。

尹深和方盡開始朝著最終的目的地—無恨城前進,無恨城與驊玉城相隔的確並不遙遠,但是無恨城與驊玉城之間相隔著一處大峽谷,也就是方盡和尹深正站立的地方,方盡遙望著近在咫尺的無恨城卻無法再移動一下腳步。

方盡的前方正是一處深不見底的峽谷,峽谷十分險峻,即使世界境強者掉下去,不及時釋放靈力的話也是身亡,而且在峽谷之上還盤旋著一些飛行妖獸,長的像老鷹,身軀和翅膀卻比老鷹大了兩倍不止。

方盡知道這些妖獸名叫妖雕,翅膀堅如鋼鐵,嘴巴堪比三級靈兵,它身上的材料一直都是煉器師所喜愛的,而且對於入侵他們領地的人類都是群起而攻之,沒有強大實力做保證根本無法抵擋住這些攻擊,這還是在陡崖之上,一個不小心就是和世界說拜拜。

「這不是尹深,尹大執事嗎?怎麼你們靈雲城就只有一名天才嗎?而且看這名天才實力也只是算上層並不是特別優秀啊。」一名大肚便便看起來一副暴發戶樣子的人對著尹深譏諷道。

尹深看了一眼此人,眼中閃過一道寒芒,這人正是尹深的競爭對手,絕雲城執事安卓,這人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背地之中卻是不停殘殺著尹深手下的天才,也導致這一次尹深不得不找方盡來參加這場比賽。

「別得意的太早,我看你身邊的這兩人實力也不過化氣後期而已,有什麼資格說我,難道你拿他們做奪冠的熱門人選,別搞笑了好不好?」尹深說起話來也是十分刻薄,絲毫不留情面的說著。

安卓的胖臉被尹深的這些話氣的有些發紅,他雖然擅長玩陰謀詭計,可是論起牙尖口利還是尹深更勝一籌,安卓帶著自己身旁臉色同樣不是很好雙胞胎朝著另一邊走去,走之前還對著尹深說道「希望你這名弟子能取得好成績吧。」

安卓說完眼神冰冷了看了一眼方盡,氣息好不收斂的釋放出來,安卓身旁的兩名雙胞胎也是充滿敵意的看著方盡,方盡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感覺十分不美妙,一股冰寒的氣息也是隨之而來,尹深也是注意到著,血紅色的氣息擋住那深藍色冰冷的氣息,安卓冷哼一聲離開這裡。

這片峽谷上的人開始越來越多起來,多也是相對而言,但每一方的勢力都是各自為營,分散的十分開,尹深方盡所在的位置也是有幾個與尹深關係較好的執事而來,不過走之前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方盡一眼。

無恨城方向一道黑影快速朝著這邊而來,幾個跳躍借用那些妖雕的背踏了過來,站在峽谷之上,用目光掃視著這片天地,黑衣人的黑衣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所以沒有任何一人認出他來。

「一百零八城的執事居然來了一百城,比起上一屆的人數還是多了許多,我再次說下規則,每城只有兩個參賽名額,多則請自行返回,我廢話也不再多說,大賽現在開始,所有執事跟著我來。」黑衣人話音剛落,丟出十根長達百米鐵鎖鏈,執事們臉色開始變化起來,這一次變化太大了,於是一個個給自己的參賽選手灌輸著自己知道的知識。

方盡看了一眼身旁的尹深,尹深對著方盡說了一句話「自己看其變化,我先走一步,這也是屬於考核的一部分,其他的,我原先就在來的路上告訴你了,而且這一次變化有點大,居然讓參賽選手度崖,你要小心。」

所有執事三秒之內來我身邊,延時者視為棄權,一時間一百名執事如跳蚤一樣跳到黑衣人旁邊,一百人每十人一組,負責一條鎖鏈,不需要黑衣人多說,執事們都開始運作起來,將鎖鏈固定在此,腳步跟隨著黑衣人,黑衣人御空而行,手掌牽引著十條鎖鏈,鎖鏈就像一條條巨龍一樣發出金鐵之聲,執事們在上面飛躍著,那些妖雕感受到黑衣人氣息之後都是躲得遠遠的。

