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候,羅嵐港的**官無奈地走出來,說:「大人,目前只有證據表明溫士頓伯爵一個人謀殺您,並不能證明他的全族都是同謀。就算是您,也不能隨便給整個貴族家庭定罪,連偉大而至高無上的帝國皇帝也不能屠殺無辜的罪犯家庭成員。」

羅嵐這才想起來,這裡是蔚藍大陸,而不是奴隸社會。

他之所以不願意在殺光國王特使之後再殺所有造假的人,有多種原因。

一是羅嵐港剛剛經歷瘟疫,上一任伯爵死亡,元氣大傷,他不想大清洗然後用十年或者更久的時間休養生息。

二是底層的無封地貴族已經是一個強大的勢力,否則不會連貴族院都增添十個勛爵席位。他需要這些無封地貴族幫忙治理領地,如果進行大清洗,很可能會引發無封地貴族階層的仇恨。荷曼帝國說是皇權至上,不過是幌子,否則也不會有貴族院。他不是這些無封地貴族的皇帝,雙方的關係更接近老闆和職業經理人,不能說殺就殺。

這些人敢於反抗他,最重要的是如果這些官員用政治手段鬥爭,連將軍也沒借口出手干預。而且,沒有一個官員認為一個十五歲的孩子能有多強的手段。他們潛意識裡認為,羅嵐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將軍在背後控制,他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溫士頓男爵之所以發瘋,是中級法師的心靈控制效果,是羅嵐的手段。

在一個秩序的世界,殺人,總需要一個理由!

——————

謝謝大家支持,本書能衝到新書榜第七,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新書榜期間是沒辦法加更了,因為有字數限制。大概18號左右下榜,然後小暴發幾天。如果能上強推,保持原承諾,當天至少暴十章。

鞠躬,致謝。手打小說盡在- 第1415章黑化的乖乖女(56)

好在她剎車快,並沒有直接撞上去。

在看到那個老太太出現,直奔往她的車子來的時候。

唐母心裡想起夢裡她女兒遭遇的一切,心裡就無比的憤怒難受。

這些人,真的好惡毒。

她的女兒那麼乖,烏玲玲是怎麼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還覺得是她女兒不學好,甚至最後跑到家裡來安慰他們兩夫妻的?

即便前期不知道她家小果遭遇是因為自己,可到了後面,烏玲玲不是知道了嗎?

在夢裡,他們兩夫妻,居然還對烏玲玲道歉,說沒有管教好小果。

這些畫面,簡直像是一根根針,往她的心上扎。

烏玲玲居然還面不改色的,表示不怪她家小果。

哈哈,烏玲玲,她配嗎?

到死都不敢承認自己的錯誤,對方配說她家小果的不是嗎?

在看到老太太那一瞬間,她還真的有一種直接開上去撞死對方的衝動。

這種拿錢,害人的玩意兒,根本不是人,是畜生。

好在,最終她清醒過來,絕對不能夠因為一個烏玲玲,再次讓她的家庭陷入悲劇。

即便,許多地方不一樣了。

就算這表面上的幸福,她也要拚命的維持著。

不管那個人是不是她的女兒,可她做的這些事,都是她女兒想做的。

她的女兒小果,現在正在通往一條康庄大道,將來前途無量,人生一片光明。

而烏玲玲已經走向墮落的深淵,她不能夠做這種觸犯規則的事,害了自己,也會毀掉他們這個家庭。

想起夢裡她女兒最後的死,唐母難過的眼眶通紅,她站在老太太的身邊,冷冷的看著對方在地上翻滾哎喲的慘叫。

老太太覺得有那麼一絲不對勁,可對方說了,她拿錢之後的任務,就是要攔住這輛車。

不管她怎麼攔住,只要攔住車,那就對了。

至少,要攔住對方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後,就不管她的事了。

刀哥想的很好,肯定不能夠一直攔住唐母。所以,他還安排了後續,一旦唐母脫身,他會安排另外的阻礙。

烏玲玲告訴他,只需要阻攔今天上午唐果的考試就行。

他覺得很簡單,並沒有想到,所發生的一切,和他想的不一樣。

唐母默默地拿出手機,也報警了。

這件事,不會這麼完的。

她不去找烏玲玲算賬,烏玲玲倒是再一次來毀她的女兒,這個世界上,有那麼便宜的事嗎?

