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呀!

真小小不開口時,眾人只道是她腦子被門夾了,提出擴散消息的建議,實在是利人不利己的愚蠢想法。

此時,獃獃趴在地上,當成實驗品的錢快來,表情宛如智障!

木爐臉上寫滿了不加遮掩的讚許!

如此聰明的丫頭!

不愧是自己懷胎十二個月所生,嫡親嫡親的妖孽!

「若是這個計劃順利實施,以後我的雞毛,都是你滴!」

熱淚盈眶,珍珠雞老大迅速上前,一把握緊了真小小的雙手,激動得雞冠通紅通紅!

這絕對是它雞生最鄭重的一個承諾!

這麼好的辦法,它怎麼沒有早一點想到哩?

不過時機也是需要人為的。

之前自己不是沒有贈送過星間會的信物給旁人,只可惜那些笨蛋,佔了機會,卻無一歸來時斬獲像木笑笑般如此豐富的所獲。 項老爺子這家庭狀況,京城豪門都知道。

條件好的,娶妻可以任性挑,誰也不想選項寶蓮和項寶珠這樣的。

因此項寶蓮和項寶珠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時,根本找不到門當戶對的丈夫,只能低嫁。

計春覺和邵長俊都是那種長得好看,家裡名聲也可以,但是家境一般,沒多少錢的。

這些年,因為頭上有「項老女婿」的光環,他們的日子過的還算舒坦。

尤其是他們身份低,平時接觸不到京城頂級豪門的圈子,身邊都是他們那個階層的人。

在他們那個階層的人眼中,項家是一個無比尊貴的存在。

而「項老女婿」就是需要他們無比尊敬的人。

兩個人,因為「項老女婿」這四個字,走到哪裡都被人尊敬吹捧,雖然因為能力有限,沒能做上高官,可目前兩人都是局級幹部,對此他們已經很滿意了。

可如果項老爺子真和他們斷絕了關係,過了今天,他們這局級幹部還能不能保得住,就不好說了。

如果消息傳開,他們很快就會從人人尊敬羨慕的「項老女婿」,變成別人口中的笑柄。

他們的後半生就全都完了。

他們也不斷幫著項寶珠和項寶蓮求饒,兩男三女哭求成一團。

由始至終,項老爺子一個眼風都沒施捨給他們。

他打定主意的事情,沒人能改變。

項老太太甚至連「我要和你同歸於盡」這種話都說了,可項老身邊有四五名警衛虎視眈眈的守著,她連項老爺子的衣服都碰不到。

很快,文件起草好了。

律師將文件遞給王秋蘭和項寶珠、項寶蓮。

王秋蘭三兩下就被文件撕爛,瘋了一般的怒吼:「我不簽,死也不簽!」

項寶珠和項寶蓮也有樣學樣,把文件撕了。

「不簽沒關係,」項老爺子居高臨下看著王秋蘭,冷冷說:「不接就等著接法院的傳票,法庭如果公開審理,知道你做過什麼醜事的人會更多!還有你們……」

項老爺子看向項寶珠和項寶蓮,「如果你們不簽,明天我就會在報紙上公開發布聲明,和你們兩個斷絕父女關係。」

計春覺和邵長俊怕了。

他們大小也是個官,如果項老爺子真的登報發聲明,被他們的上級和下屬看到,他們的臉往哪裡放?

