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也關上了門。

容錦承覺得韓雨柔家隔壁的鄰居挺有意思。

他知道藍灣,紐約的高檔別墅區。

這小孩子家裡挺有錢吶。

容錦承哼著歌,一邊洗菜,一邊等韓雨柔下班回來。

今天周六,她只加半天班,下午就能跟他出去走走。

容錦承最近清閑,他動手能力本來就不錯,最近學了幾樣菜,有模有樣,今天還是他第一次做給韓雨柔吃。

果然,中午韓雨柔聞到家裡有香味的時候很驚訝。

容大少爺不食人間煙火,沒想到如今也能洗手作羹湯,做的菜還挺不錯。

小桌子上擺了四菜一湯,很豐盛。

他給她盛好飯,拿了碗筷:「給,嘗嘗我的手藝。」

「你什麼時候學的?」

「就最近,在老三家廚房搗鼓過幾天,差點沒把他家廚房給燒了。」

「他沒揍你?」

「他倒是想揍。」容錦承挑眉。

韓雨柔嘗了一口:「挺好,再接再厲,可別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得堅持啊。」

「只有挺好嗎?」容錦承眨眼。

「很好。」

「還有呢?」

「特別好。」

「哼。」容錦承就知道她在敷衍他。 「我相信著你們,所以……你們會讓我失望嗎?」

「不能!」他們強撐著自己酸痛的身子站了起來,無比堅定的道。

「凝公主,我們怎樣才能成為那三千人中的一員?」一人禁不住問出聲道,問出了他們的心聲。

「實力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冷雪凝目光不動聲色的掃了他們一圈。

他們一臉忐忑不安的望著她。

一開始他們以為最重要的是有實力,畢竟無論身在何處,看的就是一個人的實力。

沒有強大的實力,還能做什麼?

大部分人已經灰心喪氣,冷雪凝的一句『實力是次要的』直接燃起了他們的希望,他們一臉期待著她的下一句。

「主要的是,看一個人的品格,和他的信念夠不夠堅定。」冷雪凝眸光一閃,眼裡興味十足的望著他們的反應。

他們臉色一滯,隨即歡呼雀躍起來。

不少人灰溜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更多的人則信心十足。

「時間緊迫,明日就開始進行測試,你們就不用去跟著領隊做那些無用功了,他們想必需要躺一些時日。」冷雪凝一錘定音道。

明日就開始了?

他們一愣,隨即興奮起來,能擺脫出整日不見天日的日子,這是他們一直期望著的。

很快,就真的實現了!

「凝公主,如果……沒被選中呢?那剩下的,我們是不是又要……」一人高高舉起手,大聲提問著。

無比乾脆的問出了他們中每一個人所擔心的問題。

「那時候的軍營還有可能會是現在的軍營嗎?」冷雪凝輕笑一聲,「興許,下一位領隊,是屬於你呢。」

那人一噎,目瞪口呆的望著冷雪凝,反應過來冷雪凝話中的意思立馬變得興奮起來。

「那我又問你們,如果下一任的領隊,會是從你們中挑選出來一些人,你們又會怎麼做,如何帶領一個隊伍的人?」

「這……」

這下把他們給難住了,這個問題不是一般的棘手。

他們根本沒接觸過,也沒有想過這點,怎麼可能會知道……

「我換種方式問吧。」冷雪凝看著他們一個個埋頭苦思的模樣,卻沒有一個人能說出來,不由得開始引導他們。

「你們覺得怎樣的訓練方式更有用?」

有人腦中精光一閃,立馬答道,「團結……是團結,大家團結一致的訓練,效果會更好!」

大家瞬間恍然大悟,對啊!可不就是團結嗎!

平常的訓練都是一對一,各自發揮自身的實力,而真正合作起來,大家簡直就是亂成一鍋。

總之就是誰也不聽誰的指揮,認為自己某某方面比誰誰強多了。

一個勁的就只想一個人出風頭。

「你說的沒錯,就是團結。眾人拾柴火焰高,一個人怎能成大事?」冷雪凝一臉讚賞的望著剛剛開口的那個人。

「只有大家一起訓練,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十幾個人團結起來能把一個軍隊擊垮,如果你們認為沒有別人,自己照樣也行,那就大錯特錯。」 韓雨柔笑了笑,其實還真挺好吃的,不過她一向不大喜歡誇獎人。