老太太慘叫了一會兒,周圍有人看熱鬧,又見唐母根本沒有上來關心她怎麼樣了。

心裡越發不妙,可她到底拿了錢,說不定還能夠在這裡訛詐一筆,便閉著眼睛,捲縮著身體,表情痛苦。

等到兩個穿著制服的JC走到她的身邊,都沒有知覺。

「是我報報警的,她碰瓷。」唐母的聲音有些冷,「要麻煩你們幫忙調查一下了。」

老太太一聽,覺得不妙,睜開眼睛,果然看到兩個穿著制服的JC。

心頭一跳,一個鯉魚翻身,爬起來就要跑。

「我懷疑我的鑽戒被她偷了。」唐母說了一句,兩個JC連忙將老太太抓住。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高級劍士哈爾之所以敢殺警備隊長,是因為荷曼帝國皇帝以劍立國,合法比劍擁有最高地位,任何干預並可能對比劍雙方造成傷害的人,其它人都可以隨意格殺。當然,皇帝干擾比劍沒人敢殺。

羅嵐敢殺劍聖後裔,是打著為家族復仇的旗號,任何人都不能因此定他的罪。

一開始他只準備豎起穆爾這個靶子,找借口打壓一下那些貴族官員,但溫士頓的舉動超出他容忍的極限,所以他決定拔掉溫士頓這顆釘子。

在戰勝溫士頓的孫子保羅后,他去找將軍,希望他就算不支持自己,也不要反對。

將軍從頭到尾都沒說話,最後站起來,鄭重向他鞠躬,這表示他默認羅嵐接管家族的權力。

羅嵐馬上安排魔法師,準備淬毒短劍,然後讓魔法師使用心靈控制引導情緒失控的溫士頓男爵,讓他拿短劍刺殺自己。

不過心靈控制有個缺陷,那就是其它魔法師可以通過偵測其大腦探測出心靈控制的痕迹,無論死活。而如果用鬥氣或魔法破壞大腦,這個痕迹就會消失。

準備好后,他當然不可能讓妮絲當自己的舞伴,於是故意找奧黛倫娜,想藉機嚇她一下。最後,他成功嚇暈那位連面容都不屑於展露的大小姐。

毒藥是實打實的致命毒藥,但有侍劍在,元力靈氣完全可以隔絕這種程度的毒素,他的昏迷也是裝的。

不過他真忘記手中的戒指,要不是那個戒指原主人夏洛克提醒,他肯定要馬哥恩主教治療,然後假裝養幾天傷,現在用了高等治癒術,他這些天的疲勞一掃而光,比元力靈氣沖刷都有效。

甚至高等治癒術還產生了催#**小說12/1.html化巨魔藥劑的效果,使得巨魔藥劑的效果發揮加快,進一步中和了毒副作用,雖然讓藥效減少十分之一,但總的來說卻是利大於弊。

他本來想除掉溫士頓一家,但法官一說,他放棄這個念頭,但可以驅逐溫士頓家族。

那個叫夏洛克的商人看到自己的戒指救了羅嵐的性命,知道以後就算反羅嵐也沒人再敢相信他,他已經是徹頭徹尾倒向羅嵐家族。

他更加歹毒,毫不留情地對昔日的盟友反戈一擊:「偉大的羅嵐大人!今天溫士頓敢做出這種事情,那就表明他一直在偽裝,我有理由懷疑,溫士頓家族是羅嵐港的蛀蟲!」

其它貴族和商人全都暗罵他說廢話,全羅嵐港的官員都知道!