黑衣人站在無恨城外,那些鎖鏈如一根根尖刺刺進山崖之中,那些被擊碎的碎石都落下了萬丈深淵,那些執事們也是隨後達到了另一邊,這一屆最大歲數也不過20歲,看到這情景和碎石的下場眼色都是有了一些變化,瞳孔中埋藏著恐懼。<

。 「是的,我是華夏人。」許彤彤微微一笑道。

「華夏哪裡的?我們計劃著下半年,到華夏進行一場旅行,哦,華夏能玩的地方太多了,我要去少林寺,見識一下華夏的功夫,然後去京城,嘗嘗那裡的烤鴨。」那名老外也笑道。

「我就是京城的。」許彤彤微微一笑道:「但願你們會在那裡有一場開心的旅行。」

「哦,謝謝,不過我聽說,北京那裡很堵是嗎?現在這個時間去,那裡會不會有霧霾?我一位同事,親愛的羅德,他三年前去京城出差呆過一段時間,但是他竟然染上了肺病,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好。」男人問道。

「那是以前。」許彤彤笑了笑道:「現在的京城,或者說現在的華夏,已經不是三年前的那個樣子了,我們那裡一位傑出的女人解決了這個問題,她創造出來了磁懸浮汽車,讓京城堵的要死的街道顯的空蕩蕩的,而且她還發明了一種除霧的藥劑,能讓整個京城的天氣天天都藍的喜人。」

「我保證,你們如果現在去那裡的話,一定會有一個十分愉快的旅行的。」許彤彤笑道:「而且,如果你們去的話,我或許可以給你們做一個嚮導。」

「哦,天啊,這太好了,我們迫切的希望有一個嚮導,請問美麗的小姐,你是做什麼的?」外國女人高興的問道:「我是凱麗,這是我丈夫漢考,這是我女兒……」

「我是做醫藥的,中藥。」許彤彤拿出了自己在外國用的名片,上面的一切都是用英文印成的,她笑道:「如果你們到了那裡,可以打我的電話,我非常喜歡你們的女兒,她是一位十分可愛的小姑娘。」

「謝謝姐姐,你教會了我用筷子,我想你一定還有很多東西要教我吧。」小姑娘甜甜的一笑道。

「哈哈,你很喜歡華夏嗎?」許彤彤撫摸著她的頭髮道。

「是的,我十分的喜歡華夏,我很嚮往那個神秘的地方,我要去看看華夏的長城,去那裡看看你們黃帝的故里,我讀過有關華夏的很多神話。」小女孩甜甜的說:「但是這位姐姐,你們那裡的傳說,都是真的嗎?」

「這……」許彤彤愣了愣,小姑娘現在正是處於一個喜歡幻想的時代,如果她說,那些都是神話的話,會不會有些不太好。

「我可以保證,那些東西都是真的。」葉皓軒接過了話題,他笑道:「我也跟你一樣,非常喜歡我們國家遠古的神話,那你現在能不能告訴我,你都知道哪些人?」

「我知道黃帝,也知道有一個叫神農的。」小女孩看著葉皓軒,天真的說:「而且,還有一個拿著斧子戰鬥的勇士,他被人砍下了腦袋,但是他還能戰鬥,這些簡直是太神奇了。」

「你說的那個人,叫做刑天,在我們華夏,他被稱之為戰神。」葉皓軒的神色有些複雜,之前在倭國的時候,他意外的到了一個叫做十陰絕地的地方,在那個地方,他見到了刑天的屍體。

