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陸芊芊雖然厭惡沈俊,但也希望這個家庭和睦。

「好好好!」美麗貴婦笑著,摸了摸陸芊芊的一頭秀髮,說道:「我們家芊芊最懂事了,不知道誰能娶走我家芊芊,那是八輩子的福分啊!」

「媽~~」陸芊芊絕美的臉蛋上滿是羞紅,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何,她心中不由自主出現了那個帶著大墨鏡,身披怪異青色道服的身影。

……

接下來的日子裡,葉宇又回歸了平淡的生活,有了藥材,他無需出去賺錢了。

每天,葉宇都在屋中打坐修鍊,或者製造符,最多會出院子照料一下那紅色的靈花,至於林婉清,請葉宇吃了一頓飯後,兩人間的關係,也是親近了不少,林婉清也答應將那朵紅色的靈花送給葉宇,對於葉宇這個請求,林婉清雖然感到怪異,但倒是沒有說些什麼,畢竟,神醫總有些特殊的癖好,比如養花。

日子平平淡淡,又過去了大半個月,而就在這一日,葉宇從外面買一些生活用品歸來的路上,他卻是發現出租屋前的大門口,停著一輛破舊的麵包車,正好堵住了他的去路。

一瞬間,葉宇便是明白,這麵包車中的人,不是來找自己麻煩,就是找林婉清麻煩的,因為,這裡出租的地方,除了他們兩個,就沒人了,房東這幾天也不在。

不過,葉宇神色疑惑,自己的住處,應該沒有人知道,目前與自己有仇的,只有宇文飛和沈俊,他們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找到自己住的地方,那就是找林婉清的了。

嘭咚!

這個時候,葉宇看到,那破舊的麵包車車門打開,走下來三四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小青年,應該是當地的小混混,此時他們一臉冷笑,看著出租屋二樓上的一個年輕女人。

啪嗒!

林婉清站在二樓上,她正在晾衣服,但這個時候,她勐地看到了底下那麵包車中走出來的三四個小混混,頓時身軀一顫,手中的衣服架,都是掉落了下來。(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442章少夫人這是要上天啊 嘭咚!

三四個小混混,其中一個黃毛青年踢開了租房大院的門,幾人魚貫而入,而此時,林婉清已經顫抖著身軀走下了樓,她想要逃,但她知道,自己根本逃不掉。

「林婉清!三個月了,沒想到你竟然躲到了這個破地方!你以為你躲得了一時,躲得了一世嗎?!」

麵包車中,此時又走下來一個身軀高大,面帶一道刀疤的男子,他雙目兇狠,此時健壯的手中提著一個仿若死狗般的身影,勐地將那身影拋到了林婉清的面前。

「虎哥!虎哥!我求求你,你打我殺我可以,但請你不要傷害我女兒!她還小啊!」那死狗般的身影此時狼狽無比,頭髮散落,滿臉血污,是個中年男人,此時他嚎叫著,衝到了那叫做「虎哥」的刀疤男子的腳下,連連磕頭道。

「我滾你.媽的!」

嘭!

虎哥一腳把中年男人踢開,吐了一口唾液,狠辣一笑道:「林南山,你現在還有資格和我談條件?!當年你不識時務,在『龍行會』中不扶持龍哥上台,卻是固守那老頑固的權利統帥,現在龍哥大義滅親,把那老頑固滅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已經是階下囚,還想談條件?!今天,你要是不說出當年那老頑固把『龍行會』大部分的財富給藏在了哪裡,今天我就把你女兒給當著你面殺了!」

虎哥說的兇狠無比,當年「龍行會」老會長唯一一個心腹就是這林南山,現在他們爭權奪位,自然覬覦當年老會長藏起來的老龍行會的財富。

如今,恐怕也只有這林南山知道那財富到底在什麼地方,但林南山是個難啃的骨頭,怎麼折磨都是無用,因此,這虎哥只能通過尋找林南山唯一的親人,他的女兒林婉清來逼迫!