溫士頓自己當然不會明目張胆「親自」貪污,但卻沒少利用手中權力讓自己的親族「合法賺錢」。

「我建議,公審溫士頓家族!我建議,就在這裡,對溫士頓的長子使用魔法拷問術,讓他吐露刺殺您的原因和貪污的證據!」夏洛克大聲說。

他這一招太陰損,萬一溫士頓的長子暴露之前製造假伯爵的經過,那許多人會受牽連。

溫士頓的長子聽到後面色劇變,衝出大廳,但剛到門口,就被一個滿臉橫肉的傢伙帶人擒住——抓他的人就是剛被溫士頓男爵抽了兩個耳光的新任警備隊長穆爾。

羅嵐轉頭看向那個善於進行心靈控制的魔法師,魔法師看了一眼溫士頓長子的狀態,點點頭,示意可以做到。

心靈控制是非常深奧的魔法,如果一個人意識堅定,很難成功,但如果一個人精神渙散,則能進行引導。不過心靈控制不可能控制一切,比如可以讓溫士頓刺殺他痛恨的羅嵐,但絕不可能讓他刺殺自己的兒子。

由於心靈控制是引導受術者發言,受術者主觀上沒有要撒謊,所以謊言偵測術和魔法拷問術無法檢測出來。換言之,這兩個魔法只能分辨受術者,而不能分辨事實。如果受術者相信自己見到了鬼魂,但實際是他的幻覺,那麼這兩個法術都會認為他說的是真話。

魔法並非無所不能。

經驗豐富的穆爾把溫士頓長子綁在椅子上,抬到大廳中央,堵住他的嘴。

隨後魔法師對他施展偵測謊言術,然後由警備總長、法院**官和羅嵐市長三個人同時授權,使用魔法拷問術——一旦嫌疑人撒謊或者拒絕回答,魔法拷問術就會讓嫌疑人產生**和精神上的雙重痛苦。

魔法拷問術永遠不能對貴族使用,但溫士頓長子僅僅是地位等同於勛爵,要等溫士頓死後獲得貴族院的批准才能正式繼承勛爵,所以警備總長和**官只能被迫簽字。

魔法拷問術的光芒落下,溫士頓長子眼中充滿絕望。而那位擅長心靈控制的中級法師慢慢向陰影處走,他要準備施法。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當穆爾摘下堵著溫士頓長子的破襪子的時候,他竟然不打自招,哭泣著說:「我說!我什麼都說!但我要求羅嵐伯爵赦免我兒子保羅,他什麼都不知道。只要羅嵐伯爵為他發布特赦令,併發誓不迫害他,我就什麼都說。」

原來溫士頓長子親眼見過魔法拷問術的作用,能把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盜團首領逼得精神崩潰,從小養尊處優的他根本不敢嘗試。

眾人看向羅嵐,羅嵐猶豫片刻,最後舉起右臂,掌心向前,發誓:「我向至高的劍神和無上的荷曼皇帝保證,我會為保羅簽發特赦令,並給予他足夠的遣送費,同時絕對不傷害他!」

溫士頓長子嘆了口氣,說出了連羅嵐都沒有想象到的實情。

「事情是這樣的,當天下午,父親收到一封來自帝都的大人物的魔法信,信上寫著,只要把新任羅嵐伯爵逼出羅嵐港,逼到諾丁王都或荷曼帝都學習,那位大人物就會在三年內讓我們家族得到封地,並且承諾在十年內恢復家族封地子爵的名譽。」

