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放肆!」

緊跟著便是一聲大喝,一道身影從不遠處的閣樓處騰空而起,轉瞬就是到了近前,隨後還有幾道身影同樣速度極快的追趕了過來。

「怎麼回事?」最先趕來的一位男子高高站立在半空之上,俯視著下方冷聲道。

「落…落師兄,他是林雲,他在坊市裡動手,他已經殺了同宗好幾個弟子了。」齊亮急忙朝著天上大喊,好似遇到了救星一般。

「嗯?你就是那個被廢去核心弟子身份的林雲?」被稱之為落師兄的男子微微低頭俯視著林雲喝道。

「是又怎麼樣。」林雲淡淡道。

「真的是他,他竟然回來了。」

「這裡好像出了意外啊,竟然好幾個弟子都受了重傷,快要死掉了。」

跟隨著落師兄而來的幾人俯視了地面上幾眼,最終將目光紛紛投向了林雲,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竟然在坊市裡公然打鬥,更是重傷同宗弟子,當誅!」

落師兄一聲冷喝,手臂一抬,頓時一個巨大的元氣手掌就是凝聚了起來,朝著下方壓了下去。

「住手!」

落師兄身後一人急忙一聲大喝,同樣的一個元氣手掌浮現,將落師兄放出的手掌接了過去。

「嗯?洛白紅?你敢攔我?」落師兄扭頭冷冷道。

「落方才,我覺得至少應該調查一下再說吧,不能因為齊亮的一句話就定人死罪啊,這太草率了。」被稱為洛白紅的女子淡淡道。

「哼!那你的意思是齊亮在撒謊了?」落方才道。

「我覺得齊亮還沒有這個膽子敢在我們面前撒謊的,一定是這叫林雲的小子有罪,落師兄應當予以懲罰。」另外一個斜眼武師道。

「我倒是覺得有必要調查一下,不管有沒有罪,起碼都要容許當事人辯解一番的,不能一言定生死,太草率了。」最後一個武師反駁道,模樣竟與洛白紅有著幾分相似。

天上的四個武師很明顯的分成了兩種意見,二人對二人。

「哼!」落方才冷冷哼了一下,轉而俯視向下方,對著林雲冷聲道:「這幾個同宗弟子可是你打傷的?」

「是!」林雲淡淡道。

落方才聞言微微一陣詫異,隨即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就是剛才有意偏袒林雲的兩人也是眉頭一皺,看向林雲臉色微沉。

「好!既然承認了就好,同宗相殘可是大罪。念你認罪態度很好,自廢修為吧。」落方才鄙夷的看了林雲一眼道。

「我想問下,作為落星宗駐守在此處的弟子故意顛倒黑白,訛詐這裡的店鋪掌柜,該當何罪?」林雲沉聲問道。

洛白紅美眉輕輕一挑,微笑道:「當然也是大罪,起碼廢掉修為是肯定的。」

「哦,我知道了。」林雲淡淡一聲,隨即閉上了嘴巴,神情很是淡然。

「嗯?你什麼意思?」與洛白紅長相相似的武師問道。

「哼!林雲,還不自廢修為,難道要我們親自動手嗎?」斜眼武師冷喝道。

「自廢修為?為什麼?」 八零之悍媳當家 林雲似是無辜的詫異道。

「哼!你剛才不是承認了嗎?你打傷了同宗弟子,按照宗門鐵律,就是大罪,落師兄讓你自廢修為,已經是從輕發落了。」斜眼武師喝道。

「你們不是說顛倒黑白,訛詐他人也是大罪嗎?廢掉修為也是肯定的。」林雲淡淡道。

「混賬!這是兩碼事,和你重傷同宗弟子有什麼關係。」斜眼武師喝道。

「這些宗門弟子訛詐他人,所以我廢了他們啊,這難道不對嗎?」林雲淡淡道。

「你…」斜眼武師頓時臉色一僵,愣在了那裡。

「哼!巧言雌黃,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落方才道。

「那你又怎麼知道齊亮所言是真是假呢?」林雲反駁道。

「林師弟所言不假,我看還是要好好的問一問齊亮,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洛白紅道。

