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雷液大股大股的噴湧進羅東月的蓮宮,滋潤著她燙灼的身心,那一刻,她神魂離體。也進入了一個玄妙的無以言敘的境界,她看見以魂式存在的小情郎,也看到以肉軀存在的自己和他,他們緊緊相擁≤密糾合。

「天吶,元錚,這是什麼境界?魂靈出竅嗎?」

對於元錚來說這不算陌生,魂靈出竅也就和這個差不多。但他清楚,這一次絕對不是魂靈出竅,因為他感覺的到。盤坐在那裡與羅東月秘合的自己也擁有自主的靈魂。

魂,分體了?

是啊,這是什麼境界?

下一刻,羅東月也感覺到自己本體的靈魂還在,如同自己又分出一個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魂修的魂靈離竅與此完全不同,魂離則身死,當然不是真死,魂靈附體后又可以活過來,但是眼下的魂靈離體是新的一縷魂,自己本體的靈魂還在。

甚至在下一刻,他們雙雙看見下面兩個秘合的傢伙開始互咬,唇在動,頭在晃,身子在顛顫。

哦,他們又開始瘋狂了嗎?

「到底怎麼回事?」

羅東月又問,語氣中不無一絲羞澀,下面兩具軀體的動作令她心神動蕩。

元錚也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我默查一下《極樂奧義大典》吧。」

自從得了這部奧義,他也只是淺融,沒有深入細緻的研究過,這不是一直忙的沒顧上嗎?

羅東月嗯了一聲,也不打擾情郎。

元錚的神念進入了《極樂奧義大典》,進入了佛王本經的世界。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又一次說話,而下面的兩具肉軀早換了別的姿式,感情『他們』的療傷結束了啊?

「東月,是《極樂奧義大典》的一個新篇章,是我們無意中撞進來的,也就是築基法門修到一定程度后,會悄無聲息的進入下一階段,而我們此時魂靈離體的無名境界就是全新階段的修行開始,《極樂奧義大典》中稱它為《虛空秘藏**》,我把奧義傳給你吧……」

然後羅東月的神識接收到了元錚的奧義傳輸,種種符文經義如長河般灌來。

《虛空秘藏**》,是極樂奧義中的第一個篇章,也是築基法門之後的真正開端,是邁入《極樂奧義》世界的第一步。

種種的秘合奧義在二人腦海中融入,在神識中分解,最終成了他們自己的奧義。

原來,這《虛空秘藏**》正是魂靈離體的又一種法門,但它修的是第二自己,與道家的元神似乎差不多,這是極樂王天秘修**中的身外法身,初級秘修奧義十分簡扼,就是魂藏虛空,修練本體之外的第二佛胎,最初的秘修築基法就是為了播下佛胎的種子。

陰差陽錯之下,剛剛元錚一梭子子彈為他們莫名其妙的進入了真正的極樂奧義世界啟開了秘密門戶,按照他們的修為來說,是不可能進入正章的修行的,因為境界不夠,軀體資質不達標,可是種種巧合際遇為他們的闖入鋪平了道路。

要知道《極樂奧義大典》是仙級正宗極樂王天的鎮派寶典,非『仙』不能修,非仙體不能築基成功。

血肉之軀是不可能達到這種境界的。

但是元錚和羅東月的軀體不同與人,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雷暴威能淬體洗滌,把骨骼經脈,五臟六腑都改變了本質,從《極樂奧義大典》的標準角度來說,他們的軀體已經半達標了,雖未成為『仙軀』。可卻不是『血肉之軀』了,這種鑒定是模糊的,所以就被他們莫名其妙的距進了高高的門檻兒。

仙法奧義,終於被他們以半凡半仙之軀開啟了修練秘徑。

明白了其中道理的境界的二人狂喜不已,羅東月驚喜還情有可原的說,畢竟她離仙境更近,她是第九階境界,而元錚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他才是第八階的大先天。

非要說元錚是怎麼獲得如此青睞的話,只能歸功於他融合了萬世邪王的魂識≮合了卍勝佛王的元靈所致,甚至還有『本生尊者』的意志,『七彩』的意志,凡此種種都可以成為元錚邁進的鋪墊,這叫水道渠成。