直到目前為止,無論是謊言偵測術和魔法拷問術都沒有變化,這意味著他說的是真話。

羅嵐不動聲色地看向中級法師,卻發現那個法師目瞪口呆——他根本沒施法。

溫士頓長子繼續說:「你們或許會認為我父親被騙,但實際上,父親非常興奮,因為那封魔法信有那位神秘大人的簽章,絕對不會有錯。我問是誰,可父親卻燒掉那封信,禁止我再問那個人的身份,所以我不知道他是誰。正因為有領地這個巨大的誘惑,父親才決定這個時候為難羅嵐伯爵。後來父親看到保羅受傷,受到刺激才發瘋,否則他絕對不會那麼做的,他並沒有害您的心思,只是想拿回封地。我的兒子保羅根本不知道實情,請大人放過他。」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溫士頓的長子畢竟是貴族子弟,所以在決定招供后,反而很平靜。在他看來,一切都是因為溫士頓男爵為了家族封地而鬼迷心竅,根本沒有懷疑羅嵐在動手腳。

不少人發出鄙夷的嗤笑聲,如果這都不叫害人,簡直太滑稽了。所有人和溫士頓長子一樣,都沒有懷疑到羅嵐。

羅嵐無奈地看著溫士頓被分成兩半的屍體。魔法訊息都是經過密封的,即使傳訊的魔法工會分會的人也看不到內容。既然是大人物的信件,不可能露出馬腳。

羅嵐咬牙切齒地罵道:「畜生!竟然還不死心!一日找不出兇手,我一日就沒有安全保障!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穆爾馬上半跪在地,說:「屬下原意誓死追隨大人復仇!」

羅嵐周圍的家族騎士紛紛半跪在地發誓。

羅嵐嘆了口氣,說:「你們起來吧。羅嵐港越亂,我的仇人越高興。為了更好的復仇,羅嵐港一定要重新運轉起來。溫士頓男爵死了,我們需要一個新的財政司長。我提議由帝國原財政次長、尊敬的漢弗萊男爵擔任財政司長,這個提案明天交由市政廳。」

他沒有直接發布委任令,一是表示自己不會擴大打擊不會過度干預羅嵐港行政管理,二則是埋了一顆地雷,誰去踩,誰拒絕他的提案,誰就是第二個溫士頓男爵!

漢弗萊男爵哭笑不得,他要是真想當官,回帝都至少是次長級官員,他目前並沒有當官的意願。

妮絲最了解父親,她走到父親前,仰著頭,黑髮如瀑布垂下,湛藍的眼睛看著父親,哀求道:「父親,您就答應羅嵐哥哥嘛,好不好?」

艾琳娜夫人也勸他:「反正這裡不是帝都,你不過是暫時幫忙,等羅嵐港一切正常,你可以退下來。」

漢弗萊只能無奈地點點頭,自己家的女人算是全都被羅嵐套住了。

穆爾站起來,看了一眼被綁在椅子上的溫士頓長子,說:「大人,夏洛克說的不錯,我也認為溫士頓男爵平日的公正清廉是裝出來的,請您委派我搜查他的府邸。」

羅嵐心中暗贊:「穆爾果然是可用的人才。剛才他在路上的時候就說過,溫士頓是合格的政客,最會作秀,羅嵐港的許多平民都以為他是個好財政司長。今天我殺了他,就算公布他為了封地謀殺我,那些平民也未必痛恨他,因為他們不是貴族,不懂封地的重要性,甚至會懷疑我製造假證據——雖然從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事實之一。但如果把溫士頓的家抄了,公布他家的財產,讓那些平民知道原來溫士頓是個大蛀蟲,那我會獲得一個好名聲。」

「如果人們原本很愛戴一個人,卻突然發現這個人有小錯誤,那麼他們會主動妖魔化這種錯誤,會把這種錯誤放大甚至把別人的錯誤推到他身上。最重要的是,還有我這個當權者在幕後推動這件事。不過我要鬧的更大!我把所有貴族都帶過去,一來能吸引民眾圍觀,二來能震懾這些人,讓他們知道我不是可以隨便揉捏的孩子!」

羅嵐想通后,馬上說:「好!我現在宣布,凡是溫士頓家族違法所得的財產,全部交由警備總隊和法院聯合拍賣,所得錢財用以改善平民區的生活環境!如果錢不夠,我用自己的錢補上!」