他們看得出來,項老爺子已經是鐵了心,不管再怎樣哭求,都不可能改變了。

他們各自推了推身邊的妻子,「簽吧。」

項寶蓮和項寶珠不甘心。

可不甘心也沒辦法。

項老爺子鐵了心要和她們斷絕關係,她們就是哭死在這裡,也沒辦法改變項老爺子的決定。

兩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拿過律師遞給她們的筆,在文件上簽字。

簽完之後,項寶珠抬頭沖項老爺子狂吼:「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

吼完之後,她站起身,撥開人群,瘋了一般跑了出去。

計浩渺猶豫了下,沒有去項老爺子那邊自討沒趣,追著他媽媽離開。

計春覺從地上爬起來,頭埋的低低的,也搖搖晃晃的走了。

項寶蓮也想走,可她不能不管她媽。

她媽已經哭的快要暈死過去,看上去只剩半條命了。

項老爺子吩咐律師:「王秋蘭不肯簽字,那現在你就向法院起訴離婚。」

律師點頭答應。

項老爺子吩咐警衛員:「把閑雜人等清出去,小越要拜祖宗了。」

警衛員領命,幾個人一擁而上,堵住王秋蘭和項寶蓮的嘴,將兩人架出客廳。

邵長俊沒等警衛員架他,自己爬起來,也低著頭,灰溜溜的離開。

角落裡,邵冰意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眼中滿是淚光和恨意。 ?第165章成敗轉瞬間

渾濁的雙眼就那樣直視著前方,目光中已然沒有了焦距,變成一片死灰。

安德烈平躺在地上,背朝上,渾身布滿了血跡,剛毅的面孔此時沒有了任何『色』彩,生命氣息已經完全消失。

在他的身上,一名身著黑甲頭戴黑『色』鋼盔的骷髏雙手握著一把長長的彎刀,穩穩倒『插』在安德烈的背上,也正是這一擊奪去了他的『性』命。

而在他身體所處的地面周圍,依稀可以看見一片片焦黑,濃烈的魔法元素瀰漫在空氣中。

奧菲莉亞和林恩漠然地站在兩邊,沒有絲毫感情地俯視著已經死去的安德烈,隨後前者緩緩扭過頭,冷言道:「本來不想殺他的,但你傷害了我的朋友,我就要你朋友的命。」

冰冷的話語,充滿殺氣的眼神,讓遠處跪在地上的尼古拉斯有種瞬間的恍惚……他無法想象自己親密無間的戰友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誅殺。

良久才收回心神,尼古拉斯看了一眼遠處被釘在地上的楊漣,眼光逐漸上移,緩緩滑過陪伴自己這麼多年的長槍,之後平靜地笑道:「你們果然是危險至極的人物,羅薩斯卡看來遇到了難以想象的災難……不過,你們是不可能打敗陛下的,絕不可能……呵呵呵呵……」

「你們的陛下確實是個天才,但你們也太小瞧這個世界了。」合作者笑著搖了搖頭,「大陸上的絕頂天才不是一個南大陸就能夠涵蓋的,在你眼前的這些人當中,能夠打敗你們偉大女王的人就存在,而且很快就會出現在她面前。」

「他們兩個嗎……」尼古拉斯目光轉向那邊的奧菲莉亞和林恩,眼眸深處一絲忌憚滑過。

「確實,魔力超絕的法師,還有……讓人連死都沒無法想到的亡靈師……呵呵呵,真是諷刺啊,原本受人唾棄的亡靈師竟然再次重蹈覆轍了,我相信你的下場會和你那些魔鬼先輩們一樣的。」尼古拉斯冷笑著說道,眼神緊緊注視著奧菲莉亞。

奧菲莉亞沒有說話,而林恩卻皺了皺眉:「不是魔力超絕的法師,而是禁咒師。」

「我想你誤解了我的意思,即將打敗你們陛下的人現在還躺在地上呢,這就是羅薩斯卡無法預料薔薇惡魔騎士團實力的原因。」合作者嘴角微彎,目光轉向遠處。

尼古拉斯微微撇過頭來,目光驚訝地望著合作者目光所及的地方,那裡,一身黑『色』鳳尾風衣的男子已經從地上緩緩爬起,手中把玩著一根丈二尺寸的銀槍,一隻金『色』的眼瞳充斥著寒光,一臉冷笑地望著他。