「給我抓起來!」虎哥勐地冷聲一喝。

「是,虎哥!」

話落,幾個黃髮小混混頓時上前,把一臉驚慌失措的林婉清給抓住了,林婉清看著地上自己父親,目光中滿是痛苦,為什麼?為什麼自己就想要過個安安穩穩的日子都這麼難?!

看著面前這些凶煞的混混,林婉清一臉死灰之色,她知道,這些人肯定不會放過她和她父親。

「林南山!」

虎哥一把揪住了林南山的頭髮,狠聲道:「老東西!說出當年老會長的財富到底在什麼地方!不然,你就要親眼看著你女兒被我們一刀刀殺死!」

「動手!」

話落,幾個黃毛小混混神色都是帶著一份狠辣,但隨即虎哥突然淫.邪一笑,勐地說道:「林南山,你這女兒生的如此俏麗嬌嫩,不如把她當眾脫光衣服,讓兄弟們樂呵樂呵……」

「畜.生?!」林南山雙目血紅一片,勐地吼道。

他想要說出口,但他曾經以性命答應過老會長,龍行會真正的財富,不能讓這些龍行會的叛徒得到啊!

一時間,林南山心中也是絕望至極!

「老東西,真是冥頑不靈!兄弟們,動手!讓這老東西看看,自己的女兒在自己面前被人玩弄的感覺怎麼樣?!哈哈哈哈!」虎哥殘忍大笑著。

天唐錦繡 「婉清!女兒,爸爸對不起你啊!!」林南山絕望大吼,只覺得心中都在滴血。

「不要?!」

而這個時候,看著逼近自己目光都是淫.邪之色的小混混們,林婉清頓時忍不住開始尖叫出聲。

「你們眼中,難道就沒有王法嗎!」

但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無比的聲音,陡然從眾人的背後響起,那聲音,仿若天生帶著一份刺骨的殺意,就算是這些常年打打殺殺的小混混們,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小子!你想多管閑事?!」

此時,那虎哥勐地回頭,看到了一個清秀少年走了過來,似乎像個學生,頓時神色帶上了猙獰,威脅道:「識相的,趕緊給老子滾!不然,我連你一起殺!」

「還王法?你小子是不是讀書讀傻了,在我們虎哥面前,還需要王法?!」

「天大的笑話!」

此時,一個個黃毛小混混附和著,紛紛都是大笑起來。

「葉宇,你趕緊走!這些人都是目無王法的人,他們真的會殺了你!」此時,林婉清看到葉宇走了過來,美麗的俏臉上勐地一變,頓時叫道。

看著林婉清那擔憂的美眸,葉宇淡淡一笑,緩緩道:「這裡,是我的家,我怎麼可能會走呢?要走,也是這些人走!」

踏踏!

而這個時候,麵包車上又下來了兩個小混混,都是一臉痞子相,冷笑著,把葉宇圍住了。

「既然你小子想多管閑事,那我就先把你這不知死活的小子給解決了!」

虎哥兇殘一笑,頓時走了上來,手中甚至套上了一個鋼鐵打造的拳箍,是仿造一些槍戰遊戲中的指虎鑄造,拳箍前面,還有一根根金屬倒刺,常人被打上了,絕對會被瞬間刺穿血肉,打碎骨頭。

「不要?!」背後,林婉清嚇得花容失色,頓時叫道。

「這裡人多眼雜,難道,你們不想在一個僻靜的地方解決我?」葉宇出聲了,似乎絲毫沒有逃走的覺悟。

聽到葉宇的話語,看著少年臉上淡淡的笑意,虎哥看了看周圍,有不少攝像頭,不由神色一愣,片刻后才道:「小子,有種!」

「王剛,劉全,你們兩個待在這裡看住林南山這老東西!其餘的兄弟,我們走,我倒要看看,這小子骨頭為什麼這麼硬!」虎哥指定了兩個小混混留守原地,便是準備將葉宇帶入麵包車中,開到一個僻靜的地方解決。