他雖然不是學經濟的,但也知道加大基礎建設投資能帶動經濟發展,等於給瘟疫之後的羅嵐港打一針強心劑。平民的日子好了,自然會感謝他這個領主。那些私兵、守備軍甚至許多家族騎士和他們的家屬大都是平民,掌握平民,那些貴族官員就掀不起風浪來。

在眾人的掌聲中,他又說:「為了保證過程公平,我請在場所有人監督,一起去溫士頓的府邸!」

掌聲更大。溫士頓的子女仗著父親的勢力沒少賺錢,他們賺得多了,那些實力不如溫士頓的貴族和商人賺得就少。

於是,上百輛馬車浩浩蕩蕩地返城,前往溫士頓男爵的府邸。

這條車隊太過於壯觀,進城后,那些平民打聽到財政司長溫士頓男爵死了,要被清查,馬上來了興趣,跟著車隊。這些人呼朋喚友,沒過多久車隊后就跟了上千人,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現在是夜晚,如果是白天來的人更多。

一些敵對的貴族,會直接通過戰鬥掠奪對方財富,而像羅嵐和溫士頓這種上下級關係的貴族,很少會徹底清查,最多讓他們交一筆罰款。但這次溫士頓謀殺領主,是所有封地貴族最痛恨的行為,所以無論羅嵐用什麼手段,貴族都不會反感他。

他們到達溫士頓男爵的府邸,數不清的馬燈照亮這裡,貴族和商人們在內圈,不明真相群眾在外圈,開始觀看羅嵐港少見的清查——老伯爵和第二任伯爵也干過這事,但沒羅嵐這麼誇張,讓這麼多人圍觀。

溫士頓府邸由三棟私人宅院組成,他住在中間,而他的子孫住在左右兩棟宅院。

穆爾極恨溫士頓,想他一個明明能當上警備隊長甚至有可能成為勛爵的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抽耳光,以後就算地位再高,也會成為人生的污點。

他帶著警備隊員和羅嵐的私兵如狼似虎地衝進溫士頓男爵府邸,先把所有人抓起來,敢反抗的直接打斷腿,然後開始搜查。這些警備隊員和私兵平時敢動手動腳私藏,但現在一個比一個廉潔奉公,一個便士都不敢貪污——他們知道那些法師和劍士不是擺設。

很快,溫士頓家的奢侈品被搬出府邸,擺在在大街上,由市政廳的書記官們清點記錄。

溫士頓的子孫有的是羅嵐港的大商人,有的是要害部門官員,趁他把持財政司十五年中,賺取了巨額財富。最後那些奢侈品竟然擺了一條街,不算最值錢的地契和房契,估價也在三十萬金克拉左右。

羅嵐本來以為這就完了,誰知道一個法師用探測類魔導器,探測出溫士頓家族的密室,裡面竟然有大量金克拉和銀鎊,甚至還有一個半人高、純金澆鑄的圓球,足有一噸半重——沒有魔法袋根本沒辦法帶走,能空手帶走這些東西的,他們想攔也攔不住。

密室里還有六件價值萬金的魔導器以及一些劍士用的魔法裝備,最珍貴的是一把仿造的名劍,附加高級洗劍術。手打小說盡在- 第1416章黑化的乖乖女(57)

「我什麼時候偷你的鑽戒了??」

老太太一下子慌亂了,這碰瓷和偷東西,那可不一樣。

唐母表情沒有絲毫的笑容,她懷疑夢裡的那個世界里,她是不是太心軟,太善良,才會讓她的女兒有那樣的遭遇。

這種惡人,為什麼不能夠想辦法給對方懲罰呢?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像老太太這樣的人,為什麼得不到懲罰?

今天,她就是要懲罰懲罰這樣的人。

對方不是要碰瓷嗎?那她就說對方偷了她價值不菲的鑽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