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佳期笑道:「趙先生,我不相信這個的。」 力量碰撞,漆黑的裂縫不斷在兩人的腳下蔓延而出。

四周的魔修們驚恐的後退,一個個都打算往外面跑。

可以此時房門已經緊閉,陸凡與薛聖的道域已然鋪展開來,將此處赫然分割成了兩個獨立的空間。

他們眼中的房門,這一刻,都全部消失了。

映入眼帘的,只有陸凡與薛聖二人而已。

驀地,兩人動了,陸凡的手指微動,背後便出現了一條黑炎巨龍。

看起來真如魔龍一般,但實際上,就是小黑而已。

薛聖的背後,則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龍蠍。

一條如金屬般的蠍尾,就算只是虛影,也閃亮無比。

旋即,黑龍與龍蠍便怒吼一聲撞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他們的面前爆炸了。

修為稍微低一點的魔修,直接七孔流血,抱著腦袋開始在地上打滾。

這是因為他的修為,根本不足以支持他觀看這種強者之戰。

就算是韓楓他們這樣修為不俗的強者,此時也感覺到足以讓他們窒息的壓力。

他們確實見識過陸凡的強橫,但也只是觀看,並未親身體驗過。

今天,感受到了陸凡身上釋放出的力量,韓楓等人真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了。

他們的大腦都快要進入了放空狀態。

於此同時,陸凡與薛聖兩人的四周不斷傳來空間碎裂的爆炸聲。

他們雖然沒有起身戰鬥,只是憑藉自己的神魂與大道之力在爭鬥。但這樣的戰鬥,顯然是兇險無比。

陸凡的身上的血衣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薛聖的面龐,也在不斷地扭曲。

陸凡展現出的力量,實在讓他驚詫。

尤其是陸凡釋放出的生死混合大道,更讓他感覺到無比的難受。

薛聖掌握的大道,乃是從血屍毒三道之中升華而出的邪之道。

此道詭秘莫測,又有無上威能。

往往能夠在對方不知不覺之中,將其控制,並且殺死。

但是此時他用此大道之力對付陸凡,卻感覺到處處都不適應。

陸凡的神魂之力,阻隔了他想要控制陸凡心神的可能。身上的生死兩道,雖然沒有他精深,但卻就是堅韌的很。死拼不退,半步不讓。

兩人的道域交割在一起,薛聖更加能感覺到陸凡那穩如山嶽的力量。

此人似乎境界比他低一些,但這修為,著實強橫。

「魂閃!」

就在薛聖心神微動,被陸凡的力量驚艷到的時候。

陸凡把握住了這一閃而逝的殺機,魂道殺招出手。

搶的就是先機,要的便是一擊斃命。

薛聖明顯沒有來得及防禦,被陸凡一招魂閃擊中了神魂。

立馬薛聖全身空門打開,陸凡的掌天功法直接沒入了薛聖的體內,一臉串的爆炸在他體內響起,發出各種悶響。

可就在這一刻,陸凡也突然感覺到一股鋒銳之氣擊在了他的后心處。

一股至陰至邪的力量,衝進了陸凡的體內。

開始大肆破壞一切,陸凡的身軀迅速僵硬,彷彿下一刻就要變成石頭。

兩人各拼一招,立馬四周所有力量消退。

道域收回,兩人釋放出的虛影也同時消失。

砰!砰!砰!砰!

直到這一刻,兩人四周的白骨座椅,才全部炸成了粉碎。

腳下的地面,更是無端端少了許多。看起來像是整個地面突然凹陷下去了一尺。

「你到底是誰,叫什麼名字?」

薛聖冷冷的問道。

他的雙眸之中,黑色的瞳孔,已經全部變成了血色。

陸凡淡然回道:「名字很重要嗎?我不想說,你也不要問。除非,你能帶走我!」

薛聖冷哼道:「這裡是辰國。不是你的地盤。」

陸凡笑道:「是的,這裡也不是你的地盤。是玉魔聖的地盤,我說的沒錯吧。」

薛聖被陸凡的話噎住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薛聖起身道:「今天這魔祭,看的晦氣。狂歡沒有看到。倒是看到了一個無比討厭的人。我不知道玉魔聖會怎麼看你。但我倆之間的事情,沒完!」

陸凡右手虛引道:「走吧,別那麼多廢話。」

薛聖最後哼了一聲,快步離去,青銅大門驟然打開。

薛聖帶著剛剛躲到一邊的兩名堂主,迅速離去。

其他魔修,則身軀顫抖著看向陸凡。

能跟薛聖拼的不相上下,沒看出勝負的人。應該也是一位魔聖吧!

可是辰國內,有這樣一位魔聖嗎?

他到底哪來的?