「銀月龍槍……不可能,我的龍槍明明釘住了他,沒有我親自解咒,他絕對不可能脫離束縛!」尼古拉斯滿臉不可置信地望著徐徐走來的男人,心中沒由來的升起一股恐懼。

比爾看到楊漣無事,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渾身一軟,就這樣躺在地上不再動彈了。

「哧!」

將銀槍一把『插』在尼古拉斯面前,楊漣冷笑道:「是不是很疑『惑』被你打敗的人怎麼這麼快又站了起來?」

「你之前是故意的。」尼古拉斯咬牙道,他萬萬沒想到常年征戰的自己竟然被騙得這麼徹底。

「哼,從你們兩人現身的時候就註定會變成兩具屍體,我擔心的並非殺不掉你們,而是怕這個結界會撐不住,萬一驚動了周邊城市的眼線可就麻煩了……」楊漣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所以你一開始就故意落到下風好讓我乘勝追擊,然後讓另外兩個人截殺安德烈……」尼古拉斯自嘲地笑了起來。

一不知道對方所有強者的完整信息,誰會料到有一名七階亡靈師和另一名魔力超絕的法師在其中。二沒有聯合自己的同伴一起戰鬥,對方一個簡單的把戲就輕易分化了他們……原來害死自己戰友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

「呵呵呵呵呵……」尼古拉斯長發披散,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十二天騎士都有一個共『性』,越是臨近死亡就越是喜歡『露』出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真是令人作嘔。」楊漣眼神漸冷,一隻手緩緩握住倒『插』在地上的銀槍。

笑聲漸止,尼古拉斯微微抬起高傲的頭顱,目光灼灼地盯著楊漣,緩緩道:「你這樣的人,永遠也無法明白人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最後只會可憐悲慘地在孤獨和唾罵中死去……悲哀的惡魔。」

身體輕微地一震,楊漣死死盯住他:「惡魔……破壞你們家園的人就是惡魔,那破壞別人家園的你們又是什麼!」

「破壞?呵呵呵呵……」尼古拉斯像是聽到了無比好笑的事情,「羅薩斯卡確實破壞了無數人的幸福,但得到的卻是更多人的幸福和安寧……陛下所承擔和忍受的,你們這些惡魔終其一生也無法理解。」

「啪!」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楊漣怒不可遏地拽住他的領口,滿臉戾氣地說道:「真是崇高!真是偉大!這就是你們這些自命清高的傢伙最令人痛恨的嘴臉!什麼幸福安寧,什麼承擔忍受!全他媽是屁話!」

「我只知道那些得到你們所給予幸福的人在笑著生活,那些被你們奪走幸福的人卻只能哭著忍受……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撼動神話般的十二天騎士,因為他們無法觸及眾人膜拜的偉大女王……」楊漣說著說著,眼中殺氣開始瀰漫。

「但我能!我會打破你們的神話,我會站在你們的女王面前,讓她去地獄懺悔……」楊漣金『色』的眼瞳直視著眼前的尼古拉斯。

被這樣的眼光看著,尼古拉斯隱隱有一種當真會如此的感覺……這個男人,強大,有心機,而且邪惡……這些元素集結在一個人身上,面對女王的話……他不敢再想了,甚至不願去想。

「難道你的親人是死於蒙德勒與羅薩斯卡戰爭中的?」尼古拉斯看著如此仇恨的眼神,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沒資格知道……」一句冰冷的回絕。

「噗——」長槍狠狠貫穿了尼古拉斯的胸膛,鮮血像泥漿般灑落一地,銀『色』的盔甲此時徹底被鮮紅所覆蓋。

這時,一隻手猛然握住長槍,楊漣和合作者同時一怔。

「我不知道是什麼仇恨讓你想要毀滅羅薩斯卡,我也不想知道……這個世界的仇恨就是如此,永遠也無法停歇……」尼古拉斯臉『色』慘白,一隻手緊緊握住胸膛的銀槍。

「但是……妄圖傷害吾王的人,都必須死!」一聲斷喝,尼古拉斯胸膛間的銀槍霎時間爆亮,一頭銀髮也根根倒立,銀『色』的光輝突兀在三人所處的地方瀰漫開來。

「快閃開!」遠處的奧菲利亞和林恩同時一驚,大聲喊道。

眼中的光輝越來越亮,幾乎是瞬間就籠罩了自己的整個身體,楊漣沒想到臨近枯竭的尼古拉斯還能使出這樣同歸於盡的招數……本能告訴他,已經無法躲掉了。

「轟——」

炸響驚雷,整個玄幽空界被這股可怕的能量向外猛然擠壓,從一個立方體轉眼變成圓球狀,最後變成橢圓……咔嚓!