「對了,還有剛才本應該是我們四個一起巡視四方的,可是武七棋竟然邀請我們喝酒,可就在這個時候,竟然出現了同宗弟子被重傷一事,這會不會太巧了啊。」與洛白紅長相相似的武師喃語道。

「混賬!洛紫青,你什麼意思?」斜眼武師怒喝道。

「什麼意思,我想你心裡應該明白。」落紫青淡淡道。

「夠了,我看這事既然我們四個已經出現了分歧,那就上稟宗門,另請他人處理吧。」洛白紅道。

「不要扯遠了。林雲重傷同宗弟子這事最為重大,理應立刻處理,其他的都是小事,以後再說。」落方才沉聲喝道。

「落師兄說的很對。林雲,既然你不自己動手,那師兄就過來幫你了,只是萬一下手重了,可不要怪師兄啊。」武七棋冷冷一笑,身形一晃就是朝著林雲撲了過來。

「啊!」

隨即一聲慘叫響起。

賣身求打賞啊,滿地打滾求票票! 「咦?武師兄,你怎麼了?」林雲故作詫異道。

「你…你…」武七棋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林雲,滿臉的震驚。

本以為輕而易舉就能擒拿滅殺的事情,結果一掌拍下去,對方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反而自己這邊好似撞到了一堵堅不可摧的城牆上,巨大的反擊力將他自身的所有攻擊都是反彈了回來。

剛才他可是心中打算著徹底滅殺掉對方的,所以下手極重,結果反彈也是極強,不僅震得他口吐鮮血,手臂上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啊?」落方才等人均是臉色大變,很是震驚。

消息不是說他晉陞武師失敗了嗎?怎麼剛才堂堂武師的武七棋一掌拍下去,反而他自己受了重傷,對方一點事都沒有。

「咦?」洛白紅和洛紫青同樣的驚異一聲,顯得很是意外。

嗖的一聲,林雲騰空而起,一個閃身就是到了武七棋的眼前,冷冷道:「那齊亮應該是受你們指使的吧?」

武七棋頓時嚇了一跳,失聲叫道:「你…你想幹什麼?」

「呵呵,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正始末而已。」林雲沉聲道。

話音未落,腦海中的天心星就是轉動了起來,頓時一股與天龍星散發出來的漣漪極為不同的無形波動散發了起來,宛如清風徐來,甘之若飴,若不仔細察覺,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不!不!不!都是落方才的主意,他想圖謀這家店鋪的財物。」

驟然間武七棋身子一僵,面露驚恐,好似看到了極為可怕的東西一般,失聲尖叫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同時林雲這邊也是收到了天心星的一股信息,比武七棋的隻言片語還要詳細,正是武七棋的所有內心記憶。

原來金三胖開了這家店鋪后一直生意極好,屢屢會有一些珍貴的丹藥出現,甚至偶爾會有融元丹的消息,在這小小坊市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只是時間一長,只有外門弟子身份的三胖就是被坊市執事落方才盯上了,只是平時三胖極少離開坊市,加上這坊市裡也不是落方才他一個人說了算,又有傳言核心弟子林雲與其關係很好,所以落方才諸多顧忌下,也只能幹眼饞,沒有辦法。

可是前不久宗門不知何故取消了林雲的核心弟子身份,加上前幾日宗門大比,三胖前往宗里比試,只留下金大正守著店鋪,一番籌劃之下,落方終於決定冒險動手。

他和武七棋纏住洛白紅和洛紫青兩人,而後讓齊亮等人前去訛詐,反正一個凡人,只要將罪名先定下來,就算以後金三胖回來也很難翻身,因為基本上沒人會為了一個外門弟子和他這個年輕執事為難。

「呵呵,沒想到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三胖過的不錯啊,都讓一個武師眼紅了。」林雲淡淡一笑。

可是另一邊的落方才卻是大吃一驚,竟是自己的同夥武七棋好似受到了驚嚇一般將他們的事情抖落了出來。

「什麼?武七棋,你說的都是真的?」洛白紅頓時驚訝道。

「混賬,不僅反抗武師弟的抓捕,竟還膽大妄為脅迫武師弟,當誅!」震驚之餘,落方才立刻反應了過來,一聲暴喝,身上武師的氣息盡數的涌動起來,滾滾元氣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虛影。