「慢著!」葉宇突然出聲,「我想在被虎哥你殺死之前,和我女朋友說句話嗎?」

說著,葉宇看向了林婉清。

「女朋友?喲!這小子還是個風流種,都要死了,還有這個閒情逸緻!」頓時有小混混開始大笑。

「我滿足你的願望,諒你小子也翻不起什麼浪!」虎哥點點頭,一臉戲嚯地看著葉宇。

「女朋友?」林婉清這一瞬間面容勐地羞紅,別有一番艷麗,不過她更多的是擔憂,她看著走到身旁的葉宇,頓時小聲道:「葉宇,我不能拖累你!你快跑啊!不要管我!」(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443章是需要豁出去性命的 對於林婉清的擔憂,葉宇只是輕輕一笑,什麼都沒有說,竟然將林婉清的嬌軀勐地抱住了,讓不遠處的小混混們都是神色譏諷,這應該是最後一次擁抱了。

而林婉清俏麗的面容則是勐地愣住了,葉宇,他,竟然抱住了自己?

感受著從葉宇身上傳來的男人氣息,林婉清只覺得微微有些醉人,但這醉人的感覺林婉清還沒有好好感受,一道冷靜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你拿好這兩張符!」

林婉清頓時感受到了葉宇抓住了自己的手掌,將兩張紙片一樣的東西放入了自己的手中,葉宇的聲音繼續微不可查地響起,「這兩張靈符,都是『禁錮符』,你只要拋出去一張符,說一聲『疾』就可以定住一個人最起碼半天的時間,至於我,你不用擔心,這些人,還奈何不了我。」

由於葉宇是背對著眾人抱著林婉清,所以這一幕幕,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到,就連身旁的林南山都是神色閃過一絲敬重,自己女兒什麼時候,竟然交了這麼一個重情義,甚至是甘願為自己女兒去死的男朋友!

是個好小伙!

當然,葉宇自然不清楚林南山的想法,他現在在一個個小混混的陰沉笑容下,直接走進了麵包車中。

嘟嘟嘟!

麵包車開走了,原地,只剩下兩個留守的小混混看著林婉清和狼狽無比趴在地上的林南山。

「小妹妹!長得不錯啊!怎麼樣?臨死之前,讓咱哥倆玩玩?!」這個時候,那兩個留守的小混混終於忍不住,開始一臉淫.笑朝著林婉清走去。

「你們!別過來?!」林婉清神色一變,但隨即,她勐地掏出懷中剛才葉宇交給他的兩張符,失聲叫道:「你們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雖然拿著兩張符在這現代社會很是可笑,但林婉清此時對於葉宇這個神秘的少年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自信。

此時,林南山看著自己女兒手中的兩張符,神色詫異,自己女兒難道被這些小混混嚇傻了?

「這是什麼?兩張破紙,還想對我們不客氣!小妹妹,別逗了,讓大爺們樂呵樂呵吧!桀桀桀!」

兩個小混混囂張大笑,看著林婉清手中抓著的兩張符,頓時毫無顧忌地叫道:「來啊!小妹妹,我倒要看看你對我們怎麼不客氣?!希望到時候到床上不客氣啊!哈哈哈!」

「混蛋!給我定!」

林婉清一瞬間將手中兩張符拋出,按照葉宇吩咐的勐地吐出兩個字「疾」!

「哈哈哈!還疾?小妹妹,你嚇傻了吧!你以為你是疾風劍豪?疾風呢!」兩個小混混頓時譏諷大笑道。

咻!咻!

但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兩個小混混眼中,那被林婉清拋出來的兩張符在林婉清吐出兩個「疾」的瞬間,竟然轟地一聲化為兩道白色光芒,直接把兩人就這樣定在了原地。

這一瞬間,一股駭然的寒氣從這兩個小混混心中勐地升騰而起。

撞鬼了?!

兩個小混混想要大聲唿喊,但怎麼也喊不出來,他們的身體動不了,就連聲音都無法發出來,就這樣被定在了原地。

而此時,林婉清則是神色大震,美麗的臉龐上滿是難以置信,她雖然對於葉宇有種盲目的信任,也知道葉宇天天神神秘秘的,有著不少手段,但現在那兩張符真真確確把這兩個留守的小混混給定在了原地,讓林婉清美眸中陡然閃過一絲激動的異彩。

此時,就連林南山這位穩重的中年男人都是叫了一句「我靠!」

「爸爸!」

林婉清立馬將林南山扶起來,父女兩看著面前的兩個小混混,頓時都是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

他們想幹什麼?!