終於,空間中傳來清晰的脆響,空間結界應聲破裂,再也無法抵擋這股能量。

『潮』水般的能量向四周席捲而去,所幸受到了玄幽空界的阻攔,剩下的能量僅僅將整個樹林化為烏有,並沒有繼續向周邊的城市延伸。

煙塵瀰漫中,幾片銀甲散落在地上,上面還殘留著血跡。那桿銀『色』的長槍已經消失無蹤,彷彿跟隨著自己的主人一起魂歸。

南大陸曾經響噹噹的銀月騎士,就這樣消失不見,只留下那幾片還泛著銀光的碎甲。

安德烈的屍體也在爆炸中粉身碎骨,徹底失去了蹤影。兩個曾經一起戰鬥一起進退的戰友,在最後也一同踏上了另一個世界的道路。

「咳咳!」幾聲咳嗽傳來,在樹林邊緣的一處空地上,空間裂開一個缺口,隨後合作者和楊漣同時從裡面出來,楊漣捂著嘴巴猛咳幾下,絲絲血跡從嘴角滑落下來。

合作者伸出一隻手,看著上面的些許焦黑,心中不禁暗嘆……這些七階強者一旦拚命起來連他也有點措手不及。

「真是大意了……」將手拿開,楊漣胸口的起伏漸漸平穩。

「面對敵人,任何時候都不能馬虎,也算上了一課吧。」合作者眼神微轉,看著他說道。

暗自點了點頭,楊漣知道了自己的弱點……一旦發怒就會忘記周邊的情況,甚至近距離接觸敵人,這可是大忌。不過,一個內心充滿仇恨的人面對仇人的大言不慚,無論如何也無法平靜吧。

另一邊,奧菲利亞和林恩望了過來,見到兩人無事才鬆了口氣,林恩背上此時正背著比爾,再方才千鈞一髮之際,他還沒忘記有一個同伴身處爆炸範圍之內。

「喂!楊漣,你們沒事吧!」

遠處的帕諾和冰兒焦急地跑來,在第一時間他們就躲到了最遠的地方,雖然仍舊受到了爆炸的波及,但由於距離太遠,憑藉自身的實力堪堪擋住了能量餘波的侵襲。

「嗯。」微微點了點頭,楊漣同樣暗自鬆了一口氣,這一回也算萬幸了,不僅沒有損兵折將,而且沒有將影響擴散出去,總而言之是勝利了。

在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一道身影正在急速朝著王城的方向奔去,絲毫沒有停歇,每一步都像是下足了氣力。

幾滴淚水順著風向後滑落,馬迪勒雙眼瀰漫著淚水和從未有過的堅決。

「兩位大人請放心,屬下一定將敵人的信息傳到王城!」 今日木笑笑,一戰成名!

在戰台上暴露的狂雷符籙、各種可怕武器,以及那件散發出仙人氣息的男子幻袍,對整個人罡秘境的所有弟子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心靈刺激!

借著這個勢頭,星間會信物的價值也立即水漲船高。

所以木笑笑現在提出擴散消息的建議,簡直就是掐准了最佳的時機!

雞妖們也不是太傻,想明白此事將要給自己帶來的巨大好處之後,紛紛激動地向真小小表達了它們心中的謝意。

因為幻想著美好生活的即將到來,甚至於忘記了將錢快來手中高高舉起的錢袋子搶走!它們唾沫橫飛地承諾,不但過幾年後,重新長出的信物雞毛歸「木笑笑」所有,以後它們脫下的所有雞毛,都歸她了!

待真小小笑盈盈地將雞妖們送走,回過頭來只看到木爐、木流、木子茗與錢快來幾乎快要僵硬的小臉。

尼瑪!

牛人哇!

一句話坑盡整個人罡秘境所有仙緣弟子,待那些蒙在鼓裡的傢伙們拚命向雞妖送好處之際,這份大大的人情,卻與出銀子的白痴們無關,通通都只記在木笑笑一人頭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