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也好,咱們都有希望!」

「也是!」

一群人議論紛紛,不少人看著君雲卿,心中振奮了許多,尤其是那名通神境的煉器神師,原本就是來碰個運氣,湊湊熱鬧,並不覺得九清太虛宮的人會真的像話里說的那樣,只要符合他們的要求就招收!

這會看見君雲卿成功,一時心裡也痒痒起來。

在他們看來,君雲卿能成功,他們說不定也行。

大殿之中的情緒頓時高漲起來。

更有些心思活絡的煉器師乾脆朝君雲卿走了過來,想問問她是怎麼通過的,有沒有什麼訣竅,裡面到底考的什麼。

天知道君雲卿什麼都不知道!看著那些人有圍過來的趨勢,她果斷閃身走人!

反正已經通過了報名,三日之後再過來就是了!

君雲卿通過報名時,附著在夜十八分身之上的北冥影出現在神界一處秘地入口。 「朔風之地……」

這裡是他查探到的一處曾經出現過龍鳳天芝的地方!

雖然時間已經非常久遠了,但裡面未必沒有孕育第二株龍鳳天芝!

無論如何,有一絲可能,北冥影也會去仔細查探一番。

唰!

銀色的身影一閃,掠入其中。

北冥影剛剛進入朔風之地,不遠處就閃現出了一個身影。

「啊呸呸呸!卧槽,那頭毒蠍也太厲害了!差點就被蟄了!還好我跑得快,我身上的解毒丸都用完了,回去緋顏那個瘋婆子肯定不會給我配,到時丟人都要丟死了!」

那身影風塵僕僕的,身上到處都是沙塵,顯然是從哪個沙漠險地之中出來,此刻正在呸呸的吐著口中的黃沙。

「嗯,那個人……」他一抬頭看見北冥影掠入朔風之地的背影,後者露出半張面容,在風聲中一閃而逝,消失無蹤。

「君上?!」那人瞬間睜大了雙眼,失聲驚叫,隨後用力的抬手使勁搓了搓雙眼,然而北冥影此刻早已經消失不見。

看不見人影,那人頓時放下心來,「肯定是眼花看錯了!」

君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斷天淵可沒有任何的動靜,否則他不可能沒收到消息……

「想不到連君上的幻影都出現了!那幻毒蛇蠍的毒霧果然厲害!還好我只沾了一點就跑了,不然晚點說不定都得交代在那!」杜風拍著胸膛一臉的慶幸。

他可是絕對不敢對君上出手的!

卧槽,那幻毒蛇蠍也太牛了吧!幻化出的影像竟然那麼真實!他都跑那麼遠了竟然還差點著道!

難怪那小祖宗吵著鬧著非要一頭不可!估計就是想要這幻象。

唉!這次沒弄到,也不知道那小祖宗會怎麼鬧騰,想著杜風就有點頭疼。

「算了,先回去再說!」

實在不行,他就用上次的招數,先弄個假人糊弄過去!

只是那小祖宗最近假人已經看膩了,只怕沒那麼好解決。

「哎!真是要被那小祖宗折騰死了,離君上回歸還不知道有多久呢!那次空歡喜一場,可惹得它發了大脾氣,哎!」他唉聲嘆氣的說著,身形一閃,隱沒入虛空之中。

待他離開之後,朔風之地的入口處,重新走出來一道銀色的身影,赫然就是北冥影。

看著那人消失的地方,他微微眯了眯眼,低聲叫出了對方的名字:「杜風……」

北凰七將「風雷電雨雲霧光「中的風將,自己前身最為倚重的七個人中的杜風。

北冥影並沒有和杜風相認的意思。

他現在的情況特殊,還沒有回歸本體,今世的轉世之身就崩潰了,此刻正剩下靈魂狀態。

這個時候的他,並不適宜出現在北凰之境眾人的面前!

他們忠誠於身為北凰之主,第一神主的北凰羽,卻未必忠誠於他北冥影!

雖然,他們是同一個靈魂!

但現在,實力卻是天差地別!

而且,他已經轉世!

尤其是他的前身,是在被鎮壓后,強行脫魂轉世,北凰之境之中,幾乎無人知曉!

這種情況下,他們有多少人相信並承認他這個君上,還未可知!

而北冥影,也絕不會將脆弱的自己,暴露在任何能夠威脅到他和卿卿的人面前。

距離他本體被鎮壓已經過去近十萬年!

北凰之境中發生了什麼變化,他一無所知!

這些人會不會對君雲卿不利他也不知道,畢竟當年北凰羽會被天地禁令鎮壓,都是為了雲傾!為了她能夠轉世!

北冥影記憶中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北凰之境的眾人苦苦哀求,讓他以北凰之境為重的場景!

這種情況下,他們難免不會恨上卿卿!

而北冥影,不會允許任何有可能傷到君雲卿的事發生!

所以,在還未回歸本體,得到足以掌控局勢的實力之前,他只是北冥影,而非北凰羽!更不是北凰之境的君上!

這世上,只有一個人有可能說出他的身份,但是那個人……只怕沒有開口的機會了!

北冥夜要是足夠聰明的話,就不會放過他!

否則,也枉費自己給他製造的機會了!

北冥影說的那個人,自然是闇魔君王!

北冥影其實在闇魔君王最後拼著放棄身軀也要擊殺他和君雲卿的時候,意識就蘇醒了!