沒有人敢上前詢問。他們連發出聲音都不太敢。

生怕陸凡看他們不順眼,就直接殺了。

陸凡抬頭看向縮在角落的紅眼魔修道:「人,坐騎,都給我拿來吧。快點,薛聖說的沒錯,今天這魔祭,看的好晦氣!」

紅眼魔修哪還敢說什麼,連薛聖都不放在眼裡的人。他要是敢多說一句話,肯定立馬魂飛魄散。

片刻之後,所有的女子,包括那名擎天國的女子,全部都交給了韓楓師兄等人。

他們倒是也不客氣,直接將其安排進了各自的府邸之中。沒辦法,這是現在他們最好的躲藏地方。要是就這麼帶在身邊,跟陸凡等人一起行動,肯定是大麻煩。

陸凡滿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腰帶,兩條完整的骨翼魔龍已然放好。

有了這兩個坐騎,等下去裂縫那邊就方便了。

紅眼魔修諂媚的看著陸凡道:「魔聖大人,這些東西您都收好,都收好。。。。。。」

陸凡笑道:「不用我再把珠子給你了吧!」

紅眼魔修笑道:「您願意給就給,一切如您所願。」

陸凡點頭道:「這還像句人話!」

轉身,陸凡帶著韓楓等人向外走,一眾魔修恭敬的行禮,根本不敢抬頭看陸凡。

來到門口,陸凡忽的停下了腳步,身軀一陣搖晃。

幻月連忙扶住了陸凡,忽的幻月看到了陸凡嘴角溢出的黑色鮮血。

「陸凡你受傷了?」

「噓!」

陸凡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後壓低聲音道:「這幾天,幫不了你們太多了。這個蠍子有點厲害,我中招了,需要時間回復!」

韓楓師兄等人連連點頭,南宮行道:「放心吧,陸凡兄,不會有事的。」

陸凡道:「我想也沒什麼大礙。」

言畢陸凡走了出去。但此時左雲東與南宮行對視一眼,兩人停下了腳步,拿出了自己的兵刃。 —–

秦羽各自地方都走了一邊,然後也是沒再此地久留,然後什麼都不管,背負著魔劍,然後遊盪著,有精靈女神他的傷勢也是自助的恢復,不用他如何。

依然如今的修為更是如此。



秦羽本想離去,但是看到了墨羽被人襲擊,然後對戰。他不服氣的,大戰的樣子,讓秦羽看到。

秦羽出現那些人嘲諷,秦羽將其全部擊殺,。然後看向墨羽,隨後說你可想變為強者。墨羽點頭拜師。

秦羽猶豫後點頭,然後將其守衛徒弟。隨後想了后,將九孔仞給他,隨後將太極玄功給了他,道法等等都是給了墨羽。

然後說,你的路還很久遠。

墨羽點頭,秦羽則是將他帶走。

——-

帶到了,大夏的無為山上。然後看著墨羽,隨後教他王者之劍法。

墨羽學習,秦羽則是看著欣慰,插著魔劍,然後飲酒,對未來的渴望,他要變強。強大起來,看著墨羽苦練,他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心境開始提升起來,實力開始提升,意境提升起來。

—墨羽看著震撼。

—-

無為山的人則是看著,然後震撼無比。林旭如今已經是無為山的主事了。

得到回報,頓時震撼,人們看著無為山頂的情況,然後說每次老祖顯靈,都是這個情況。

隨後都是前去。

林旭則是小心翼翼的到來,然後等待。隨後便是看到了墨羽出現,憤怒,墨羽則是震驚,然後關鍵時刻,秦羽意念攔下。

林旭大驚而後大喜。墨羽則是越發震撼,對自己的而未來越發的憧憬起來。

——

林旭和秦羽談話,秦羽指導一番,然後說那孩子是他的徒弟,但是他不能帶走,所以交給你,好好調教一番,無需任何客氣。

林旭點頭,秦羽詢問,無為崖最近沒有消息嗎。林旭說很久沒有消息了。不知道出現了什麼事情。

秦羽皺眉,然後沒說什麼。隨後說他離去了。

林旭還想說什麼,但是秦羽消失,讓他震驚。

——-

墨羽進入看到秦羽消失哭了。林旭則是訓斥,然後教育了一番。墨羽點頭堅定起來,說他一定會成為師尊那樣的人的。

林旭搖頭,說想成為第二個秦羽,很難。

-墨羽則是堅定不移,墨羽道長。

—–

秦羽接下來繼續閑逛,沒想到竟然讓自己的意境和實力再一次的提升,讓他有些欣喜。此刻仙王五階。距離六階也是不元。

——–

秦羽將幾個州逛了個遍,特別是周院,他帶了很久。心境再一次的提升,並沒有見他們,離去。

*—

一個念法,來到了聖州,離宮,見到了左子麒,還有秦燕,看到了秦燕竟然有了孩子,都很大了。秦羽詫異。

然後將一把武器給了秦燕,說是給他孩子的。

對方詢問,說是聖階武器吧。秦羽沒說話,然後暗道,這個功恐怕整個大夏都不是對手。

—-隨後談話,他們不準備走,秦羽也是無奈離去。

——

來到聖州,見到了太白易寒,太白易寒也是不走,勤於六千。

見到了王家老祖。王家老祖則是說,他們不準備回去,別的族都是返回,而他們不回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