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二千七百萬!」東方雄起恨不得殺死寂寞高手只求一敗,這一次他直接加了二百萬地球幣。

「二千七百一十萬!」這一次連想沒有折磨東方雄起,在他報價后第一時加價,不過他在東方雄起加價二百萬后,他只加了十萬,兩人的競價尺度正好調換過來。

「二千九百萬!」東方雄起叫道。

「二千九百一十萬!」連想又加十萬。

「三千萬!」東方雄起叫出了一個天價。

場內的觀察一片驚呼,「三千萬了!天啊!這價格以於窺天丹這個等級的丹藥來說,應該算是天價了吧!」

「是啊!雖然他的藥效很驚人,不過它只是鍊氣武者所使用的丹藥!這個價格有點過了啊!」

「三千零十萬!」連想不等主持人報價,立即又加了十萬。

「父親……算了……吧!」東方無敵扯了扯東方雄起的衣角,想讓東方雄起放棄,因為現在的價格已經高的有點離譜了。

「三千五百萬!」

還沒等東方無敵的「吧」字說出口,東方雄起已經怒吼出了「三千五百萬」的價格。

東方雄起環視著整個拍賣場,拍賣場一片寂靜,除了東方雄起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再無他響。

良久,場地中央的主持人才想起自己的職責,「三……三……三千五……百萬……第一次!」

主持人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了,他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但也被東方雄起的瘋狂嚇到了。

「三……三千五百萬……第……第三次!」

「三千五百萬第三次!」

咚!一錘定音!主持人的鎚子終於落到了桌子上。

所有人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東方雄起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汗水已經滲透他的衣服。

東方無敵雙眼盯著場中央的天幕,看著上面「三千五百萬」的數字,傻傻的愣在了那裡。

貴賓包間中,蕭簫和藍心一邊一個死死的抓著連想的手臂,嚇得都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有一旁的紀靈若還算鎮定,不過小嘴也成了O型,眨著美目不停的審視著連想。

「三千五百萬!三千五百萬!這不是真的吧?」藍心口中反覆的念道。

「哎呦!靈若,你掐我幹什麼?」藍心對紀靈若抗議道。

「你不是想知道是真是假我嗎?我是告訴你,你沒有做夢!」紀靈若道。

連想對紀靈若道:「如果他沒錢償還,你們仙域公司會怎麼辦?」

紀靈若看著連想的眼睛,道:「你想要那人的公司?」

「嗯!」連想肯定的點了點頭。

紀靈若道:「正常情況下,我們會給對方一定時間去湊錢贖回公司,但你是我們公司的貴賓,如果你對那位玩家的公司有興趣,我們可以以他公司評估價的百分之六十轉讓給你。」

「成交!」連想非常乾脆的道。

東方雄起的公司本來就都是他連想的產業,是在連想手中被盜取的,所以花多少錢連想都要把它們買回來。

三顆窺天丹一共賣了七千多萬,扣除仙域公司的手續費還剩下六千多萬,收購東方雄起的公司足夠了。

紀靈若道:「給我一天時間,我會幫你搞定!」

「謝謝!」連想對紀靈若鄭重的點了點頭。

拍賣會結束,連想和蕭簫一同退出了仙域遊戲空間。

一出仙域遊戲空間,蕭簫就抓住了連想,把他按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深怕他跑了似的,「我的飛行車!我的飛行車!我的飛行車!」

連想把他的臉頰送到蕭簫的身上,「說好的,想買飛行車,主動親親哥!」

吧唧!蕭簫不客氣的在連想的臉上親了一下。

連想現在是越級潛力股,而且兩人的戀愛關係已經基本確立,所以蕭簫也不像之前那麼害羞了。

「不行,要親嘴才算數!」

說著,連想主動出襲。

由於剛剛在仙域遊戲空間中的經歷太過刺激,所以連想和蕭簫兩人都處在極度的興奮的當中,這使得兩人的親昵動作也都有點過火。

兩個人的外衣在忘情的激吻中都被對方扯了下來,蕭簫的上衣只剩下了一件文胸,而連想的上身已經完全赤裸……

連想把下一個目標放在了蕭簫的外褲上,在兩人意亂情迷當中,蕭簫的外褲已經退掉到了三分之二……

咣當!就在連想即將把蕭簫外褲剝掉之時,連想家的房間被人粗暴的撞開……

最新全本:、、、、、、、、、、 ?「連想……呃……」

窺天丹拍賣出了巨額天價,藍心再也坐不住了。她相信連想能以先天之境煉製出靈級丹藥,那他手中肯定也有什麼聖級武技,所以她第一時間衝到連想家,想要從連想這弄一個聖級武技。