這個傳說中的戰神,終究也沒有能逃過數千年前的那場災難,他已經隕落在三千世界那個叫十絕陰地的地方。

「哦,這是真的嗎?太厲害了,我最崇拜的人就是他,他現在還活著嗎?」小女孩問。

「活著。」葉皓軒想了想道。

「真的嗎?他真實的存在過?而且他現在還活著?他是不是長生不老?」小女孩問出了一邊串的問題。

「我可以保證,他真實的存在過。」葉皓軒笑了笑道:「不過,有一點你要弄清楚,這個世界,並沒有真正的長生不老,那些所謂的長生不老,不過是傳說罷了。」

「可是他是神,他是戰神。」小姑娘還是有些迷惑不解。

「這個世界,沒有神。」葉皓軒搖搖頭道:「他的一身能力,是通過他刻苦的學習和鍛煉才達到的,他們的壽命很長,可以活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但是他們終究還會死。」

「那他現在還活著嗎?你剛才說了,他沒有死。」小女孩對這個十分的感興趣,她打算打自砂鍋問到底的。

「他死了,但是他的精神,永遠的存在。」葉皓軒笑了笑道:「這個世界沒有神,但是他們都是勇士,他們的有一種精神,能供我們學習,所以我們稱他們為神。」

「哦,原來是這樣,真遺憾,看來沒有機會看他了。」小女孩有些遺憾的說,隨即她又問道:「有一個叫蚩尢的傢伙嗎?貌似他也很厲害。」

「他是魔神,牛頭人身。」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他也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

「啊,是嗎?還有盤古,那個傳說中創造了我們這個世界的人物,還有女媧,據說她創造了人類,這些都是真的嗎?」小女孩道。

「是真的。」葉皓軒肯定的點頭。

「哦,可是在另外一個神話中,創造人類的兩個人是亞當與夏娃,他們兩個生下了好多孩子,這與你們的神話,不一樣。」小女孩說。

「你相信哪個是真的?」葉皓軒微微的一笑道。

「我當然相信你們華夏的那個是真的。」小女孩認真的一點頭道:「我相信女媧補天是存在的,我也相信盤古是存在的,我還相信……嫦娥還在月亮上。」

「你的信仰絕對沒有錯。」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他們都真實存在過,不過他們真實的生活,可能和我們所知道的有些出入,因為歷史都會寫錯,更何況是神話?」

「我懂,有些事情不是真的,但我相信,他們是真實存在的。」小姑娘一點頭道。

「呵呵,我的女兒,她是一個十分喜歡神話的小姑娘。」漢考摸著女兒的頭髮道:「這可能與她交的一位華夏朋友有關,她的朋友跟她講了這些故事,她信以為真。」

「漢考,我相信,這是真實存在的,看,這位來自華夏的帥哥已經證明了我的話。」小女孩有些不服氣的說。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好在他們的心理素質都是特別好,大多數都是貧苦家庭出身,所以並沒有人大呼小叫,等到鎖鏈穩固以後,他們眼中雖然有恐懼,但是前方的無恨城更加吸引著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後退。

每個人身體上都還是冒出靈力波動,一時間峽谷之上如彩虹一般散發出多種光芒,光芒有強有弱,方盡發現剛剛跟著安卓那個胖子的雙胞胎釋放出的靈力光芒在這接近二百人的人群中顯得有些許出眾,不過最出眾的還是站在最前方的三個人。

三人身上的靈力波動已經無限接近於氣海境,也有可能他們隱藏了實力,方盡嘴角浮起一絲微笑,如果沒有較強的競爭對手這場比賽也就沒什麼意思了,自己也是要試試手。

「你看站在最前面的三個人應該就是師傅說的血劍三傑了,每一個都有與氣海境相鬥的實力,聽說他們都曾斬殺過氣海境不知道這傳言是不是真的。」一名參賽弟子跟自己身旁的人交流著,像這樣的弟子不在少數,認為自己技不如人就像藉助別人的力量過關。

「前面三位少俠不知道可是血劍三傑,不知道小弟我有沒有資格與你們一同出發。」一名身著錦衣華服的少年手持扇子朝著前方三傑而去,三傑之中看起來最暴躁的那人,直接一拳將少年轟了出去。

「秦羽看來你的拳又有長進啊,剛剛那個實力也有化氣巔峰實力硬生生被你一拳轟廢了。」站在三人之中背負一把長劍的少年對著秦羽說道,對於那名少年的生死完全不在乎,這名少年眼中有一種不可明說的傲氣。