當時如果北冥夜沒有爆開那半身龍凰血印重創闇魔君王的話,他也會拼著燃燒最後一點本源真靈,控制著身體將君雲卿推開!

只是北冥夜當時爆開了那半身龍凰血印,他就沒有再做拚命的舉動,相反,他還給北冥夜送了一個禮物,算是還了他救自己和君雲卿的恩情!

沒錯,北冥影從當時那爆開回歸的半身龍凰血印中得到訊息,知道北冥夜和闇魔君王不是一個人!

也知道傷他的是闇魔君王,而不是北冥夜。

但那又如何,他不會將這事告訴君雲卿。

北冥夜為卿卿丟了一條命,那自己就還他一條命!算是還了這恩情!

北冥影不喜歡欠別人的,更不喜歡君雲卿欠北冥夜的!

他將自己的一絲本源真靈送入了渙散逃逸的闇魔君王的靈魂中!

那一絲本源真靈,足以保住北冥夜的本命靈魂之火不滅,更可以將當時重創了闇魔君王的那一部分破碎的龍凰血印的力量重新聚攏,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北冥夜自己了!

換一名闇魔之主,北冥影喜聞樂見!

至少,他不用擔心北冥夜會傷害君雲卿!

至於他們的恩怨,可以另外再算!

就在北冥影轉身重新掠入朔風之地時,神界的某處世界之中,一團深黑色無比磅礴浩瀚的力量在空中翻滾著,猶如一個黑色的太陽,散發著炙熱而濃烈的黑光!

那光芒所到之處,大地樹木都彷彿被什麼腐蝕了一般,全部都枯萎崩毀,將這一處原本鬱鬱蔥蔥的世界,化作了一片荒蕪之地!

「混賬!」不斷糾纏翻滾著的黑光之中,傳來闇魔君王驚怒的聲音,「北凰羽竟然藏了一絲本源真靈之力在你體內!」

他聲音之中滿滿都是驚恐,怎麼也沒想到北冥影竟然會幫北冥夜,而且是在那種自身也難保的情況下!

竟然還分出了一絲本源真靈之力給北冥夜!

他們兩個,不是死對頭嗎?! 闇魔君王不知道,北冥影和北冥夜的確是死對頭!

但他們同時也有一個惺惺相惜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愛君雲卿,永遠也不會傷害君雲卿!

在這樣的前提下,北冥影更寧願北冥夜能夠活下來,而不是他!

闇魔君王所嗤之以鼻的愛意,最終救了北冥夜一命!

在闇魔君王找了個地方準備吞噬北冥夜本命靈魂之火時,得到了北冥影一絲本源真靈的北冥夜蟄伏著赫然發難,反而開始吞噬闇魔君王!

兩個一模一樣的靈魂本質,一主一副,在這一個人跡罕至的世界之中打得火熱。

北冥夜有北冥影的一絲本源真靈之力,但他的靈魂氣息之前被闇魔君王吞噬了大半,只剩下一點本命靈魂意識!

而闇魔君王也同樣遭受了來自龍凰血印的重創,同時又受了一記那名虛神境屍人的攻擊,此刻的他主魂意識非常的虛弱!

兩人這一消一漲之下,實力幾乎持平,頓時翻江倒海的鬧騰了起來!

這場戰爭,誰贏,誰就能夠獲得最後的存活機會!

這是兩個意識的奪靈之戰!

天知道闇魔君王現在多麼後悔!

早知道分割出的副魂竟然會發生這樣的異變,他當初絕對不會製造出北冥夜,更不會放任他成長到現在的地步!

然而現在他後悔已經晚了!

轟隆隆!

磅礴如太陽一般的黑色光團激烈的涌動著,兩個意識瘋狂的戰鬥爭奪著靈魂的主權。

而太虛境的主界城池之中,君雲卿瞪著自己星光戒指之中的東煌商會的包裹發獃。

此刻這個將她以前買的某個金屬石塊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包裝已經被完全撐裂了!

星光戒指中的那一角,散落著片片粉碎的布條。

君雲卿是察覺到星光戒指中的動靜才將精神力探入其中查看的。

然而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艾瑪!

君雲卿終於知道之前那個飛進自己星光戒指中的東西哪去了!

我靠!

它竟然和她從東煌商會之中買的那塊奇異石頭融合在了一起!

難怪她怎麼也找不到!

這能找到嗎?!這石頭本來就是自己的東西啊!

那塊金屬石頭飛進來和它融合了,那氣息也完全同化了啊!

要不是它這突然脹大的體型將包裹給撐裂了,引起她的注意,她還一直都沒發現呢!

尼瑪誰想得到啊!她又不是神仙!

只是這東西這樣就更還不回去了!

君雲卿想著有些犯愁,看來這個麻煩她是背定了!

艾瑪,真是麻煩!

不過麻煩也得背!

她總不可能拱手將這石頭送給對方吧?

先不說這東西有一半是她的!

就說這石頭當初在東煌商會時就特別吸引她,之後連瞳術都看不穿它的本質!

這樣的事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顯然這金屬石頭並不是一般的寶物,無論如何,君雲卿也是不會拱手相讓的!

她還沒那麼聖母瑪利亞!

折損自己,造福別人!

開玩笑呢!

就當自己幫那妹紙逃過一劫的謝禮好了!

君雲卿果斷將東西昧下!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不過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啊?

君雲卿實在有些好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