這個時候,兩個小混混心中是奔潰的,自己哥倆怎麼就這麼倒霉,碰到了一個老妖婆,現在他們眼中,林婉清已經是那種神秘的妖婆存在了。

「要是我們不留守,和虎哥他們出去教訓那小子多麼爽!」兩個小混混心中狂吼著,欲哭無淚。

而另一處。

哧!

麵包車在一處僻靜的地方停下來了。

咔嚓一聲,車門打開。

嘭!嘭!嘭!

一道道身影被一股大力從麵包車中拋出,那是一個個小混混,都是染著黃毛,其中一個身軀魁梧的大漢,正是那虎哥,此時也是鼻青臉腫,神色惶恐,看著麵包車內的那個清秀少年。

踏踏!

葉宇緩緩從車中走下,靈氣附著雙手,他的雙手一瞬間仿若鋼筋鑄造,指甲「滋滋滋」劃在麵包車車殼上,在虎哥等一眾小混混的眼中,那金屬車殼上,竟然留下了一道道指甲劃破的裂痕。

這一幕,讓這些小混混差點蹬掉了眼珠。

「少俠!饒命!」

這一刻,虎哥立馬知道,葉宇一定是那種科學也解釋不了的存在,他也看過不少美國大片,知道這個現代社會中可能有一些超人類,他頓時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道:「少俠!我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妻兒!少俠!您就饒了我吧!我以後保證不幹壞事了,金盆洗手!」

「少俠饒命啊!」

「少俠饒命啊!」

這一刻,幾個虎哥背後的黃毛小混混都是連忙神色驚恐,軌道在了葉宇的面前,磕頭求饒道。

為了保命,區區一點自尊算什麼。

而此時,在麵包車上將所有人暴揍一頓的葉宇,則是神色無波,這些人,要是在異世界,早就被自己殺了,但在自己這地球的故鄉華夏,葉宇還是選擇只是打斷了他們幾條胳膊幾根腿,畢竟,自己現在還不能那麼無所顧忌。

葉家和蘇家這兩個古老家族,恐怕都盯著自己呢。

但就在這個時候,葉宇突然聽到了一陣警車的聲音,就要行駛到這個方向。

哧!

警車停下,裡面林婉清這個大美女勐地走出來,一下子就衝到了葉宇的面前,俏臉上滿是擔憂,問道:「葉宇,你沒事吧!」

「沒事!」

葉宇微微點頭,他明白過來,是林婉清報的警。

「這些人,都是你打傷的?」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語氣冰冷的女人聲音,卻是突然從警車中響起。

踏踏!

一個身著警服的女人從警車走了出來,這女人大約二十多歲年紀,身形苗條,大眼睛,皮膚如雪,腦後露出一頭烏雲般的秀髮,雖然很是漂亮,但此時戴著一個警帽,神情冰冷,顯得有些威嚴。

此時這女警察神色帶著一份懷疑,看著葉宇,冷聲道:「我懷疑你們聚眾鬥毆,和我走一趟吧!」

要說葉宇一個人打傷這些明顯是混道上的小混混,這美女警察自然是不相信。

「你……」林婉清顯然沒想到,這女警察要將葉宇帶走。

「沒事,你先回去,我很快就回來!」

葉宇神色無懼,笑了笑,便是和這女警察,還有虎哥那群小混混一起上了警車,朝著燕京警局而去。(未完待續。。) 原地,看著揚長而去的警車,林婉清神色帶著一份擔憂,但也是無可奈何,只能先回到出租屋的地方,等待葉宇的歸來,想著剛才葉宇給她的符的神奇力量,讓林婉清心中一瞬間又變得不再擔心。

畢竟,擁有這種神秘手段的葉宇,怎麼可能會遇到麻煩呢,而且,看剛才那情況,那女警察恐怕是為了錄口供,不會專門針對葉宇的。

而此時,葉宇和一眾小混混還有那冷傲的女警察則是來到了燕京警局,這裡,氣相莊嚴,一股嚴肅的氣息瀰漫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