魂歸本體,繼續顛晃。

直到羅東月輕語相求,才雙雙收入瘋顛的狂姿。

「我們一直無法邁進真正的仙門,即便我們手裡擁有『七彩雲天』的正統傳承,但我們只能修練築基法門。只能在神識中熟悉那些驚天地泣鬼神的秘技的決竅,卻從來沒有用它們與敵對陣相搏,東月,現在我們終於藉助《極樂奧義大典》邁進了這座通天的門戶。七彩雲天的秘技,也許不用放在神識中揣磨了,也許可以實際應運了。」

「嗯,要不要試一下?」

「當然。」

二人整理裝束。飛快的以全新狀態站到了對方三丈開外。

元錚雙手的拳攥緊,腦海中掠過『七彩』種種秘技功法,流雲盾(遁)、飛雲爆(雷爆)、騰雲震(碎殺)、凌雲舞(身法)、摩雲擊(絕殺)、天雲嘯(音殺)、浮雲幻(異術)♀是七彩雲天七種功法,是《初雷序章》中記載的基功,雖說四大壇主等人都熟識了這些功法,但只識其形,不具其神,為什麼呢?

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把自身的真氣轉換成雷暴威能再釋放出來,雷力是七彩雲天功法的基礎力源,流雲盾也可以應運秘訣以真氣的形式凝結出來,但是其威能遠遠不能和真正的『流雲盾』相提並論,這是真氣雷力的差距。

就因為這個差距的存在,流雲盾又或飛雲爆、騰雲震等秘技施展出來就成了一種普通的功法,缺了雷的威怒之勢,它們平凡的令元錚蛋疼。

《初雷序章》是築基法門,但這最低級的仙門築基之法卻比人世間的至高絕學更難修成,這是人與仙本質上的差距,是『質』的差別,如同兩個不同的容器,鐵制的爐可以把火進去燃燒,而鐵爐還是鐵爐,但木製的爐把火放進去只會把它自己也燒成烣燼,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血肉之軀不改變本質,怎麼可能承受雷力?