「當誅?當誅的是你!林雲扭頭狠狠瞪了落方才一眼,五指緊握,轟的一聲就是一拳砸了過去。

「你以為你成就了武師就可以目中無人嗎?你才武師幾個月,而我可是兩年前就晉陞武師了,而且學的也是宗門最好的功法,用的也是最好的法器。和我斗?你還嫩了點。」

「吼!」

落方才一聲大喝,身上鼓盪起來的所有元氣盡數的涌動起來,化為一頭猙獰的妖獸,一聲咆哮沒入了手中長劍中,頓時長劍一陣微顫,發出一聲刺耳的劍吟,唰的一聲帶著寒光朝著林雲刺來。

速度之快,瞬息之間就是到了林雲近前,鋒利的劍尖離著血肉的拳頭只有幾尺的距離。

「哼!真是找死!」落方才看到鋒利的劍尖已經貼近了林雲,頓時雙眸閃過一道寒光,嘴角微微一翹,冷冷一笑。

沒想到此人剛才那麼兇猛,現在竟是如此的愚蠢,竟然用拳頭?武師雖然重視肉身的強悍,但是再如何的強悍又怎麼可能和法器相比,更何況到了此刻依然沒有閃躲的跡象,實在是太過託大了。

「啊,快閃開!」洛白紅擔憂的大喊道。

一個武師的肉身根本無法和法器相抗,更何況法器之上還施加了帶著磅礴元氣的秘術,可謂是碰之即傷,觸之即死。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落方才的真正身份,知道他現在施展的秘術的真正威力,根本不是一個剛晉陞為武師的人可以抵擋的。

「哦?倒是小瞧你了。」

林雲此時也是眉頭微微一跳,這落方才修為只有武師三重,可是修行的秘法卻是不低,不過也只是微微一陣驚訝而已,根本對他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隨即冷冷一笑,腳下一點,元氣涌動,九轉追魂步施展之下,頓時身形化為一道殘影躲過了劍尖,整個身形就是貼近了落方才,轟的一聲,拳頭十分結實的打在了落方才的胸口。

「啊!」

落方才頓時一聲慘叫,整個身子如同掉線的風箏一般拋飛了出去,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遠遠的摔在了地上,在堅實的石板上都是砸出了一個凹坑,大口大口的鮮血噴了出來。

「啊!」驚恐中的武七棋又是一聲尖叫,驚恐的雙眸更加的畏懼起來。

落方才的實力他可是十分的清楚,幾招之內都能將他打的吐血,可是沒想到竟然僅僅一招就是被別人一拳擊中胸膛,摔成了重傷,這一拳要是落在了他身上,豈不是連命都沒有了。

不由得,武七棋驚恐之餘,暗暗有些慶幸,幸虧這事他不是主謀,不然剛才的一拳就是打在他身上了,不過內心深處又有著一些疑惑,為什麼剛才被對方一嚇就是傻乎乎的將事情的真相講出來了呢?

「你…你竟敢傷了我,你死定了,宗主是絕不會放過你的。」落方才躺在地上面目猙獰的怒吼道。 「哼!你公然訛詐其他店鋪,往大了說,可是有損落星宗的威名,影響落星宗在大玄國的地位,而且武七棋已經供述了你是主謀,我可是在替宗門處罰你。」林雲淡淡道。

「就憑你?你有什麼資格懲罰我?」落方才怒吼道。

「我可是核心弟子,當然有權力處理犯了錯的執事,事後只需要將你和武七棋上交執法殿即可。」林雲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以為你還是核心弟子嗎?你已經不是了,你早就被宗主廢去了核心弟子的身份,你現在只是一個雜役弟子而已。就算是我有錯,那也輪不到你管。以一個雜役弟子的身份重傷我這個執事,以下犯上,同樣是大罪。」落方才大笑道。

「哦!是嗎?我被廢去了核心弟子身份?呃,這事我不知道啊,沒人告訴我,不知者不罪吧。」林雲淡淡道。

「這…你…」落方才頓時眼珠一瞪,張口無言。

「這…」洛白紅此時才是反應了過來。

剛才落方才氣勢洶洶,她也是有所猶豫,不知道要不要出手保住林雲,不知道為了一個沒有了核心弟子身份的林雲,徹底和落方才鬧翻划不划算。

結果等到落方才的劍尖離著林雲只有幾尺的距離,她都是做好了事後盡量為林雲爭取公道的準備,也只是盡量而已。至於現在,被重傷,甚至是被殺死,也是無奈。

結果沒想到一眨眼,落方才就是被一拳轟飛了出去,而且吐血倒地不起,明顯受傷極重,可是另外一邊呢,林雲卻好似沒事人一般,淡淡微笑。

這時洛紫青也是反應了過來,低語對著洛白紅道:「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洛白紅苦澀道。