可是,藍心推開連想家的房門后,卻看到了一個極其香艷的場面。連想赤裸著上身,蕭簫的上身也只剩下一個文胸,此時連想正在脫蕭簫的褲子,而且蕭簫的褲子已經被他脫到了腳踝!

「啊……」蕭簫沒看到有人會突然闖進來,羞的提上褲子,然後抓過一邊的外衣就跑上了二樓。

連想心中這個氣啊!心中把藍心狠狠的罵了一遍,「就不會晚兩個小時再來,那時爺都結束我的處男生涯了。」

藍心也有些尷尬,「那個……要不你們繼續……」

蕭簫已經跑回了樓上,連想氣道:「還繼續個屁!」

藍心見連想氣的不輕,美目一轉,來到連想的身前,手指在連想的胸肌上輕輕划動,道:「是姐姐錯了,不該這個時候打擾你!要不,姐姐補償給你吧!」

連想知道藍心又在故意挑逗他,連想恨不得把藍心按在沙發上,然後狠狠的打一頓他的屁股。

但是家裡還有蕭簫,兩人的關係剛剛再進一步,這時連想絕對不能犯錯。

連想道:「你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

藍心道:「你的窺天丹賣出了天價,但是你不能把咱們兩個合作忘了啊!」

「你等著!」說著,連想轉身回到了他的房間中。

不一會,連想拿出了一本手抄本武技,並把它交到了藍心的手道。

連想道:「這是聖級中階武技,不過實際威力應該高於聖級中階武技,利潤分成方式還是老規矩。」

藍心接過武技,簡單了看了一眼,道:「咱們還是去天一閣詳談吧!」

「不用了!」連想道。

藍心美目盯著連想的雙眼,笑道:「難道你不怕我侵佔了你的武技?聖級武技啊,雖然可能比不上窺天丹,但是它長久的利潤絕對比窺天丹大!」

連想突然攬過藍心,把她的身體擠到自己的胸前,右手在藍心的美臀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你要是敢侵佔我的武技,我就打花你的屁股。」

藍心被連想掐柳眉緊皺,痛的差點叫出來,氣得她對著連想的肩膀就咬了下去。

「嘶……」連想雖然不怕打,但咬一口還是很痛的。

藍心卻沒有鬆口的意思,連想只好先一步妥協,在她的美臀上輕輕的拍了拍,示意自己不掐她了,讓藍心鬆口。

剛剛連想掐的那一下可能是太重了,痛的藍心都流出了眼淚,「再敢欺負我,就我咬死你!」

「誰叫你上次拿內褲來誘惑我了地!」連想在藍心的耳邊道。

「呵呵……還想要不?跟姐姐走,姐姐給你更大的驚喜!」藍心對連想誘惑道。

連想差一點就答應藍心,不過一想到樓上的蕭簫,如果這時候扔下她跟藍心走,那回來蕭簫非殺了自己不可。

連想道:「知道你又在耍我,我才不上當!」

藍心拿到了聖級武技,急著回天一閣檢驗,也不多跟連想糾纏,逗了連想幾句就離開了連想的別墅。

藍心走後,連想三步並作一步就衝上了二樓。

連想的心臟狂跳不止,心道:「距離爺結束處男之路又近了一步啊!」

連想來到蕭簫的房門前,輕輕的敲了敲蕭簫的房門,「蕭簫……」

連想敲了兩下,半天後才聽到蕭簫那微弱如蚊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她……走了嗎……」