心裡頭會默默記著他的好。

當然,他的不好,她也記得。

「我早上過來的時候看到你家隔壁的小崽子了,人小鬼大,讓他叫我哥,死活不肯。」

「天天嗎?你讓人家小不點叫哥,你怎麼好意思的?」

「長得倒挺可愛。」容錦承難得這麼誇小孩子,「還想來家裡抱貓寶寶。」

「你讓他抱了嗎?你不會把人家嚇跑了吧?」

「我長得那麼嚇人嗎?當然沒有,他被他家的傭人給帶走了,要去上鋼琴課,沒看成貓寶寶。」

「小孩子又辛苦又上進,他爸爸管得嚴。」

「他媽媽呢?」

「離婚了,他媽媽在國內吧,就是南城,離京城不遠。」

「哦,南城,去過,沿海城市,挺發達。」

「嗯。」

他們吃著飯隨意聊著天。

容錦承脾氣收斂太多,也會照顧人了,吃過飯也是搶著洗碗,不讓韓雨柔幹活。

韓雨柔樂得自在,陪小灰灰玩。

洗了碗,容錦承坐在韓雨柔的對方,臉色稍稍嚴肅,正襟危坐,輕咳一聲:「柔柔,我跟你說個事。」

「嗯?什麼事?」她抬起頭,小灰灰端坐在她的懷中,軟軟一團。

「我要是說我不打算出去工作,你會不會罵我?」容錦承白白凈凈的臉上有幾分局促,他其實就是想聽韓雨柔的意見。

「不工作……然後呢?」韓雨柔聽出幾分端倪。

他怕是有了什麼想法。

「我思考了很久,我雖然以前也是學過金融的,可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沒這方面的腦子,容氏被我玩完,上班吧我又耐不住性子。要是像老三一樣做點生意吧,我又沒這方面的手藝,而且不太適合我。」

「我給你總結一下,大概就是跟做生意打交道的事,你都做不了,是吧?」

「差不多……」容錦承慚愧啊,「我雖然聰明,但都是小聰明、歪門邪道,這種小聰明只能收到部分眼前的利益,不能長遠。我想給你一個穩定的未來,我得磨鍊磨鍊自己。」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了,這也算是進步,起碼不像以前那樣,不知天高地厚。」

「柔柔,你是罵我呢,還是罵我呢。」容錦承哭唧唧。

「你有什麼想法?」

「柔柔,我會給你一個未來的,我會讓你相信你選擇我是沒錯的。」

「嗯,然後呢?你倒是說說。」韓雨柔摸著小灰灰的毛,毛茸茸的,手感很好。

她沒什麼情緒,就是想聽容錦承先說。

容錦承娓娓道來:「我想去念個軍校,以後就留在隊伍里。」

韓雨柔一愣。

她倒是替容錦承想過很多種生存的方法,他其實真不笨,腦子活絡,好好做生意也不會虧。

但她真沒想過這條路。

「你是深思熟慮還是心血來潮?」韓雨柔抬起眼皮子。

「當然是深思熟慮,我不再是以前那個毛頭小子了。」

「你能吃的了那個苦?而且軍校管理非常嚴格,尤其是美國的軍校,你真能吃苦?」 「那個……凝公主,你真的只有十歲嗎?」有人弱弱的問一句。

「對啊對啊,凝公主才十歲就說起話來頭頭是道,比我們這些粗俗鄙人強了不知多少。」他們鬨笑一聲,開玩笑道。

「體力比我們這些大.男.人強了不知多少。」一想起冷雪凝整整三十圈跑下來都不帶喘氣的,大家忍不住唏噓一聲。

有哪個普通人能做到她這種地步的?除了日積月累的訓練,怎麼可能能達到這種地步。

「哦,我只是每天都會跑一跑。」冷雪凝輕描淡寫的道。

「哦——」他們瞬間瞭然,原來真的是這樣。

一瞬間他們望向她的目光更加熾熱了。

凝公主一個廢材體質,沒有放棄自己,還能堅持鍛煉身體,這種信念,他們是絕不可能能做到的。

竟然凝公主都能做到這種地步,他們怎麼不可以!

「覺得我很棒是吧?」冷雪凝一臉嬉笑著問道。

「嗯嗯!」他們齊齊點頭,望著她眼裡冒著星光。

「你們也想像我一樣對不對?」冷雪凝繼續引誘著。

「對!」他們狠狠的點頭。

「那好,你們每天的訓練中,三十圈不可少。」她粲然一笑,彎彎眉眼活像只狡猾的狐狸。

「不會吧!」他們對天慘叫一聲。

「我繼續剛才的話題。」冷雪凝不理會他們的慘叫聲,自顧自的開始道。「作為一個領隊,不僅要做好自己,對自己狠得下心,也要站在自己隊伍里的人角度思考問題,製作出一份合理而規劃的訓練方式。」

「而訓練方式,不可或缺的,就是培養你們的凝聚力,增強你們的團結意識,這樣才能讓自己的隊伍變得越來越強。」

「團結起來的力量是無窮的,不會終止,所以,你們必須要學會這一點。」

異族瑾王妃 「你們以前的領隊是怎樣訓練你們的,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有我們的訓練方式,而它,絕對是正確的,而不是錯誤的。」

「一旦發現錯誤,必須改正,這點是必須的,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了!」他們精神一震,異口同聲的回應道。

冷清遙遙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精神抖擻的模樣,聽著冷雪凝一番激動人心的話,內心的情緒瞬間洶湧澎湃了起來。

在那一刻,他看見了她身上散發出令人臣服的氣勢,讓人心甘情願的為她折服。

突然間,自己明白了父親大人的選擇。

凝公主,真的是領主這一職位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恐怕,連父親大人都得要自愧不如。

她的一番話下來,深深觸動了每個人的心,也讓人領悟到了一個道理。

人,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凝公主,時間不早了。」冷清不一會兒走到她面前,恭敬的道。

「他們表現怎麼樣?」冷雪凝微微一笑,問道。

「末將遵從凝公主的命令,不安分的,最後都安分了。」冷清如實說道。

冷清將軍制服了領隊?

他們聞言很是震驚,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十幾歲的他,能制服了他們心頭恐懼的領隊。 「啾啾啾——」音絕鳥湊了過來,一臉邀功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