沒有這種改變,《初雷序章》的種種功法就是鏡花水月,再精熟也無用武之處。

元錚和羅東月已經半雷之體,血肉之軀已經融合了雷質,經過多次雷威洗淬,他們的血肉不再是血肉了,可以稱之為雷肉雷骨雷經雷脈了。

七彩仙丹的能量,七彩神雷令的能量,甚至是七彩雷珠的能量,他們都或多或少的融合成了自己的軀體。

「東月,接我的摩雲擊!」

元錚吐氣開聲,如龍吟虎嘯,軀體驀地彈入十幾丈高的虛空,化身流光,快若迅雷疾電。

下一刻,一道銀色雷絲在羅東月視野中綻放。

喀哧哧,如同旱天之雷,震的虛空扭曲,瞬間裂現的雷絲如同一顆天降的火樹,龜裂出來千百道銀色雷光,完全將羅東月罩在了雷幕中。

雷威莫測,天威悍然。

羅東月夷然不懼,也嬌叱一聲。

「流雲盾!」

隨著她的聲音出口,光影交錯,銀幕以她軀體為中心炸開,一個光球將她嚴嚴實實的包裹,銀色的光球,光球中是九天玉仙一般的美人兒。

雷絲萬千繚繞無盡,光球迎接遮天蔽日的雷電而上。

喀哧、喀哧的暴響連成一片。

元錚的摩雲擊發出來的雷暴威能全數砸在了羅東月的銀光球上,但如泥烹海,一去無蹤。

「呃……這麼厲害?」

「你也接我一記騰雲震吧。」

銀光球驀地消失,羅東月道袍飄飄,玉手托著一個銀光珠甩向了元錚,快的肉眼難辯。

元錚本能的一拳轟擊,正中那銀光小珠。

下一刻砰的炸開,銀光小珠變成了轟天巨雷,一團耀眼的雷光在小珠暴裂的瞬間釋放,直接將元錚覆蓋在瞬間擴彌散百丈方圓的銀雷幕中。

「啊……」

元錚的慘呼聲中,銀幕也消湯殆盡,再一看,羅東月傻眼了。

之前剛剛整裝束帶的俊逸小情郎,這一刻赤果果浮懸在虛空,渾體赤焦,寸縷不著,感情是給銀光珠釋放出的雷威炸的一身衣袍化烣了,甚至連軀體都給灼的焦黑。

好在他也是雷力擁有者,功行百脈,瞬間運轉之後,焦黑的軀體又轉為瑩白如玉之色。

他與羅東月有境界上的差距,純憑本體的力量怎麼及得上東月雄厚?敗北很正常。

「羅大宗主,不帶這麼耍流氓的吧?」

「呸……打死你,接招,飛雲爆!」

「閃……不打了,屁股都燒焦了。」

感情『飛雲爆』正砸在他屁股上。(未完待續。。)

..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既不忍失望,又貪戀溫柔!

秦詩音哄睡著了依依,便急忙返身回來。

剛躺下,林浩正準備繼續按摩,享受二人世界。

「媽咪——」

依依又眼神幽怨地站在門口,一臉委屈。

林浩,「……」

秦詩音離開的時候也樂了,「今晚你就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吧!」

林浩孤獨地挨過了一晚上。

翌日,看著埋頭喝粥的依依,林浩眼神幽怨。

「依依,爸爸跟你說件事。」

林浩正色道:「昨天爸爸不該嚇唬你,你原諒爸爸好不好?」

「哦。」

依依耷拉著小腦袋,像是炎炎夏日下被曬焉吧的小白花。

她只是應了一聲,打不起精神來。

小傢伙這是怎麼了?受了什麼刺激不成?

林浩看向秦詩音,秦詩音解釋道:「依依昨晚向我提起了畢業表演的事兒。」

秦詩音有些愧疚,道:「她準備和我一起表演一段舞蹈,可惜……」

她腳踝傷了,還怎麼表演?

怪不得……

林浩唇角微翹,「畢業典禮的表演是么?」

他看向依依,一臉神秘道:「依依,爸爸倒是有個好主意,你想不想聽?」

「想!」

依依猛然抬起頭來,失落的眼神里頓時折射出明亮至極的光彩!

但旋即,很快又低下了頭。

她的兩隻小手扭在一起,低聲嘟囔著,「能有什麼好主意嘛……」

雖然嘴硬,拒不承認;

但那滴溜的漂亮大眼睛,卻忍不住在偷偷地打量著林浩。

嬌俏可愛的小臉上,那一絲好奇和緊張怎麼也藏不住!

林浩笑了,這嘴硬,倔強的性子,倒是和秦詩音如出一轍!

不過林浩也沒有揭穿她。

而是眉梢輕揚,輕笑道:「到時候爸爸和你一起同台唱歌好不好?」

小傢伙歌唱底子不差,之前那一首《蟲兒飛》非常有韻味!

相信只要自己帶著她登台唱歌,以自己的「彈唱精通」,必然能讓她驚艷四座!

誰還能是對手?

誰還能阻止咱家的小公舉萬眾矚目!

「真的!爸爸你要陪我參加畢業表演?」

依依這回終於掖不住心中的驚喜;

像是春日裡嘰嘰喳喳喜悅的小喜鵲!

一下子跳了起來,撲進林浩的懷中。

依依還是那個依依,天真爛漫,嬌俏可愛!

「那當然!」

林浩沒好氣地揉著她的小腦袋道:「就因為這事兒你就和爸爸慪氣啊?」

「爸爸,我錯了。」

依依抬起小腦袋,勾著林浩的脖子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向林浩

「爸爸你原諒依依好不好嘛?依依保證再也不任性了!」

甜甜萌萌的撒嬌聲,讓林浩瞬間心軟了!

「你呀!這個磨人的小傢伙!」

林浩刮著依依精緻的小瓊鼻,忍不住笑了。

「耶!爸爸最好了,依依最喜歡爸爸了!」

小傢伙頓時興奮地在林浩的臉頰上「啄」了一下!

而一邊的秦詩音卻皺著眉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