「走了……」連想道:「開門唄……現在還早……咱們聊會天……」

連想想說「咱們繼續」,但怕蕭簫害羞,所以改成了「聊天」。

房間中變得安靜起來,連想心中忐忑不已,用耳朵小心的聽著房間里的動靜。

似乎房間中的蕭簫在做著艱難的抉擇。

良久之後,連想聽到了輕輕的走路聲,連想的心跳的更快了。

房門被輕輕打開,蕭簫那緋紅的臉頰映入了連想的雙眼。

連想瞧蕭簫那連羞帶澀的樣子,差點就撲上去,「那個……我可以進去嗎?」

「嗯……」蕭簫看了連想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連想心中大喜,心中嚎叫,「性福啊!來的真是太突然啦!」

可是,就在連想剛邁出一步時,蕭簫突然止住了連想,指著連想的肩頭的兩排齒痕道,「這是怎麼會回?別告訴我是我咬的!」

「呃……這個……」

這一次連想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圓不了謊了,他只好硬著頭皮道:「這是剛剛藍心咬的!」

「她為什麼咬你!」女人都有一個摳根問底壞習慣,蕭簫也不另外。

「那個……我……我……」連想答不出來,總不能說實話,因為他掐了藍心的屁股啊!

「哼……」蕭簫把連想狠狠的推了出去,然後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連想站在門口,想解釋,但卻找不到解釋的理由。

「這個藍心,每次都給我添麻煩!」

連想體內慾火和怒火熊熊燃燒卻無處發泄,洗了個冰水澡也不敢用,最後只好拿出仙域遊戲的終端玉符,他進入仙域遊戲空間中,找一些先天六階的玩家虐一虐泄泄火。

連想在仙域遊戲空間中一直戰鬥到了後半夜,才退出空間。連想一口氣挑戰了十幾位先天六階玩家,丹田中的先天真氣已經達到了飽和狀態,但他卻沒有突破。

「看來先天六階玩家給我的威力太小,想要突破得需要找更強大的對手才行。」連想決定下次進入仙域后,試著去挑戰先天七階玩家。

第二天。

連想因為昨天戰鬥的太晚,所以起床的時候太陽已經老高。連想習慣性的來到餐桌前享受蕭簫給他準備早餐。

可是,今天的餐桌空空如也,上面什麼東西也沒有,就連空盤子都沒有。

「蕭簫,我的早餐呢!」連想喊了一聲,但是卻沒有反應。

連想來到二樓,敲了敲蕭簫的房間,但依然沒有反應。連想試著推了推門,發現房門被上了鎖。

連想下樓又找了一圈,他沒找到蕭簫,不過車庫中的晶石動力飛行車卻不見。

連想知道蕭簫肯定還在氣他的氣,一個人開飛行車上學去了。

連想想了想,決定逃學,萬一到學校后蕭簫不理自己,他這個華為高中一哥多沒面子啊。

連想沒事做,他又拿出仙域遊戲空間的終端玉符,他要進入仙域空間中挑戰先天七階玩家,用更大的壓力來向先天六階境界發起衝擊。

連想手中據著仙域空間的終端玉符,正要向玉符中輸入先天真氣……

可是,就在這時,連想的通訊器響了起來,打斷了他。

連想一看通訊器,發現紀靈若打來了,他立即接通了通訊器。

「靈若,什麼事?是不是盛世公司的事搞定了?」連想道。

紀靈若在通訊器那邊邀功的道:「當然啦,你要求的事,必須幫你搞定啊!」

「太好了!」連想狠狠揮了揮拳頭,「你等我,我馬上就去你們公司。」

說完,連想不等紀靈若回答,他就掛斷了通訊器。

晶石動力飛行車被蕭簫開走了,連想只好坐計程車。

幾分鐘后,連想來到了紀靈若的辦公室。

紀靈若把一堆文件推到了連想身前,「簽了字,再轉給我們三千七百萬地球幣,這個東方盛世公司就是你的了!不用再給我討價還價,我已經把零頭給你抹掉了。」

連想簡單的看了一下文件,就簽了字。他不在乎多少錢,他只在乎東方盛世這家公司。

簽完字,連想把三千七百萬轉到了仙域公司的賬戶上。紀靈若把東方盛世公司的產權書遞到了連想的手中。

「好了,現在這個公司就是你的了!」紀靈若道。

「謝謝!我欠你一個人情!」連想道。

「喔!那我可要好好的想想,讓你怎麼樣還上我的人情!」紀靈若美目輕轉的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