「一個垃圾貨色而已,齊木要不你也去找一個試試,廢一個就少一個競爭對手。」那名叫秦羽的少年聽到齊木的話有些嘲弄的說道,認為剛剛齊木的話侮辱了他。

方盡看到剛剛秦羽大發神威的一面,感受到濃厚的血氣,這血氣比自己的境界還要高,應該是出於第二境界,一拳威力應該有千斤左右,而我現在一拳威力只有五百斤左右,血氣加持有隻有八百斤左右,看起來只相差了兩百斤左右,可是真正比起來這兩百斤就會是方盡落敗的原因。

讓方盡最感興趣的還是三傑之中最右邊的那位,前世的方盡也曾聽說過三傑,不過在方盡那個時候三傑好像意外死亡了兩個,只剩下最神秘的一個,自己還是聽自己那位好友所闡述,現在看來那神秘的黑衣少年就有可能是前世自己的好友,想到這裡方盡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黑色少年所看。

黑衣少年好像也是發現了方盡的目光,回過頭看向方盡,渾身的黑氣瀰漫,一道不帶任何生機的眼神看著方盡,方盡感覺一股涼氣從頭涼到了尾,這氣息,這眼神,真的是他,方盡的呼吸開始變得有些急促起來,腦海中回想起了種種兩人之間的事情。

方盡卻沒有去相認,方盡知道黑衣少年這樣子是有一個心結,前世方盡幫他打來心結以後,他完全就想變了一個樣子,境界如坐飛機一樣飆升,最後進入到了一個遺迹之中,不知蹤跡,方盡也曾去找過他,可以無功而返。

「前世的你為我擋住了危險受傷許多,進入那遺迹也是為了幫助我突破世界境的羈絆,今世的我,將會一直陪伴著你,守護你的人生,任何與你敵的人,都是我必殺之人。」方盡心中下了一個這樣的決定,眼中中那一絲迷離開始匯聚成了動力。

黑衣少年也是有些奇怪看著方盡,他覺得那個藍衣男子,冥冥之中自己彷彿與有一種關聯,平常其他人這樣看著自己自己手中的劍早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可是今天這人,連自己的心都不讓自己與他動手,黑衣少年仔細看了一眼方盡之後回過頭去。

黑衣少年旁的另外兩少年則是有些驚訝的看著方盡,要知道平常可是任何人都不敢看這位大爺的眼睛,連他們兩人都不敢直視,因為黑衣少年的眼睛會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嚴,而方盡見到黑衣少年的眼睛之後居然還能做到面不改色,這小子是一個人物啊,兩人將方盡列入了強者名單之中。

「我給你們兩柱香,過這個鎖鏈橋,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只要你能過來你就算過關,你們也別想落下山崖之後有人會救你們,落下去就是死亡的下場,你們現在後悔還有機會,我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對面的黑袍男子聲音響徹整片山崖,方盡等參賽選手聽得清清楚楚。

意料之中的是絕大多數人身體都沒有動,只有少數冒充進來的武者表情有些難看,他們本來就是家族通過關係弄進來的,本著自己實力強大能拿個名次然後在血劍門獲得一個好職位讓自己的家族變得更加強大,誰知道突然來了一個這規則,這不純粹就是趕鴨子上架嗎?他們可不想還沒參賽就死在山崖之中。

有幾道人影開始後退,朝著後方瘋狂的跑去,兩道黑影突然出現,劍光閃爍,幾道後退的人影都是倒在了地上,眼睛中充滿了驚恐,在場所有參賽選手對於這現象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他們對於死亡已經司空見慣了,他們都是從小刀口舔血的。

方盡不由開始拿靈雲宗的弟子與這些人相比,方盡發現這些人完全可以單挑靈雲宗數名弟子,而且死的一定是靈雲宗的弟子,靈雲宗大多數弟子對死亡都沒有概念,更沒有說對死亡有一種不畏懼的心理,能很從容的面對死亡,就像一名殺手和一名普通人,同樣殺了人他們的表情也是不一樣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