站在落方才這邊呢?明顯不行,且不說他們和落家本就敵對,哪有幫助敵人的道理,還有這林雲能一拳重傷落方才,同樣的可以重傷他們,誰知道對方會不會不顧宗門鐵律,暴起滅殺他們呢。

站在林雲這邊嗎?好像也不妥,這人只是一個人而已,沒有什麼身份背景,而落方才可是宗主極為心愛的一位弟子,而且私下有人傳言說落方才其實是宗主的私生子。

林雲冷冷看了落方才一眼,淡淡一笑,扭頭沖著洛白紅道:「剛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這事完全是落方才的錯,我想你應該會如實向執法殿稟告的吧。」

「洛白紅,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現在你要是出手幫我,我可以在宗主面前替你美言,化解我們兩家的矛盾,可你若是幫這小子,那就是我落方才的死敵,以後我們兩家就是不死不休的下場。」落方才大喊道。

「你要是再大喊大叫,我不介意現在就宰了你。」林雲扭頭冷冷的瞪了落方才一眼道。

「哼!」落方才咬著牙齒,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卻也無奈的微微低下了頭沒有言語。

現在明著和對方干,實在是有些不太理智,萬一對方發狠,真的要殺他,他就算有再大的身份背景都沒有,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就是這個道理。

「這…呵呵,林師弟,真是為難我們了,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洛紫青猶豫了一下出聲道。

「哦,是嗎?看來真是可惜了,看來只有我親力親為了。」林雲淡淡一笑,沒有再糾纏此事。

能夠得到這兩個武師的相助,他返回落星宗會少去很多麻煩,至少證明他動手是合情合理的,現在沒有了這兩個武師的幫助,那他也只有在關鍵的時候,再次動用天心星讓武七棋和落方才自己承認了。

想到這裡,林雲再次扭頭看向落方才,既然需要他們自己主動說出事情的真相,那就只有打的他們吞服丹藥都治不了他們身上的傷勢,這樣才能確保運轉天心星萬無一失。

「啊?你…你想幹什麼?」落方才被林雲冷眼一瞪,頓時嚇的失聲叫道,他此刻真的是害怕對方不顧一切後果的殺了他。

「林…林雲,你想幹什麼,我勸你還是冷靜一點,畢竟那店鋪不是沒事嗎?而且落方才好歹也是宗里的執事,就算是有錯,也是執法殿來處罰。」洛白紅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沉聲道。

「是啊,林師弟,其實這落方才很受宗主的重視,所以師弟啊,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洛紫青同樣的勸解道。

「呵呵!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退到一邊吧。」林雲淡淡一笑,嗖的一聲踏步落在了落方才的身旁。

「救命!救命!洛師妹,洛師妹救命啊,我以後再也不和你作對了。」落方才驚恐的喊道。

洛白紅聞言頓時眉頭一皺,急忙閃身到了落方才的跟前,冷冷的對視著林雲道:「林師弟,還請不要自誤,落方才的身份絕不是你能夠招惹的。若是你現在收手,我會在執法殿替你說話的。」

「對,對,林師弟,其實我也是鬼迷心竅,以後絕不敢再惹事生非了,還請林師弟大人大量放過我吧,我保證以後不會追究此事。」落方才急忙求饒道。

「可惜啊,晚了!」林雲冷冷一聲,五指再次緊握成拳,朝著落方才而去。

「住手!」

洛白紅頓時臉色一沉,急忙身上的元氣鼓動了起來,鏘的一聲長劍抽出,朝著林雲的手臂刺去。

「滾!」

林雲冷冷一喝,眼睛都沒有看洛白紅一眼,左臂袖袍重重一抖,頓時一股元氣浩蕩而出,化為一條鎖鏈朝著洛白紅的長劍纏繞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